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载天册
    ,精彩小说免费!

    府门中的二人紧紧拥抱着彼此,良久之后,二人分开,不知低语说了些什么,之后二人便要迈步走出这府门。

    一直猫在房门后的苏慕安见状便要追上去,可这脚步方才迈开便被身后的方子鱼用力一提,生生的将这男孩拉了回来。

    “干什么?”被拦下的苏慕安有些不满的看向身后的方子鱼,如此问道。

    方子鱼在那时淡淡一笑,眯着眼睛问道:“你要干什么?”

    “我是府主大人的贴身护卫,自然要跟着他们!”小家伙一脸理所当然的言道,徐寒是天策府的前府主,叶红笺是现任府主,于他看来他自然是要尽心尽力的保护他们。

    “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方子鱼却是瞥了男孩一眼,颇为不屑的言道。

    有道是擒贼先擒王,骂人先骂娘。

    方子鱼数落苏慕安的功夫,于小家伙看来,这便是对身为刀客的他最大的不敬。所以他在那时脸色一正,憋红了脸蛋便嚷嚷道:“你凭什么说我的功夫是三脚猫的功夫!我给你说我老爹的老爹的老爹...”

    见这小家伙又开始了那细数他那十七代祖宗的套路,方子鱼无奈的翻了翻白眼:“知道了,他是这世上最厉害的刀客。”

    “那是!”苏慕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之色,这世上大抵没有被人承认此事更让他高兴的事情。但很快他便从这样的兴奋中回过了神来:“不行,我不和你闲聊了,我得去追府主大人了!”

    见这苏慕安脑子里一根筋,方子鱼顿时头大,她可不能让苏慕安去搅局,赶忙又在那时拉住了对方:“人家小俩口小别胜新婚,你去干嘛?”

    “我去保护...”苏慕安一本正经的言道。

    只是这一次话未说完,便被方子鱼打断。

    “哎!别去了!要不姐姐带你去吃糖葫芦?”拿这苏慕安没有办法的方子鱼无奈之下只有使出了绝招。

    这话出口,苏慕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犹豫之色:“可是我今天已经吃过糖葫芦了,叶姐姐说了,一天只能吃一串,吃多了牙口不好,以后就成不了厉害的刀客了。”

    方子鱼闻此言,脸色顿时古怪了起来。

    但她终究没有却深究这刀客与牙口好坏之间的联系,而是继续言道:“这今时不同往日,偶尔多吃两串也没关系。”

    “真的吗?”苏慕安迟疑道,但脸上的神色却分明写着心动。

    “嘿嘿,当然。”方子鱼哪能看不明白这少年的心思,笑呵呵的便拉着他出了府门,朝着与徐寒二人相反的方向离去。

    ......

    此刻已经是时近亥时,横皇城的街道上虽然依然随处可见行色各异的行人,但却不复之前那人潮涌动的热闹景象。

    “你们怎么来这横皇城了?”徐寒与叶红笺走在静默的街道上,徐寒忽的问道。

    叶红笺眨了眨眼睛,看向徐寒,很是奇怪的言道:“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嗯?”徐寒一愣,并未领会道叶红笺话里的意思。

    “想你啊。”叶红笺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徐寒顿时哑然。

    看着徐寒窘迫的模样,叶红笺自然不会再为难他,她在那时淡淡一笑,撇开了这话茬。

    “看样子你在这大夏也混得是风生水起嘛,走到哪里都不缺这红颜知己。”

    叶红笺的语气虽然是一副玩笑的架势,但徐寒还是于其中闻到了一股兴师问罪的味道。

    “你也看到了,那南宫靖心怀不轨,可不是...”徐寒不得不小心应付。

    只是这话未说完便被叶红笺打断,女孩言道:“我说的可不是她。”

    她在那时目光轻轻一瞟,落在了徐寒右臂手腕处的铃铛上。那铃铛系着红线,造型可人,显然不是一位男子应该佩戴的饰物,更何况以叶红笺对徐寒的了解,这个少年可从来没有这样的习惯。

    有时候,这女人的心思细腻的总是让人觉得可怕。

    可徐寒此刻却并无这般感叹的心情,他看了看手腕处的铃铛,心头忽的一沉,脸色也变得落寞了几分。

    叶红笺的心思细腻,她从少年的异状中读出了些许不一样的味道,故而轻声言道:“怎么了?往事不堪回首?不说就罢了,我又不会逼你。”

    女孩试图以一种玩笑的语气撇开这个话题,她素来便是如此,平日里看上去有些不近人情,但每每关键时刻却又极为体贴。

    徐寒笑了笑,压下了心底忽然翻涌而起的事物,沉声言道:“不是,只是心中有愧罢了。”

    他倒没有瞒着叶红笺,当下便将甄玥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从二人的相识,到徐寒的误解,到最后甄玥的死,少年都以一种平静的语调一一讲述了出来。

