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岂容狼狈犬吠
    距离镇魔塔之事过去方才十余天的光景,那本源妖力除开徐寒这般的怪物,诸人都还来不及炼化,但此物却虽然还在他们体内,可如何能够取出?难不成要将他们的血肉剖开不成?

    徐寒此言,比起那索要功法的猜测还要恶毒几分,自然也就免不了招来诸人的怒骂。

    虽然他们在心底对于这摸不着深浅的徐寒多有忌惮,但此刻毕竟已经打定了主意要与赤霄门联合,加之人多势众自然不会惧怕区区一个徐寒。

    “我陆元登今日便要看看,你如何留下我们体内的本源妖力!”那时,一位身高七尺开外,周身肌肉高高隆起的男子便冷笑言道。

    此人乃是大夏一宗三门十二镇,十二镇之一呼啸山庄的一位可卿,修为了得已至大衍,在镇魔塔中取得了第八层大衍境中期的幻魔的本源妖力,此物关系着他登临仙境,他自然不可能放弃。

    因此,在说罢此言之后,这男子便转过了身子,就要离去。在他想来,只要那位萧蚺不出手,如此多的执剑人在场,徐寒想来也不敢拿他如何。

    只是,他此言一落,徐寒的眸子便瞬息眯了起来。

    下一刻,那少年便以一道快得几乎捕捉不到痕迹的速度,来到了他的跟前。

    “嗯?”名为陆元登的高大男人,脸色一变,来不及去细想便要以双手护于胸前,可那时却已是为时已晚。徐寒的拳头来得比他想象中更快一些,他的双手还未摆开架势那一拳便轰在了他的胸口,而那一拳中所携带的力道也比他想象中要大出许多,他的身子一震,就在这一拳之下,狠狠的倒飞了出去,栽倒在了数丈开外的地上。

    陆元登自然震惊于徐寒可怕的实力,而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徐寒的这一拳中,他并未有觉察到半分的真元波动——徐寒仅凭肉身便将他这样一位在大衍境侵淫数年的高手击败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陆元登心头大骇,他方才要站起身子,可徐寒的拳头却紧随其后再次轰击在了他的面门之上。

    这一拳的力道比起方才还要大出数分,陆元登只觉自己的脑仁之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他的神智也因此变得有些恍惚。

    而一只手就在此刻按在了他的胸膛,他心头一惊,感觉到了某些不妙,可是他脑袋传来的晕眩感却让他难以对此做出太多的反应。

    下一刻,他便觉察到自己体内的某些事物正在被抽离。

    待到他终于将脑袋中那股眩晕感彻底剥离,徐寒却已经站起了身子,他的脸色一变,这才发现自己体内的闹到本源妖力竟然真的被徐寒以某种他所不知道的法门剥离了出去。

    他失去了本源妖力,也失去了登临仙境最重要的一道凭仗!

    “你!”这顿时让陆元登的心头升起汹涌的怒火,他站起身子,指着徐寒的鼻梁便要说些什么。

    可这些话方才到了嘴边,却又被他生生收了回去。

    因为做完这些徐寒,回眸看了他一眼。

    那只是最寻常的一瞥,但目光中所裹挟的杀机却让这位大衍境的强者如置身冰天雪地,寒意顿生。他想起了方才那一番摧枯拉朽的战斗,他明白徐寒若是愿意,完全有能力杀了自己,这样的念头让他彻底收起了心头的不忿。

    周遭的诸人也在这时回过了神来,以他们的眼界自然也看得出,方才徐寒将这陆元登体内的本源妖力剥离了出来。

    这般从别人体内强行夺走力量的功法,可是这江湖之中的大忌,有史记载的几门类似功法,都被列为了邪门魔功,不过此刻他们可来不及去深究徐寒的法门究竟是来自于哪一门邪法。他们更关心的是此刻自己的处境,这本源妖力对于每一个修士都极为重要,那可是他们冲击仙人境最重要的凭仗之一。

    当然即使拥有这东西,也不过是在那微乎其微的几率之上再多出几分而已,但是明知如此,可仙人之境的诱惑尤其是寻常人能够抵御的?哪怕几率再过渺茫,可谁又不想成为这百万里挑一的那个幸运儿呢?

    因此在见识了徐寒真的可以剥离出本源妖力的本事之后,那些观望之人自然收起了离去的心思,至少他们还要好生衡量一番其中的得失,而那些已经与执剑阁撕破脸皮的诸人更是脸色难看。

    这番景象落在了那位赤霄门的长老眼中,他自然心头一紧,赤霄门想要对抗执剑阁当然简单,但执剑阁的背后却是龙隐寺与大夏朝廷,想要与之抗衡,便必须要拉拢诸多江湖门派,今日之事是这场谋划的开端,对于赤霄门来说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若是无法保全这些选择赤霄门的各个宗门的利益,那么之后各宗门的站队必然会因此受到影响,虽然不至于让它们彻底倒向执剑阁,但至少足以让他们在短时间内选择观望,而这绝不是谢闵御所希望看到的。

    念及此处,那位长老便是脸色一沉,寒声言道:“诸位这修行之路本就是独行之道,到手的机缘岂可与人?那便是自毁仙途!况且是执剑阁不义在先,这徐寒不仅心狠手辣,更是身负魔功,分明是居心叵测之人,今日你我众人奋力一战,难不成还怕了这小小的徐寒不成?”

    他的这番话说得是慷慨激昂,但末了的数语却点醒了诸人,这徐寒的修为虽然强劲,但此刻要离开执剑阁的执剑人也有足足五六十余人,且不乏大衍境的高手,难道这徐寒还真可以以一敌百?

    诸人想到这里,纷纷眼前一亮,各自周身的真元也在此刻被他们催动而起,他们这是在告诉徐寒,他们不可能真的那般顺从的就让徐寒抽走他们体内的妖力,在他们看来这徐寒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真的与这么多人动手。

    可偏偏,他们低估了徐寒。

    就在那位长老话音一落的瞬间,徐寒的身子再次动了起来,以雷霆之势轰出一拳,直直的去向那位赤霄门的长老。

    那样的速度,加上诸人始料未及的出手,当他们回过了神来,那位赤霄门的长老依然飞出了数十丈的距离,狠狠栽倒在了这执剑阁府门的门口。

    此刻他的右脸一片乌青,鲜血自脸蛋皮层下渗出,两枚牙齿落在一旁,歪着脑袋倒地不起,亦是生死不知。

    而少年冰冷的声音也再次于诸人的耳畔响起。

    “执剑阁乃是肃清之所,岂容狼狈犬吠?”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