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听不见
    (ps:今日最后一更,一共更新了一万四千字,讲道理今天也差不多了,明日再来。)

    (ps:还有一件大事,虽然想要憋住,但是怎么都憋不住...............我老婆怀孕了,我要当爸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吕长老以为,徐某会让你活到那个时候吗?”

    徐寒嘴角带着宛如恶鬼一般的笑意,说完了此言。

    那吕厚德的瞳孔于那时陡然放大,这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

    徐寒想要杀他,但在杀他之前,他要用尽一切手段折磨他。可同时徐寒也明白,一旦他的右臂没了这神通,他决计不会是吕厚德的对手,那么他自然会在这一切结束之前,结果了吕厚德的性命。

    只是大抵是因为那镇魔塔的诱惑,以及心底汹涌的怒火,让吕厚德不觉的忽略了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

    他的脸色瞬息变得紫青了起来,他张开了嘴,上下嘴唇颤抖着,声线沙哑的说道:“我...”

    走到这一步,那一旁本就密切注视着此间战事的执剑人们纷纷脸色一变,他们周身的真元涤荡,狂暴的气势于那一刻自他们体内奔涌而出,只要吕厚德说出认输之言,他们便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不给徐寒半分机会,救下吕厚德。这无关私冤,只是有关于执剑阁的脸面。

    之前徐寒当真这些在大夏江湖有头有脸的人物大放厥词,说要在执剑人大比上杀了吕厚德。

    若是吕厚德死撑着要与徐寒一决生死,他们自然不会去管,可若是吕厚德认了输,服了软,徐寒还将对方杀了,那这便是在打他们执剑人的脸。

    “认...”

    第二个的字眼也在那时从吕厚德的嘴里吐了出来。

    执剑人们的身子弓起,已然如满弦之箭蓄势待发。

    而楚仇离等人这时也终于从徐寒这忽然爆发出的可怕战力之中回过了神来,他们纷纷皱起了眉头,眸中满是担忧。他们太清楚徐寒为什么要杀吕厚德了,若是吕厚德真的认了输,徐寒难道会就这样放他离去吗?

    答案于他们心中并不乐观,而一旦徐寒杀意已决,那么势必便会与执剑阁发生冲突,这对于徐寒来说并非一件好事...

    念及此处,诸人都在那时紧张的看着徐寒,而各自体内的真元亦在那时被他们催动了起来,以防任何可能发生的不测。

    只是无论他们准备得再好,将要出手的杀招再厉害,于徐寒来说都并无任何用处。

    因为吕厚德那到了嘴边的最后一个字,并没有吐出的机会。

    徐寒用他的右手狠狠的掐住了吕厚德的脖子,然后他将这位大衍境的长老犹如小鸡一般高高提起。吕厚德的脸色被憋得紫青,他双手抓住了徐寒的右手,想要挣脱少年的束缚,想要说出那可以救下他性命的最后一个字眼。可是这时徐寒的双手却死死的将他的喉咙死死的摁住,除了能呼息一缕空气吊住这条性命外,他再也做不了任何事。

    他盯着徐寒,盯着那少年冰冷的眸子,他的眼中浮出恳求之色,他不想死...

    但随着徐寒握着他颈项的力道渐渐加重,他不可避免的在那时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

    “南宫大人!这徐寒分明是要谋杀吕长老,还请南宫大人出手!”这时,台下的胡蔓儿见此情景顿时心头骇然,她赶忙走到了南宫靖的身旁,朝着她拱手言道,如今看来也只有南宫靖能救下吕厚德了。

    南宫靖却在那时皱了皱眉头,她当然不满徐寒的所作所为,可是执剑阁的规矩摆在那里,吕厚德没有认输,他们若是出了手,以后传扬出去难免落人口实...

