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掘墓人
    还是那日执剑人大比的空地上。

    新晋的执剑人们聚集于此。

    人群被自觉的分成数拨,这是人在不熟悉的环境下本能的抱团,而这样的抱团,让几道身影在这人群中显得尤为扎眼。

    譬如那几位银执榜上的黑马,在大夏并无任何熟识的江湖人物,本身也似乎并不想与任何接触,加之那在龙门会上狠厉的出手,几乎就已经将生人勿进写在了脸上。

    同样有此遭遇的还有小和尚与刘叮当,不过这二人的神情却极为轻松,刘叮当拉着小和尚这里指指,那里看看,与其说是来参加镇魔塔,倒不如说更像是在游山玩水一般轻松写意。

    相比于这两拨人,徐寒等人的处境倒是更为微妙。

    他们当然算得上此次执剑人大比上最为惊艳大夏江湖之辈。

    只是这样的惊艳却伴随着令人胆战心惊的杀戮。

    徐寒以一己之力,屠杀了三位大衍境的强者,而且还在执剑人的眼皮底下,而最让人觉得可怕不已的是徐寒才堪堪天狩境。

    这越境之战,不是没有发生过,毕竟每个时代都有那天之骄子,宛如三月骄阳,让人不敢直视。但连越两境,以一敌三,这样的事情,至少于诸人的认知中从未有过。

    因此诸人看向徐寒的目光,大抵说得上的是又敬又怕,敬的是这少年杀伐果决,敢于那早就不得人心的赤霄门撕破脸皮,怕的是这少年天子卓绝,已近妖物。

    不过无论旁人在作何想,徐寒却并不关心。他心底清楚得很,他之所以能够如此屠戮那吕厚德一群人,所依仗的只是自己的右臂。

    而这右臂,事实上短时间内徐寒是无法动用,若是强行如此,妖臂之中的力量反噬,会给他带来极大的麻烦。

    虽然魏先生已经教给他了炼化妖臂的法门,他也确实成功了,但距离完全炼化,徐寒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妖臂之**有九枚妖穴,通一枚,可获一层威能,亦可毫发无损的动用一次。徐寒凭借着那十余日的苦修,成功打通了两枚妖穴,一枚用在了击杀那位冯统正的身上,也就是赤霄门派来领着数位精锐弟子参与执剑人大比的长老,第二枚,则用在击杀吕厚德等人的身上。

    而回到横皇城后,魏先生又为他打通了一枚妖穴,而这一枚,他也用掉了...

    总之,此刻的徐寒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不过他自然不会去纠正这些外人对他的看法,毕竟能让人敬畏,会为他免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与窥探。

    此刻他正耐着性子与晏斩以及方子鱼讲解关于镇魔塔中的一切,当然这些内容都是他原封不动的从元修成那里听来的,这些东西他估摸着镇魔塔开启之后,负责之人也会会诸人讲解,晏斩他倒是并不担心,可方子鱼这大大咧咧的性子,他却有些放心不下,不得不细细为她讲解一番。

    而就在这时,人群中却忽然起了骚动,徐寒等人也在那时收起了正在进行的谈话,纷纷侧头看去。

    却见是那位身材臃肿得有些可怕的执剑阁阁主与一位年纪已经过了古稀的干瘦和尚联袂而来,而他们的身后,站着的是包括南宫靖在内的诸多执剑人以及一群神色沉寂身着灰色僧袍的和尚。

    “那老和尚便是龙隐寺的方丈,不苦大师,他年岁极大,相传是得过那位大夏国师李东君真传的活佛。”见这群人走来,徐寒身旁的晏斩赶忙凑到徐寒的耳畔轻声言道。

    徐寒点了点头,看了那老和尚一眼,倒也未做多想。

    而人群也在那时自觉的分开,给萧蚺以及那位不苦大师让开一条通道。

    众人迈步而入,直直的走到了空地的中心,那时,萧蚺与那位老和尚对视一眼,身后的执剑人便在那时涌出,将人群逼退,还不待诸人明白如此所谓何事时,不苦大师带来的那群僧人却忽的在他们身后结出了一个圆形。然后那些僧人纷纷盘膝坐下,一个个面色沉寂,双手于胸前合十,口念佛号,一道道金光荡开,诸人听不真切那佛号,也看不真切这结界,只是觉得那一瞬一股威严之势荡开,让人心生敬畏。

    而数息之后,一道坐于莲台之上的巨大金色佛像忽的涌现于那群僧人所结的圆形结界之中。

    只见那佛像宝相庄严,周身萦绕着耀眼金光,他的一只手缓缓伸出,朝着那地面一拍。

    轰!

