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藏天匣
    众志成城,以抗天威。

    这当然是一副极好的画面,而理所当然的是,这样的画面也为某些人不喜。

    乌云密布的穹顶之上,在那时传来一声冷哼。

    声如黄钟大吕,重重的敲击在那些立于世间各处的仙人们的胸膛之上。

    于是,那些仙人们纷纷脸色一白,口吐鲜血,而那些由他们激发的念,在那一刻也因为本体受伤,纷纷散去,那方由老人所炼化的世界之上顿时再次浮现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天道运转,自有伦常,尔等以为岂是这市井斗狠,寡众之分吗?”

    “此行大逆不道,已做警示,如有再犯...”

    “身死当场,魂炼九幽!”

    那最后八字,如重锤锣鼓,响彻于那些出手的仙人耳畔,他们自觉灵魂战栗,竟是生出一股恐惧之感。

    都言这仙人之于凡人无疑云泥之别,可高高在上的仙人,在那些真仙面前,却依然也如蝼蚁一般不值一提。

    诸多仙人沉默了下来,纷纷在那时收回了自己落在此间的目光。

    这无关于贪生怕死,他们承了魏先生的授法之恩,也还了这份恩情,如今他们根本无法抗衡的存在出手,他们纷纷为此受了不小的伤势,这一切自然是已经足够了偿还魏先生的授法之恩了。

    “看了吗?魏长明,你的路上只有你一个人。”在做完这一切后,来自穹顶之上的声音如此言道。

    老人并未回应对方,并非不想,而是此刻的他根本无暇顾及此事。

    三头雷龙轰击在与他心神相连的世界之上,他们犹如恶兽不断撕咬冲撞这这方世界,那光圈之上的裂纹也随着这样的撕咬与冲撞不断的蔓延与扩散。

    失去了诸多仙人的念,这方世界也再次变得摇摇欲坠。

    魏先生不得不在这时以全部心神抵御这三只雷龙,但饶是如此,他依然力有不逮。

    苍老的身影一如那方世界一般,在雷龙的肆虐下摇摇欲坠。

    “魏长明,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交出那些妖孽,我可既往不咎,甚至再授你真仙之位。”这时,天际的声音再次响起,话里的威胁与蛊惑之意自是毫不遮掩。

    于他看来,到了这个时候,魏长明应当没有再坚持下去的理由,这已无关对错又或者立场,这是一个聪明人应有的选择。

    可出乎预料的是,这个老人似乎并不是聪明人。

    他面色沉寂的支撑着自己的世界,对于那天际传来的声音不闻不问。

    而那声音的主人也在此刻失去了他最后一份耐心,他发出一声冷哼:“冥顽不灵。”

    此音一落,那三头雷龙如得敕令一般,弓起了身子,下一刻便用尽浑身的气力狠狠的撞在了那方世界之上。

    轰!

    只听一声轰响炸开,那方巨大的世界竟然就在那时再也支撑不住这股庞大的力量,轰然碎裂开来。如琉璃一般的碎片于这雷光漫天的天地间散落,宛如星殒。

    魏先生也在这时承受不住这股庞大的力量,甚至轰然坠落,他背后那方他素来不曾离身的木箱,也在这样的撞击中脱落,在地上不住的翻滚,最后落在了距离徐寒所在之地的不远处。

    “先生!”见此情景的徐寒自然无心去关心这箱子,他朝着危险跌落之地大声的呼喊道,可声音却被淹没在雷鸣之中。

    “既然冥顽不灵,那便死吧。能见到这第十道天劫,你也算亘古未有之人,足以自傲了。”天际的声音再次响起,第十道天雷轰然响彻。

    这一次,九头雷龙于云端浮现,阵阵龙吟响彻,他们巨大的身躯在穹顶之上盘旋,遮天蔽日,宛如末世将至。

    魏先生从地上艰难的站起了自己的身子,老人形容狼狈,衣衫破损不堪,上面满是血迹,他看着那九头雷龙,眸中浮出了苦笑之色。

    走到这一步,他早有预料。

    他的世界并不完整,他并未如期凑齐他所需要的念。

    这并非他的无能,而是天上的真仙们从中作梗,但他并不后悔这一路上的遇见与付出,这是他道,他走得潇洒,走得无愧。

    只是多少,在此刻他还有些不舍,有些放不下。

    所以他很快便收回了落在那些雷龙身上的目光,转头看向不远处,看向了那位少年。

    他的脸上再次浮出了笑意。

    “以后便得辛苦你了,你得帮我走下去,背着它走下去。”

