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ps:讲道理这一更怎么都会算加更了,但是肯定会有人说这个无良作者前两天骗票的时候更四五章,现在就只更三章草草了事。但我是一个有原则,有梦想,有气节的作者,肯定不能让你们这么污蔑我,所以我去码下一章了....)

    吕厚德不明白为什么徐寒的右臂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威能,但他确实从之前的交手中感受到了徐寒拥有足以杀死的力量。

    如今最稳妥的选择自然是低头认输,可他可是赤霄门的长老,他在这大衍境侵淫多年,却始终寻不到破开这层屏障去往那传说之境的契机。现在他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如何甘心就这般认输。

    无论是出于江湖名宿的脸面,还是对于那仙人之境的渴望,都让吕厚德在这时无法放下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不可能!一个天狩境的小子怎会拥有这样的力量!”吕厚德犹如魔怔了一般,于那时自言自语的说道。

    “怎么?吕长老想要认输?”而徐寒那满是嘲弄的语调也在那时传来。

    吕厚德一愣,他抬头看去,却见徐寒满脸戏谑之色的看着他,那眸中写满了轻视与怜悯。

    这让本就心中不甘的吕厚德,在那时心头涌起一阵狂怒。而也是这样的狂怒,让他丧失了最后一丝理智。

    而人到了这个时候,往往需要一条毫无根据的逻辑来说服自己。

    徐寒不过天狩境,他之所以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依仗的是他的右臂,而无论是任何法门,能让他在这样短时间内爆发出这样的力量,那注定是不能长久之事。

    只要他能拖过这段时间,那么想要击败徐寒并非难事。

    于是,这样的念头,便不可避免的浮现在了吕厚德心中。

    他收起了与徐寒作口舌之争的心思,身子一震,体内真元涤荡,一对巨大的火翼便在他的身后猛然伸出,轻轻的拍打,激起层层热浪。

    他并未选择进攻,而是目光死死地盯着徐寒,警惕的注视着少年的一举一动。他想要防守,想要拖住徐寒,想要熬过他心中以为的那一段徐寒神通所能持续的时间。

    徐寒自然不能让吕长老失望。

    他的身子再次动了起来,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杀到了吕厚德的身前。

    他的拳头抡起,依然是粗暴又简单的攻势。

    他朝着吕厚德轰出了自己的拳头,吕厚德心中警惕,不敢再如之前一般硬抗徐寒此招,他背后的双翼一震,身子退去数丈,一道道炙热的火球之双翼之中涌出飞速的涌向徐寒。

    只是这些本该威能巨大的火球,尚且未有触及徐寒的拳身便被徐寒拳头所激起猛烈拳风所尽数斩破,化为一道道火星,散落一地。

    而徐寒却并无追击的意思,立在原处,便全力的轰出了这一拳。

    轰!

    一声闷响爆开。

    那是徐寒的拳风撕裂了周遭的空气,掀起了层层的罡风。

    虽然距离吕厚德有数丈之遥,但就是这凌冽的罡风轰打在吕厚德的身前,依然让这位赤霄门的长老脸色煞白,气息不振。

    吕厚德的身子不由得再次褪去数步,嘴角也溢出了一缕鲜血。

    徐寒同样未有追击,他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好生折磨一番这位吕长老,在一击得胜之后,甚至还有闲暇立在原地饶有兴趣的打量狼狈不堪的吕厚德,就好似在欣赏一副美妙至极的场景一般。

    吕厚德咬了咬牙,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周遭诸人那古怪的目光,只是或许是心头的不安与愤怒,他主观臆断的将这些惊恐与诧异理解成了对于他如今处境的嘲弄与怜悯。

    这对于已经作威作福惯了的吕厚德来说,算得上是奇耻大辱。

    他他忍着自己周身不断传来的剧痛,平复下自己翻涌的内息,再次沉眸看向徐寒。他告诉自己,只要撑过了这段时间,他便可以一雪前耻,将这个少年玩弄于股掌之中。

    于是乎抱着这样的执念,吕长老迎来了徐寒的下一次进攻。

    依然是毫不讲究的凌冽拳法,依然是狼狈不堪的倒地,依然是少年不急不缓的收手,依然是留给他些许不多喘息之机。

    这场执剑人大比的压轴好戏,彻底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它滑稽荒诞,一位天狩境的后辈将一位大衍境的大能打得满地找牙,摧枯拉朽到对方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可同时它又残忍无比,胜者不急着取胜,反而不断的轰击着这位吕厚德的身躯,将他一次次的打倒在地,然后安静的等着对方站起,紧接着再次打倒。

    ......

    时间缓慢的流淌,这才大战已经失去了他本来的意义,他更像是一场凌辱,没有半分的美感可言。

    吕厚德浑身是血的再次栽倒在地,他还是没有说出那句认输,他能感觉得到,徐寒的气息渐渐变得有些紊乱,他已经闻到了胜利的味道,他只需要再坚持一会的光景,便可以绝地反击,一雪前耻。

    抱着这样的念头,吕厚德再次爬起了身子,他看着额头上已经浮现出密密麻麻汗迹的徐寒,嘴角却反而勾起了一抹笑意。他觉得,他就快等到那一刻了。

    而徐寒的拳头也如期而至,他再次将吕厚德击倒在地。

    狼狈不堪的吕厚德脸上的笑意更甚,虽然外人看上去他狼狈不堪,但实际上他以真元牢牢的护住了自己的要害,即使到了此事他依然有着至少三成的战力,而反观徐寒,从之前那一拳中,吕厚德便感觉得道,徐寒的拳上的力道一息弱过了一息。

    他知道他的机会快来了,但在这之前,他依然需要装作毫无还手之力的模样,以此静待时机。

    就在他暗暗为自己的算计而心头窃喜之时,这一次,一击得胜的徐寒竟然未有如之前一般,停下了进攻,反倒一步上前,又是一拳轰在了倒地不起的吕厚德的腹部。

    巨大痛楚的传来,吕厚德发出一痛呼,但与此相比,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徐寒忽然转变的进攻节奏。带着这样的疑惑,他抬头看向少年。

    而那时少年也正佝着身子,眯着眼睛看着他。

    “吕长老想得很对,这右臂的确不能长时间动用。”徐寒狭长的眸子中泛起了骇人的寒光,他用轻得只有他们二人能够听清的语调,悠然言道:“但吕长老以为,徐某会让你活到那个时候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