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明月悠悠照人间
    横皇城的春天来得晚,去得也晚。

    距离龙隐山上那场惊世之战过去也有四五日的光景,时近四月末尾,横皇城中依然是一派春日美景。

    关于那场大战,执剑阁与龙隐寺只道是某位仙人大能渡劫,其余细节大抵是讳莫如深,闭口不谈。而对于大多数寻常百姓,甚至修士来说,那场大战他们所知的也大抵只是那一道接着一道的惊人异响,对于究竟发生了什么,以他们的眼界自然是看不真切,也就只能接受了执剑阁与龙隐寺所言的说辞。

    不过事实上,很多时候真相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并不重要,无论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生活还得继续,而这些也只是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小寒,今日怎么这么有兴致,拉着我来这里饮酒呢?”坐在路边酒馆的楚仇离拿起了桌上的酒杯,仰头一饮而下,中年汉子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脸上也随即露出了迷醉之色。

    这多少是一件有些奇怪的事情,徐寒虽然说不上是滴酒不沾之人,但素来很少主动邀饮,今次却主动拉着楚仇离来了这酒馆。

    不过心底虽然有些疑惑,但以楚仇离那嗜酒如命的性子对于这饮酒之事,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很是爽快的便答应了徐寒。

    只是这三杯酒下肚,徐寒却沉默不语,这让这中年汉子多少有些疑惑,故而出了此问。

    端坐在楚仇离对面的徐寒,背上背着一道三尺长一尺宽的木匣,他听闻此问,端起了桌上的杯盏,终于是饮下了上桌以来的第一杯酒。

    周遭的酒客此时都小心翼翼的注视着此处,徐寒的盛名如今在大夏也算是传扬了开来,不仅是因为徐寒在执剑人大比上展现出来的惊人实力,更是因为坊间不知何时起了这样一道流言,说这徐寒乃是大周那位对外宣称已经战死的天策府少府主。

    而这还不是这流言的核心,最关键的是在这样的流言下,一些杀人诛心的言论也开始传开。

    譬如徐寒既然未死,那大周为何会宣扬他的死讯?徐寒又为何会出现在横皇城,甚至成功通过了执剑人大比,若是按照这样发展,待到过几日的执剑人大典上,徐寒必然会被授予金袍执剑人的职位,如此一来,这位少府主摇身一变,便成为这大夏江湖手握重要权柄之人,他若是想要做些有害大夏江湖的事情,也轻松容易得很多。

    因此如此推论下来,徐寒很可能便是这大周安插到大夏江湖的一枚暗棋。

    只是这样的说法毕竟只是推论,加上无论是执剑阁还是大夏的朝廷对此都闭口不言,因此也无人真的敢在这横皇城中对徐寒做些什么,只是一些窥探与议论终究是无法豁免。徐寒对此亦早有预料,并不放在心上。

    他在饮下那杯清酒之后,便抬头看向了身前的中年大汉,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宴大哥与子鱼都忙着参悟那在镇魔塔得到的本源妖力,我这几日亦在修养身子,这府中大小事情都是楚大哥在忙活,特别是阿笙那边,楚大哥更是悉心照料着,我心头过意不去,自然想要好生款待一番楚大哥。”

    “哎,这是什么话,小寒你是我楚某人的兄弟,你的兄弟自然也就是我的兄弟,都是分内之事。”中年汉子一拍胸膛,一脸的豪气干云。

    徐寒当然是见惯男人这给点颜色就敢开染坊的性子,他并不放在心上,笑呵呵的继续言道:“楚大哥高义,徐某自然是清楚,但这毕竟还是多有劳烦,这一顿酒水只是聊表谢意,来,我敬楚大哥一杯。”

