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二者兼得
    ,精彩小说免费!

    镇魔塔九层。

    在诸人惊恐的目光中,浑身萦绕着紫色事物的徐寒沉着目光,一拳轰出。

    那一拳,简单至极。

    由内向外,由繁至简。

    拳风浩大,所过之处,气浪汹涌,层层叠叠,又绵绵不绝。

    紫芒如涛,气劲如山。拳身未至,拳风却已然将柯远等人笼罩,根本不待他们回过神来,浩大的一拳便直直的轰到了他们的身前。

    轰!

    一声巨响于此方天地炸开。

    柯远诸人便在那时身子一震,尽数暴退开去,狠狠的栽倒在地,而这一旦倒地,他们便再无站起来的可能。

    是的,他们死了。

    这样的死来得太过突兀,以至于镇魔塔中的法阵甚至都未来得及被触发,他们便已经死了。

    “徐寒!你当真不要刘笙的命了吗?”

    苦头巷中的木屋内,元修成暴跳如雷的吼道。

    徐寒闻言收拳站定,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了翻涌的内息。

    的确正如元修成等人所想的那般,他的肉身修为已经抵达了不灭境,这镇魔塔之行,让他连破三境,一路从紫霄境来到了不灭境,若非后几层的幻魔大半都被那些修士击杀,恐怕徐寒的肉身修为还要再进一步,冲着不灭境初期一跃来到大成。

    不过饶是如此,此刻徐寒所拥有的战力,也绝非寻常七境修士可以比拟的,之前那一拳轰死柯远等人便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他与这时转头看向那依然在远处投射的光影,微微一笑:“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可徐某偏要试试。”

    投影中的元修成闻言,脸上的神色陡然变得狰狞了起来。

    “兼得吗?元某人今天就要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代价!”他说着大手一挥,那道投影着刘笙所在的换面中,便走入了数道身着黑袍人影。

    他们将气息萎靡的刘笙团团围住,其中一道人影走到了刘笙的跟前,一只手便在那时伸出,看模样就要去向刘笙的颈项。

    元修成的嘴角露出了狞笑:“你若是现在去见那精血取来,一切我尚可既往不咎...”

    元修成这般说道,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徐寒生生打断。

    这个少年出人预料的极为轻松的耸了耸肩膀,然后他凑到了那道游弋令歉,面带笑意的问道:“如果我不呢?”

    元修成顿时脸色再变,他咬牙冷笑道:“不见棺材不落泪。”

    随着他此音一落,刘笙所在的画面中,那道黑袍的手已经伸到了刘笙的颈项出,宽大袖口中隐隐有什么东西正在滑落出来。

    那或许是一把匕首,又或许是一道利刃。

    但无论是什么,以现在刘笙那昏迷不醒的状态,恐怕但凡有些修为之人,都足以取下他的性命。

    元修成将这些看在眼里,眼角的余光却盯着那另一道画面中的徐寒,他要看看徐寒究竟能否决绝到这个地步。

    黑袍袖中的事物已经滑落到了袖口处,下一刻便会图穷匕见,结果掉刘笙的性命。

    可徐寒的脸色依然淡漠无比,甚至嘴角还隐隐勾勒出了一抹笑意。

    元修成并不喜欢这样的笑意。

    从当年的青州的上云城开始,这个少年便一直是他最为钟爱的棋子。

    他了解这个少年的秉性,面上淡漠冰冷,内力却重情重义,他相中了他,他知道越是重情重义之人,便越是容易控制,哪怕一丁点的羁绊,也足以让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样的情况,在这几年的许多事情上,都得到了很充分的体现。

    一位当年赠过他半个馍馍的少女,便足以让少年背负无数修罗的追杀,叛出森罗殿。

    一位别有用心,授业半载的师傅的遗命,亦足以让他放下那悠闲无比的逍遥生活,承担起对抗整个大周朝廷的重任。

    这一点在即使经历了长安城那场龙蛇双生之法的变故之后,也不曾在少年的身上发生半分的更改。

    他是不愿负人之人,而这样的人,大抵免不了被人所负,又或者落入被有心之人当做棋子所用。

    徐寒经历了前者,而元修成以为他依然还是后者。

    当然元修成现在却不得不承担起这份自以为所带来的恶果。

    他看着神情淡漠的徐寒,脸色阴沉无比。

    本来还妄图以刘笙作为最后的筹码,逼迫徐寒就范,而现在,这样的念头落空,刘笙自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他并未出声阻止那黑袍人的行动,与他看来既然徐寒坏了规矩,他付出了他轻视徐寒的代价,而徐寒也必须付出背叛他的代价,纵然此刻的刘笙并非全无价值可言,但那样的价值,远比不上他此刻胸中那团熊熊燃烧的怒火。

    所以黑袍人袖口的东西终于落出了出来。

    一道寒芒于那时闪过,划过了刘笙的颈项。

    那是某种利器划过时的景象,注视着这一切元修成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一抹复仇的快感涌上他的心头。

    但转瞬这样的笑意便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期待着刘笙人头落地的景象并未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寒光自然是一道利器,但却不是他想象中的利刃,而是一道爪子...

    那爪子自然去向了刘笙的颈项,但划破的却不是他的头颅,而是禁锢在他颈项上的炼妖铁索...

    本该取下刘笙性命的黑袍人,在那时伸手抱住了刘笙跌倒在地的身子,诸多黑袍人伸手摘掉了头上的兜帽,元修成这才看得真切,这些黑袍人早已不是他派去的修罗,而是方子鱼一行人加上那之前在镇魔塔中与柯远等人有过交手的南宫姐弟!而除此之外,更多则是身着白袍,袖口处绣着金银红三色绣纹之人。

    是执剑人!

    南宫靖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她的手忽然伸出,于半空中凭空一握,那道隐匿在此处的游弋令便在那时被她握在了手中。

    女人朝着木屋中的诸人盈盈一笑:“对不住了,诸位,这里执剑阁查封了!”

    此言一落,画面之外便传来阵阵刀剑之音,显然是执剑人与此处的守卫发生了冲突,元修成见此脸色愈发难看。

    他好不容易才从隆州将势力拓展到横皇城,此刻看来,由于执剑人的介入这之前的努力尽数付了东流。

    说罢此言的南宫靖则再也没有与他们对话的心思,那游弋令便在那时被她随意的扔在了地上。

    游弋令受损,传来的画面也渐渐变得模糊,而这时,一只黑猫窜到了那游弋令的面前,瞪大了自己琥珀色的眸子盯着此物,大大的眼珠子中写满了好奇。

    诸人记得真切,之前便是这黑猫从那方子鱼的袖口中窜出,一爪割破了那坚固无比的炼妖铁索。

    念及此处,元修成连同那木屋中的黑影们纷纷脸色一变,而下一刻那黑猫却像是失去探究此物的兴致一般,忽的张开了嘴咬向那游弋令。

    于是游弋令彻底碎裂。

    这诺大的木屋中,只有那张挂着徐寒盈盈笑脸的投影还在亮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