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好
    明日便是镇魔塔开放的时间。

    夜里的诸人早早睡下,想要以最好的状态去迎接这场大战。

    徐寒却无心睡下,他独自一人坐在小院的台阶上看着夜色,身旁嗷呜蜷缩着身子,昏昏欲睡,玄儿蹲坐在他的肩头,歪着脑袋看着他,似乎在疑惑徐寒究竟在做些什么。

    春日的夜风拂过,将院中不知名的大树摇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一两只躲在树枝上筑巢的鸟雀别惊动,发出一声清鸣,振翅飞走。

    玄儿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两只鸟雀,它跳下了徐寒的肩头,似乎想要却追逐那鸟雀,但却扑了个空。

    小家伙却不死心,依然盯着那几颗大树,似乎想要找到一两只漏网之鱼。

    “你有事瞒着我们。”这时一道声音忽的响了起来。

    似乎是听出了声音主人的身份,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玄儿,身上的毛发竖起,躲瘟神一般快速窜回了徐寒身后的院落,其间还将嗷呜的身子当做踏板,踩着他的脑袋一跃。嗷呜如梦初醒,抬起脑袋,瞪大眼睛四处张望,似乎是在疑惑是谁饶了他与小母狼的美梦。

    徐寒也抬起了头,看向那道朝他走来的娇小身影,他微微一笑,却并未回应。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女孩坐到了徐寒的身侧,顺手还摸了摸嗷呜的脑袋,可嗷呜却好似极为畏惧女孩一般,赶忙夹着尾巴跑进内院,去寻玄儿去了。

    “我们当然是朋友。”徐寒看了看板着脸,几乎就将我在生气,我很不高兴写在脸上的方子鱼,于那时轻声言道。

    “从玲珑阁相识,我就知道你很不一样。就像...”说到这里,方子鱼歪着脑袋想了想,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确切的辞藻来形容自己的心境,最后只能低下了脑袋,闷声闷气的言道:“就和姓陈的一样,很不一样。”

    徐寒闻言,微微一愣,轻声言道:“陈兄或许也有他不得已的理由,毕竟坐到了那个位置,很多事都身不由己。”

    “嗯。”方子鱼摇了摇头:“我不怪他。”

    “他从未给过我什么承诺,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我只是不明白...”说到这里,方子鱼又是一顿,她仰起头,直直的看向徐寒,说道:“我只是不明白,我们明明是朋友,明明你们可以为我奋不顾身,为什么到了你们自己身上,你们却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朋友不就是应该共患难吗?不就是应该你为我赴汤蹈火,我为你万死不辞吗?你们都这样,这对我...不公平...”

    女孩说着这些,脸色的神情困惑与忿忿不平交织。

    徐寒有些不知所措,准确说,他不知如何回应方子鱼的关切。

    他有些不习惯这样的关切,又或者说,某些经历让他本能的回绝了这样的关切。

    “放心,我会解决的。”想了半晌,他只能如此言道。

    方子鱼闻言,狠狠的瞪了徐寒一眼,却又有些泄气,她大抵知道,就是叶红笺秦可卿亲自也无法改变这个少年的决定,更何况是她。

    所以,她只能长长的叹了口气,言道:“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是朋友,不是每一件事都需要你一个人来面对,不管别人对你如何,但在这个世上,你不孤单。”

    说到这里,方大小姐的眼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她指着徐寒的鼻梁,大声言道:“姓徐的,你记住了,天涯海角,你都有你方姐姐罩着!”

    徐寒看着女孩的模样,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笑意,他说道:“好啊,我记住了。”

    ......

    “你再说一遍!”刘叮当将手中装满了汤汁的瓷碗一把放在了桌上,碗中的汤水摇晃,散落满桌。

    但刘叮当却犹若未觉,她瞪大眼珠子,忿忿不平的盯着身旁的广林鬼。

    在龙门会上,诸人眼中犹如魔神一般生人难进的广林鬼此刻却像是做贼心虚的孩童一般,缩了缩脖子,嘴里小心翼翼的说道:“明日...我就一个人去就行了...”

    这话出口,刘叮当乌溜溜的大眼珠子里顿时泪光涌动。

    她几近哽咽,以一副被人始乱终弃的委屈小媳妇模样言道:“你不要我了,你个没良心的!”

    小和尚有些头大,更有些手足无措。

    他赶忙解释道:“明日镇魔塔回来许多人,届时我又要去到塔中,顾不上你,我怕...“

    “怕什么嘛!我一个大活人,还能丢掉不成,况且我自从被那个怪和尚救了之后,身子的气力比以前不知道大了多少,你就放心好了。”说着刘叮当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还挥了挥自己的拳头。

    广林鬼见她如此,不由得苦笑的摇了摇头,他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可那时身旁的刘叮当似乎是洞察到了他的意图,感受伸手抱住了广林鬼的手臂,摇晃了起来:“求求你,带我去嘛,我就在外面等你,哪里也不会去,我一个人待在这里好无聊的!”

