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好啊
    南宫靖与南宫卓的心情都不太好。

    他们废了大力气才从萧蚺那里套到了如何寻到镇魔塔下一层入口的办法,相比于大多数新晋的执剑人,已经做过五年执剑人的南宫姐弟对于这镇魔塔多少有些了解,他们明白寻找入口是在镇魔塔中需要面对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只是好不容易套出这办法,可他们二人却被传送到了这镇魔塔的边缘地带。

    要知道这镇魔塔的第一层极为广阔,即使是身为大衍境的南宫靖全力赶路,也得化去**个时辰,方才能去到中心。而这耽搁的时日,足以让他们落后大多数修士很大一截...

    这对于一心想要抢夺第九层幻魔的本源妖力的姐弟二人来说,算得上是晴天霹雳。

    南宫卓的性子倒是淡然,颇有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味道,只是南宫靖便没有这么好的心思了,这一路走来,几乎未有从她嘴里吐出过半个字眼。

    深知自己这位姐姐性子的南宫卓自然不敢去触她眉头,只能是跟着沉默了下来。

    南宫家虽然在外人看来家大业大,执掌着三门之一的极上门,其父南宫震号称大夏第一剑道宗师,足以与离山衍千秋与天斗城岳扶摇并驾齐驱。但这几年随着赤霄门不断做大,极上门的形势并不乐观。南宫震更是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这位南宫靖的身上,因此,此次镇魔塔之行,对于南宫靖来说极为重要。

    这时,一直闷头赶路的南宫靖却忽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怎么了?”南宫卓心头一震,暗以为自己做了什么招惹自己这位姐姐的事情,赶忙小心翼翼的问道。

    南宫靖却并未理会他,而是侧头看向身后的不远处。

    南宫卓一愣,亦赶忙转头望去。

    却见那不远处,一位背负长剑的少年正缓步朝着他们走来。

    “是他?”南宫卓的脸色微微一变,此人的凶名赫赫,他可是亲眼见识过对方以一己之力,当着诸多执剑人的面,屠戮三位大衍境强者的事情。

    这时那少年已经走到了姐弟二人的跟前。

    他于那时抬起了手。

    南宫靖皱了皱眉头,南宫卓下意识的往后退去一步。

    “长路漫漫二位可愿与在下同行?”少年拱手问道。

    见对方并非要出手,南宫卓长舒了一口气,正要应下,可话未出口,南宫靖的声音却率先一步响起:“不愿。”

    南宫卓顿时亡魂大冒,这小子可不是那吃素的主,自家老姐如此果决的回绝对方,要是真打起来,以这少年在执剑人大比上所展现出来的战力,他们姐弟二人未必会是对手。

    想到这里,南宫卓顿时小心翼翼的看向那少年,神情警惕了起来。

    可谁知那少年却并不恼怒,甚至连脸上的笑意也不曾消减半分。

    他只是立在原地,盯着南宫靖,未有半分言语。

    南宫卓看了看眉头越皱越深的老姐,又看了看笑意一刻胜过一刻的少年,愈发摸不着头脑,也弄不明白这二人究竟在做些什么?

    难不成是传说的隔空传音之法?

    一想到自家老姐还会这样的神通,南宫卓看向南宫靖的目光可谓愈发的崇拜了起来。

    ......

    南宫靖与徐寒就这样僵持了约莫百息的光景。

    “哼!”忽的南宫靖发出一声冷哼,转过了身子,“走!”

    听闻此言的南宫卓回过了神来,他也不敢去细究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是深深的看了那徐寒一眼,便赶忙随着南宫靖离去。

    只是这步子方才迈开,他便忽然醒悟了过来。

    原来徐寒根本就没有征得他们同意的意思,竟然是远远的跟了上来,明摆着是要搭上他们的便车,去往入口。而自己的老姐,一开始便洞察了这一点,试图驱赶对方,可对方却并不理会,方才那番沉默自然也不会是他想象中的隔空传音,而是对峙...

    当然此刻看来,最后的结果是自家老姐妥协了。

    想明白了这些的南宫卓不免暗骂一声自己迟钝,但南宫靖都选择了妥协显然是忌惮徐寒,他自然也不可能去自讨苦吃,只能是默认了这样的结果。

    而再者说,他虽然有些畏惧徐寒,但心底对他却并无太多恶感,反倒是觉得徐寒除掉了那在大夏作威作福吕厚德三人,颇为大快人心。

    于是乎,这三人便一前一后的再次上路。

    跟在二人身后的徐寒,渐渐看出了些许门道。

    这二人相比于他的到处摸索、胡走乱撞不同,他们行径的步伐带有极强的目的性,这也是徐寒一开始便打定主意,要跟着这二人的原因,于他看来,南宫靖与南宫卓毕竟的是执剑阁的重要成员,说不定便会有些什么内部消息,此刻看来他的猜测似乎已是**不离十。

    因此,徐寒索性便耐下了性子,悠哉悠哉的跟在二人身后,他可不相信这南宫靖会为了甩掉他这个麻烦,而故意耽搁去往镇魔塔高层的时间。

    而很快,徐寒的猜测便得到证实。

    不远处的荒野上,忽然出现了三道黑影,却不是入塔的修士,而是三只生得犹如豺狼一般,浑身长满倒刺与肉瘤的幻魔!

