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胜券在握
    (ps:讲道理来说,昨天半夜更新了一个大章,现在这一章怎么也应该算加更,但是我知道你们都不讲道理,所以我接着码字去了)

    赤霄门的打算是由冯统正带着一干精锐弟子低调前往横皇城,参与此次执剑人大比,为以防落人口实,故而这消息莫说外人,就是赤霄门中也只有少数几人知道。而如今对于冯统正的死讯,宗门之中不知做了何种考量,并未对外宣布这个消息。

    “你如何知道此事的!”吕厚德在微微一愣之后,便下意识的问道。

    这个问题自然有些多余,一个并未对外宣布的死讯,除了宗门中负责料理后事之人,能知道此事的自然便只剩下凶手了。

    吕厚德想得明白这个道理,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

    那冯统正修为虽然比起他与胡蔓儿三人差上些许,但好歹也是大衍境的强者,徐寒如何有本事将之连同十余位精锐门徒一同杀死?要知道那十余位门徒亦可结成一道小型的朱雀五炎阵,加持在冯统正的身上,其能爆发的威能即使是吕厚德也得避让三分

    徐寒若是真有本事杀了冯统正,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亦有足够的实力对他造成威胁。本以为稳操胜券的吕厚德如何能够接受这样的变故,所以他问出了这个看上去有些多余的问题。

    “马上你就知道了。”但回答的却是徐寒的一声冷哼。

    少年的话音一落,他的身子便猛然动了起来。

    数十丈的距离,徐寒转瞬即至。

    吕厚德心头一惊,正要暗道一声不好,可眸中却闪过一道神光,将徐寒出招的轨迹尽数洞察。

    天狩境的修为,紫霄境的肉身。

    这修士一旦破了天狩境,抵达离尘境,肉身便会迎来质的飞越,尤其是五识与感官都会变得极为灵敏,而对于抵达大衍境的吕厚德来说,这样的变化便愈发明显。哪怕只是慌乱中的一瞥,他便将徐寒的修为看得真真切切,并无半点的疏漏。

    徐寒相比于之前几次交手,修为并无提升,这样的修为,饶是他身上藏着些古怪,也决计不会是有朱雀五炎阵支撑的冯统正的对手。

    那这么说来杀死冯统正的却是另有其人,而徐寒不过是侥幸获取了这个消息,以此诓他?

    再一联想,那位之前与徐寒等人同行的宁龙在前些日子便离开了横皇城,莫不是他出手杀了冯统正,然后再由这徐寒说出此事?

    念及此处,吕厚德愈发觉得是徐寒在有意唬他,他顿时心中阴霾尽扫。

    而就在这时,徐寒已然杀到了他的跟前。

    这少年的身子在那时高高跃起,却出奇的并未拔剑,而是将右手高高抡起,握成拳头,直直的朝着吕厚德的面门轰去。

    丁铃铃。

    他右臂上的铃铛在那时随着他的动作而悠然作响。

    这一拳没有任何的剑意加持,没有半分的真元相护。

    那只是一拳,简单明了的一拳,像极了市井斗殴的莽夫,毫无风度与气势可言,但却带着盛大如夏日艳阳一般灼灼逼人的怒意。

    那一拳,狠狠的轰响了吕厚德的面门。

    他的速度并不快,因此吕厚德有足够的时间对反应,这位赤霄门的长老很是轻松的便伸出了自己的手,一道火焰凝聚的屏障豁然浮现在他与徐寒的拳头之间。

    他已经想好了在接下徐寒这一拳之后,他会如何反击,如何残忍又痛快的将这恼人的少年置于死地。

    轰!

    那一拳落在了吕厚德唤出的真元屏障之上。

    如他预料一般,以徐寒的修为根本不可能破开他这全力激发的屏障,更何况此刻的徐寒还不曾动用半分内力,以肉身便想将之击败,这样的做法于吕厚德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吕厚德的脸上浮出了一抹冷笑,他看着那神色狰狞的少年,双唇张开就要所上一些讥讽之言,以此发泄这些日子来心中堆积的怨气。

    吱!

    可是他的话还未出口,一声极轻的脆响忽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那像是劣质的陶瓷,在岁月的侵蚀下破开时所发出的声音,而这声音此刻来自于那道他说激发的真元屏障。

    吕厚德的心头一震,他这时才发现,自己那道暗以为固若金汤的真元屏障竟然在与徐寒的拳头接触之处裂开了一道裂痕,而那裂痕随着时间的推移却飞速的朝着四周扩散

    徐寒的双眸泛起了紫芒,他的右臂开始膨胀,以至于上面缠满的白布随即变得紧绷,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白布之下,手臂之上那一条条高高凸起的血管,那模样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被撑破一般。

    这手臂有古怪!

    吕厚德很快便醒悟了过来。

    但却为时已晚。

    徐寒的右臂再次被他抡起,这一次,他的速度快到了极致,从抡起到再次落下,不过须臾间光景,饶是周遭那些大衍境的强者,也只能勉强捕捉到少年挥拳的轨迹。

    轰!

    又是一声闷响。

    吕厚德的脸色惨白,真元屏障上的裂纹更是如蛛丝般密布。

    徐寒眉头停手的意思,他的拳头又一次挥动,右臂愈发的膨胀,已经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与他左臂的差别,而理所应当的是,这一拳所包裹的威能比起之前更加的可怖。

    砰!

    又是一拳落下,那道真元屏障顿时如琉璃般破开,而徐寒的拳头却继续向前,这一次他不偏不倚的将这一拳轰在了吕厚德的面门上。

    这一拳势大力沉,吕厚德如何招架得住,于是他的身子便在那时猛然倒飞了出去,狠狠落在了擂台的不远处。

    这时周遭一片静默,他们看着那右臂粗壮的少年,看着他眉宇间涌动的煞气,一个个瞪大了双眸,直到这时他们之中再无一人去敢去怀疑徐寒之前所言是否是一个狂徒的痴人说梦。

    而一击得胜的少年却并无追击的意思,他狞笑着看着狼狈爬起身子的吕厚德,言道:“现在,吕长老知道为什么了吗?”

    吕厚德看着一脸狞笑的徐寒,心头却是升起了一股恶寒。

    他明白为何徐寒不选择乘胜追击,这少年分明是笃定了胜机,他是想要在杀他之前,让他品尝一遍生不如死的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