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授袍
    任命执剑人,对于大夏来说也算得是一件大事。

    毕竟执剑人于这江湖之中拥有诸多的特权,可以称得上是大夏江湖的执法者,甚至每一任执剑人的上任与卸任都会通过朝廷颁布法令,传达到大夏各处。

    因此,这场授命新任执剑人的仪式同样有着来自朝堂以及各大宗门选派的代表前来观礼。

    “姓徐的,我怎么觉得那个老头子总是在看咱们这里,他不会是见本姑娘生得貌美如花,动了色心吧?”站在这这执剑阁的府院中的方子鱼侧头看了看身旁的徐寒,颇有些担忧的言道。

    这方大小姐口不择言的本事徐寒自然是清楚的,他也对此并不放在心上,不过他也确实感觉到了有几道在台上坐着之人的目光时不时的落在了他们的身上,故而多少有些疑惑。

    “方姑娘可不要胡言乱语,那位老者乃是大夏的儒道大师,太傅杜先生。”这时,身旁的晏斩忽的出言说道,从他的语气中不难听出,他对这位杜先生的敬重。

    徐寒闻言也是脸色微微一变,这位杜先生他可是有所耳闻,这倒并非因为他博文知广,而是对方的名头太甚。这世上修行之道万千,除开寻常修士所修的内功,诸如炼体、御兽,甚至前朝皇族的炼妖之法都是这修行法门,但这些修行法门无论如何古怪,但大抵都有境界划分。

    唯独这儒道只有两境可言。

    破境为仙,摘星拿月不在话下,比起寻常仙人只强不弱。

    地仙之下,便是儒生。

    有道是读文千遍,胸中自有山河,腹中暗藏乾坤,所说的便是这儒生。

    那儒生所特有的浩然正气,自然勿需言语,很多时候强大的儒生以浩然正气加持己阵,足以更改一方战局。可这儒生修行却又是最为玄奥之所在,他修行并非吸收灵气的多寡,体内真元的强弱,而只在一个悟字。

    有的人翻破书卷,四书五经烂熟于心,倒背如流,却也得不到这天地认可,更生不出半点浩然正气,而有的人不过字句读来,胸中便有了浩然之道。

    因此这天下儒生千万,能以这儒道成仙道之人,除开太阴宫那位无上真人,加上早已死在大黄城外的北疆王牧极,诸人所知的便只有眼前这位杜太傅了。

    念及此处,徐寒也不由得多看了那位老人一眼,可巧之又巧的是,老人也在此刻看向了他,二人的目光相对,徐寒还在愣神,那老人却是朝着徐寒微微一笑。

    “这样啊。”而一旁的方子鱼听闻此言,也是吐了吐舌头,讪讪的收起了自己的话茬。

    ......

    这任命执剑人的仪式很快便开始了,不同于执剑人大比,此次仪式的观礼之人众多,除开那位杜太傅,还有徐寒的老熟人,那位李家王爷李末鼎,与他一同到来的还有一位中年男人,二者看向徐寒的目光都颇为不善,尤其是与李末鼎一起前来的中年男人,那目光中更满是毫不遮掩的杀机。

    徐寒本还有些不解,一旁的晏斩便与他言说道:“此人乃是赤霄门的长老之一,前几日听闻那位谢闵御已经度过了第三次天劫,估摸着是要准备向你报复了,你得多加小心。”

    徐寒暗暗点头,不过他在杀掉吕厚德三人时,对于此事便早有预料,也并不放在心上。他的敌人可多着呢,比起天上的家伙,赤霄门大抵算不得什么。

    肥头大耳的萧蚺来到了诸人的身前,在打着官腔说了一阵诸人听得昏昏欲睡的话之后,这任命仪式正式开始。

    这执剑人分为金银铜三色,而每一级别的执剑人又根据袖口所绣的三色线条的多少区分上下。执剑阁虽然人数不多,三色执剑人加在一起也不过千人,但每一位却都是这大夏江湖中的好手,并且彼此之间等级森严。

    而新晋的执剑人虽然也分为三色,但所能被授予的级别,无论修为高低大抵也只能在一到三线之间,之后想要提升这样的级别,所能依靠只能是完成下派任务的多少。譬如那南宫靖的七线金袍便是在这一次次搏杀之中,冒着生命危险换回来的,如今她也算是执剑阁中除开九线金袍的萧蚺之下的第一人了。

