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越愤怒越害怕
    “元修成,你这寻的是帮手还是坏事的程咬金啊?”

    苦头巷的木屋中,诸多阎罗注视着那通过其余几人身上的游弋令传回的图像,将这镇魔塔中发生的一切看得是真真切切,那位宋帝阎罗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在那时沉声言道。

    只是这一次,他的语调不再是幸灾乐祸那般轻松,反倒是带着一股浓浓的担忧。

    他当然没有好心到会为元修成的失职而忧虑的地步,而是之前他们忽然收到了来自那位殿主的密函,让他们携手以最快的速度取得精血。那简单的数字,传达下来的命令没有去讲丝毫的缘由,但饶是如此,这样的东西也远不是在场诸人敢于违背的。

    所以柯远等人在那时联手,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直到徐寒的出现,这个少年一如之前的行事古怪,终是给这木屋中的大人物们带来出人预料的变故。

    当然之前的变故只是笑料,而现在的变故却是惊吓。

    此刻画面中的双方缠斗在了一起,这样的打斗持续了已经半个时辰的光景。虽然看上去徐寒与诸人打得是难分难解,但这些大人物们却清楚得很,这徐寒步履轻吟,游刃有余,根本未有尽全力。

    他们大抵难以想象,这般年纪的少年如何拥有这样可怖的战力,竟然能与十余位大衍境的强者打得如此难解难分。当然这些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此拖延下去,会不会让那些已经出了镇魔塔的执剑人们意识到他们此行的目的,他们又会不会出面干预...

    因此,此刻这些大人物们大抵都脸色阴沉无比。

    而作为亲手将徐寒送入镇魔塔的元修成更是如此。

    他忽然站起了身子,看了看身旁的数道黑影,沉声言道:“叫他们停手。”

    “嗯?”那些黑影纷纷一愣,但很快便回应了元修成的话,一道道命令通过他们的嘴里传到了那些正在镇魔塔中搏杀的死士耳中,于是画面中的诸人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攻势。而木屋中的大人物们也纷纷转头看向元修成,他们之所以配合他,并非畏惧,而是知晓元修成在这时如此做必然有他的道理,或许他可以有办法说服这位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唤出游弋令,我要和他说话。”而元修成的声音也在这时再次响起。

    于是那换面中的柯远走到了徐寒的跟前,他沉着脸色看着徐寒,一道由金属铸成的飞鸟忽的自他身前显现,那飞鸟双翅一阵,双眸之中爆出耀眼的光芒,而一道影像也在那时浮现在了徐寒面前。

    是元修成。

    面色铁青的元修成。

    他盯着同样出现在古屋画面中的徐寒,阴沉的眸子好似能滴出水来。

    “怎么了?我的元大人?”徐寒在那时一笑,他看着对方,语气轻佻。

    “看样子徐府主是准备将你那位救命恩人抛诸脑后了吗?”此刻的元修成显然没有与徐寒调笑的影视,他沉着声音,以一种咬牙切齿的语调说道。

    “嗯?元大人这是何意?”徐寒闻言又是一笑。

    听闻徐寒此言的元修成怒极反笑,他眯起的眸子中寒光闪彻:“徐寒,你当真以为一滴妖君精血就可以救他吗?”

    这话出口,那画面中徐寒脸上的笑意忽的散去,但他依然强做镇定的问道:“难道不是吗?”

    “哼!”元修成冷哼一声,大手一挥,那时那只游弋令的眸中再次亮起一动光芒,又是一道画面从它的另一只眼睛中投射到了徐寒跟前。

    于一道漆黑的房门中,一道身影跪坐在地,神情狼狈,而脖子处更是被套着一道巨大的铁索,周围布满了血痕,显然是因为这身影曾不断的挣扎,试图摆脱这锁链,可是这样的做法除了给自己的颈项处添加出一道道勒痕外,于他处境并未带来任何改观。

    “阿笙!”在看清那画面中人影的模样时,徐寒禁不住发出一声高呼。

    那确实是刘笙,已经恢复了人样的刘笙。

    徐寒对此并不意外,那一日他去见刘笙时,便催动自己的第三枚妖穴,从右臂处逼出了一道妖君精血,落于他左臂的指尖,并佯装不甚被刘笙咬住,从而将那精血送入了刘笙的口中。

    只是他未有想到的是,已经恢复原状的刘笙依然还被困在这炼妖铁索之中。

    他不由得脸色一变,看向元修成沉声言道:“你骗我?”

