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深情厚谊
    大夏天下,宗门林立,几近与朝堂分庭抗礼。

    于江湖之中,自然不缺乏惊艳绝伦的天才妖孽。

    而这些犹如骄阳一般的天才之辈中,同样不缺乏心高气傲,甚至嚣张跋扈之人。

    在场诸人对于这些事情见过很多,听过的更多。

    但即使将这些人的嚣张跋扈加在一起,恐怕也比不及眼前这个少年的十分之一。

    他说他要杀一位大衍境的强者,一位赤霄门的大衍境强者。

    当着天下的悠悠之口,当着执剑阁的执剑人,他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以一种笃定得不容置疑的辞藻,强悍得近乎命令的语调。

    场上的气氛瞬息静默了下来,或惊恐或诧异的神色浮上了诸人的眉梢。

    远处正吃着第八份烤鸭的萧蚺,听见了这话。

    肥头大耳的男人顿时脸色紫青,然后他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剧烈的咳嗽起来。

    一阵干呕声从他嘴里响起,他弓着身子过了半晌,脸色方才渐渐恢复常态。

    “差点噎死老子!”然后男人心有余悸的言道,目光却在那时再次看向远处。

    他眯着眼睛,神情古怪的说道:“这小子,有意思。”

    说完此言,萧蚺再次拿起了那已经被他吃得只剩骨架的烤鸭将上面残余的鸭肉小心翼翼的挑了出来,吃了个干干净净,这才将这第八份烤鸭扔到了远处。

    然后他伸手在衣衫上抹去了双手上的油渍,脸色一沉言道:“不过我可没时间看完你的表演了,李榆林,你个老小子竟然敢骗我,老子这就去抛了那老头子墓,非要看看那墓里究竟埋的是谁!”

    说罢这位看上去臃肿不堪的阁主大人,竟然身子一动,便在那时消失在了原地。

    南宫靖终于回过了神来。

    她深深看了徐寒一眼,将心中的不满压了回去,她并未再与徐寒浪费口舌,她害怕在说下去她会忍不住对徐寒动手。

    所以她转过了身子,冷言说道:“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

    于是周围那些执剑人应声而动以各自不同的品级纷自站到了对应的擂台四周,虽然说是比斗难免死伤,但一旦一方认输,这些执剑人便会快速出手,拦下双方,避免不必要的杀戮发生。而徐寒的言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仅是对赤霄门的轻视,更是对于这些执剑人的挑衅。

    且不说一个天狩境的后辈能否击败在大衍境成名已久的吕厚德,而就是那百万分之一的几率真的发生在了徐寒身上,只要吕厚德认输,他们就会出手,端是不会给徐寒半分的机会,这关系到执剑阁的颜面,因此,此刻那些负责金执擂台的执剑人们纷纷面色沉寂,肃然以待。

    而周遭的诸人也在那时纷纷收起自己心底的诧异,除了几位当事人外,这徐寒做什么不做什么,于他们来说只是茶余饭后与人的谈资,而真正最重要的事情,却是如何通过这执剑人大比。

    三色执剑人的擂台被再次划分开来,铜执的化成四块,银执两块,金执不变,也就是说铜执的比赛四场同时进行,银执的则两场同时进行,金执因为大衍境高手之间的对决素来不会草草了事,加之这修士的威能巨大,太小的空间难以施展故而一场一场的进行。

    如此算下来,也不过十余次比斗,可在场的每一位,哪怕最低级的铜执都是大夏江湖中的好手,又都事关各自前途,除非实力相差悬殊,大抵都会耗去不少时间,这一番下来排在最后面的徐寒没有个四五个时辰的光景,估摸是轮不到他的。

    “这执剑阁也真是抠到姥姥家了。”夜色已至,徐寒等人所排下来的比斗轮次都大抵靠后,诸人倒也不急不忙,纷纷在一旁站着看着已经开始的各方比斗打发时间。可这站着站着,楚大侠便又开始发起了牢骚:“没有饭吃就算了,连个椅子也没有,咱们就这样站上一宿等这比斗开始?”

