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善意
    “想不到元阎罗寻得这位帮手,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主。”苦头巷破败的木房中再次响起了戏谑之音。

    几位他们遣入镇魔塔中之人都尽数落于他们的监控之中,此刻已经过去了整整七个多时辰,最快之人已经去往了第三层,当然那一位并不属于他们之中任何一人派出的杀手,那时地藏王看重的家伙。但其余几人也都接近了第三层的入口。

    而徐寒呢?

    还盘恒在第一层,甚至为了帮助南宫姐弟,此刻身后还跟着浩浩荡荡的幻魔,短时间内是没有可能摆脱这数万幻魔的纠缠,去往下一层的。

    这样巨大的反差,自然免不了招来对元修成素来不满的诸多阎罗的嘲弄。

    同样目睹了这一系列变故的元修成,听闻此言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但很快他便遮掩下了这份异色。

    他清楚徐寒的性子,刘笙救过徐寒的命,这少年无论如何都不会拿刘笙的命开玩笑。

    这样想着,他沉下了性子,目光再次落在那记录着徐寒所在的投影之上。

    这时画面中的徐寒将那南宫靖送来的事物看也不看的揣入了怀中,然后他体内剑意流转,速度陡然被提升到了极致,不过百来息的光景便与那些幻魔拉开了数十丈的距离。那些幻魔见状,顿时知道追逐不上徐寒,纷纷倒退了回去,再次密密麻麻的围在了那入口的光圈处。

    徐寒于那时双眸一凝,身子凭空而起立于十丈高的半空中俯视着身下密密麻麻的幻魔。

    他周身剑意涌动,身后那把漆黑色的长剑脱鞘而出,悬于他的头顶,在他驱使下一道道金色剑影自那黑色长剑的剑身处涌出,很快便聚集了三千之数,他们犹如拉满了弦的利剑一般悬于徐寒的身后,将锋芒对准了那群幻魔。

    “看样子这位徐公子准备强闯了?”见到这番景象的木屋内再次响起一声戏谑之言。

    听闻此言的元修成目光一瞟落在了那位三番两次出言挑衅的黑影之上。

    那是十殿阎罗之一宋帝阎罗。

    元修成曾在他的手下任职,当时发现成为半妖的刘笙之事,也是通过他汇报道森罗殿中去的,本想揽下这个功劳的宋帝阎罗,却不知当时出了何种状况,元修成竟然越过了他,联系到了就连身为阎罗也难以联系上的地藏王。

    于是本已经在森罗殿中被打上奸细这样标签的元修成却意外的得到了地藏王的看重,更是将大夏这块香饽饽放到了元修成的手中,虽然此刻森罗殿在大夏的势力尚且未有完全铺展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旦某些布局取得成功,那么元修成很可能成为这森罗殿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

    这当然并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而宋帝阎罗更是这其中的最甚者。他对于元修成越位邀功之事,素来耿耿于怀,此刻寻到机会自然得极近挖苦之能事。

    而周遭的阎罗虽然不屑于逞这口舌之利,但心底对于元修成的忽然做大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满,此刻自然乐得作壁上观。

    就如之前一般,元修成很乐意满足这位前东家的这点小小的愿望。

    他沉下了眉头并不言语,心里虽然对于徐寒所为有些不解,但却并无太大的担心。

    当然这样笃定念头,于下一刻,于他看向那徐寒所在的投影时便瞬息烟消云散。这一次,他的眉头,真的沉了下来。

    不仅仅是他,在场诸人都在那一刻,脸上露出了些许异色。

    那画面中唤出三千道金色剑影,蓄势待发的徐寒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竟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侧过了脑袋,望向某一处。

    而那一处正好便对着诸人,这当然是很古怪的一件事情。

    他们之所以能看见包括徐寒在内的诸位进入镇魔塔之人的动向,靠的是一道名为游弋令的法宝,此物可以隐匿在被种下禁置之人的四周,观察他的动向,从未将画面传回此处。

    这样的东西自然是极为隐秘的存在,即使是一般的大衍境强者也难以发现他的存在,元修成也是靠着那一日带徐寒来见刘笙的机会方才将之放在了徐寒的身上。

    可徐寒此刻看向之处却恰恰便是那游弋令的所在,就在诸人暗暗揣测徐寒这一望究竟是巧合还是其他时,画面中的少年忽的一笑——朝着他们一笑。

    “诸位看够了吗?”少年如此问道。

    这样的问题自然免不了在这木屋中的诸人一愣,可还不待他们回过神来,徐寒的手却忽的一伸,那画面便尽数被少年的手掌遮挡。

    砰!

    随之一声轻响炸开,那监视着徐寒的画面便在一阵闪烁之后,彻底熄灭了下来。

    木屋中的大人物们,你看我我看你,面色古怪。

    而元修成却在那时目光阴沉,闭嘴不语。

    ......

    “元大人,你这位小兄弟似乎并不太听话啊?”黑影之中,那位宋帝阎罗回过神来之后,再次看向元修成笑道。

    元修成侧眸看了那黑影一眼,脸色冷峻的不曾接话。

    他朝着屋外看了看,两位身着黑袍的身影便在那时从屋外迈步而入,跪拜在他的面前。

    “去,给我看看那刘笙现在如何?”他盯着那两道身影,阴沉着语调言道。

    “领命。”那两道身影闻言纷纷颔首,然后身子一闪,便退出了这坐满了森罗殿中权倾一方的大人物的房门。

    “元大人出岔子了?需要在下派些人手与你吗?”宋帝阎罗再次言道,语调轻佻,满满的是幸灾乐祸的味道。

    元修成这时再次转头看向那黑影:“不劳大人费心,元某自有主张。”

    “但愿如此,元大人可不要辜负殿主对你的期望啊。”宋帝阎罗轻声笑道。

    元修成不再接话,他看向了那道已经因为游弋令被毁而黑下来的投影,他的眸子渐渐眯起,幽冷的寒芒从狭长的眼缝中溢出。

    他张开了嘴,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

    “徐寒啊徐寒,看样子你是真的不打算接受元某人的善意了。”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