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予他一颗星
    剑鸣响彻。

    宛如黄钟大吕一般敲击在徐寒的心房,徐寒的身子一震,那漫上双眸的漆黑之色,在那时尽数退散。

    这短短一息不到的变故,却让徐寒脸色大变,额头上满是汗迹。

    就在方才那一瞬间,他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某些东西又在蠢蠢欲动,若不是那一声剑鸣将他拉扯出来,恐怕...

    只是这剑鸣是由何而起的呢?

    徐寒有些不解。

    他抬起了头,可这一瞬他所看见的景象却让他心头一震。

    他看见了十头雷龙穿过了魏先生的身子,也看见那身着金甲的男人面色冷峻,嘴角露出狰狞的笑意。

    他更看见了一柄漆黑的长剑悬于他的头顶,剑身轻颤,似在与离人一诉衷肠。这是他的剑,那把监视者送给他的剑。

    而穹顶之上,更是有两道耀眼的金光亮起,那光芒好似蕴含着无穷的威能一般,划破了万里乌云,直抵此处。

    但这些景象都远不是让徐寒心神震动的关键。

    真正让徐寒心颤的是这一切景象,都在这时静止了下来。

    是的,他们静止了下来,就像是时间停滞一般,这并非意指,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时间停滞。

    所有人所有事都在那一刻停了下来,甚至就连地上的尘埃,天上攒动的雷龙都在这时停了下来。

    徐寒不明白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更不明白为什么只有他能在此刻超脱这时间停滞的障碍。

    而下一刻,更大的变故,于他的面前展开了。

    某些东西动了起来。

    是那十头已经穿过了魏先生身躯的雷龙,它们犹如时间倒流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了回去。

    而随着他们的倒退,魏先生身上的伤势也以随即开始修复。

    不过百息的关系光景,十头雷龙便退出了魏先生的身子,而老人的身躯也在那时变得完好如初。

    这般变故着实太过神奇,徐寒看得是目瞪口呆。

    叭!

    这时,一道脆响在这静默的天地间荡开,那像是一道响指之音。

    而随着此音落下。

    天际的雷霆再次开始呼啸,扬起的尘埃也随即跌落。

    停滞的时间又开始了流淌。

    “嗯?”身着金甲的男人脸色一变,他看着那退到老人身前的雷龙,又看了看了毫发无损的老人,于那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豁然抬起了头,看向天际,那两道宛如烈阳一般的神光在那时愈发的明亮,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穿越亿万里的距离,以快得无法想象的速度抵达此处一般。

    魏先生的眉头也在那时皱起,他显然也未有明白在这于他看来不过一瞬的光景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分明已经被那些雷龙洞穿了身躯,他甚至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生机在那一刻以飞速流逝,可为何一眨眼这样的变化却消失不见了?

    不仅是自己的性命无碍,就连之前受到的伤势也尽数修复。

    身着金甲的男人眸子渐渐眯了起来,他直直的盯着那两道愈发耀眼的金光,一种名为忌惮,甚至隐隐有些恐惧的神色爬上了他那张几乎写满了不可一世的脸蛋。

    他沉下了脸色,咬着牙,以一种低沉无比的语调吐出了三个字眼:“监视者。”

    这话出口,徐寒与魏先生的脸色也皆是一变。

    他们纷纷举目望去,却见那两道耀眼的金光渐渐收敛,而一道道星光则在那时如雨般洒下,将这方被乌云笼罩的世界照耀得恍若白昼。

    叮!

    那把悬空的长剑在那时发出一声长鸣,它飞身一遁直直的来到了那星空之下,剑身颤抖,一道道金色剑影奔涌而出,一朵剑影莲花瞬息浮现在穹顶之上。

    而这时,一道身影便缓缓落在了那莲花之上。

    那是一位男子,一位生得一双烈阳一般眸子的男子。他浑身沐浴在星光之下,让人难以看清他的容貌,但浑身所抵挡出来的气息却带着一股雄浑的威严,却并不咄咄逼人,只是不免让人心生敬畏。

    徐寒认得他,这便是在那长安城中救下他性命的男人。

    也是魏先生口中的监视者!

    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错觉,在那男人降临此处之时,徐寒隐隐觉得那男人似乎朝着他笑了笑。

    “监视者!你要坏规矩了吗?”身着金甲的男人眉头一皱,他看向监视者语气低沉的言道,只是无论他说得如何的声色内敛,徐寒还是听出了他语调中那难以这样的忌惮。

    “我坏规矩?不是阁下自己坏的规矩吗?”监视者淡淡一笑,如是言道。

    “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男子沉声言道,目光却死死的盯着对方。

    “虽然星空万域,众生都称呼我们为监视者,但我不喜欢这个名字,我们是守望者,而非监视。”监视者却并不理会男人的话,他自顾自的言道:“我们守护着万域星空,但凡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我们护佑之处。”