    “南宫大人,我家吕长老分明已经没了再战之力,若是一定要等到他出口认输,岂非强人所难?墨守成规之举着实迂腐,还请南宫大人以大义为先啊!”一旁的邢镇也在那时言道,不得不说的是相比于胡蔓儿,他的话更是有理有据,切中要害。

    “看样子,执剑阁要坏规矩了。”晏斩瞟了一眼不远处围着南宫靖求情的胡蔓儿二人,沉声言道。

    方子鱼诸人之中,也只有他这位大衍境的强者能有如此耳力,能将诸人的话听得真切。

    方子鱼等人闻言,纷纷脸色一变。

    “快杀了他啊!小寒在墨迹些什么?”楚仇离大声的嚷嚷道,丝毫不在意周遭诸人递来的古怪目光,不得不说徐寒这一行人倒是格外与众不同,能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叫嚣着杀死赤霄门的一位长老,这样的事情,在此之前诸人可是闻所未闻。

    他们甚至不由得生出一种错觉,那便是这在大周江湖作威作福了这么多年的赤霄门,好像只是一个乡野小派一般任人欺凌。

    只是无论诸人心头的错觉也好,南宫靖的迟疑也罢,甚至楚仇离的催促,对于此刻的徐寒来说都是不值一顾的事情。

    他看着手中气息愈发微弱的吕厚德,此刻这位跋扈的赤霄门长老已经命悬一线,以至于他之前剧烈的挣扎于此刻都渐渐变得无力可起来。但他还没有死,他还残存着某些执念。

    徐寒瞟了一眼不远处神色焦急,目光愤恨的胡蔓儿与邢镇,少年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他仰头看向天空,经过一夜的鏖战,天色已然渐渐泛白,天空中的星辰若隐若现,就像是摇曳于风中的烛火,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少年忽然来了兴致。

    他张开了嘴,轻声呢喃道:“吕长老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死吗?”

    连个“输”字都吐不出来的吕厚德自然无法回答徐寒的话,但徐寒对此也并不在意。

    他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因为星星。”

    “因为星星看着我,她要我做最好的徐寒...”

    徐寒似乎陷入了某种奇怪的状态,他目光空洞的自言自语。

    吕厚德听不懂徐寒的话,但他却知道死亡的脚步每一分每一刻都在向他靠近,他所剩下的时间并不多了...

    他自然没有心思去听徐寒的不知所云,却也不知道当如何逃出这样的困局。

    可就在他心生绝望之时,他瞥见了身后,两道飞身而上的身影。

    那是胡蔓儿与邢镇!

    他们不知道与南宫靖达成了怎样的协议,竟然冲上了擂台,杀向徐寒。

    吕厚德本已死寂的眸子中亮起了光芒,他看到活下去的希望,而这样的希望对于已经陷入绝境中的人来说,珍贵无比。

    “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我,但我知道,得有人需要为她的死付出代价。”

    然而徐寒依然在不停的自言自语,对于即将到来的杀机犹若未觉。

    ......

    “小寒!!!”楚仇离等人也在那时看见了杀上擂台的胡蔓儿与邢镇,诸人发出一声惊呼,可徐寒依然我行我素。

    “这执剑阁也忒不要脸了!”见徐寒没有反应,方子鱼与晏斩也顾不得其他,也在那时就要冲杀上去。

    只是这无心算有心,加之那二人皆是大衍境的强者,方子鱼二人想要追上他们却是有些难度。

    “你当然是罪魁祸首,所以你得死。”

    徐寒还在继续说着,语调平静无比,面色却冰冷如雪。

    吕厚德眸中的光芒越来越亮,胡蔓儿与邢镇已经杀到了徐寒的跟前,他知道只需要再多一两息的光景,毫无防备的徐寒就会死在这二人的手中,而他也可以获救...

    “但是...”可那时,徐哈你的语调却忽的一转,变得阴沉了起来。

    “你得死,可这样的代价远远不够,所以,我觉得,赤霄门...都得死!”

    徐寒说罢此言,他握着吕厚德右臂忽的松开,他的身子在那时一转,竟然就要去向身后。

    吕厚德在那时终于是回过了神来,他甚至来不及去呼吸这久违的空气,张开嘴便大声的朝着杀来的胡蔓儿二人高声喊道:“小心!!!”