    对于女孩的撒娇,广林鬼大抵是没有半点的抵抗力,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只能妥协道:“那你在我出来前,可哪里都不能去!”

    “嗯!”得到自己想要答案的女孩忙不迭的重重的点了点头。似乎是觉得这样尚且还不能表达自己此刻的喜悦,她竟鬼使神差凑到了广林鬼的脸蛋旁,犹如蜻蜓点水一般的在上面啄了一下。

    “你!”那稍纵即逝的一吻,让广林鬼犹如触电一般,身子一震方才要说些什么,可女孩却站起身子逃一般的离开了他们所在的店铺。

    广林鬼赶忙结了帐,生怕女孩一人在街上出了事,这便快步朝着对方离去的方向跑去。

    可这脚步迈出,才转过一个街角,却见女孩正眯着眼睛,负着手,一脸笑意的远远的看着他。

    广林鬼一愣,竟是愣在了原地。

    他想着方才那蜻蜓点水一般的一个吻,看着眼前笑面如花的女孩。

    脑海中好似有某些极为陌生,却又莫名熟悉的画面在飞速闪过。

    他看见了一座深山古刹,一位年轻的和尚沐浴在焚香之中,面色沉寂,盘膝报手,口念佛号。一个女子,容貌模糊,走到了和尚的跟前。她问他:“东君哥哥,为什么和尚就不能嫁娶?”

    “因为六根不净,难见佛陀。”

    “为什么一定要见佛陀?”

    “因为不见佛陀,难度众生。”

    “那为什么要度众生?”

    “因为众生皆苦,不度,我心不忍,佛心亦不忍。”

    “那为何你不度我?我难道不是众生吗?”

    和尚哑然,低头沉默,只能轻念佛号,不敢对视女人闪光的眸子。

    ......

    他又看见一座繁华城池中,年轻的和尚讲道之后,目送信徒远去,这才起身。

    那女子不知从何处跑了过来,一脸立在了和尚面前:“东君哥哥。”

    她如此轻声唤道,面对百万信徒也不曾色变的和尚,忽的身子微微一颤,他赶忙低下了头,不敢望她。

    女子看得有趣,又问道:“我刚刚听完了东君哥哥讲的佛法,我都记了下来,但还是不太懂,你能再教教我吗?”

    年轻的和尚低头垂眉,作佛礼言道:“今日**已经结束,施主有心明日再来便是。”

    “可若是我明日还是听不懂呢?”

    “那边后日再来...”

    “那若是我后日亦听不懂呢?”

    和尚皱了皱眉头,多年修来的古波不惊在那时竟起了涟漪,他言道:“那施主恐与我佛无缘...”

    话一出口,和尚便脸色一变,他动了嗔戒...

    可女子却毫无所觉,更为有感受到和尚的不悦,她继续言道:“可不是说人人都可成佛吗?不是说要度众生吗?你度不了我,如何度得了众生?”

    和尚再次哑口无言,这一次他沉吟半晌,终是言道:“贫僧知道,若是施主有心以后每日午后都可来禅院,我自会为施主解疑佛法...”说道此处,和尚似乎有些心虚,又补充道:“只是佛法。”

    女子顿时笑了起来,她连连点头:“是了是了,东君哥哥放心,我一定按时来!”

    模糊的画满中,广林鬼依然看不清女子的容貌,只是莫名的笃定的认为那女子笑起来的模样,一定很美。

    ......

    画面又是一转。

    和尚骑在了白马之上,他就要催促着胯下的骏马扬尘而去,似乎是在害怕些什么。可素来乖巧的马儿却在那时在城门口踟蹰不前。

    于是,和尚最怕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

    女子登上了城头,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她大声的喊道:“东君哥哥,若有来世,娶我可好?”

    和尚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

    他有些焦躁的拍了拍马儿,那马儿终于读懂了主人的心思,打了个响鼻,一骑绝尘。

    和尚没有给出他的回答。

    但广林鬼却好像听见了一个声音,像是那和尚再说,又像是他自己再说。

    那是简单到极致的一个字眼,亦是笃定道极致的一个字眼。

    他说,或者他们说:“好。”

    ......

    “喂,小和尚你干嘛发呆啊?”这时,刘叮当的声音忽的传来,将广林鬼的思绪从那些忽然涌现的画面中拉扯了出来。

    “啊?没什么...”广林鬼如梦初醒一般的言道。

    “一定是这些日子太累。”刘叮当不疑有他,反倒有些心疼的言道,她伸出手,为小和尚擦了擦不知何时从额头上浮现的汗迹,嘴里自顾自的说道:“等到你取到了药,咱们就离开这里,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就咱们俩一直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广林鬼看着一脸专注的帮他擦拭着汗迹的刘叮当,脑海中那张模糊的脸忽的与眼前女孩的模样重叠在了一起。

    他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在女孩诧异的目光握住了她的手。

    男孩看着女孩,再一次用那笃定到极致的语气言道。

    “好。”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