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九难
    广林鬼醒过来时。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苍老的脸。

    那是一位老和尚。

    一位与他记忆中的那个老和尚有些神似,但却并非其人的脸。

    虽然他记不得那个老和尚究竟叫什么名字,究竟长什么模样,但他还是很确定眼前的老和尚并不是那个老和尚。

    按理说,昏迷了这么久的光景,身处一个不知何处的地方,眼前站着一个不知是何人的人。

    第一个问题应当是“你是谁?”或者“这是哪里?”

    又或者再不济一些也得问一问自己昏迷了多长时日,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而广林鬼的第一个问题,却都不是这些。

    他看着老和尚,或者说看着这位龙隐寺的方丈,李东君唯一的弟子不苦大师问道:“叮当呢?”

    这个问题当然有些突兀,甚至称得上莫名其妙。

    毕竟不苦大师根本不曾知晓叮当是何许人也,又怎能回答广林鬼的问题呢?

    但不苦大师却对此并未表现出半分的诧异或者为难,他从一开始都并未想过要回答小和尚这个问题。

    他眯着眼睛看着广林鬼,满是褶皱脸上浮出一抹复杂的神色——那是一种缅怀与担忧,欣喜与悲伤汇集在一起的神色。

    他看了许久,直到广林鬼脸上的焦虑依然有了化为不满的趋势时,老和尚的声音方才第一次于这檀香萦绕的木屋中响起。

    他说:“你见过他了?”

    老和尚的问题相比于广林鬼的问题愈发让人摸不着头脑。

    “谁?”不可避免的广林鬼在那时眉头一皱,不解道。

    “李东君。”老和尚眯着眼睛忽的睁得浑圆,浑浊的眸子中一道骇人的光芒爆射而出,如罗汉凝目,如大佛观世。惶惶威严,直摄心神。

    “李东君?”广林鬼的眉头一皱,这个名字好似对他来说有着某种说不出的魔力。

    这让他心神恍惚,他记得在那牛头村外,他一人屠了上百山贼之后,刘叮当生了大病,然后他遇见了那位自称森罗殿殿主的家伙。

    他救了刘叮当,他自称地藏王,他将他带到了蛊林的深处,在那一头大妖骸骨的身旁为他灌注了某种可怕的力量,然后,在那隐隐约约间,他似乎听那人提到过李东君这个名字。

    可是李东君是谁?

    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名字如此熟悉,可又是为什么他偏偏不记得这个名字的主人究竟生得如何模样?

    想着这些,广林鬼的眉头越皱越深,而脑仁也因为极力想要想起某些事情而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就好像冥冥之中有着什么东西在阻止他记起某些东西一般。

    他额头上开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汗迹,脸色也渐渐变得苍白。

    他隐隐觉察到似乎有某些东西想要从他的身体中苏醒过来,一股难以反抗的威压笼罩在了他的身躯之上,他眼看着就要被那东西吞噬,可脑海中一道身影却忽的浮现。

    广林鬼的身子在那时一震,他豁然清醒了过来。

    “我要去找叮当!”他这般说着便要冲出这房门。

    “阿弥陀佛。”可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却忽然响起了一声苍老的佛号。

    广林鬼的身子在那时如受重击一般,忽的僵在了原地,而背后那老和尚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一难去尘心。”

    老和尚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难以言说的魔力,它穿过了小和尚的耳膜,越过了他的肉身,直直的敲击在他的灵魂。

    脑海中某些模糊的画面涌现。

    那是一条繁华的街道,路的两旁来往的行人不断,街边吆喝的商贩们手里拿着糖葫芦、泥娃娃、小布偶,以及更多的是广林鬼叫不出名字却觉得有趣极了的东西。街道上小和尚与老和尚并肩而走,老和尚低头垂眉,小和尚却左顾右盼。

    这是小和尚第一次走出山门,也是他第一次见到这山下的花花世界。

    他们此行是为城中某位远近为名的善人超度亡魂,他一早便随着师傅出了山门,一直都刚刚方才将此事办妥,然后他们便又得连夜赶路回到寺庙中。

    来去太过匆匆,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去细细品味这人间繁华,便要再次回到山中。

    小和尚毕竟年幼,见惯了深山古刹中的青灯古佛,这人世中的一切,哪怕只是街道上最寻常的糖葫芦或者布袋戏对于他来说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他自然也就免不了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