    但这一声惊呼在尾声时却忽然变了调,不再是急切与担忧,而是惊恐,浓重得几乎将他淹没的惊恐。

    他看见了一道,注定这一生都无法忘却的场面。

    徐寒右臂上的白布忽忽然寸寸碎裂,猩红如血的臂膀猛然浮现在诸人的眼帘,那臂膀上长满了可怖的倒刺,狰狞的好似一尊从洪荒而来的恶兽。

    它随着徐寒的转身不断变得巨大,转瞬便已至惊呼一人之高,而手臂之上裹挟的威能更是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那只是一个简单的挥臂,两位杀到跟前的大衍境强者便在那时被生生的震退。

    这样的变故莫说是胡蔓儿等人,就是与徐寒熟识的方子鱼之流也是脸色一变,神情骇然。

    而下一刻,徐寒双眸泛起阵阵紫芒,那诡异的右臂一阵不安的蠕动像是被囚禁千年的恶鬼,想要挣脱囚笼一般,但徐寒很快变压下了这样的暴动,他的右手猛然张开,一股磅礴的吸力涌动,那飞射而出的胡蔓儿便在那时被那股吸力拉扯了回来。

    勾人心魄的脑袋被巨大的手掌握于手中,她惊恐的看着徐寒,正要说些什么,可话未出口,徐寒右手便用力的一握,那颗头颅便在那时爆出一道血浆,身死当场!

    “蔓儿!”见此情景的邢镇可谓肝胆俱裂,他发出一声高呼,便要提剑杀来,徐寒的右臂却是随意的一挥,那早已话未利爪的手掌便在那时极为精准的镶入了邢镇的胸膛,男人眸中的光芒一暗,下一刻,一颗尚且还在跳动的心脏便被徐寒扯出了身体。

    ......

    这一切的一切,发生得都太过诡异与迅速。

    无论是徐寒那古怪右臂,还是两位大衍境强者如此迅速的死亡,都是诸人始料未及的事情。

    这一点,对于南宫靖来说亦是如此。

    她本是故意让胡蔓儿与邢镇杀向擂台,只要能从徐寒手中救下吕厚德,让他亲口认输,那么执剑人便能出手,此事亦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本是极为简单有效的计划,以她的眼界自然也看出了此刻的徐寒已然是强弩之末,他那诡异到能够压制大衍境强者的神通已经快要消失,胡蔓儿与邢镇出手,理应万无一失。虽然多有些偏袒之意,但总归好过死掉一位赤霄门的长老。

    可是她如何也想不到这徐寒的城府竟然如此之深,饶是到了此刻已然藏着杀招,竟是当着众多执剑人的面,杀死了两位大衍境的强者。

    而此刻的徐寒显然并没有收手的意思,他一把捏碎了邢镇的心脏,然后转身走向了那跌坐在地的吕厚德。

    他的步子缓慢而沉重,并不响亮的脚步声却犹如重锤一般敲打在诸人的心脏。

    他巨大的右臂随着他的行走而渐渐恢复了寻常大小,只是殷红的鲜血依然止不住的顺着指缝朝下滴落。

    “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吕厚德依然身负重伤,他根本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他惊恐的高呼道,什么名门打派的风度,什么仙人之境的野望都在那时被他抛诸脑后,他只想活下去,哪怕会被天下耻笑,会被宗门驱逐,他都无所谓,他只想活下去。

    于是,他乞求道:“放过我!放过我,都是谢闵御指使的,他想要夺金乌真火,也是他杀了甄玥他们...”

    只是他的乞求并未有对他的处境带来半分的改观,徐寒在那时伸出了自己脚,将吕厚德的脑袋踩在了脚下。

    吕厚德知道,下一刻他的脑袋就会如胡蔓儿一般四分五裂。

    他害怕到了极点,以至于身子都开始不住的颤抖,可就在这时他忽的想到了什么,他高声呼喊道:“我认输!我认输!我输啦,你赢了,放过我...”

    一旁听闻此言的南宫靖也终于回过了神来,她赶忙看向徐寒言道:“徐寒他已经认输了,这场比斗你赢了!”而身旁的执剑人也在那时醒悟过来,直直的朝着徐寒飞奔而去,想要拦住这个少年。

    那时的徐寒缓缓的转过了头,他像是真的准备妥协了一般,盯着一脸急切的南宫靖。

    而后,少年的脸上忽的浮出一抹灿烂的笑意,他伸出了手,摇晃了一下手腕处的铃铛。

    “是吗?我怎么没听到呢?”

    他这般说道,然后踩着吕厚德脚猛地一用力。

    噗!

    一道脆响炸开,鲜血四溢。

    吕厚德的脑袋便在那时四分五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