    只是徐寒说得越平静,叶红笺便越能读出此刻他内心的翻涌。她看着眼前的人儿,心底生出一股怜惜与愧疚。

    “大抵事情的经过便是这样。”约莫半个多时辰过去,徐寒方才说完他与甄玥的故事。

    而听完这些叶红笺并未有对这样的故事发表任何的看法,因为她知道任何的语言在这时都是苍白的。她只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了徐寒的手,她想要以此让对方感受到她的存在以及她的心意。

    徐寒又是一笑,牵起了叶红笺的手,再次迈步而行。

    二人之间有时候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只是一个眼神便心意相通,这大抵便是这世上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小寒,你会怪我吗?”二人就这样走了约莫百息的光阴,叶红笺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徐寒闻言侧头看了看这神情忽然有些落寞的女孩,他大抵想到了叶红笺话中所指,无非便是那长安城所发生的一切。

    他笑了笑,言道:“那不怪你,换做是我,我也不见得能比你做得更好。”

    叶红笺一开始与徐寒一般,对于龙蛇双生之法毫不知情,可当她知道这一切时,一边是徐寒,另一边是素来信任无比的天策府以及她的父亲,这样两难的问题素来不会有人能给出完美的答案,叶红笺已经做得很好,她想尽了办法帮助徐寒,若是如此徐寒还怪罪于她,就未免显得太过不近人情了一些。

    无论从任何意义上来讲,那时的叶红笺已经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

    只是得到徐寒衷心之言的叶红笺却并不满意,她转头看向了徐寒,脸色肃然的言道:“这一次,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

    女孩话里的决意消融了徐寒心底的防线,他微微一愣,随即重重的点了点头。

    “对了,我方才在屋中听子鱼说,你找到那个刘笙了?”叶红笺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在那时出言问道。

    “嗯,不过如今尚在昏迷,也不知何时能够醒来。”徐寒言道。

    “真是男的?”叶红笺眨了眨眼睛,眸中再次溢出了狡黠的笑意。

    当初在长安时,徐寒听闻那刘茉与刘箫乃是刘笙的弟弟与妹妹,整个人都极为激动,几次为了这二人身处险地,叶红笺对于这刘笙多少有些好奇。

    “自然是。”徐寒无奈的说道,末了又像是响起了什么,追问道:“对了,刘箫二人如今何如啊?”

    “好着呢。天策府对他们还算厚待,不过那刘茉可是心心念念的想着你呢,听闻你的死讯好长一段时间茶不思饭不想。”叶红笺眯着眼睛看着徐寒。

    徐寒对此大抵是从来都没有招架之力,在那时赶忙摆了摆手,不知当如何作答。

    而叶红笺倒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她微微一笑忽的脸色一变,肃然言道:“我听闻那位刘笙似乎也是半妖。”

    “嗯。”徐寒点了点头,自然不会对叶红笺有所隐瞒。

    叶红笺在得到这样肯定的答复之后,脸色愈发古怪:“可卿也是半妖,小寒你对这所谓的半妖究竟了解多少?”

    关于半妖的各种消息徐寒大抵也都是道听途说,不过他确实从叶红笺这古怪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不一样的东西,他沉了沉脸色言道:“确实知道一些,但都是皮毛,不过就我接触各种半妖来看,这所谓的半妖恐怕并不如鹿先生他们所言的那般简单。”

    “是啊。”叶红笺点了点头,像是认同了徐寒的看法。“我觉得可卿自从登上帝位之后,就好像...”

    说到此处,叶红笺皱了皱眉头,似乎在衡量当如何措辞一般,但过了一会她还是如实说道:“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很多时候,我都会觉得可卿与宇文南景更像是两个人,我并不清楚这样的变化究竟是长安之变带来的,还是...”叶红笺的话并未说完,但后面的意思以及她眉宇间深深的担忧依然将其展露无遗。

    “我懂你的意思,所以我一定要在这执剑阁中站稳脚跟,方才有机会进入藏经阁,我想那里或许会有我想要的答案。”徐寒沉声言道。

    女孩看了看眼前的少年,她忽的开心了起来,因为这少年似乎并没有因为那些不堪入目的算计而改变,他还是他,为了在意之人可以赴汤蹈火的那个徐寒,虽然有时候这样的行为有些愚笨,有些鲁莽,但叶红笺就是喜欢这样的徐寒。

    她点了点头,轻声言道:“嗯,我会帮你的。”

    ......

    “老家伙,你倒是给我说明白,这小子究竟是谁!”

    龙隐寺的一间厢房中,肥头大耳的萧阁主指着躺在床榻上的小和尚,大声的朝着一旁的老和尚嚷嚷道。

    “萧施主,莫要动怒。”而老和尚则低着到来,眼观鼻鼻观心,嘴里如是回应道。

    “不要动怒?”只是老和尚这平静的神色非但没有让萧蚺冷静下来,反倒是戳中了这男人不忿。他再次嚷嚷道:“镇魔塔都给塌了,妖君也跑了,那道祖更是与天上的仙人们打得天昏地暗,最后连监视者都跑来了,你让我不要动怒?”

