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月半
    ,精彩小说免费!

    执剑阁位于龙隐山半山腰,与龙隐山相隔不过数里之遥。

    只是执剑阁的总部却比不得龙隐寺自有法阵相护,很是不巧的在那道祖的天劫之下被余波所震轰得分崩离析。

    无奈之下,萧蚺只能将这执剑阁的总部搬到了横皇城中一座府院之中——当然这置办府门的钱是朝廷与龙隐山出的。

    这大夏江湖但凡熟知萧蚺之人都明白,这位萧阁主是出了名的铁公鸡,明面上自然得恭恭敬敬的唤他一声萧大阁主,可暗地里大抵都称呼他萧貔貅,原因无他,只是因为这阁主大人素来只进不出。

    今日是给那些通过此次执剑人大比之人授予执剑人身份的日子,按理说这应当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是坐在府门中的萧蚺却一直眉头紧皱。

    自从那镇魔塔塌陷之后,大夏的江湖便一直透露着一股不安分的味道。

    赤霄门那位掌教成功度过了第三次天劫,俨然跻身为这大夏江湖数一数二的仙人大能,要知道放眼天下,能做大这一点的仙人并不多,赤霄门的地位再次水涨船高,而这位谢闵御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派人问责执剑阁关于那数位大衍境长老之死的事情。

    关于森罗殿的调查,也进行得很迅速。

    只是这样的迅速却给萧蚺带来的更大的麻烦,这森罗殿的势力庞大远远超出了萧蚺的预料,不过两年多的光景,森罗殿便已然在这大夏的江湖中渗透开来,大夏的一宗三门十二镇中有超过半数与这森罗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自然不是一件好事情,可这森罗殿行事虽然诡诞,但却并未作出什么太过出格的事情,就是在镇魔塔中试图取得妖君精血之事,也是按着规矩来办,萧蚺寻不到任何理由除去森罗殿,当然事实上是,即使他寻得到由头,也不见得能是这森罗殿的对手。

    想着这些事情,萧大阁主便不由得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疼的脑袋。

    “多事之秋啊。”他不由得发出这样一声感叹。

    “阁主,诸位新晋执剑人已经到了。”这时耳畔传来一道轻柔的声音,萧蚺抬起了头,便见南宫靖不知何时已然来到了他的身旁。

    “嗯。”萧蚺点了点头,这才从木椅上站起了身子,不过他方才起身,那名贵香木铸成的木椅就好似再也无法承受这般的重量,在那时一阵摇晃,最后支离破碎。

    见此情景,南宫靖朝着萧蚺递去了一道古怪的目光,那眸中分明写着:“你又胖了,阁主大人。”

    “咳咳。”饶是以萧蚺的脸皮在这时也暗觉双颊微烫,他咳嗽一声:“回头我一定要去杜老头那里与他理论,这什么破椅子...”

    萧蚺嘴里的杜老头,乃是大夏儒道大家——杜清乾,位居大夏太傅之职,这执剑阁新的府门便是这杜太傅为萧蚺所选定的。

    杜清乾做事素来滴水不漏,他知道这萧蚺是一个喜欢排场的家伙,故而所选的府邸无论是位置还是排场都丝毫不差,府中的摆设家具也都是拿得出场面的名贵之物,这上好香木所做的椅子自然也不是寻常人家用得起的东西。

    在这时忽然支离破碎,缘由明眼人大抵都看得出来。

    不过萧蚺既然不愿承认,南宫靖当然也不会去戳破这一点。

    她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萧蚺,便再次言道:“那位徐寒也在这群人中,阁主大人准备如何处置。”

    南宫靖在确定徐寒并未接受她的意见之后,便将对于徐寒身份的一些疑虑尽数告知了萧蚺,对方却并未当场于她答复,此刻事到临头,她自然还要问一问这位阁主大人究竟要如何处理此事。

    听闻此言的萧蚺顿时脑仁又是一阵发疼。

    这徐寒也着实是一枚烫手的山芋,赤霄门要寻他的麻烦,关于他的身份的流言在这些日子也是于横皇城中传得沸沸扬扬,但是这徐寒与那位飞升星空万域的道祖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念及此处的萧蚺迟疑言道:“这谣言毕竟只是谣言,这世上同名同姓之人...”

    “阁主!试想这徐寒出现的时机恰巧是在那位天策府少府主死去之后,而在那之前天下几乎无人听闻过他的名讳。况且无能是年龄还是所携的黑猫斗鱼传闻中相差无几,加上前几日属下所见的那位名为叶红笺的女子,如此巧合加在一起,便算不得是巧合了吧。”

    有道是一物降一物,在龙隐寺的不苦大师面前也敢撒泼耍横的萧阁主,面对这南宫靖一本正经的质问,顿时哑然。

    “好了,我明白了。”萧蚺在数息的沉默之后,终是选择了妥协,他叹了口气如此言道。

    说罢,他的手忽的生出,朝着虚空一握,一道白袍便在那时飞出,遁入了他的手中。萧蚺将白袍穿戴于身上,整理了一番纹有九道金线的袖口,然后本想着合上这衣衫,却发现这代表着执剑阁至高无上权力的九线金袍是如何也无法被他合上——他确实又胖了。

    萧蚺有些无奈,只能在那时讪讪的将白袍敞开,只是这般穿在其余执剑人身上器宇不凡的袍子,落在他的身上却多少有些不伦不类的滑稽味道。

    “阁主该减肥了。”南宫靖瞄了一眼萧蚺,于那时不咸不淡的说道,随后便率先迈步出了屋门。

    萧蚺仰头看了看南宫靖离去的背影,这时,他的目光一沉,忽的再次发出一声长叹。

    “南宫漠啊南宫漠,你说你怎么就生出个脑袋一根筋的女儿呢?这有朝一日,我将执剑阁传到了她的手里,这还不得把我大夏江湖闹得个天翻地覆?”想到这里,萧蚺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摸了摸自己高高鼓起的肚子,那肥大的肚皮宛如一个充满了水的气囊一般,大得有些夸张。

    “唉。”

    他又叹了口气,神情苦恼的嘟囔道:“确实太胖了。”

    说罢此言,他方才再次迈出了步子,走出了这院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