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和他不认识...你信吗
    徐寒自然弄不明白,这位妖君自言自语的说了些什么,更并不明白他与广林鬼之间又有什么恩怨。

    但此刻他所处的境况却让他不得不去仔细思考这些。

    眼前这位妖君显然是动了杀心,徐寒可不愿意莫名其妙的陪着这广林鬼去死,所以他顶着那股漫天而来的磅礴威压,艰难的看向脸色冰冷的后卿,咬牙言道:“妖君阁下,这事情是否有什么误会,我们只是来此处试炼,你所言之事,我等皆不知道啊!”

    “误会?”徐寒的话并未有换来后卿的坦诚以对,那妖君的眉头一挑,一只手忽的伸出,于诸人眼前一挥。周遭的世界顿时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萦绕着这方世界的白茫茫的事物如潮水一般退去,四周那白色墙体渐渐变得透明,而一些景象也随着这四周透明的墙体被映照了出来。

    这时徐寒才发现他们好像正处于一道悬空的巨大琉璃之中,他们的身下便是那镇魔塔所在的执剑阁的空地。

    此刻天穹之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好似末日将至。

    而地下,九道身材壮硕,目光阴冷的男子正如雕塑一般立在原地,他们抬头看着此处,那只是短短一刹那的目光对视,便让徐寒心神震荡,暗觉气息不畅。而以徐寒如今这不灭境肉身修为,能给他如此大压迫力的存在,除了仙人级别的大能,便再无他物。

    “昆仑劫都被你们带来了,又何须再遮遮掩掩?”那位的妖君的声音在这时再次响起。

    依然是那好听到极致的声音,但语调中却难掩宛如隆冬飞雪一般的寒意。

    徐寒哪里听说过什么昆仑劫,他也搞不清楚这好好的镇魔塔外怎么就忽然冒出了九尊仙人级别的大能,事态的发展已经大大超出了徐寒的想象,饶是以他的心性在这时也不免有些发蒙,一时间不知但如何向这位一心将他们认定为敌人的妖君解释这一切。

    眼看着那妖君眸中的杀意一息胜过一息,他不得不在那时将目光投向身旁的广林鬼。

    从之前那妖君所言,这广林鬼似乎与还与妖君认识,徐寒想着或许这广林鬼能说些什么,让妖君冷静下来...

    只是当他转头看向广林鬼时,徐寒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这方才还与徐寒摆出架势要以命搏命的小和尚,此刻却是低着脑袋,沉着眉头,不言不语。他就像是陷入了沉思,双眸之中目光空洞,人虽在此,魂却早就飞到了天外。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神游天外?”徐寒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急在心底。

    他倒不是没有经历过生死,事实上这一路走好,死境缝生之事,数不胜数,可是无论是阴谋算计也好,江湖仇怨也罢,徐寒经历得太多,不说看淡生死,但也算得处变不惊。

    可是之前那些种种,撇开对错不谈,终归也算有头有尾,但今日这事,于徐寒来说却是无妄之灾。若是莫名其妙死在了这里,徐寒是如何也不甘心。

    他这边是火急火燎,烦躁无比,可那身为正主的广林鬼却依然低头沉默,徐寒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几次使眼色让这家伙说些什么,可对方却都是犹若未觉。

    “怎么?无话可说了?”而二人的沉默落在了那妖君眼中,自然是成了这证据确凿百口莫辩之景,妖君一声冷哼,眸中杀机凌冽。“既然如此,那便去死吧!”

    说道此处,那妖君绝美几乎到不辩男女的脸蛋上忽的生出一道道紫色的纹路,从他眉眼处一直吵着四周蔓延开来,很快便侵染了他整个脸蛋,他的手指生出,葱白如玉的指尖上同样亮起一道紫芒,光芒闪耀之下,庞大的力量开始于那处汇集。

    徐寒将之感受得真真切切,那一道紫芒虽然看上去不过米粒般大小,但其中蕴含的威能却可怖至极,若是真的吃上这么一击,恐怕即使是他不灭境的肉身也得落下一个身死当场的下场。

    徐寒念及此处,便觉头皮发麻。

    他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广林鬼,见对方即使到了这时依然低着脑袋,他知道这家伙恐怕是指望不上了,也来不及去抱怨这无妄之灾为何落在他的身上,他只是咬了咬牙,于那时高声喝道:“等等!”

    “嗯?”妖君眉头一挑,看向徐寒,手上动作也在那时一滞。他似乎很享受徐寒这垂死挣扎的模样,他的眼睛眯了起来,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此刻的徐寒,轻声言道:“你有三息的光景给我一个停手的理由。”

    徐寒难有想好什么理由,他只是情急之下的病急乱投医罢了。

    听闻这妖君此言,他不得不搜肠刮肚的思索起来,究竟怎样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说服这位睡糊涂的妖君。

    只是对方却似乎并没有太好的性子,等待徐寒。

    “一。”他的冰冷的声音响起,淡淡紫色光芒又一次在他的指尖汇集。

    徐寒眉头紧锁,脑中却是一片空白,但他却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索着脱身之策。

    “二。”他又吐出一道字眼,那紫色光芒的渐渐变得耀眼起来,其间所蕴含的力量也随即汹涌如涛。

    徐寒的额头上开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他的脑中还是一团浆糊,这妖君是谁?广林鬼是谁?昆仑劫又是谁?这些对于徐寒来说都是一个未知数,他难以从之前这些琐碎的细节中理清三者之间的关系,又如何能说服这妖君收手呢?

    将这样的情景看在眼里的妖君,嘴角勾勒出了一抹笑意。他今日固然九死一生,但能在死前看着这些诓骗他的可恶人族受尽折磨,于他来说也算是血仇,这样想着,他便准备结束这场短暂又有趣的游戏,于是他的嘴唇张开,一道字眼便要于他嘴里吐出:“三...”

    “有了!”只是这尾音还未落下,徐寒的声音便忽的响起。

    “嗯?”妖君一愣,好一会之后方才言道:“说吧。”

    他当然并不打算放过徐寒,他只是想要享受这般将徐寒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快感罢了。就像那和尚告诉他今日是他出世之日一般,予人希望,再让人绝望,这世上不会再有比这更让人痛彻心扉的事情了。

    所以,他决定让徐寒说完这话,可心底他早已想好,无论徐寒说些什么,他们今日都得为他陪葬。

    带着这样的心思,他饶有兴趣的看向了徐寒。

    那时的徐寒脸色有些古怪,带着些许羞涩的味道。

    他看了妖君一眼,方才小心翼翼的轻声问道:“如果我说...”

    “我和他不认识...你信吗?”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