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叮当作响(第四与第五更)
    ,精彩小说免费!

    (ps:今日最后一更,二合一大章。嗯...月票榜岌岌可危,对于我这样的小作者来说,能筹齐这么多月票,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真的不想放弃,我也感觉到大家都尽力了,但确实不甘心,请大家有能力的再帮一手好吗?无论成败,我会继续更新加油,由衷谢谢各位。)

    “阁主,咱们就不给他们吃点东西?”俊美的青年看了看远处等着最后一轮试炼开始的人群,又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大口大口吃着肥腻的烤鸭的男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吃得满嘴油渍的男人继续与手中的烤鸭进行着生死搏杀,头也不抬的囫囵说道:“吃什么吃,咱们阁中的伙食费本就紧张,这些人有一半都会被淘汰,又不是咱们阁中的人,凭什么给他们吃?”

    俊美青年闻言哑然,心底却暗暗想道:咱们阁中的资金当然紧张,毕竟有一半都被你老吃了。

    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吃并非任何杯弓蛇影的代指,而就是他表面的意思。

    “再说了,修行之人,一顿两顿不吃有什么大不了的?吃多了容易长胖,长胖了出去多影响我执剑阁在大夏的形象与威严?”吃得兴起的男人继续说道。

    俊美的青年扶额长叹,他着实想不到说起影响执剑阁的形象,还有谁能比眼前这位肥头大耳的阁主殿下更厉害。

    但这样的想法只存在于青年的脑海,他却是如何也不敢说出。

    “小卓啊,你就是太妇人之仁了一些,你得多学学你姐姐,你看南宫靖人家已经七线金袍,你再看看你?三线银袍。”

    “当初你父母将你们姐弟交到我...”肥头大耳的那人开始絮絮叨叨起来,这样的话南宫卓听了不知多少遍,让倒着背都能只字不差,可偏偏他又不敢忤逆这个男人,只能苦笑着点头称是。

    这时,男人说道一半的话忽然停了下来。

    南宫卓愣了愣,转头看向男人,暗暗疑惑着是什么事让这位阁主大人停下了他素来最喜的“诲人不倦”。

    却见自己的阁主大人正呆呆的看着手中只剩下骨头的烤鸭怔怔的发愣。

    南宫卓脸上的肌肉于那时微微抽搐了一下,这已经是这男人吃的第七只烤鸭了,前前后后他只用了半个时辰的光景,并且观他那一脸意犹未尽的模样,想来是还要再来上个两三份的样子。

    南宫卓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提醒道:“阁主,这些都是准备给辛苦一天的弟兄们的,你若是吃完了...”

    他也不知道今日的阁主究竟受了什么刺激,一开始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便气冲冲的要离开,可走到半路又说试炼的路上有个家伙比之前那小和尚还古怪,又杀了回来,身子还亲自去看了一趟。

    回来之后便一个劲的跟烤鸭过不去,南宫卓可清楚的很,自己这位阁主大人,一生气便喜欢吃东西,越生气吃得越多。因为经常生气,所以便吃成了这个样子...

    只是他觉得不能再让这阁主大人这么吃下去了,往小的的说,吃得太胖对身体不好,往大的说,自家姐姐回来之后要是发现她交代的夜宵尽数入了这阁主大人的腹中,免不了又得发火...

    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发起火来的南宫靖,比萧蚺更可怕。

    “咋啦?你也嫌我胖?”萧蚺怒目圆睁的问道。

    “额...”南宫卓脸色一变,再次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也?”

    萧蚺一愣,脸上的神色一滞,随即勃然大怒一拍身前的案板言道:“怎么最后一轮还不开始,要无聊死本阁主吗?快去催!”

    不是你说的让他们休息半个时辰吗?

    南宫卓在心底腹诽道,但终究没有将这样的牢骚宣之于口,他可不敢去揭穿阁主大人的老底,于是便灰头土脸的朝着不远处的空地走去。

    ......

    经过之前的大战,天色已晚。

    坐在空地上等候着最后一**比开始的楚仇离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嘴里不满的嘟囔道:“你说这执剑阁也忒小气了,午饭不给吃就算了,这晚饭也不让人吃,我估摸着以后你们在这里当职,月钱指定少得可怜。”

    徐寒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这不给安排晚餐的事情着实有些不近人情,但能以月钱多少来衡量这执剑人的身份,普天之下恐怕也就只此楚仇离一家了吧。

    一行诸人对于楚仇离的无厘头也有些无奈,纷纷笑而不语。

    “就知道钱钱钱,我听说来大夏前小寒可是给了你几千两银子,都被你输了个精光,你还好意思提钱。”可方大小姐却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物,当下便嘲弄道。

    这件事情可算得上楚大侠纵横江湖数十年来少有的黑历史,大汉的脸色一变,当下便要据理力争。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却是南宫靖一行执剑人忽然到来。

    他们在那时于诸人身前一字排开,英姿飒爽的南宫靖将目光在诸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言道:“诸位今日辛苦了,最后一轮比拼现在开始。”

    “胜者从今日起,便是我执剑阁的执剑人!”