    “凡尘多梦幻,却如泡影,欲见我佛,须断其尘。”这时身旁的老和尚眯着眼睛如是言道。

    那幻影中的小和尚闻言咬了咬牙,又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繁华人世,终是朝着老和尚点了点头,脆声脆气的言道:“知道了,师父。”

    此音一落,广林鬼脑海中的幻影便忽然散去,但还不待他回过神来,燃着焚香的古屋之中,那位不苦大师的声音便再次响起。

    “二难断亲缘。”

    于是,某些画面再次浮现在广林鬼的脑海。

    画面中的小和尚已经长成了青年,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袈裟,模样俊朗得宛如被画匠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一般。

    他立在一间破败的茅屋前,神色平静,如大佛观世,虽满目慈悲,却不见半点生人应有的情感波动。那样的慈悲近乎众生平等,不会因为任何的关系而对任何人产生半点区别的对待。

    而他的身前一对年过六旬的老夫妇正泪眼婆娑的望着那僧人。

    “阿荼,不多住几日吗?”其中身材干瘦的老妇人上前一步,看着那僧人颤颤巍巍的问道。

    “时日够了,是时候回山门了。”年轻的僧人朝着那妇人做了一个佛礼,那佛礼自是得体得很,但却带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这样吗?”老妇人闻言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落寞,而一旁的老头虽然不曾说些什么,但目光中的关切与不舍却是几乎写在了脸上。

    “那什么时候再来?”但很快那妇人便再次问道,那时她眉宇间带着一股浓浓的希冀,盯着那年轻僧人。

    可僧人给出的回答却让她心头一颤,他用一种平静得近乎陈述的语气言道:“不会再回来了。”

    这次,还轮不到老妇人回应,那一旁一直沉默的老人便迈步而出,惊声问道:“为什么?”

    “此番相见,为了尘缘。今日相见,尘缘已了,既然如此何必再见。”僧人如此说罢,便要转身离去。

    那二位老人见状,脸色再次一变,就要上前阻拦,可就在那一瞬,他们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脸露愧色,生生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只能是远远的看着那一袭白衣的年轻僧人渐渐消失在他们的眼帘之中。

    直到百息的光景之后,僧人来到了距离那二位老人所在之地百丈远的地方。

    那里一位身着水袖长衫的女子正盈盈立在那里,笑呵呵的看着僧人。

    她快步迎了上来,粉红色的衣袖在春风中飘荡,宛如一只飞燕划过荒原。

    “做完了吗?东君哥哥。”女子在僧人的身前站定,笑盈盈的问道。

    “嗯。”僧人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依然平静无比。

    “那什么时候再来?”女子又问道。

    “不会再来了。”

    “为什么?他们是你的父母啊!?”女子一脸诧异。

    “为了尘缘而来,尘缘既了,何必相见。”僧人的语调依然平静,平静的就像是在阐述着某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你在生他们气吗?为他们当年把你抛弃...”女子皱着眉头问道,眉宇间神色担忧。

    “不见佛祖,难度苍生,我的心早已许了苍生,容不下他们...”僧人的语调在那一刻终于有了细微的变化,但这样的变化却又很快被他所收敛。

    女子似乎感受到了这一点,她不愿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她的脸上再次荡开了宛如春风一般的笑意,她眯着眼睛盯着僧人忽的问道:“那我呢?”

    僧人的身子又是一震,他深深的看了女子一眼,过了好一会方才转过了身子,沉默着离去。

    而能让这僧人如此哑口无言,对于女子来说便是一场难得胜利,她嘴角的笑意更甚,便在那时快步追上了道人离去的步伐。

    这样的画面在那一刻便在广林鬼的脑海中消失,但隐隐约约间却听到一道声音:“你最最难的一劫,所以我把你留在了最后...”

    “三难破怒愤。”

    “四难忘仇孽。”

    “五难拒贪欲。”

    “六难平众生。”

    “七难知疾苦。”

    “八难通轮回。”

    而在那之后,不苦大师的声音接连响起,每一道声音都伴随着一道道画面注入广林鬼的脑海,他的目光随着这些画面的闪现而渐渐变得空洞了起来,他渐渐进入了某种物我两忘的状态...

    “九难葬红颜...”

    这时不苦大师最后一道声音响了起来,只是这一声却不再如之前那般铿锵有力,反倒像极了一声喟然长叹。

    他在那时看向了那已经盘膝坐下,双眸紧闭的广林鬼,不苦大师的目光变得闪烁了起来。

    他再次张开了嘴,轻声言道。

    “这最后一难...你能熬过去吗?”

    “师尊?”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