    徐寒如此言道,这便举起来手中的酒杯,朝着楚仇离一敬,随即便仰头将之饮尽。

    意气风发,被徐寒夸得是飘飘然的中年汉子,可是丝毫没有察觉到徐寒今日的溢美之词来得太多一些,他对于这样的夸赞可是尽数消受。又摆了摆手笑呵呵的回应道:“好说好说,我楚某人别的本事没有,但这为朋友两肋插刀,为兄弟赴汤蹈火的义气可是从来不缺的。”

    中年汉子这般说着,也将手中的酒杯提起,将其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徐寒见此状,嘴角的笑意更甚。

    他极为热络的再次为楚仇离满上了方才空下的酒杯,嘴里言道:“说起来我与楚大哥相识这么久,也算是同生死共患难,却从未好生喝过一场,有道是择日不如撞日。今日你我兄弟不若就痛快喝上一场,来一个不醉不归?”

    楚大侠对于这就可是素来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就如他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一般,这美酒如美人,不纳不丈夫。

    他自然是不会拒绝徐寒这样的邀约,中年汉子在那时一拍桌板,爽快的言道:“好!你我兄弟二人,今日便不醉不归。”

    于是在这小小的酒肆中二人杯光交错,很快楚大侠便喝得两颊绯红。

    期间只是谈笑,却并未饮下多少酒水的徐寒见此情景嘴角勾勒出来一份笑意。

    他在那时再次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将之举起,笑着言道:“说起来咱们相识也有数载的光景,一路从玲珑到大黄城到长安,再到如今的大夏,楚大哥以为,以咱们经历的种种,你我二人算不算得莫逆之交呢?”

    没喝酒之前便已是意气风发的楚仇离,此刻早已是喝得五迷三道,哪还能听出徐寒语中的异样,他连连点头,身子更是直直的坐到了徐寒的身侧拍着对方的肩膀便说道:“那是自然,你我兄弟二人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那是比亲兄弟还亲,自然算得。”

    “哦。”徐寒拖着长长的尾音如此应道,他的眸子也在那时眯起,狭长的眼缝中闪烁着阴谋得逞后的狡黠笑意:“那以楚大哥看来,你我之间是不是应该坦诚相待,开诚布公呢?”

    “自然,自然。”喝得兴起的楚仇离连连点头,那股中年人酒后撒欢的性子,此刻在他的身上展现得可谓是淋漓尽致。

    徐寒眸中的笑意更甚,他再次言道:“那楚大哥能否与我好好说一说那藏天匣为何会在徐某的身上呢?”

    “嗯?藏天匣啊。”楚仇离饮下一杯清酒,张嘴便言道:“那东西是当年在玲珑阁你渡天劫时....”

    说到这此处,楚仇离的脸色忽的一变,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身子一个激灵,酒醒了大半。他看向徐寒,却见这少年眸中光芒灿烂,楚仇离就是反应再迟钝此刻也醒悟了过来,知道自己是着了徐寒的道。

    他当下眼珠子一转,又是一脸的醉意盎然:“那东西啊....”

    他如此说着,眼睛忽的眯了下来,在那时摆了摆手言道:“不行了今日喝得太多,明日....明日再与你言说....”

    说着这中年汉子脑袋一沉,作势便要栽倒在这酒桌之上。

    只是早就熟知这汉子那点小把戏的徐寒岂能让他如愿,少年在那时伸出手,稳稳拦住了大汉低下的头颅,然后微微用力,那大汉的脑袋便在那时被他生生抬了起来。

    不过这楚仇离也是机敏,一计不成便又生一计,他索性便歪起了脑袋闭上了眸子,嘴里还发出一阵阵呼噜声,摆明了是要死皮赖脸的敷衍过去。

    徐寒见状也有些无奈,他歪着脑袋想了想,忽的脸色一正,言道:“我知道楚大哥将藏天匣放在我的身上,是为了保护我。但那日为了助魏先生渡劫,藏天匣已经被毁...”

    说道此处的徐寒顿了顿,又言道:“自从那日之后,我便隐隐觉察到冥冥之中似乎一直有一道目光在窥探着我,我想这应该与我体内的那东西有关...”