    徐寒可是记得真真切切,元修成曾经说过,一旦得到了妖君精血,刘笙不仅可以恢复原样,修为也会得到提升,届时这炼妖铁索也困不住他。

    “骗你?徐寒,你何尝不是在骗我?这世间凶险,你留了一手,元某人自然也得留上一手。”元修成淡淡一笑,如此言道。

    听闻此言的面色愈发阴沉,而元修成的声音却在那时再次响起:“元某与徐兄相识多年,徐兄的顾虑元某自然是明白的,但元某也知道徐兄是个识大体的人,不若你我就此消除前嫌,你帮我取了精血,我亦既往不咎放了你的阿笙,你看如何?”

    或许是认为自己再次握住了这场博弈的胜子,元修成的脸上荡开了一抹真切的笑意,他盯着画面中的徐寒,自觉胜券在握。

    而事实上,徐寒也确实没有让他失望。

    少年在那时皱了皱眉头,沉声问道:“森罗殿究竟想做什么?”

    “徐兄觉得元某会告诉你吗?”元修成反问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是显而易见,徐寒对此也并未抱有希望。

    他眯着眼睛盯着元修成,像是在考量些什么,而元修成也并未催促。

    约莫十余息的光景之后,少年终是再次张开了嘴,言道:“但那是很大的图谋对吗?会有很多人会因为这妖君的血而死对吗?”

    元修成的眉头一挑:“怎么?徐兄想要做匡世救民的大英雄?这可不是在下认识的徐寒。”

    徐寒自嘲的笑了笑:“徐某人自然没有那等雄心壮志...”

    “徐某从不悲天悯人...”

    说道此处的徐寒微微停顿了一两息的光景,当他再次出声之时,他的眸子中忽的亮起一道灼热的光芒,就像是那夜里的星光,自万里之遥而来,即使无穷的黑夜遮挡,也无法掩盖那抹无比辉煌的璀璨。

    “但也绝不施人以无妄之灾...”

    这话说罢,徐寒根本不待元修成等人回过神来,他体内的忽的响起一阵骨爆之音,一道接着一道,宛如海浪一般绵绵不绝,不见尽处。

    他的身子在那时紫芒闪烁,宛如雷电一般萦绕周围,一股浩瀚无边的气势自他体内奔涌而出。

    镇魔塔之外的天地,似乎感受到了某种东西,万里晴空忽的阴沉了下来,一道道雷蛇于云层中奔走,一道道雷鸣响彻,宛如怒吼。

    是的,是怒吼。

    某种不容于天地间事物,在这时展露了雏形。

    天地为之震怒,它在斥责某些大逆不道,它在怒吼某些僭越不礼。

    ......

    于是苦头巷的木屋中,一位黑影站起了身子,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望向那光影中的少年,他极为失态的发出一声惊呼:“不灭境!?”

    不灭境乃是肉身修为的第七境,亦是最高境。

    纵古至今,能以肉身抵达第七境之人,可谓凤毛麟角,比起仙人之数也多不到何处去。

    肉身修为,这后三境。

    一曰龙象,有神相加持,刀斧不惊,水火不侵。

    一曰天恨,肉身如金刚,天妒人愤,故曰天恨。

    一曰不灭,此时已是肉身近圣,非仙人天劫不可伤也,号称七境之中再无敌手。

    可是一手创出《修罗诀》的在场诸人都清楚无比,想要抵达此境需要耗费的努力比起登临仙境也不遑多让,眼前这少年分明才二十出头,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诸人想不明白,元修成更想不明白,他记得可是真真切切,再入塔之前,徐寒的肉身修为也不过第四境紫霄境,这才短短十日不到的光景,这少年究竟经历了什么,能抵达此等境界?

    木屋之中,连仙人也敢算计的诸人,此刻脸上却写满了震惊,房门静默,死寂一片。

    ......

    在横皇城的另一处,晏斩新置的别院中。

    正无聊逗弄着玄儿与嗷呜的中年大汉,看了看忽然阴郁下来的天色,他皱了皱眉头,随后又舒展开眉头。他忽然一笑,站起了身子,指着那雷劫密布的阴云,破口大骂:“贼老天,有我盗圣门的藏天匣在,你能伤他?你能伤他??”

    天地肃然,自然不会有任何人给他答案,只有一声响彻过一声的惊雷回荡。

    而在离他不远的别院中,老人也在那时推开了房门的窗户,仰头看向阴云密布的天际,一道白色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立在了他的身侧,那身影同样仰头看着天际。

    “天地震怒,异种出世,他确实很特别。”那身影如此感叹道。

    老人却在那时淡淡一笑,他瞟了那身影一眼,忽的收回了目光,轻声言道。

    “越是愤怒,便越是害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