    “你也可以坐啊。”一旁的方子鱼瞥了楚仇离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

    “这不是坐不坐的问题。”楚仇离一摆手,继续抱怨道:“这执剑人大比好歹也是号称大夏江湖五年一次的盛会,你看没有观众就算了,这比赛还一个接着一个,也不说中间休息一下,这十几场打下去还不从天黑打到天亮啊。”

    “就你事多!”方子鱼翻了个白眼,看样子是不喜极了楚仇离这絮絮叨叨的性子。

    中年汉子在方大小姐这里吃了闭门羹,可这依然无法浇灭他继续恶意揣测执剑阁的性子,于是他兴冲冲的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徐寒,口沫横飞的言道:“小寒,你说这执剑阁是不是被那个阁主给吃穷了?你看那胖子的体型,一看就是一个能定楚某人十个的饭桶,所以为了节约开支,才将所有的事情集中在一日,为的就是剩下给咱们安排住处的房钱?”

    徐寒听闻此言无奈的摇了摇头。

    “执剑阁的背后可是有龙隐寺与朝廷的支持,双方都依仗着他制衡大夏一年强过一年的江湖势力,每年下拨的钱粮比得上大周的半个剑龙关了,怎么会缺钱?我虽然不知他们为何这般安排,他或许是有某些我们不知道的考量吧。”徐寒如此言道,他虽然并不清楚这执剑阁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但楚仇离这样的猜测着实太过离谱,换作任何人恐怕都不会相信。

    方子鱼也在那时适时的结果话茬,嘲弄道:“你这叫市井小民,哪知道人家仙人的想法?”

    “什么市井小民,我楚某人可是出身”

    于是不满楚仇离便开始大声嚷嚷道,试图证明自己的猜测是有理有据。

    而方大小姐也同样不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主,二人你来我往,吵得不亦乐乎,夹在中间的徐寒只能是连连苦笑。

    只是三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说着这些的时候,恰巧站在一旁监视着几方比斗的南宫靖听闻此言,险些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因为楚大侠的推论与某些事实惊人的相似

    时间缓慢的流淌,擂台上的诸人打得你死我活,楚大侠却看得有些犯困。

    就在他快要睡着之前,终于轮到了方子鱼上场。

    本来徐寒的计划中,他与方子鱼乃是对手,他选择挑战吕厚德,那么方子鱼没了对手,就应该如那广林鬼一般直接晋级成为执剑人。

    但大抵是因为徐寒的某些行为开罪到了那位南宫靖,她竟然以没有独自守下一道区域便不能直接晋升为说辞,生生从已经被淘汰的人手之中选出了一人作为方子鱼的对手。本来对于这样的决定,楚仇离极为不满,叫嚣着要与那南宫靖理论,不过方子鱼却将之拦了下来,表示自己很乐意活动活动自己的拳脚。

    此时已经到了丑时,但除了这游离物外的楚仇离,在场诸人的气氛都极为高昂,毕竟都是些天狩境以上的强者,莫说晚些睡,就是几天几夜不眠不休,也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影响。此刻比斗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败者早已离场,留下来的要么是已经取得胜利的满脸兴奋之人,要么是为即将开始的大战或摩拳擦掌或惶惶不安之人。

    而方子鱼相比于这些人,更像是一个异类。

    她的神色泰然,与雪宁在一起不知道聊着些什么,时不时自嘴里响起一阵阵欢声笑语,似乎全然不将即将发生的比斗放在心上。直到执剑人点到她的名字,这女孩方才收起那一脸笑容,迈步而出。

    徐寒等人并不清楚如今的方子鱼实力如何,虽看她确实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但还是在女孩迈上擂台时提醒她多加小心,毕竟执剑人大比之中,能走到这最后一步,绝无庸才。

