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帮我背下去
    二日过后,清晨。

    横皇城中下起了绵绵的春雨。

    雨不大,却不绝。

    将整个横皇城浇灌得湿漉漉的,朦胧的水汽萦绕,这座古老又繁华的城池,于这时多出了几分烟雨朦胧的诗意。

    执剑阁的师徒在昨日傍晚便来过此处,送来十日之后邀请徐寒等人去往镇魔塔的请帖。

    吕厚德三人被徐寒杀死的消息也在横皇城中被传得沸沸扬扬。

    徐寒这个名字如今也算是彻底在大夏江湖传扬了开来,有道是树大招风,徐寒暗暗想过,估摸着他的身份就快要藏不住了。不过好在大周朝廷可是发过吊文宣布他的死讯,只要他自己矢口否认,加之如今执剑人的身份,江湖流言倒是拿他无可奈何,就怕某些大人物起了心思,便有些麻烦。

    赤霄门那边同样没有什么大动作,不知是在顾忌执剑阁,还是那位掌教大人忙于应付自己的大劫,而无暇此事。

    其实徐寒对于这些并不在意,他来到大夏的目的为的是龙隐寺的藏经阁,只要能在执剑阁待上些许时日,让他寻到机会去往那藏经阁中,看到他想看的东西,他便可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只是,在这些之前,徐寒还有一件事情,不得不做。

    ......

    楚仇离叫嚣着:“春雨尽时当吃肉,红烧酱烤配老酒。”早早的便将方子鱼一行人拉了出去,徐寒以身子不适为由,谢绝了这场饕餮盛宴,诸人以为他还未从之前那场大战的消耗中恢复过来,故而也就没有多做挽留。

    徐寒坐在自己的别院中看了看屋外的春雨, 忽的叹了口气,站起了身子,就要走出这小院。

    “喵?”一旁与嗷呜嬉戏着的玄儿赶忙蹿了过来,挡在了徐寒的身前,用脑袋不住的蹭着徐寒的小腿,嘴里更是发出一阵不住的轻唤。一旁的嗷呜素来以玄儿马首是瞻,这时也拦着院门口,吐着舌头,摇着尾巴,看着徐寒。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现在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狗这样的身份...

    大抵是因为之前徐寒的不辞而别,见徐寒再次出了别院,两个小家伙似乎很不放心,生怕徐寒再次离开。

    徐寒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他多少有些愧疚,蹲下身子伸出手摸了摸玄儿的脑袋,笑着言道:“放心吧,我就去先生屋里走走,一会就回来。”

    “喵呜!”可玄儿却似乎并不相信徐寒所言,它顺着徐寒伸出手的,轻轻一跃便落在了徐寒的肩头,那时小家伙的高傲的撇过脑袋,一副什么都不管,就要跟着徐寒的模样。

    徐寒微微苦笑,终究还是选择妥协。

    “嗷呜!嗷呜!嗷呜嗷呜!!”可他方才站起身子,一旁的嗷呜便也不高兴了起来,在那时一个劲的冲着徐寒叫唤道。

    徐寒看了他一眼,无奈的耸了耸肩:“你也一起吧。”

    “嗷呜。”嗷呜的尾巴摇得愈发的欢快。

    ......

    徐寒带着两个小家伙,来到魏先生所在的院门时,老人正在他的屋中,捣弄着他那个巨大的木箱。

    “先生,要出去。”徐寒皱了皱眉头,问道。

    倒腾着木箱的老人并未抬头,也并未对徐寒的到来感到万分的诧异,他轻声说道:“休养了这么久时间,这伙计好久没做过了,我看这雨到了晚上便会停下,便想着今日去街上唱一唱,或许还有不错的生意。”

    听魏先生讲过那个故事徐寒,自然明白老人这么做的意义。

    他也不去打搅老人,就在一旁寻了个位置坐下,安静的等待着,老人做完手上的事情。

    约摸一刻钟的光景之后,老人终于是擦完了他的木箱。他朝着徐寒笑了笑,坐到了一旁。

    “这年纪大了,有些事情做一次便少一次。趁着还走得动道,便再试一试。”老人笑呵呵的看着徐寒,嘴里如是言道。

    只是老人这笑眯眯的模样,落在徐寒眼中,他的心头却是莫名一沉。

    “先生有把握吗?”他如此问道。

    老人闻言看了徐寒一眼,并未回答他此问,却是反问道:“你有把握吗?”

    徐寒一愣,倒是听明白了老人话里的意思,他摇了摇头:“没有。”

    “这世间事就是如此,哪能每一件都能等到我们有把握再去做?”魏先生如此言道,眸中的神色依然淡定如初。

    “这不一样,先生可以再等等,等到那些...”徐寒似乎有些不解,他如此劝解道。

    只是话未说完便被老人打断。

    “我等得起,可有些人却不愿意让我等。”老人说着,若有所指抬头看了看阴雨绵绵的天际。

    徐寒又是一愣,他大抵明白了老人口中的有些人究竟指的是谁。

    只是那涉及到的东西于他来说终究太过遥远,他不知能为老人做些什么,故而只能在那时沉默了下来。

    老人却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他微微一笑,问道:“右臂怎么样呢?”

    “托先生之福,授我秘法,方才能将之炼化。”徐寒赶忙言道。

    前些日子他之所以忽然离去便是因为老人传了他一道秘法,可炼化这妖臂,虽不能完全驾驭,但却能驱使其中的一些力量,由此方才有了他在那执剑人大比大杀四方之事。

    “你起来有剑陵剑仙留下的一道剑意,又有监视者留下的一道星光,这二者合力,镇压妖臂并非难事,只是你不得其法罢了,我也只是微微提点,算不得如何大恩,你亦不必介怀。”老人笑呵呵的言道,看向徐寒的目光愈发慈爱。

    “先生几次教我,如今先生蒙难,徐某却无以为报...”可老人越是如此,徐寒便越是愧疚。

    老人见他如此,伸手拍了拍徐寒的手臂:“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老朽也非圣人,几次助你,实则有一事相求。”

    “嗯?”徐寒一愣,当下便赶忙肃然言道:“先生但有所请,徐某万死不辞!”

    此刻徐寒脸上那恳切的模样,着实不似作假。

    老人见此心头甚慰,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伸出手拍了拍自己身旁那个巨大的木箱。

    “若是有朝一日,老朽作了黄土...”

    “这箱子,我想请你帮我背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