    “现在魏先生不在了,我背着他的木箱,天上的人似乎对其也颇为在意,而如今我只能靠我自己,我想要弄明白,我的敌人究竟是谁,楚大哥若是真心将我当做朋友,就请将此事的始末一并告诉在下,也好过大难临头我由不自知。”

    说道此处,徐寒忽的停了下来。

    他盯着眼前的大汉,这汉子在听闻此言时,明显眉头皱了皱,但却依然不曾睁开。

    徐寒见状,自是免不了叹了一口气,他索性站起身子,再次言道:“楚大哥或有自己的难处,徐某自然明白,但此事对我极为重要,还请楚大哥细细思量,但无论楚大哥作何决定,徐某都会将楚大哥的恩情一并记在心中。”

    说罢此言的少年朝着那闭目装睡的汉子肃然的拱了拱手,这便要转身离去。

    可就这时,那汉子的双眸终是忽的睁开。

    ......

    天色渐晚,独自走在横皇城街道上的徐寒眉头紧皱。

    他脑海中不断的想着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以及楚仇离方才与他说过的那一番话。

    似乎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楚仇离在犹豫了一番之后,终于还是将某些事情与徐寒说了出来。

    而这件事情,对于徐寒来说,倒是还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

    那藏天匣乃是当年在玲珑阁时,徐寒结成剑种,招来的天劫时,墨尘子出手拦下这天劫,而楚仇离趁机将此物放到了徐寒身上,这才让徐寒自此以后免除了天劫的追杀。

    只是让徐寒想不明白的时,那时的自己结成剑种也不过第二境丹阳境而已,何德何能能招来天劫的追杀。而关于这一点楚仇离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道是徐寒的体内有着什么奇怪的东西,楚仇离看不真切,却能感觉到到哪东西为此方天地所不容,若是没有那藏天匣恐怕之后每次修为突破都会引来天劫的轰杀。

    当时的楚仇离想着当年盗圣门的灭门之仇,本着这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加上出于对墨尘子的信任,索性便将这藏天匣放在了徐寒身上,想要看看这个古怪的少年究竟能成长到何种地步。

    徐寒对于楚仇离如此轻易的送出自家宗门的至宝,心底多少有些狐疑,但与此之后,徐寒如何使出浑身解数套话,这大汉都闭口不言,徐寒无奈,也只能暂时相信楚仇离的话,至少与他看来,这楚仇离的话里虽然有些值得商榷的地方,但这中年汉子远不止于加害于他。

    而之所以徐寒认为这个消息对于徐寒而言是一个好消息的原因,亦很简单。

    他背上那方木匣便是魏先生留给他的那个木箱,只是不知是何缘故,在魏先生飞升星空万域之后,这木箱便化作了这般大小。

    目睹了魏先生渡劫的整个过程的徐寒,自然明白那些天上的家伙对于这木匣,或者说这木匣中的妖族早已起了杀心,背着此物,无疑便是让徐寒成为了那些人的肉中钉眼中刺,而楚仇离的话,却让徐寒知晓了那自藏天匣被剥离之后,徐寒便一直隐隐感觉到的窥探亦是来自天上,那么如此说来,徐寒暗以为的那个躲藏在暗处的敌人,其实与天上之物源于一处,两个敌人,此刻变作了一个,自然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这倒不是徐寒的自欺欺人,只是他的性子如此,看事情有时候与常人的想法不同,至少在徐寒看来,这样去想并非坏事。