    徐寒当然知道魏先生这番话是对他说的,他也没有理由拒绝这个即将步入死亡的老人的请求,但他并未在第一时间应下。

    不是不愿,只是这时这刻,他想要与老人说的话远远不止于此。

    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他终究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

    以往如是,此刻如是。

    所以他在短暂的沉默与愣神之后,只能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这是他在这时唯一能做的事情,他改变不了这结局,他只能让老人心安。

    一路所行,老人早已清楚了少年的性子,承其言,便守其诺,此诺自会以命护之。

    这样的性子,自然让老人可安心将此重担交到少年的手中,但于此刻却又有些不忍。

    他深深的看了少年一眼,点了点头,由衷言道:“辛苦了。”

    这话说罢,老人的身子便在那一刻冲天而起。

    九头巨大的雷龙也在此刻似有所感,他们纷纷发出一声长啸,于那时便要朝着老人杀来。

    这注定是一场有去无回的路。

    徐寒很清楚老人如何也扛不住这最后一道天劫。

    他对此也早就有所预期,可当看着老人的身影即将被淹没在那雷光之中,徐寒的心还是忍不住被揪了起来。

    他死死的看着那道即将与雷劫撞在一起的身影,心底对于自己的弱小与无力的自责不断涌出。

    咯咯咯。

    可就在这时,离他不远处的那道木箱忽的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

    “帮帮我。”一个声音在徐寒的耳畔响起。

    他听得真切,这声音的主人,是曾经帮他们逃到横皇城的那位妖族男子的声音。

    “怎么帮?”徐寒下意识的便问道,他清楚,在这时这妖族男子忽的出声,很大可能便与魏先生有关。

    “帮我拦住这天劫,我还需要一会时间便可突破这禁置,方才能为他挡下这天劫。”那声音急切的言道。

    “可我...”徐寒的脸上浮出一抹喜色,但转瞬又消失不见。

    他自然想要帮助魏先生,哪怕拼得性命不要也在所不辞,可是这般浩瀚的天劫,莫说是他,就是仙人也不过转瞬灰飞烟灭,他如何能够拦下。

    “你的身上有一样东西可以拦下那天劫,至少可以抵挡一会光景,而这会光景足以我们冲破封印。”那声音再次说道。

    徐寒这才注意到,那木箱之上不知何时正放着一枚铜板,这显然是魏先生所为,他并不想让那位妖族男子参与此事。

    “你有把握救他?”但此刻的徐寒显然没时间却考虑那么多,他沉声问道。

    “嗯。”那声音如此言道,带着决绝到几乎不容置疑的笃定。

    “好!你要我的什么,我该如何将它弄出来。”徐寒在感受到这一点时,便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只需放开你的心神,我便可以取出那东西,只是...”男人似乎想要与徐寒说清楚这其中的利弊。

    只是这话还未出口,便被徐寒打断。

    “好!”那少年再次点了点头,语气之中是丝毫不输于男子的笃定。

    男人听得明白,徐寒拥有与他一般的决意,为了救魏先生,他们同样都可以不惜任何代价。

    徐寒立在了原地,他如男人要求的那般放开了自己的心神,一道白色的气息从那木箱中涌出,将少年包裹。

    徐寒感到自己体内的某些东西正在被抽离,他不仅没有反抗反倒是静心配合。

    直到数息之后,他睁开双眸,只见自己的眼前一道白色的气息正托着一道三尺大小的木匣。

    “这是盗圣门的藏天匣!”徐寒豁然醒悟,他来不及多想此物为何会在他的体内,他赶忙抓起了那木匣狠狠的将之抛了出去,扔向魏先生与那天雷之间。

    这时九头呼啸而来的雷龙眼看着就要取下魏先生的性命,可那藏天匣一至,九头雷龙却像是受到了某些阻碍,他们不由自主的杀向那藏天匣,就像这事物对于他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一般。

    本已安心迎接死亡的魏先生也意识到了这样的变化,他侧头看向徐寒,看向他身侧那不断颤动,似乎随时便会破茧而出的木箱,老人从容的脸色终于有些变化。

    他朝着徐寒大声喊着些什么,可声音却被淹没在那漫天的雷声之中。

    只是隐约从他的嘴型中徐寒读出了两个字:“不要!”

    徐寒没有办法去深究即使连死亡也并无畏惧的老人为何如此神情大变,因为藏天匣很快便在九头雷龙的撕咬下破碎开来。

    而就是在这十余息的光景之后,那方老人素不理身的木箱终于再也包裹不住其中的事物。

    随着那枚铜板的脱落,木箱终于被打开。

    一道事物在那时浮现在徐寒眼前。

    少年的眉宇张开,惊恐之色浮上眉梢...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