    女孩却是头也不回,大大咧咧的朝着诸人挥了挥手,身子一跃便如飞燕一般落在了那擂台之上。

    方子鱼的对手是一位年纪二十**的男子,手握一柄雪亮的长枪,修为天狩大成,于这铜执中勉强算得中上之资。他见着方子鱼,微微一愣,显然对于这个看上去才十六七岁的对手有些诧异。

    但他同样也明白那个道理,很快便收起了自己的异色,沉眸盯着方子鱼。

    待到自报完家门,负责监视比赛的执剑人一声令下,男子的面色便是一沉,手中长枪伸出,一脚前迈,一脚后撤,架势摆开,周身气势大振,一头雄鹰虚影于其背后展翅长鸣。

    男子似乎还暗暗觉得对阵一位“弱女子”是一件极为不耻之事,在出手前还朝着方子鱼如是言道:“得罪”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方子鱼的眸中忽的亮起一道紫芒,然后女孩的身子便在那时一闪,竟然就生生消失在了原地。

    持枪男子一愣,他暗道一声不好,手中的长枪便在那时一挥,一道密集的枪影便在他的身前浮现,将他身子包裹其中,而身后那只雄鹰虚影也猛然伸出了自己的双翼,将他包裹其中。他并不清楚方子鱼究竟在何处,但如此快的速度已经从很大程度上说明了方子鱼的实力。但此刻他寻不到进攻的机会,只能全力抵御。

    抱着这样的念头,持枪男子警惕的看着四周。

    可下一刻,一道身影便极为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跟前,男子一愣,正要出手。

    那时方子鱼眸中再次亮起一抹紫芒,她葱白如玉的手掌伸出,紫色光芒萦绕手臂之上,于是男人雄鹰真灵的双翼猛然如被腐蚀了一般,猛然瓦解;他手中的长枪如遇烈火,顷刻化为粉剂。

    而方子鱼手掌继续向前,问问的落在了男人的胸口处。

    男人的心头大骇,正要运集周身真元与之一搏,可那时他体内的真元却好似凝固了一般,任由他如何催动都没有半分反应,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方子鱼的手掌落在他的胸口。

    男人的脸色瞬息惨白,正当他等待那被击败的命运落于他身上的时候。

    方子鱼离他胸口只有半寸不到的手掌却忽的停了下来。

    “嗯?”男人愣了愣,目光茫然又不解。

    方子鱼却朝着他眨了眨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言道:“得罪了。”

    噗!

    然后一声闷哼响起,男子的身子便在那时倒飞出了擂台。

    “怎么样?本小姐厉害不?”以摧枯拉朽般的姿态取得胜利的方大小姐回到了诸人所在之地,她一脸得意的拍了拍手,看着尚且还在呆滞中的楚仇离,眸中笑意愈发灿烂。

    楚仇离自然是哑口无言,而徐寒虽然面色平静,但心里却同样极为震惊,从方子鱼离开长安时算起,二人大抵也就一年多一点的光景未见,而之前方子鱼的修为虽然不错,但远算不得如何厉害,而现在她却能如此轻松的将一位天狩境大成的好手击败,这样的进步已经不是神速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想来那所谓《吞妖镇天决》确有其不凡之处。

    而约莫又过了半个时辰的光景,便轮到晏斩出手。

    他的对手是一位同为大衍境的名门修士,到了此境,实力相差自然是决定胜败的关键因素,但却不仅仅局限于此,对于战局的把控,临场时的应变,甚至对决时气势与胆魄都会改变一场比斗的结果。

    出身魔天门的晏斩,自从带着雪宁亡命天涯以来,所遭到的来自赤霄门的各种追杀数不胜数,而在这样的杀戮之中,给他带来的蜕变,让他在对抗同境修士之时,有了一些天然的优势。