    一声闷响炸开。

    在诸人诧异的注视下,一座巨大的铁塔便在那时缓缓自地底升起,穿过那尊佛像,浮现于诸人眼前。

    看到此境,诸人皆是心头一震,也大抵回过了神来,原来这所谓的镇魔塔竟然就藏在这空地之中。

    塔身高约百丈,由寒铁铸成,上面布满了各式铁索,时不时有一些生涩难明的梵文涌现,又一闪而逝,显然是某些大能刻印其上的封印,而塔身自浮现那一刻,一股可怕的妖气便也在那时涌动,弥漫全场。

    “这便是镇魔塔!”这时,那位南宫靖走到了塔前,环视在场满脸震惊之色的诸人之后,朗声言道。

    “此塔乃是先贤为封印大魔而铸,塔分十层,其中存有各式幻魔!”

    ......

    南宫靖所讲大抵于徐寒从元修成那里听到了的并无太多区别,不过有些细节却是元修成未有言说的东西。

    譬如一旦进入塔中,诸人都会被随即传送道塔中第一层的某一处,而此塔虽然看上去不过十丈见边,但内里却巨大无比。在吸收到足够的本源妖力后,修士便会被传送出来,并且每一层都只能进不能退,所以每位修士都需要根据自己的能力选择合适的层数击杀幻魔获取妖力。

    而这些本源妖力,很可能便是在场诸人他日登临仙境的一道巨大助力。

    听到这些,在场诸人的目光都纷纷热切了起来,毕竟这镇魔塔可以说是在场大多数人参与这执剑阁大比的最主要目的之一。

    不仅是这些新晋的执剑人,就是南宫靖等人也在那时脸色激动,毕竟他们在执剑阁已经从事多年,之前因为一些规定,需要足够的功绩才能获取进入镇魔塔的资格,而如今既然新晋的执剑人都能进入,萧蚺自然不可能厚此薄彼,因此包括南宫靖在内的诸人都被允许于此次共同进入镇魔塔。

    随着南宫靖的一声令下,诸人便在那时排好了队伍,开始走入那座被大夏江湖视为圣地的镇魔塔。

    ......

    “唉,老秃子,你是不是和李榆林那小子一起诓我呢。”看着人群中那位小和尚,站在远处的萧蚺忽的凑到了身旁低头垂眉的老和尚耳旁,轻声问道。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妄语,萧施主此言何意?”老和尚闻言却是长诵一声佛后,头也不抬的回应道。

    肥头大耳的阁主大人最是不喜这和尚明知故问,装糊涂的模样。

    他皱了皱眉头,指着那人群中的小和尚言道:“老秃子,你给我看清楚了,那家伙是谁?”

    老和尚神情平静的抬起头看了那小和尚一眼,尚未步入塔中的广林鬼在那时似有所感一般,亦转过了脑袋,看向老和尚所在之地。那时,那眸中光芒平静的老和尚忽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却又恢复了原状,他收回了目光,轻声言道:“有缘人罢了。”

    “少来诓我!李东君是不是没有死!”萧蚺一挥衣袖,索性直接挑明了话题,直截了当的问道。

    “国师归隐多年,素来只与陛下有所联络,萧施主语气咄咄逼问贫僧,倒不如去问问陛下。”老和尚再次恢复了那眼观鼻鼻观心的淡漠模样,嘴里如是回应道。

    萧蚺愈发是见不得这老家伙推皮球的本事,他撇了撇嘴:“我早就去寻过姓李那小子,他倒好称病不肯见我...”

    说到此处,萧蚺有意顿了顿,他目光却直直落在老和尚的脸上,试图从他脸上的神情中看出些什么。可是这老家伙活了这么多年,心性自然了得,此刻依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萧蚺见状,心头冷笑,暗道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他于那时嘴角勾起一抹揶揄的笑意,再次言道:“你也知道,我这人就是直性子,脑袋一根筋,他越是不给我说,我便越是要弄清楚。”

    “所以前几日我便去了那破庙,寻到了那座写着大夏国师李东君之墓的坟冢。”

    似乎是预感到了什么,老和尚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但嘴里还是言道:“既然寻到了墓,那便理应让他入土为安。”

    “那是自然。”萧蚺看着强作镇定的老和尚,心头的得色更甚,“可是我又一想,要是国师大人没有死,这立个墓不是咒他老人家吗?所以啊,我就...”

    说到这里,萧蚺再次停了下来,饶有兴致的看向一旁的老和尚。只见老和尚虽然依然还是那气定神闲的低眉模样,但那竖起的耳朵显然是极为关心萧蚺的所作所为。

    “所以啊,我就将那墓索性给挖了。”

    “你猜怎么着?那墓里什么都没有!”

    素来德高望重的不苦大师,脸上的肌肉再次一阵抽搐,他再也绷不住自己的镇定之色,瞪大眼珠子,看着一脸贱笑的阁主大人,指着鼻子便骂道:“萧胖子!你敢掘我师尊的墓!!!!”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