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锻体
    镇魔塔二层。

    徐寒立在那雾蒙蒙半空中,他的身下是近万只黑压压一片的幻魔。

    徐寒如老僧入定一般闭着眼睛,他的衣衫飘零,额前的发丝无风自动被高高扬起。一道道紫色的光芒萦绕在他精壮的右臂上,来回流动。

    数息之后那道紫色的光芒忽的一闪,尽数涌入那右臂之中。

    砰!

    砰!

    一声声似有若无的声响于这方天地响彻,伴随着的还有道道奇异的韵律荡开,气势汹汹,如涛如浪。

    忽然,少年紧闭的双眸猛地睁开,那股奇异的韵律顿时烟消云散,灰蒙蒙的天地再次回归平静。

    徐寒将自己的右手伸出,放在了眼前,他细细端详着这右臂。

    脸上荡开一抹喜色。

    成了!

    第四枚妖穴在他斩杀了近五千之数的二层幻魔之后终于被他冲破。

    这第二层的幻魔修为约莫在第四境,通幽境初期的模样,其体内蕴含的妖力大约是第一层的幻魔的四倍至五倍之间。

    而斩杀的难度也成几何倍的增长,则五千幻魔足足耗去了徐寒两个时辰的光景,算上赶到此处化去的一个时辰,徐寒已然在这第二次逗留了三个时辰之久,而若是要清理剩余的一万幻魔他又得化去四个时辰,这样下去待到他料理完这些,恐怕大多数修士便已经去到了第四层,甚至第五层。

    徐寒有徐寒的计划,他不可能耽误太久,况且,第四枚妖穴冲开之后,第五枚妖穴所需要的妖力更是庞大到了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的地步。

    他微微估算了一番,以这第二层的幻魔的妖力做计算单位的话,冲开第五枚妖穴所需的妖力怎么也得超过二十万之数,而眼前这些幻魔则不过一万有余,虽然越往上层走,幻魔所拥有的妖力也越巨大,但数量却也在减少,这么算下来的话,冲开第五枚妖穴恐怕等将这镇魔塔中的幻魔屠戮个一干二净方才有可能做到。

    而很显然,徐寒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精力。

    但让他就这样放弃眼前大好的宝库不取,他却也有些不甘。

    这样想着,徐寒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在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快速的将这些幻魔击杀,又或者...

    忽然,少年的眼前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的手朝着虚空一握,一道金色剑影便于那时自身后的黑色长剑之上涌出,在他驱使下呼啸着杀向那群幻魔之中。

    伴随着一声哀嚎,金色剑影干净利落的取下了一只幻魔的头颅。

    而数息之后,幻魔身子散去,紫色的妖力顿时涌入徐寒手中。

    徐寒大手一握,闭目凝神,右臂与《修罗诀》同时运转,连同着的还有他体内那道监视者留下的星光。

    徐寒的想法很简单。

    《修罗诀》本就是依靠着吸收妖力淬炼肉身的法门,但人体与妖力本就极不契合,因此这样的法门通常需要修行者配合一些肉身上的拳脚施展,以此吸收妖力。可饶是如此,越到后期收效便越是甚微。因此,才有那么多的修罗被拦在这肉身境的第四境,亦是徐寒如今所在的紫霄境,不得进寸。

    但此刻的情况却有些不一样,这些幻魔体内的妖力与寻常妖力不同,乃是来自妖君的本源妖力,它更容易被吸收,这也是为什么人族修士也要争夺这些本源妖力的原因,当然他们所吸收的只是其中的天地法则,而徐寒需要的则是妖力本身。

    其次徐寒拥有另一位妖君的妖臂,他可以将这些妖力通过妖臂转化为自己的东西,再利用监视者留下的星光将这些妖力强行打入自己的肉身中将之吸收。

    而这样的想法只是徐寒的推论,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做到这一点。

    因此他为以防万一,只吸收了一只幻魔的妖力以作实验。

    而在百息之后,待到他的双眸睁开之时,他眉宇间顿时浮上了一抹浓重的喜色。

    他成功了。

    虽然耗去了不少的时间,但也只是因为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一些细节需要去更改去适应,而这样的成功便意味着眼前这上万只幻魔,足以成为滋养徐寒肉身修为的宝贵养料。

    念及此处,他不再犹豫,又是三道剑影涌出,去向那些幻魔的头颅。

    这一次他依然耗去了百息的时间才将这三道妖力尽数吸收,虽然看上去时间并未发生变化,但吸收妖力的数量却多了两倍,而随着不断吸收,他会愈发的数量,无论是每一次吸收妖力耗去的时间,还是吸收的数量都会得到增长,对于这一点他很是笃定。

    所以当他再次出手时,涌出的剑影被他提升到了十道之多...

    ......