    距离晋级赛结束时,南宫靖给众人承诺的半个时辰休息时间方才过去一半,这时她忽然宣布比试开始,在场的诸人多少有些诧异,尤其那些在之前的比斗中受过些许伤势之人,这样的安排对于他们来说尤为不利。

    而这又事关他们前途,自然便会有人提出异议。

    这样的异议很快便变成了不满,开始在人群中扩散。

    于是,南宫靖脸上的笑意渐渐散去,她于那时猛地一跺脚,一道真元自她体内爆出,如同涟漪一般以她为中心涌向周遭的诸人,而嘴里更是发出一声冷哼。

    南宫靖的年纪不过三十出头,而这一瞬所爆发出的力量却让在场之中包括那些大衍境强者在内的众人纷纷脸色一变,神圣震惊于这位女子体内可怕的气势。

    “这里是执剑阁,自然便有执剑阁的规矩。诸位若是顺从这规矩,那边大可留下进行最后的大比,而若是有所异议,我执剑阁也绝不强求。”

    南宫靖的声音并不大,但语调中那股不容置疑的气势,却显然已经表明了不容置疑的立场。

    明晓了这一点的诸人虽然心头仍有不满,但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也就纷纷压下了这样的不满,沉默了下来。

    南宫靖再次扫视了一遍在场诸人,在确定无人会出言反对之后,这女子脸上也随即浮出了笑意:“看样子诸位都愿意留下来,那既然没有异议,咱们就开始最后一**比...”

    “我有!”可南宫靖的话还未说完,人群里却忽的响起一道清澈的声音。

    南宫靖一愣,周遭诸人也是一愣,他们都很诧异,诧异于在南宫靖已经将话说得这么明白的情况下究竟是谁还敢在这时捣乱。

    抱着这样心态诸人都在那时循声望去,只见一位背负长剑右臂缠着白布的少年正高高举起自己的手臂,似乎害怕诸人无法看见一般,他还有意晃动手臂,以此吸引诸人的注意。

    这少年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认识。

    他叫徐寒。一个让李家王府颜面扫地,让赤霄门铩羽而归的少年。

    南宫靖同样也知道徐寒,她的眉头在那时皱了皱,她并不喜欢这样的刺头,她想着若是这徐寒当真如此不知好歹,她今日就定要拿这少年杀鸡儆猴,让诸人明白,执剑阁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惹得起的存在。

    所以,她沉着脸色盯着徐寒,在那时问道:“何事?”

    少年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诸人古怪的目光,以及南宫靖一息阴沉过一息的脸色,他的脸上在那时甚至还带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笑呵呵的迈出了步子,右手上系着的铃铛随着他的脚步而叮叮作响,在这忽然静默下来的广场中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不远处吕厚德等人眯起了眼睛,他们并不知道徐寒想要做什么,但是,他这样的行为显然已经得罪了这位执剑阁的大人物。

    这一点,他们很乐意看到。

    这时徐寒终于走到了南宫靖的跟前,他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女人,问道:“在下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南宫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或许是某种先入为主的观念,让她觉得此刻徐寒的态度有些轻佻。

    “既然是真刀真枪的比斗,所谓刀剑无眼,若是闹出了人命怎么办?”徐寒的脸上依然一脸笑意,只是问出的问题却让在场诸人心头莫名一寒。

    这个问题显然出乎了南宫靖的预料,她有些摸不准这个少年究竟想要做些什么,但在微微迟疑之后,她还是如实回应道:“执剑人大比并非江湖死斗,讲究点到为止,但是若是双方都不肯认输,为此真的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情,无论生死,个人也好,背后的宗门也罢都不得追究,否则便是将执剑阁不放在眼里。”

    听到这里的徐寒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若有所悟的言道:“也就是说,在一方认输之前,发生任何的事情都是合理的,对吗?”

    “自然。”南宫靖再次回应道,随即便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你要说的便是此事?”

