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此路不通
    那声音传来,在场诸人的脸色皆是一变。

    柯远等人自是诧异无比,他们在动手之前已经将在场所有人的位置都一一感知了一遍,并无遗漏,这忽然传出声音之人,能避过他们的感知,这便已经从某种意义上说明此人的修为高出他们数筹不止。

    南宫靖姐弟却是面色古怪,他们大抵从这声音听出了究竟是谁,只是却想不明白他怎会来到此处。

    而与他们相反的是,方子鱼与晏斩二人在那时对视一眼,却都是纷纷面露喜色。

    而下一刻,一道身影便猛然杀到。

    那是快到极致的一道身影。

    即使在听见那声音之时,柯远等人已经暗自警惕,可当那身影杀到之时,他们依然未有做出任何反应。因为他的速度着实太快了一些,快到即使他们已经看到了那身影的出现,可大脑发出指令却远远跟不上那声音来到他们身前的速度。

    于是一只拳头在那时轰出。

    于柯远的眼中不断放大,他脸上的惊恐之色还未来得及完全荡开,身子便在那时狠狠的飞出近百丈远的距离,然后栽倒在地。

    能与大衍境强者搏杀得难分伯仲的柯远竟然就在那时被如此简单的击溃,这样的变故可谓诸人之前想也未有想到的。

    可那来者对此却并未表现出半分的得色,他只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淡然。

    而后他站直了身子,朝着方子鱼与晏斩展颜一笑,脸上露出了几分愧色。

    “路上耽搁,来晚了些。”

    二人自然不会怪他,只是同样对着那人淡淡一笑。

    那人似乎依然觉得有些愧意,他歪着脑袋想了想,他的手忽的伸出,一只幻魔便在那时被他握在了手中,只听咔嚓几声脆响,那只幻魔周身的骨骼就在这一握之中尽数碎裂。

    但他的力道把握极好,这一握只是断去了幻魔的战力,却并未杀他,然后他将之扔到了方子鱼等人的跟前,而后他效仿此法,又连扔了三道幻魔于诸人身前。然后他眨了眨眼睛笑道:“这也算是赔礼吧。”

    大抵是因为轰飞柯远那一拳给诸人带来了太大的震撼,这些自小便被森罗殿训练得悍不畏死的死士们竟然未有一人出手阻止。

    “这...”南宫靖二人大抵想不到竟然还有他们的份,一时间看向徐寒的目光有些迟疑。

    “算是谢礼。”徐寒淡淡一笑,将怀中那枚“指妖针”拿了出来,在二人面前晃了晃。

    徐寒自然不是慷慨之人,只是这大衍境的幻魔,以方子鱼等人的修为也大抵只能吞噬一个,多之无用,毕竟日后在执剑阁中恐怕还得需要与这南宫靖姐弟接触,况且二人心肠在之前的接触中看来倒也并不算坏,因此不若做个顺水人情。

    南宫靖二人多少觉得有些受之有愧,正要说些什么,可徐寒的声音却在那时再次响起。

    “快些吧,他们可不会等你们。”

    听闻此言的方子鱼等人微微一愣,抬头一看却发现那柯远已经爬出了身子,再次领着那诸位死士加上剩余的五只幻魔围了过来。

    “那你怎么办?”虽然徐寒之前表现出了强悍无匹的战力,可面对如此多的大衍境强者,诸人自然还是免不了担忧,当下方子鱼便出声问道。

    徐寒回头朝着方子鱼又眨了眨眼睛,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这样的说法自然不足以让方子鱼心安,她正要再次发问,可这话到了嘴边,她却像是忽的想起了什么,到了嘴边的话忽的停了下来,她的脸色在那时一阵变化,终是咬了咬牙言道:“好!”

    然后竟然便率先运转周身的真元,将那幻魔斩杀,伴随着一道紫色妖力涌入她的体内,方子鱼的脚下顿时亮起一阵白芒,将她包裹其中,她的身子便在那时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晏斩几人见此,虽然心中还有顾虑,但还是纷纷照做,于是这几人便在数息之后,纷纷离开了此处。

    这诺大的镇魔塔九层,转眼便只余下了徐寒与柯远七人,当然还有那五尊依然被他们所控制的大衍境幻魔。

    柯远倒也并未阻止方子鱼等人的离去,知道他们的身影消失,他方才擦去了自己嘴角的鲜血,沉目看向徐寒。

    “阁下想要的东西我们都给了,我们自认为与阁下并无过节,此事便算揭过。阁下以为如何?”出奇的是,那柯远竟然未有在第一时间与徐寒动手,反倒是沉着声音如此言道,这语调之中不乏服软低头之意。

    只是这样的说辞,却并未得到徐寒的善意回应。

    徐寒看着他们淡淡一笑,言道:“好啊,那这事便算了了。”

    无论是徐寒此刻轻巧的态度,还是嚣张的语气,都让柯远极为不喜,但他却不得不压下这样的不喜。

    森罗殿所奉行的法则如来如此,没有爱憎,没有胜负,只有利弊。

    徐寒所展现出来的战力着实让人心颤,吃过一拳的柯远对此深有体会,他不认为若是真的摆开了架势,徐寒能击败他们七人,但若是如此做了,无论胜负,他们都需要为此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

    而这必定对夺取妖君精血之事带来极大的麻烦,所以柯远很是理智的选择了避让。

    念及此处,那柯远深深的看了徐寒一眼,便要领着诸人转身离去。

    “嗯?”可是这脚步方才迈出,一旁的徐寒却是眉头一挑,发出一声冷哼。

    柯远皱了皱眉头,问道:“阁下这是何意?”

    “你们要去第十层?”徐寒却并不答他,而是在那时笑呵呵的问道。

    “确实。”柯远点了点头,目光有些变化:“阁下也要去?”

    他心底于那时打起了算盘,徐寒到了现在依然未有离去的意思,很显然他也有可能去到那处,这第十层的妖灵虽然稀少,但也不会只有一只,若是徐寒愿意与他们联手的话...

    这样的算盘打得固然是好,只是徐寒很快便将他的念头浇灭。

    那少年摇了摇头,背后那柄长剑猛地飞出,直直的插在了那进入第十层的光圈前。

    他沉眸看向柯远等人,眸中亮起某种不容置疑的笃定。

    他言道:“对不起。”

    “此路不通。”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