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三拜
    (ps:今日第四更也是最后一更,说下明后两天的更新情况,后天要陪老婆去医院,所以明后两天分别两更,大后天会继续加更,感谢各位这几天对我的支持,谢谢大家。)

    “这箱子?”徐寒却是没有想到,老人的请求竟是这个。

    “可我背不动它。”这话并非任何意指,他确实背不动它,在楚仇离试过之后,徐寒也曾好奇的试图将之抬起,可那箱子却着实沉得有些可怕,徐寒同样拿其无可奈何。

    “到了需要你的那一天,你自然背得动他。”老人说道,一只手忽的摁在了徐寒的右臂上。

    徐寒一愣,正要说些什么,可那时却感到一股温和的力量顺着老人的手涌入了他的右臂。

    “先生这是?”徐寒问道。

    老人却并未回应徐寒此问,而那股温和的力量依然不断的涌入徐寒的右臂,徐寒说不真切那样的感受,只是觉得随着那力量的涌入,他的整个手臂都暖洋洋,很是舒服。

    在约莫过去二三十息的光景之后,老人忽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那股温和的力量也在那时渗入了徐寒的右臂中消失不见。

    “剑仙的剑意与监视者的星光虽然能助你炼化妖臂,但这毕竟是那位大君的东西,你想要完全驾驭它,以现在的修为很难,而每次动用便免不了让这妖臂的力量失控一次,长此以往,要不了几次,这妖臂中的妖力便会生出噬主之心。”

    “我的一道真元虽然无法完全根治这隐患,但至少可以稍稍帮到你一些。况且...”说着老人忽的笑了笑,指了指徐寒的右臂:“你且将白布拉开一观。”

    “嗯?”徐寒有些不解,但出于对老人的信任,他还是在那时扯下了右臂上包裹的白布。

    待到看清了此刻他手臂的模样,徐寒的脸色不由得一变。

    那手臂赫然已经化为寻常手臂的模样,再也不是那猩红一片,生满倒刺的狰狞样子。

    “以后你还会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麻烦,也免不了受到有心之人的窥视,这模样好看些便少些麻烦。但在未有完全炼化他之前,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用滥用,以防不测。”老人于那时言道,那话里叮嘱的语气让徐寒心头一暖。

    他朝着老人重重的点了点头,“谢过先生。”

    ......

    接下的时间,二人便未有在这些事情上面多做交谈,反倒是极有默契的聊了些轻松的话题。

    魏先生的见识颇广,与徐寒讲了许多他所见所闻的奇人异事。其中大抵都是徐寒闻所未闻之事,徐寒认认真真的听着,将老人所讲所说的每一个字眼都牢牢近在了心中。

    而他的心里,对于老人依然还有着许多疑问。

    譬如那个狐儿所怀的孩子为什么会遭受天堑,天上的那些真仙又都是些什么人物,监视者又是谁,这方世界藏着什么秘密,他的身上又藏着什么秘密。

    但无论心底对于这些事情他有多么的好奇,徐寒最终都没有去询问老人,他享受着与老人闲聊时的这份平淡,以及这份平淡带来的惬意。

    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晚,下了一整天的绵绵春雨也停了下来。

    老人忽的抬头看了看天色,他站起了身子,伸了个懒腰:“差不多了,我得出去看看,说不准今日的生意会不错。”

    徐寒默然,他点了点头,也在那时站起了身子。

    “嗯,在下也该去办在下的事情了。”

    老人闻言,在那时看了徐寒一眼:“其实有些事,你不必一个人承担,有时候,与朋友...”

    “本就是自己的事,徐某不愿牵连他人。”只是,徐寒却少见的打断了老人的话,如此言道。

    似乎是感受到了少年语气中的坚决,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言道:“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这性子有时候太过偏执了些。世事艰难,与人为伴,虽不见得能真的帮到你什么,但至少可以慰你心神,总归好过,万里独行,自舔伤疤。”

    徐寒自然没有去与老人争辩的意思,他只是点了点头说道:“先生教诲,徐寒记下了。”

    说罢他便站起了身子,走到了房门旁,在就要迈出院门时,少年的脚步却忽的停了下来,他回头看向屋中的老者,神情肃然的言道:“先生,徐某此去,不知能否有幸还能再见先生。”

    “若是有幸归来,先生临劫之时,徐某自会鼎力相助!”

    说罢此言,徐寒面色愈发肃然,他的双手忽的伸出于胸前抱礼,便那时朝着老人恭敬的一拜。

    这一拜,寻常无比,却又肃然庄重。

    老人的手下意识的伸了出来,拦下这一拜,但不知为何在那时又忽的一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这一拜落了下来。

    于是大渊山上,一双眼睛忽的睁开,他举目东望,眸中光芒闪烁,最后化为一声长叹。

    南荒剑陵,白衣老人眉头一皱唤来了在陵中发呆的年轻人,说道:“是时候去替我看一看那故人了...”

    青州边陲,十万大山之外,枯坐于道观前的年轻道人站起了身子,他走入了简陋的道观中,仰头看了看那座石像,脸色变幻,若有所思。

    昆仑山巅,巨大的双眼再次浮现,云层之中雷蛇奔走,电蟒呼啸。

    “找到他了,他在那里!”那双眼睛的主人如此言道,声如雷霆,势如尊皇。

    此音一落,云层中呼啸的电蟒如得敕令一般,在那时猛地一顿,改换了走势,竟然一道接着一道的朝着昆仑山巅劈落,那破开的天柱旁电光闪动。

    一道道身影在那电闪雷鸣之中站起了身子,他们仰头望向天穹的双眼,像是在等待这召唤的使徒。

    “去!找到他,杀了他!这世上不再需要任何一位真仙,他必须死!”

    那些宛如雕塑一般的身影在那时纷纷点头,而后身子一顿,便化作一道道流光朝着北方飞逝而去。

    而徐寒所处之地,屋外的天色也在那时一暗,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链接到徐寒与老人之间。

    但少年却犹若未觉,他在行完这一礼之后,便转过了身子,朝着屋外走了出去。

    老人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眸子忽的眯了起来。

    或许徐寒记不真切,但他却记得清楚,这是第三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