    镇魔塔五层。

    “怎么办?”躲在一道巨石身后的方子鱼侧头看了看身旁的晏斩皱着眉头问道。

    二人在第二层便已然相遇,虽然每一层镇魔塔都好似被人动过手脚一般,于入口的光圈处集结了大量幻魔,但二人的修为都极为了得,尤其是方子鱼修行的《吞妖镇天决》更是这些由妖力所幻化而来的幻魔们的天敌一般,二人凭着默契的配合一马当先,算得上是前几位杀到第五层的修士之一。

    但这样的情况,在此刻却有了变化。

    第五层中的幻魔修为已经到了天狩境后期,此刻盘踞在入口处的幻魔足足有近千之数,并且这些幻魔还不受入口处不能飞行的禁置的限制,铺天盖地堆积在光圈周围,想要依靠之前纷自引开再寻机会进入其中便存在许多风险,而强闯带来的消耗甚至伤势又有可能给之后的战斗留下隐患,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二人都并不愿意出此下策。

    面对方子鱼的询问,晏斩同样皱起了眉头。

    这些幻魔的实力太过强劲,数量也极为骇人,若是两人牵引每个人的身后都得跟上四五百之数的幻魔,想要脱身很是麻烦,若是再多上二人,这便要简单许多,可是此刻周围并无他人,况且这镇魔塔之行本就是你争我夺之事,寻常人若是自己有办法脱身,自然不会愿意与他们合作,可若是等下去,那些高级幻魔又免不了被人捷足先登。

    就在二人踌躇之时,两道身影却忽然落在了他们身后。

    二人心头一惊,赶忙转过身子,警惕的看向忽然到来之人,却发现这二人赫然便是那身为执剑人的南宫靖姐弟。

    经历执剑人大比,方子鱼对于这二人,尤其是南宫靖可是没有半分的好感可言。

    她皱了皱眉头,神情警惕的问道:“你们要干嘛?”

    南宫靖却是目光有意无意的瞟向不远处那群幻魔,言道:“二位好像有麻烦了。”

    “你们不也有吗?”晏斩的心思活络,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沉声说道。

    “既然都有麻烦,何不相互帮助一番?”南宫靖的眸子眯了起来。

    这自然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提议,毕竟按照之前方子鱼与晏斩的计算,若是能多出一两人分摊这些幻魔的追击,突破这第五层的机会便会大出许多。可是方子鱼却并不领情,冷哼一声言道:“哼!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这倒不是方大小姐不明事理,只是她性子素来如此,爱憎分明。况且若是这南宫靖姐弟二人真的心怀歹意,届时他们只需自己先行一步踏入光圈,便可让追击他们的幻魔调转马头杀向方子鱼二人,让二人陷入进退维谷之境。因此,她这般的担忧也并非毫无道理。

    南宫靖面对方大小姐语气不善的质问,并不恼怒,反倒极为认真的歪着脑袋想了想。

    过了一会,她忽的一笑,说道:“就当是一报那位徐公子慷慨就义之恩吧。”

    “什么?”听闻此言的方子鱼顿时脸色一变,语调也提高了几分。

    晏斩的性子沉稳,但在此时也不由得眉头皱起,他看向一脸笑意的南宫靖,沉声问道:“南宫大人这是何意?”

    “别听我姐胡说。”倒是那南宫靖身后的南宫卓看不下去了,他赶忙上前一步,朝着一脸急色的二人解释道:“之前我与家姐在第一层与兄弟相遇,是幸好得他相助,才来到下一层的,徐兄弟本事了得并无大碍,只是...”

    说到这里,南宫卓有些迟疑,面色也变得颇为古怪。

    “只是什么?”方子鱼可受不了他这说话喘大气的方式,于那时赶忙追问道。

    “只是徐兄弟似乎不太懂这镇魔塔中的规矩,连第一层中的幻魔妖力也不曾放过...”南宫卓有些心虚的说道,毕竟徐寒于他们有恩,而他们却因为之前的种种成见并未将此事告知他,念及此处,南宫卓心头愈发羞愧。

    可出乎他预料的是,在听闻此言之后的方子鱼二人却是松了一口气,似乎对于徐寒的“饥不择食”全然不放在心上。

    南宫卓自然心底疑惑,可他哪里知道,在南宫靖宣读那些规则之前,徐寒早就将这些一五一十的与方子鱼二人说了一遍,以他们对徐寒的了解自然清楚,他如此做便有他如初做的道理,只要听闻他并无其他事情,这可悬着的心自然也就放下了。

    看着一旁的南宫卓还要与方子鱼在此事上纠缠,南宫靖便有些不耐烦了,她赶忙拉住了自家弟弟挑衅似的看向方子鱼,问道:“到底敢不敢,若是你们还要在这里枯等,我们姐弟便不奉陪了!”

    知晓徐寒无恙的方子鱼松了口气,她自然不可能在这南宫靖的面前低头,于是一拍胸脯言道:“看看是谁不敢!到时候出了岔子,可别怪本小姐没有救你!”

    这二女似乎斗出了火气,身子一跃便也不顾南宫卓与晏斩二人,直直的杀向了那幻魔聚集之处。

    晏斩见状连连苦笑,与那南宫卓对视一眼,二人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同样的无奈。但此时显然不是深究此事的时候,于是他们赶忙紧随二人之后,飞身追了上去。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