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拨云见日
    相传昆仑之上,仙人居于仙宫之中,而天柱连接着天地,那天柱的尽头,便是真仙们的行宫,他们通过天柱向仙宫中的仙人们传达旨意,敦促他们治理天下。

    但世界太大,免不了出现些仙人都压不下的魔头,又或者仙人本身起了私念,做出些天地不容之事。于是真仙们便造出了这昆仑劫,它们的用途只有一个——杀戮与毁灭。

    将一切不该存于天地间的事物灭杀。

    对于那些大逆不道的存在,这些东西便是劫,来自昆仑仙人的劫!

    “难道妖君要出世了?”待到认出这些事物的模样,萧蚺脸上的肌肉抽搐,这些所谓的昆仑劫,说白就是一只只被真相们造出的人形杀戮之兽。这种用于镇压仙人级别的怪物,其威能何如,自然不言而喻。

    而事实上,在近两百年来的记载中,世上以很少见到有昆仑劫的存在,若不是身为执剑阁的阁主能够自由出入龙隐寺的藏经阁,闲来无事时,萧蚺曾看过这些记载,否则他也认不出此物来。

    只是他想不明白,这镇魔塔中究竟是何物竟然招惹来了这昆仑劫。

    老和尚终于收起了之前一脸淡漠的模样,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你之前说,你开过师尊的墓?你在里面看见了什么?”老和尚问道。

    “什么也没有,那墓里空空如也。”萧蚺沉着脸色回应道。

    这话说完,萧蚺像是记起了什么,他再次问道:“你是说,这些昆仑劫是冲着那个小和尚来的?他到底是谁?和李东君又有什么关系?”

    萧蚺这一连串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老和尚的回应,老和尚在那时转过了自己的身子,沉着脸色言道:“这事还有蹊跷,你与我一道进宫,去面见圣上。”

    萧蚺愣了愣,他指了指那些已经围在镇魔塔外的昆仑劫,言道:“那这里怎么办?这塔里可关着妖君啊!”

    老和尚意味深长的看了萧蚺一眼:“妖君出不来,这塔从来都不是镇妖的,这塔是护妖的...”

    ......

    指着老天叫嚣着的楚仇离,在那雷劫劈下之后,顿时脸色一变。

    他讪讪的收起了自己之前的一脸飞扬跋扈,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嘟囔道:“还真能劈下来?莫不是那藏天匣放得久了,年久失修?”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毕竟当初徐寒结成剑种时便曾招来过天劫,也是那次,他趁着墨尘子对抗那天劫时,将藏天匣放在了徐寒身上,自此之后,除非徐寒登临仙境,按理说便再无天劫能加身于徐寒之上。

    难不成小寒成仙了?中年汉子胡思乱想道。

    而这时,一道身影却缓缓穿过了别院,走到了楚仇离的身侧。

    “先生要出去?”楚仇离一愣,待看清那老人的模样之后不由得问道。他算了算时辰,虽然天色发暗,但却还不到老人出摊的时辰,他有些奇怪这老人要去何处。

    今日的魏先生似乎有些不同。

    他穿着一件白色长袍,虽然算不得名贵,却胜在干净;他背上背着那素来不曾离身的木箱,同样也被他擦拭得一尘不染;头上的毛发以及下巴处的胡须显然都精心打理过,被梳理得整整齐齐。

    饶是楚仇离都不得不承认,这时的魏先生看上去倒是真有那么几分读书人的风姿。

    “嗯。”老人转头朝着楚仇离点头一笑,脸上的沟壑被这笑容所拉扯,犹如老树一般的皱褶在脸上攒动。这一笑,多少有些难看。

    “这么早吗?”楚仇离又问道。

    老人抬头看了看天色,笑呵呵的回应道:“天将夜,暮将近,不早了。”

    楚仇离有些糊涂,这乌云压城,确实有些暮色之感,但若说时辰,也不过晌午。他试图纠正老人这话里的错误之处,于是言道:“魏先生,这才晌午,这乌云过了便又是晴空万里。”

    老人闻言,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即点了点头:“嗯,也对。”

    说罢他便再次迈开了不知朝着屋外走去。

    楚仇离愈发的糊涂,他看着老人的背影朗声问道:“这么早,先生出去作甚啊?”

    老人未曾回头,亦未曾留步,只有一道声音忽的自他嘴里响起。

    那声音拖着长长的尾音,像是一道唱腔,短短四字却抑扬顿挫。

    他如是言道。

    “拨云见日。”

    ......