    “他很不错,这个人我要了。”监视者如此说道,他的手豁然伸出指向了魏先生。

    这一次并非错觉,徐寒很清楚的感觉到,在做这些的时候,那位监视者朝着他眨了眨眼睛。

    这番举动莫名的让徐寒心头一暖,脸上也不由自主的荡开了一抹笑意。

    “他连真仙不是,根本跳不出这方天地,监视者此举未免太过儿戏了。”金甲男人再次言道,可语调之中明显有向监视者低头之意。

    任何人在这时都不难看出,这位金甲男人在畏惧对方。

    可这话出口,那位监视者的语调却忽然沉了下来:“我说了,这个人我要了。”

    那低沉的声音之中裹狭着的是无上的威严以及不容置疑的笃定。

    而在这样的威严之下,那位金甲男人的脸色顿时大变,他沉默了下来,不敢再说出半分的忤逆之言,他知道,以他与对方的差距,想要杀他不过举手之劳。

    只是他的沉默却并不代表有人也会沉默。

    那一刻,天地间忽的又是一暗,漫天的星光似乎受到了某种阻碍,瞬息熄灭,唯有监视者头顶的七颗星星还在固执的闪烁,不曾黯淡半分。

    一位浑身裹挟在黑暗之下的身影于那时出现在了监视者的身前,他的眸中泛着一股奇异的色彩,深邃无比,宛如深渊万丈。

    “监视者大人近来是不是太过肆意妄为了一些。”那身影盯着监视者,如此问道,语调阴沉,宛如林间山鬼。

    监视者的脸上浮出一抹苦恼之色,他挠了挠了头,言道:“为什么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你们赊刀人在后面跟着呢?”

    “大人不要误会,在下也只是奉师门之命监管这方世界而已。”那黑影笑呵呵的言道。

    “这样吗?”监视者眯起了眼睛,宛如烈阳一般的眸子中,灼热的光芒涌现:“这么说来,你也要阻拦我吗?”

    “大人这是什么话,小的怎敢为难大人,只是这方世界,自有这方世界的规矩,若是...”

    “第三遍。”可是他的话并未说完,便被监视者生生打断,那时,他的手忽的生出,拇指与小指弯曲,其余三指并拢伸直,嘴里如是言道:“这个人,我要了。”

    那道黑影的脸色一滞,眸中的光芒闪烁不定。

    这位监视者大人的性子,万域星空人尽皆知,同样的话说上三遍便是极致,到了第四遍说话的便不是他的嘴,而是他的刀了——一把斩断过不知多少太古仙圣道统的刀。

    “大人若是执意如此,小的自然不敢阻拦,但他毕竟还是地仙之躯,跳不出这方天地,大人如何能将之带走呢?不若将他留在此地,我自会保他平安。”黑影沉着声音言道,试图想出一个两全之法,既不得罪这位监视者,也不乱了某些正在进行的计划。

    “区区一方天地,也能困住我?”监视者一声冷笑,他的手豁然张开,本已星光黯淡的天际,忽的有一道星辰亮起:“我予他一颗星星便是。”

    他此音一落,那道亮起的星光便在那时直直的朝着此间落来,照耀在了魏先生的身上。

    那一刻老人周身的气势猛然开始升腾,一股可怕的力量被注入了他的体内,某些说不出道不明的变化正在他的身上发生。

    “如此,不就好了吗?”监视者在此刻看向那黑影,眯着眼睛言道。

    黑影的脸色愈发的难看:“大人如此行事,当真是不怕待到这方天地塌陷之时,因果压身,万劫不复吗?”

    “你们鬼谷子一门的因果之论就讲给你们自己听吧。苏某人纵横星空万域早已万载,上古魔神杀过,太古仙人也斩过,若真有那么一天,这方世界的因果之祸,苏某人自会一肩挑之,不恼阁下费心!”监视者语调果决的言道。

    黑影闻此言,终是不再多言,他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既如此,那大人便请自便吧。”他说罢此言,转眸又看了那金甲男子一眼,二人的身子便在那时一闪而逝,消失不见。

    而这时,在那星光的照耀下,魏先生的身子渐渐漂浮而起,似乎就要化身成圣远离这方天地。

    徐寒看着这他根本无法理解的一幕,瞪大了眼珠。

    “他不会有事的。”监视者似乎看出了徐寒的担忧,他一反之前对上那黑影暴戾的态度,语气温和的言道。

    徐寒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由衷言道:“谢谢。”

    监视者耸了耸肩,他在那一刻屈指一弹,那般长剑踩在化作圆形落在了徐寒的身前:“我只是觉得他与我之前的一位长辈很像,不忍他受此劫难,故而出手。只是这规矩坏了太多次,再来恐怕就真的要惹得那些老不死的怪物出手了。”

    “这方世界的规则已经开始崩塌,很多觊觎此间事物之人都已经蠢蠢欲动,我很难再帮到你什么。”

    “就像他所说的那样,路已经给你铺好。”

    “如何走是你的事。”

    “但请记得,不要迷了路。”

    那监视者如此说罢,他的身影与魏先生的声音都在那时缓缓化作了流影,渐渐散去。

    天地再次恢复了平静,乌云散去,日光洒下。

    拨云见日之后,又是春光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