    这越往中心走,妖气便越浓郁,幻魔的存在便越密集,能遇见幻魔便说明三人正在朝着镇魔塔第一层的中心靠近。

    那三只幻魔也在这时发现了徐寒等人的踪迹,他们本就是妖力凝聚而成的产物,只知追逐血肉,没有任何的灵智,更不知恐惧为何物。

    在发现了三人的踪迹的之后,那三只幻魔顿时红了眼睛,呼啸着便朝着三人杀来。

    这第一层的幻魔修为大抵是在第三境丹阳境左右,这样的战力于徐寒三人来说自然是毫不起眼,本就心情不悦的南宫靖顿时找到了发泄之处,一柄寒光闪彻的长剑便在那时被她握在了手中,只见她身子一震,真元激荡就要出手斩了这三只幻魔。

    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掠过了这二人,冲了出去。

    却是那徐寒。

    只见他背后长剑出鞘,一道剑芒闪过,那三只幻魔便瞬息狼头落地。

    而后少年剑锋一震,紫色的血迹尽数滴落,漆黑的剑身之上一尘不染,末了还不忘回头朝着南宫靖淡淡一笑,言道:“二位带路辛苦,这些魑魅魍魉便交给在下吧。”

    南宫靖见状,顿时方才被压下的火气,又蹭蹭的往上窜。

    须知这镇魔塔中自有规矩,谁杀的幻魔,妖力便归谁所有,虽然这底层幻魔的妖力南宫靖根本看不上,可徐寒此番作为于她看来,却更像是一种挑衅。

    她一双美目之中满是怒意,此刻狠狠的盯着徐寒,隐约间似有火焰在眸中升起。

    一旁的南宫卓见势不妙,赶忙拉了拉自己这位脾气素来暴躁的姐姐,毕竟这里幻魔出产的妖力,就是给他们,他们也不会要,徐寒此举对他们也并无影响,他唯恐南宫靖因为一时意气之争,与徐寒动起手来,到时两败俱伤,于他们并无任何好处。

    南宫靖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她的胸口在一阵剧烈起伏之后,终是压下了这股火气。

    而这时,那三只失去头颅的幻魔身子忽的开始如流光一般化作粉尘散去,三道细微无比犹如细线一般的淡紫色事物在那时从它们散去的身子中涌出,飞入了徐寒手中。

    这便是幻魔体内的本源妖力。

    徐寒细细端详着手中的三道细线,眉头忽的皱起。

    “呵呵,徐兄,这东西咱们要知无用,还是快些上路去到高层,寻那...”一旁的南宫卓倒是个热心肠,在那时出言说道,可是这话还未说完,只见徐寒的手忽的一握,那三道妖力便顿时被他吸入了体内。

    “这...”南宫卓顿时一愣,这低级妖力对于他们这层次的修士来说并无大用,况且一旦吸收到了足够的妖力,镇魔塔便会将他们送出塔外,徐寒此举于他看来无异于舍本逐末,他下意识的便想要出言提醒。

    可这一次,他的话还未出口,脑门上便传来一阵剧痛。

    却是那南宫靖狠狠的赏了他一记板栗。

    “既然徐公子喜欢这妖力,给他便是,你这家伙小肚鸡肠。咱们以后都是这执剑阁的同僚,这些东西,如何舍不得呢?”南宫靖的斥责声也在那时响了起来。

    南宫卓瞬息反应了过来,自家老姐这分明是在欺徐寒不知这镇魔塔中的规矩,故意诓他。他本要拆穿此言,可那时南宫靖却朝他递来了一道恶狠狠的眼神,南宫卓顿时心虚,缩了缩脖子,将到了嘴边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既然公子好心为我姐弟俩扫平这些幻魔,不若之后路上的幻魔都归公子所有,当然这些妖力亦是公子的了。”南宫靖在那时就像是换了一副嘴脸一般,笑呵呵的言道。

    此刻消化完,那三缕妖力的徐寒闻言抬起了头,他看向南宫靖,脸上露出了一抹真切的笑意。

    他点了点头,爽快的应道:“好啊!”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