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入塔
    横皇城苦头巷,一件破败的木屋中。

    一身鸦青色长衫的元修成坐在木桌前,他一只手伸出,修长的手指敲打在木桌上,发出一阵极有韵律的声响,而另一只手则端着一杯茶盏,神情悠闲的细酌慢饮。

    忽的他的眸子眯了起来,看向木桌旁。

    那时一道道黑色的身影忽然浮现,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木桌周围。

    那些身影都包裹在浓郁的黑暗之下,根本看不清模样,甚至就连身影本身也有些晃动,忽明忽暗,似乎存在于此的并非真正的肉身,而是一道道来自不知多远之处的投影。

    坐在座位上的元修成眯着眼睛看着那一道道身影,他细细数了数,一共八道。

    森罗殿十殿阎罗,除却那位素来置身事外的特别存在,此刻尽数到场。

    “各位降临寒舍,却是让在下这陋室蓬荜生辉啊!”元修成在那时站起了身子,一脸热切笑意的说道。

    可那八道身影却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在那时纷纷做了下来。

    木屋之中静默一片,这让一脸笑意的元修成有些尴尬。

    不过他很快便从这样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他讪讪一笑,坐了回去,言道:“既然各位都到了,那咱们便开始吧。”

    说着,元修成忽的拍了拍手,他身后的木墙上忽的亮起一道光芒,数道光影便在那时投射于其上。

    那些黑影都在那时将目光落在了其中一道光影上,那些便是他们寻来的派入这镇魔塔的精锐,也是夺取妖君精血的杀招。

    而其中谁所选派之人能够成功做到这一点,那么对于他们来说,自然会有数之不尽的好处。

    想到这里,这些位高权重,控制着一州乃至几乎一国命脉的诸人,眸中都纷纷燃起火焰,热切的盯着属于自己一派之人。

    元修成自然也不例外,他眯起了眼睛,看着那光阴投射中的徐寒,狭长的眸子中光芒闪烁。

    ......

    徐寒在一阵光芒闪烁之后,发现眼前的景色一变,他已经来到了一处昏暗的所在。

    这里灰蒙蒙的一片,空气中充斥着尘埃,不见天日。脚下是一片黄沙,而周遭却满是散落一地的巨大石头,有的带着明显被利器切割后的平整纹路,而远处亦时不时的传来一阵阵似兽非兽的嚎叫声,像是悲鸣,又像是在怒吼。

    这便是镇魔塔吗?

    徐寒在心底暗暗言道,他免不了有些惊异,那镇魔塔看上去也不过十丈大小,而进入镇魔塔之人,算上那些加入执剑人,足足三四百之巨,但此刻他周围却并无任何人影,他所处之地更是寻不到半点与“塔”有关的痕迹,反倒更像是某处贫瘠的荒漠。

    徐寒心底对于这所谓的镇魔塔,有了新的认识。

    他却是无法想象,究竟是如何强大的大能方才能建立起这样一方世界,更无法想象需要用这样东西镇压的妖君又是强大到了何种地步?

    念及此处,他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右臂,暗暗想着,或许他对于自己右臂的认识还太过浅薄了一些。

    不过此刻显然不是深究这件事的好时机。

    他想着这些,迈步便要朝着前方走去,毕竟这还是第一层,按照南宫靖的说法,越是高层获取的妖力便更为纯粹,在每个人所能获取的妖力都是有限的情况下,显然去到高层捕获妖力才是收益最大的办法。

    也不知晏兄与子鱼落在何处,不过这二人素来机警想来只要不与那几人产生冲突,想来也不会有事,应当会取得自己满意的妖力,离开镇魔塔。

    据南宫靖所言,这每一层镇魔塔的入口,都在上一层的中心处,而通常来讲那里的幻魔也最为集中,徐寒从未见过幻魔,但也听得出来,困扰着修士最大的问题应当便是如何穿越这幻魔密布的中心地带抵达下一层。

    不过这样的担忧在徐寒催动体内剑意赶路百息之后,便被尽数压了下来。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相比于之前的担忧,更让他困惑的事情——他迷路了。

    这方世界没有太阳,整个天地都被笼罩在一片雾蒙蒙的气息之下。他无从去辨别方向,更不知道自己所在何处,如何去到所谓的中心地带,成了困扰徐寒最大的难题。

    虽然在镇魔塔中所待的时日并无时间限制,只要不被这塔中的阵法检测道你所吸收的妖力超越了你能承受极限,理论上来说,你可以永远的待在这里。

    可事实上,这镇魔塔中荒凉一片,并无任何可以果腹之物,而徐寒所带的干粮也大抵只能够他为此几日的光景,虽然以他肉身强度以及修为就是一个月不吃任何东西,也不会对他的性命带来太大的危害,但长久的饥饿必然会影响他的战力,对他后续的计划会带来某些不可估量的变数。再者言,既然来到了镇魔塔,徐寒自然也打算取得一些本源妖力,而他的目标必然是上层的幻魔所拥有的纯粹本源妖力,而这些也注定是诸多修士争夺的目标。

    须知这幻魔随着层数的上升修为战力增长,幻魔体内蕴含的本源妖力也愈发强大,但数量却是几何倍的减少。譬如这第一层中的低级幻魔,数量恐怕是要以十万而计,而最顶层那些蕴含这妖君精血妖灵,其数量却不过五指之数。因此,若是在底层耽搁了太多的时日,恐怕待到徐寒赶到那处时,那些幻魔恐怕就已经被这些修士屠戮殆尽。

    可即使明白这些道理,徐寒也同样没有太好的解决之策。

    他只能是认准一个方向飞速奔走,试图寻到一个边际,又或者运气好上一些,能找到这去往中心地带的蛛丝马迹。毕竟那些幻魔都是由妖君的妖力生成,中心地带的妖力波动必然比起寻常地方要强出许多。

    只是徐寒又全力奔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却依然一无所获。甚至连半个幻魔都没有遇见,而在这镇魔塔的第一层,幻魔的存在应该是极为常见,如此久的光景依然不曾见到一只,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徐寒很不幸的别丢到了这镇魔塔最边缘的地带...

    念及此处的徐寒不免有些郁闷,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却并无太多自怨自艾的心思,反倒是在那时全力催动起了自己体内的剑意,全速赶路。

    可就在这时,他的前方却忽然出现了两道身影。

    那是一男一女,徐寒在看清那二人的模样之后,不由得脸色变得有了几分古怪。

    他嘟囔道:“怎么是她?”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