    虽然对方极为顽强,修为也与晏斩在伯仲之间,但靠着以命搏命的强悍姿态,以及果决的出手,在鏖战了半个多时辰之后,晏斩终是抓住了一道机会,将对方击败。

    当负伤的晏斩回到台下时,雪宁便第一个冲了上去扶住受伤的男人,一脸的心疼与关切,男人却不以为意,反倒安抚起了雪宁,二人那般如胶似漆的模样落在远处那位胡蔓儿的眼中,这女人眸中的恶毒之色便一息重过一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渐渐放亮,铜执与银执的比斗渐渐落下了帷幕。

    虽然有些可惜,但胡蔓儿与邢镇二人凭借着赤霄门强悍的功法也分别击溃了自己的对手,晋级金袍执剑人。而随着金执擂台上最后一对参赛者分出胜负,诸人所期待的徐寒与吕厚德的大战也拉开了帷幕。

    “小寒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要不咱们认输得了,不丢人。”大战将之,楚仇离又替徐寒打起了退堂鼓。不过似乎也知道徐寒此举真正的原因,楚仇离的声音此刻倒不似平日里那般粗犷,颇有些小心翼翼的味道,大抵是怕触动徐寒心底的那一块伤疤。

    可徐寒却朝着楚仇离笑道:“楚大哥放心,我只想试一试,如若不似对手,我立马就认输。”

    徐寒说得自然是轻松无比,可熟知他性子的诸人都清楚,徐寒心中的杀意已决,这场他与吕厚德的大战,很可能落到不死不休的结局。

    但他们在得到徐寒这样的回答之后,却都纷纷收起了劝阻的心思,不仅因为他们明白以徐寒的性子,若没有把握决计不会这般贸然行事,而更多的却是因为他们知道,走到这一步的徐寒,根本不可能听从他们中任何一人的劝告。

    “怎么还不上来?怕了?那就跪下来认输吧!”就在这时,吕厚德那阴测测的声音却忽的响起,憋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怒火,在这时终于是寻到了发泄之处,他早早便跃上了擂台,等候着徐寒的到来,此刻更是不留余地的嘲弄徐寒。

    但虽然嘴里叫嚣着让徐寒认输,可心底吕厚德却是巴不得徐寒快些与他一战。

    他与徐寒有过数次交手,要说以他天狩境的境界,所能爆发出的战力却是惊人得很,但比起身为大衍境修士的自己,却还是差之良多,这一个多月的光景,就是给徐寒灌了一罐子灵丹妙药,于吕厚德看来,这少年也绝无击败他的可能,倒是他若能利用好此次机会,或许可以在今日除了这个祸患,一劳永逸。

    “看样子是徐某错怪吕长老了。”而徐寒倒也并未让吕厚德失望,他的身子在那时一跃,便直直落在了擂台一侧,笑呵呵的看着吕厚德,嘴里言道:“之前徐某一直以为吕长老乃是寡廉鲜耻的豺狼之辈,如今看来吕长老却是重情重义的忠义之士啊。“

    只是此刻从徐寒嘴里吐出的溢美之词,却是让吕厚德一阵发蒙。

    不过有了之前好几次被徐寒说得哑口无言的经验,这位吕长老也长了记性,他冷笑着言道:“哼?小子少在这里跟老夫虚与委蛇,既是比斗,变得以手脚功夫论高低,想占着口舌之利,乃是妇人所为!”

    “在下所言并非恭维,而是实打实的敬佩。”

    徐寒却好似听不出吕厚德话里的嘲弄一般,他一脸诚恳的言道:“毕竟吕长老如此急不可耐想去与那位冯统正先生见面,此番兄弟之谊,同门之情,着实让徐某感动!”

    徐寒这话出口,周遭诸人却是听得不明所以。

    可唯独吕厚德、胡蔓儿以及邢镇三人却在那时纷纷脸色一变。

    徐寒口中的冯统正并非他人,便是前些日子赤霄门秘密派往横皇城,却死于非命的大衍境长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