    只是无论是失去藏天匣后,下次破境可能招来的天劫,还是他体内隐藏的东西,都让徐寒的心情有些沉重,因此走在这路上的徐寒眉头始终紧皱。

    他试图将这一切事情抽丝剥茧的理个清楚明白,却始终寻不到头绪。

    徐寒以为想要弄明白这一切事情的始末,恐怕还要从这木匣之中为何会装着十万大山说起,不过自从魏先生离去之后,这木匣中的妖物便从未出现过,而徐寒也搞不明白如何催动此物,因此徐寒也只能作罢,将此事暂且搁置。但值得一提的是,这本来应该重若泰山的木匣,却在魏先生离去之后,变得轻了许多,徐寒将之背在身上,虽然依然沉重,但却不至于完全无法负担的地步。

    可是这样的变故似乎只针对徐寒一人,他也曾让楚仇离等人试过,对方皆如以往一般难以挪动毫分。徐寒只能讲这样的变化归咎于这木匣或者说木匣中的十万大山自由灵性,故而方才如此。

    想着这些,徐寒暗觉自己的脑中犹如一团乱麻,剪不断理不清。他索性摇了摇头,将这些纷乱的思绪从脑海中甩开。

    毕竟无论想得再多于现状也于事无补,倒不如做好眼前的一切。

    阿笙如今正在府中,虽然还处于昏迷,但已无大碍,估摸着不日便可转醒,执剑人大典也快开始,徐寒如愿以偿的会成为金袍执剑人,以这样的身份想要进入龙隐寺的藏经阁想来也不成问题,届时或许关于他身世的迷雾变回消散几分。

    这一路走来,虽有波折与牺牲,但徐寒终究还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不过他却无法开心起来,他摸了摸自己右手上套着的铃铛,心头一沉,不由得叹了口气。

    徐寒在那时抬头看了看天色,估摸着已经到了亥时,他想了想决定回到府中,早些休息,毕竟这几日都是楚仇离在照料阿笙,他今日也算是完全从之前的大战中恢复了过来,阿笙的事情,还是交由他自己来做方才心安。

    这样想着,他便要迈开步子。

    可这脚方才伸出,还未落下,徐寒的心头忽然一震,那脚便于那时悬在了半空,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脑袋忽的抬起,看向远处。

    街头处人潮涌动往来不息,似乎比起平日不曾有过半分的变化。

    可就在这涌动人潮的深处,一位身着青衫的老者正立在那里,神色冰冷的看着徐寒。

    在看清那老人的模样之时,徐寒的脸色陡然变得极为难看,就连额头上也在那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汗迹,

    这不是一个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准确的说这个人不应该出现在任何地方。

    徐寒甚至不由得生出一股恍若置身梦境的不真实感,他眨了眨眼睛,试图分清眼前的景象究竟是真实存在,还是自己的幻觉。

    可当他再次极目看去时,方才那青衫老人所在之处却已然空无一物...

    徐寒却仍然无法相信方才那一瞥只是自己的错觉,毕竟那一瞬他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存在,他也顾不得其他赶忙排开横皇城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就要朝着那身影方才所立之处追去。

    但这一次,他方才走出数歩不到,身后却传来两道熟悉无比的声音。

    “府主大人!”

    “小寒!”

    那声音如此唤道,一道稚嫩清澈,一道温婉如水。

    徐寒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在那时豁然转过了自己的身子。

    入目的景象让这个少年将之前那一番诧异于惊骇尽数抛诸了脑后。

    他看见了一位背负长刀的男孩,一脸兴奋之色的朝着他招手,似乎是唯恐徐寒注意不到的缘故,那男孩竭尽全力的垫着脚尖,好让自己在这人群中显得足够的引人注目。

    他看见了男孩身旁立着一位女子,她穿着一袭红衣,眉眼弯弯,嘴角上扬。她看着徐寒未有眨眼,似乎是害怕一眨眼,眼前的人儿便会消失不见,她同样未有如男孩一般大声呼喊,似乎是在害怕任何大一丁点的风吹草动,便会将眼前的梦境打破。

    所以,她只是安静的立在原地,任由夜风拂过她的衣衫,撩起她的乌丝,一如悠悠照耀此间的明月....

    也一如那位背负木匣的少年。

    ......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