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求死
    在看清那一丈粗细的电蟒呼啸而来之时,徐寒的脸色一变,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便扶这昏迷不醒的广林鬼朝着一侧退去。

    而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眼角的余光却忽的瞥见处于电蟒轰击之处的那位单膝跪地的妖君。

    他**的上身满是焦黑的伤口,紫色的妖血顺着浑身那大大小小百余处伤口不住的下淌。但饶是如此,那位妖君却将自己的脑袋高高昂起,目光死死的盯着呼啸而来的电蟒。

    他像极了一位君王,即使是死,也要维持自己应有的尊严。

    徐寒的心莫名被触动。

    他自然不是多愁善感之辈,他只是想到了当年他带着叶红笺赶赴玲珑阁是,他剑种初成,漫天雷劫却呼啸而来。他对于此刻妖君,心头难免生出一种惺惺相惜又或者说是兔死狐悲的古怪感受。

    而这样的感受,却也仅限于感受。

    他还没有愚蠢到会为了一个方才还要取他性命之人,去抗下如此浩大的一道天雷。

    叮!

    可是徐寒见死不救,不代表有人亦可以袖手旁观。

    只听一声清澈金石脆响传来,一道细微无比却于耀眼无比的金色流光在那时穿过了漫天电闪雷鸣,划破了乌云笼罩下,这龙隐山巅弥漫的阴霾。

    那道流光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快到了相比于它来说,那轰然落下的天雷,那徐寒脸上荡开的异色都好似静止的画面一般,缓慢得近乎停滞。

    那道金光,来到了妖君的头顶,在妖君与天雷接触的一刹那,停在了二者之间。

    而也就在这时,徐寒方才看清那道金光其实是一枚...

    金色的铜板。

    “魏先生!”在看清那铜板的模样之时,徐寒的嘴里下意识的便发出一声惊呼。

    而此音一落,那铜板忽的一阵轻颤,一道金色的光芒自那铜板中溢出,将奄奄一息的妖君笼罩其中。

    轰隆!

    这时天雷已然落下。

    伴随着一阵轰然巨响,那铜板连同自它体内溢出的金光都在那时剧烈的颤抖。

    铛!

    一声脆响在一息之后响起,那铜板猛然碎裂,它所激发的金光自然也再也包裹不住妖君的身躯,也随即散去,但天雷也似乎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在此刻戛然而止,并未落在妖君的身上。

    “这?”妖君的脸色一变,相比于这位妖君显然对于发生的一切更加的不明所以。

    而就在他疑惑的档口,一道佝偻的身形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一位老者。

    身着白袍,背负木箱的老者。

    在镇魔塔中沉睡了数千年的妖君自然不会认识这老者,因此对于他的出手相救,妖君的心中充满了困惑。

    故而他沉了沉眉头问道:“你是谁?”

    老人侧过脑袋,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朋友。”

    他这么说着,一只手豁然伸出,摁在了那妖君的头顶,本就身受重伤的妖君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这老人制住。

    “此事皆因老夫而起,大君辛苦了,接下来便交给老夫吧。”老人也不管对方究竟能否听懂他的话,在如此言罢之后,手上一道白光亮起,那妖君便在这时化作一道流光遁入了老人背后的木箱之中。

    这时那九尊昆仑劫再次涌了上来,却并未有阻止老人之前那番作为,反倒是将目光死死的落在老人身上。

    徐寒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从这些昆仑劫的状态上,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这些昆仑劫如果真的是受了某些徐寒所无法理解的大能的存在,前来击杀妖君的话,在这时不应看着魏先生做完这一切,眼睁睁的让妖君遁走。他们对此熟视无睹也就罢了,但徐寒明显能感觉到的是,自从魏先生出现之后,这九尊昆仑劫分明便将气机锁定在了魏先生的身上。

    难道他们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魏先生?

    这样的猜测不可避免的浮现在了徐寒的心头,而他看向这老人的目光也在那时变得担忧了起来。

    而老人似乎也感受到了徐寒的目光,他在那时侧头看向少年,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小寒,记得很早之前我跟你讲过的那个故事吗?”老人如是问道,语调平静丝毫没有大难临头的自觉,反倒更像是在与人闲聊。

    徐寒皱了皱眉头,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谈论此事的好时机,但此刻老人脸上的笑意却让他读出了某些决意,所以他想了想,终究还是压下了心头的不安,如是回应道:“先生说的是那位想着要行万里路,最后却困于仙人大劫的故人?”

    那是很早之前魏先生与徐寒讲过的一个故事了。

    而也是靠着故事,徐寒忽然顿悟,破了通幽境,抵了天狩境,他自然对此记忆深刻。

    “嗯。”老人点了点头:“活着当然是件很好的事情。”

    “你可以行万里路,你可以读万卷书。”

    “你可以吃你想吃的东西,听或者讲你喜欢的故事。”

    “你可以遇见许多人,他们或好或坏,你或喜或厌。”

    “但你得这么去做,活着才算是活着。”

    “可有些人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这还不够,他们还想要所有人都如他们这般活着。”

    “但又有那么一些人,偏偏不喜此道,他想要试一试,以一种他认为更好的活法。”

    “他为此在这世间苟延残喘了一千年,这中间出了些岔子,计划也有了些变化,可他还是得去试一试。”

    “因为这一千年他都在为此而活,若是这时不去,那这一千年,他便如那些人一般,活得没了意义。”

    说到这儿,老人停顿了下来,他看向目光有些空洞的徐寒,问道:“你懂吗?”

    徐寒愣了愣,他眸子深处好似有些东西在翻涌,但他强压下了这份翻涌,他笑了起来,灿烂无比的笑了起来。

    他用尽了浑身的气力,艰难又爽快的点了点头:“我懂了。”

    于是老人也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在那时迈着步子走到了那九尊昆仑劫的中心,走到了那道乌云汇集而成的漩涡之下。

    他扬起了头,看向天际,目光清澈,宛如少年。

    他的白袍翻涌,他的长须鼓动。

    他朗声笑道:“道门魏长明,前来求死!”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