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心之归处
    轰隆!

    一声春雷之后。

    长安城又下起了细雨。

    叶红笺穿过天策府古朴的长廊,走到了府门口。

    春雨落在屋檐,顺着瓦砾的缝隙流淌而下,于叶红笺的眼前形成了一道雨帘。

    街道上的行人们行色匆忙,鞋子踩在青石板铺就的地面上,将积水踏开,水花四溅。

    春雨绵绵,惹人心烦。

    至少叶红笺对此很是厌烦,这雨让她的心情格外沉闷。

    可街上的行人却并非如此,至少有那么些许即使冒雨而行,也依然脸带笑颜。

    “师姐。”这时一道声音忽的传来。

    叶红笺愣了愣,她循声望去,却见那雨帘之外,一道身着紫袍的身影此刻正立于细雨中笑盈盈的看着她。

    叶红笺不免又是一愣。

    她大抵未有想到,他会来这里。

    而想着这些的时候,那身影便穿过了层层雨帘走到了她的跟前。

    “不好好在家带你的小徐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叶红笺瞄了一眼男人被雨水打湿的衣衫,不咸不淡的问道。

    “犬子自有紫川关照着,不劳我费心。”男人似乎并未感受到叶红笺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笑呵呵的回应道。

    “哦。”叶红笺回了一句,便收起了继续与男人对话下去的性子。

    她对于他,其实并说不上如何的反感。

    她只是单纯的提不起兴致。

    她爹说,只有杀了徐寒,才能平息大周的乱世。

    鹿先生也说,只有扶持宇文南景登上帝位,才能换来黎民的安居乐业。

    她自然不曾认可这样的做法,但却也不曾怀疑这样的结果。

    可事实上呢?天策府做到了他想做的一切,可短暂的平静只是下一波暴乱前的假象,新的风暴正在酝酿,她闻得道这味道,她也厌烦这样的味道。

    但她无法阻挡,她能做的只是置身事外。

    男人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却并不点破,只是走到了她的身侧与她并肩而立,看着街道上淅淅沥沥而下的春雨,亦看着那雨中奔走的行人。

    “怎么?放在宝贝儿子不陪,来这里陪我看雨?”约莫数息之后,叶红笺的声音再次响起。她的语调有些冰冷,多少带着些逐客的味道。

    可男人依旧像是未有听懂她的话中之话一般,在那时淡淡一笑。

    然后他伸出了手,指向那些在雨中奔走的行人。

    “师姐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明明淋着雨的人笑逐颜开,未有淋雨的人却皱眉不展?”

    听闻此言的叶红笺转过了头,她并不喜欢男人这意有所指的说话方式,她皱了皱眉头,看向男人问道:“你想说什么?”

    男人又笑了笑,他耸了耸肩言道:“没什么,只是触景生情,免不了生出些感叹。”

    “什么感叹?”叶红笺的眉头在那时皱得更深了几分。

    “心有归处之人,去到哪里都有繁花似锦,心无归处之人,身处何地都如冰天雪地。师姐,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吗?”男人直视向叶红笺那凌冽的目光,轻声言道。

    听闻此言的叶红笺身子微微一震,她眉头沉了下来,她再次重复起之前的问题,而语调却要阴冷许多:“你究竟想说什么?”

    “没什么。”而男人的回答亦与之前如出一辙,甚至相比之前更为轻松了一些。

    “只是昨日见过了一位故人,他从大夏而来,为在下带来了些许消息,我想这些消息,叶师姐或许会感兴趣,故而给师姐送了过来。”

    男人说这话时脸上带着笃定的笑意,他很确定他的某些判断。

    而叶红笺接下来的反应也很好的证实了这一点。

    叶红笺冷峻的脸色在那一刻忽的消融,她盯着男人,急切得有些不自然的问道:“是他吗?”

    “嗯。”男人点了点头,但也没有卖关子的打算,紧接着便说道:“徐兄此刻在横皇城,貌似还有大麻烦。”

    简单的一句话,寥寥的数字,便让冷冰冰的女孩神情大变。

    她没有说话,但已经堆成山岳眉头却已经将她此刻的内心暴露无遗。

    男人,或者是少年。

    看着眼前的叶红笺,忽的展颜一笑。

    他说道:“去找他吧。”

    那是语调极轻的寥寥数字,却让叶红笺如受重锤。

    她看向了男人,目光有些闪动,像是犹豫,又像是挣扎。

    “长安的春雨过后便是夏日的雷霆万钧与暴雨倾盆,心有归处之人尚且于此能安然度日,就算凶险,但至少存有生机,可心无归处之人,只能随波逐流,生死皆不由己。”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低沉了许多,也由衷了许多。

    男人在说完这话之后,深深的看了叶红笺一眼,转身便要离去。

    直到他的背影步入雨帘之中,叶红笺才回过了神来。

    “你呢?你还要去做那事吗?紫川和小徐来怎么办?”她看着那背影,想着那曾经为了一些鸡毛蒜皮小事与诸人争得面红耳赤的少年,有些恍惚,嘴里却不由得的问道。

    男人的身子顿了顿,似要转身,却终未转身。

    他想着在那个暴雨倾盆的雨夜,他亲手割下的那颗头颅,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

    “师姐很幸运,你还可以为自己而活。因为你的命,就是自己的命。”

    “宋某却不行,宋某的命是别人的命换来的,宋某得帮他把他没做完的事情做完。”

    言罢,那男人再次迈步,走入了雨帘之中。

    雨在那时大了几分,叶红笺看着那道离去的背影,她忽然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用一道只有自己能听清的声音言道:“谢谢。”

    ......

    三月之末,春雨绵绵。

    而在这最后一场春雨之后,一份奏折从天策府递到了溥天宫。

    宫中的宇文南景拿着那份奏折思虑良久,终是在最后应了这折子。

    于是一个消息在长安城中传开。

    天策府府主叶红笺辞去了府主之位,辅佐了四朝帝王的鹿先生接任天策府府主之位。

    而于当天夜里卸去府主之位的叶红笺便辞别了家中父母,领着那个名叫苏慕安的少年一路北上,去向不明。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