    徐寒与广林鬼同时出现在了一片白茫茫的天地间。

    二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之色,显然这一切并非对方的把戏。

    二人极有默契的暂时收起了本已蓄势待发的攻势,开始观察起所处之地的情形。

    而事实上这样的做法并未有太多的作用。

    因为这方天地除了漫无边际的雪白之外便再无他物,甚至以二人的修为根本看不到边际所在。

    “这或许就是第十层。”徐寒想了想,沉声言道。

    广林鬼闻言皱了皱眉头:“既然是第十层,那妖灵呢?”

    的确无论是之前元修成告知徐寒的消息还是南宫靖在镇魔塔所言,都曾有说过,这镇魔塔的十层中生存着与幻魔不同的妖灵,他们的修为强大,体内拥有着妖君的精血。

    只是此刻这白茫茫的天地却并未见到这些妖灵的身影。

    徐寒无奈的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

    广林鬼似乎有些不悦,他看了徐寒一眼,便再无与他对话下去的兴致,转过身子,便朝着一旁走去,他仔细的打量着这方世界,似乎是想要从中寻到一些端倪。

    徐寒倒不如他那般焦急,他悠闲的在其中踱步,时不时的还侧头看向眉头紧锁的广林鬼。

    二人便这样在其中沉默的行走了百息的光景。

    “或许第十层根本就没有妖灵,也没有什么妖君精血,早知道啊,我就不用费这么大力气赶来了。”徐寒在寻找无果之后,忽的出声言道,说道此处他的脸上还露出了些许遗憾之色。

    若不是害怕被柯远等人捷足先登,这一路上他只清理了聚集在每一层入口处的大量幻魔,他周围必定还散落着不少的漏网之鱼,若是将这些也尽数击杀,徐寒估摸着自己的肉身修为恐怕还会有所精进。

    只是他这样的感叹,显然无法让一旁的广林鬼感同身受。

    广林鬼的眉头皱得又深了几分,隐隐间似乎有些烦躁。

    “怎么?你很想要那妖君精血?”徐寒凑到了广林鬼的跟前,颇有些好奇的问道。

    可广林鬼如何会理会他?

    在那时白了徐寒一眼,便继续迈步,寻找着这番天地可能存在的一丝一毫的纰漏。

    徐寒讨了个没趣,却也并不放在心上,他依然安安静静的跟在广林鬼的身边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这方白茫茫的世界并不大,不过百余丈见方,尽头处也是一块白茫茫的墙壁。

    二人很快便围着这古怪之地转了一圈,依然一无所获。

    “我说要这精血究竟是做何用?”徐寒再次问道。

    可广林鬼却是一如既往的并不理会他,再次底下身子搜寻着这古怪的地方,他找得很是仔细,比第一次还要仔细几分。

    徐寒见状摇了摇头,终是没有再问下去的打算。

    他对于广林鬼的目的其实并不感兴趣,他只是想要确定这广林鬼究竟是不是森罗殿的人,仅此而已。而跟着对方绕了一圈之后,以他的感知已经很确定这而并未有任何特别的东西存在,他也就失了兴趣,更不愿在此耽搁时间,毕竟刘笙虽然已经被救了出来,可究竟状况如何,徐寒还得亲自看上一看才能心安。

    这样想着,他瞟了一眼依然不死心的小和尚,摇了摇头,便暗暗催动起了法阵。

    这是每个入塔之人都会被告知的法阵,只要身处塔中,无论何种状况,只要催动这法阵,便可被塔里的阵法感知随即被传送出去。

    徐寒已经确定这所谓的第十层并无妖灵的存在,无论广林鬼的目的是什么,他取不到这妖君精血,于徐寒来说便已足够,至于他到底有没有不得已的苦衷,徐寒却是无心深究。

    只是,就在徐寒催动起那法阵,等待着被传送出去时,他的脸色却忽然变了变...

    那法阵竟然毫无回应!

    “这...”徐寒不死心的再次试图催动,可结果与之前却并无半分的不同。

    他的脸色愈发的古怪,心头暗道:难道我就被困在此处了?

    不得其法的徐寒不得不硬着头皮走到那广林鬼的跟前,言道:“此处有古怪,我的法阵无法催动,你的呢?”

    广林鬼闻言,侧头看了徐寒一眼,那眼神之中分明写满了狐疑:“不取到精血,我是不会走的。”

    徐寒顿时头大,他大抵看了出来,这小和尚是以为他在诓他,毕竟这一旦催动了法阵,便会离开此处,想要再进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见在这广林鬼这里是寻不到任何办法,徐寒只能悻悻的坐回了原地。

    他皱着眉头正不断尝试催动法阵,同时心底暗暗思索到底是何处出了问题时。

    这静默的世界却在此刻起了变化...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