    任命仪式从铜执一直到金执。

    这进展的速度很快,大抵便是介绍一番所授命之人的姓名年纪然后出身的门派,最后便是宣布授予他的级别。

    作为铜执的方子鱼因为表现出众,被授予了三线铜执的白袍,正式成为执剑人,不过她参与此事一开始也只是因为无聊,对于这样的身份倒也并不在意,只是暗觉新奇而已。

    很快铜执与银执的授予仪式便结束了,金执授予仪式开始,而这场上的气氛也随即安静了下来。

    铜执与银执虽然也是执剑人,但毕竟地位不高,而这金执很大程度上便算得是执剑阁的掌权者,这样的身份自然是值得在场诸人的敬畏的。

    之前两色执剑人授予白袍时都是由一些江湖名宿交给他们的,而到了金执却是全都由执剑阁的阁主萧蚺亲自授予,从这也不来看出二者之间巨大的身份差距。

    不过徐寒却能明显感觉到金执仪式开始后,那位赤霄门的长老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渐渐变得冷冽了起来,而一旁的南宫靖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复杂。

    徐寒的心头一沉,他虽然早已料到这执剑人的授予仪式或许会因为南宫靖产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心底却早已想好了应对之策,只是他没有算到的是,谢闵御度过了第三次天劫,而随着赤霄门地位的水涨船高,那么如果他们朝着执剑阁施压,徐寒的某些算计恐怕就不再适用了。

    他想着这些时候,很快便轮到了晏斩。

    他被授予了两线金袍,这金袍执剑人的修为大抵都在大衍境,晏斩毕竟才三十五六的年纪,于大衍境强者之中并算不得出奇,被授予两线金袍倒也还算不错。

    金袍执剑人的授予仪式虽然比起之前要复杂一些,但毕竟人数不多,很快诸多执剑人的授予仪式便一一完成,只余下了徐寒一人。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位执剑阁的阁主特意在此刻停了下来。

    这样的做法自然免不了为徐寒招来诸人的目光。

    关于徐寒身份的谣言以及赤霄门的施压,这些江湖人士大抵都知道一些,本来对于近日徐寒能否被顺利授予这执剑人之位便心存疑虑,此刻见那位赤霄门长老得意的神色,以及忽然停下,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萧蚺,这样的猜测更是在诸人心中再次涌起,他们纷纷在心里暗道:这徐寒今日恐怕有大麻烦了。

    “关于这最后一位执剑人。”在沉吟了半晌值周,萧蚺的声音忽的响起。

    此言一出,在场诸人顿时纷纷竖起了耳朵。

    “也就是徐寒徐公子,他的情况有些特别,这一点相信大家也有所耳闻。”萧蚺继续言道,他的脸色也随他的话也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徐寒也皱起了眉头,他的双手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体内的剑意以及隐藏在肉身之中磅礴的力量被他尽数调集,他已经做好了应对任何状况的可能,而同样如此亦有他身旁的晏斩与方子鱼二人。

    只是这样的做派却瞒不过一直注视着此间的那位赤霄门的长老。

    他也调集起了周身的真元,若是这萧蚺取消徐寒执剑人的资格,那么没了执剑阁这层保护伞,赤霄门想要报复徐寒并非难事,但若是萧蚺上道一些,要直接拿下徐寒,到时候起了冲突,他们然也是责无旁贷,力求一举将之拿下。

    而那位南宫靖却是皱起了眉头,她同样感受到了徐寒的异状,她当然并不愿意身为天策府少府主的徐寒混入执剑阁,可同时徐寒对她有恩,她并不愿意徐寒死在此处。若是可以,她更希望徐寒知难而退,那么她还有办法将之送出大夏,可若是徐寒在这时当着大夏诸多大人物的面与执剑阁起了冲突,那就是她背后的极上门出面,恐怕也保不住徐寒。

    “因此我在与诸多前辈商议之后,决定...”

    身为这场涌动暗流的中心任务的萧蚺却丝毫没有考虑诸人心情的意思,他依然我行我素缓慢的说着他那一套陈词滥调。

    “让徐寒...”

    随着萧蚺的话,诸人的心也随即被提到了嗓子眼上,徐寒等人周身涤荡的气势已经到了升腾的边缘,而那些太上被请来的观礼之人,也纷纷目光阴沉了起来,一股诡异的气氛于这执剑阁新铸府邸之中蔓延开来。

    可就在此刻,那位萧大阁主的话再次停了下来。

    他的目光在周遭诸人的身上一一闪过,最后于徐寒的身上微微停驻了数息光景。

    下一刻,他满是横肉的脸上忽的勾勒起了一抹笑意,随即他用一股相比于之前高亢了数分的语调言道。

    “晋升为七线金袍!”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