    “萧某人今天就把话摆在了这里,你若是不与我说明白这小和尚究竟是谁,这执剑阁的阁主你们爱谁当谁当去!”平日里嬉笑怒骂惯了的萧蚺此刻显然是动了真怒,他自然没有与这龙隐寺的老秃驴虚与委蛇的兴致,当下便愤愤言道。

    老和尚的年纪已经很大了。

    大到这世上除了那些仙人大能,已经鲜有人知道他的名讳,只道他的法号唤作不苦,是那位大夏国师李东君的亲传弟子,亦是这龙隐寺的方丈。

    而放眼整个大夏江湖,甚至乃至这大夏朝廷,除了眼前这位萧大阁主,大抵是没有任何一号人物敢如此与他大呼小叫。

    可偏偏这不苦大师,面对这宛如地痞无赖一般撒泼耍横的萧蚺却是毫无办法,他在那时睁开了双眸,看了一眼躺在那床榻上,双眸紧闭的小和尚,叹了一口气,言道:“师尊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若非陛下所言,我亦不知师尊已经圆寂,至于这小和尚来头虽然古怪,但贫僧却也着实不知他究竟是谁,还请阁主不要难为贫僧了。”

    这位名满天下的得道高僧的好言规劝依然没有让萧蚺心头的怒气消减半分。

    这小和尚可是他从那龙隐山山巅大战之后的废墟中挖出来的,带回来时候可是奄奄一息,他花了大功夫将其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为的便是以此从不苦和尚的嘴里套出些东西来,可是这老秃驴却是吃了衬托铁了心,他软的硬的功夫都用尽了依然无法从老家伙的嘴里套出半点有用的东西。

    “那执剑阁的文书上可是清清楚楚的记载过,三十年前镇魔塔中的妖君暴乱,当时可是那位李东君亲自入塔,与那妖君静坐了足足百日光景,并立下了他再次入塔,妖君方可出世的规矩,你真以为萧某人这一大把岁数都活到了肚子上去嘛?”

    “这小和尚如此古怪,他一入塔,相安无事多年的妖君便破塔而出,那李东君的墓里又什么都没有,你敢说这一切你什么都不知道?”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萧阁主越说是心底的怒意是越甚,但忽的他脸色一百年,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顿时古怪了起来:“难不成那位李大圣僧不敢老死,以这借尸还魂的夺舍之法在这小和尚的体内重生了?”

    “这就解释得通为什么那妖君会出世,为什么我也能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一股与李东君极为相似的气息。”

    “啧啧,想不到你龙隐寺自诩为名门大派,更是号称慈悲为怀,竟然能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怪不得从来不对外言说。”萧蚺如此言道,似乎自己也被自己这一套忽然兴起的说辞所折服,脸上忽的荡开了笑意,就像是在为自己的聪明而得意一般。

    饶是以不苦大师的心性,听闻自己的师尊被如此诋毁,也有些坐不住了。

    他脸色一变,沉声言道:“萧施主谨言慎行啊...”

    似乎是感受到了这位不苦大师动了真怒,萧蚺讪讪的收起了自己脸上的得色,不过他却并未有就此作罢的打算。

    “那你说如今当如何是好?镇魔塔被毁,妖君出世,却又不知所踪。李榆林那小子又满脑子想着开疆拓土,大夏外强中干,江湖之上那些仙人宗门对此早已颇多怨言,加上那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森罗殿,一股脑的事情全部扔给了我,你们龙隐寺不帮我就算了,还瞒着我捅出这么大个篓子...”萧蚺絮絮叨叨的言道,虽然语调中依然满是不满,却少了之前那般的咄咄逼人。

    见他的语气中有了妥协之意,不再在那小和尚的问题上纠缠,不苦和尚的嘴角也勾勒出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他自然是了解这位萧阁主的,此刻诉苦说到底就是想要从他这里讨要好处。不苦和尚眯起了眼睛,笑道:“萧阁主放心,龙隐寺知道执剑阁的难处自然会鼎力相助。”

    “少来这些没用的,你们这些秃驴一个个说的比唱的的好听,我可不喜欢这画饼充饥的事情,你直接说吧,能给什么,又要给什么。”萧蚺这顺藤摸瓜的本事自然是了得,见得了对方的应承,当下便要将事情定下,唯恐这不苦和尚事后反悔。

    与之相识多年的不苦大师倒也明白他的性子,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听阁主此言,想来是已经心有所想,不若就说出来吧,阁主又看上了我寺中哪一样宝贝。”

    “唉。”听闻此话的萧蚺脸上顿时荡开一抹喜色,但似乎是觉察到如此有失体面,很快便又将之压了下来。“无他,我就想要那一本《载天册》!”

    “嗯?你要此物作甚,我与你认识这么多年,可从来不知道萧阁主还有看书的爱好。”老和尚问道。

    “放心,我没心思去管你们龙隐寺的陈年旧账。”似乎是看出了不苦和尚的顾虑,那位萧阁主摆了摆手如此言道,而随即他目光一沉,眸中忽的亮起了一道寒芒,只听他沉声言道:“我只是想要弄明白那个森罗殿如此大费周章的混入镇魔塔,想要取得那妖君精血,究竟所为何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