    只是面对南宫靖那明显变得不悦的态度,徐寒依然神情悠哉,他摇了摇头,言道:“不是。”

    “你!”南宫靖的脸上顿时浮出一抹怒色,她觉得这徐寒是在故意戏耍她。

    而就在她要出言怒斥之时,徐寒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我想要换一个对手。”

    “嗯?”南宫靖又是一愣,但这一次她很快回过了神来,虽然心底不满于徐寒这般故弄玄虚的做法,但身为铜执榜首,徐寒确实拥有这样的权利。她不得不耐下性子,沉声言道:“你想选谁?”

    于是徐寒转过了头看向了身后的诸人,他的目光在他们身上一一扫过,似乎是在寻找一位合适的对手。

    而那些身为铜执的众人则纷纷下意识的低下头,避开了徐寒的目光,在他们心中徐寒的确是一个可怕的对手,若非万不得已,他们并不想与之为敌。

    很快徐寒的目光便在他们身上一一扫过,但少年却并未作出选择,他继续朝着周边扫视,目光越过了铜执与银执的阵营,落在了金执之中。

    他的手在某一刻忽的抬起,手腕上的铃铛因为这样的动作而叮当作响。

    他伸出了手,指向金执金执阵营中的一道身影,神色平静,语调却笃定无比的说道:“我要和他打。”

    ......

    吕厚德的心情很不错。

    这执剑阁的第一轮试炼虽然古怪,但凭借着自己多年来阅历,在捋清楚一些事件之后,还是成功的通过了试炼,而胡蔓儿与邢镇也在其后通过这试炼。

    三人一路过关斩将,走到了最后一步,胡蔓儿与邢镇的各自的对手都还不算特别棘手,至少他们都有着七成以上的胜算,而吕厚德更是以轮空的身份可以直接进入执剑阁。

    虽然徐寒的出现让他有些不快,但单从这样的结果来看,至少在宗门那边,他们三人算是完成了宗门下达的任务。而之后,他们还可以获得去往镇魔塔的机会,这对于他们本身便有着巨大的好处,甚至有可能促使他们捅破大衍境与仙人之间最后一层桎梏,登临那无上之境。

    一想到这些,吕厚德便很是开怀。

    紧接着便是南宫靖宣布最后一**比开始,而徐寒这个他的眼中钉肉中刺,竟然愚笨的顶撞这位执剑阁的大人物。这样的情景自然是吕厚德喜闻乐见,他本来已经做好看一处不知死活的徐寒被南宫靖教训的好戏,可谁知道这个少年却在那时当着众人的面,朝着他提出了挑战。

    是的,徐寒选的对手是他。

    一位铜执榜首挑战一位金执榜首,一位天狩境的小辈挑战一位在大衍境侵淫多年的高手。

    这二者无论是在历届执剑人大比之中又或是大夏江湖之上都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吕厚德未有料到会有这样一处戏码,南宫靖同样未有料到,周遭的诸人更是如此,甚至就连方子鱼等人在听清了徐寒此言之后也是纷纷一愣,眸中浮出骇然之色。然后议论声,惊呼声在那时纷纷响起,既有感叹徐寒初生牛犊不怕虎之人,亦有嘲弄徐寒不知死活之辈,但无论他们所站的立场如何,但心底却是对于徐寒的这次挑战并不看好。

    因为无论外界对于徐寒的战力与天赋传扬得如何神乎其神,但他毕竟才堪堪天狩境,能越一境击败李定贤便已是惊世骇俗,他若是连这成名已久的大衍境强者吕厚德也击溃,这样的事情恐怕便只能用天方夜谭来形容。至少在诸人所知的历史中从,从未有人做到过这一点。

    而就在诸人议论纷纷之时,身为这场骚乱的始作俑者的徐寒,却丝毫没有半分的自觉,他盯着半晌都不予他回应的南宫靖,皱了皱眉头,追问道:“不可以吗?”

    听闻此言的南宫靖终于是回过了神来,她神情古怪的看着了徐寒,又看了看那位脸色铁青的吕厚德,少见的有些迟疑的说道:“执剑人大比开始以来,从未有过铜执挑战金执的先例...”

    “但榜首的特权不就是可以选择任何想要选择的对手吗?你们定的规矩中可没有说过不同榜单上的人不能相互挑战,难道执剑阁的规矩是可以随意更改的吗?”徐寒忽然一改之前那好似人畜无害的和煦态度,他的眸子眯了起来,语调之中也多了份咄咄相逼的质问味道。

    南宫靖并不喜欢徐寒的语气与态度,但此事毕竟事关执剑阁的颜面,她不得不来下性子,小心处理。

    “但是吕长老也是金执榜的榜首他同样拥有挑选对手的权利,若是他...”

    南宫靖的想法很不错,若是吕厚德使出自己同样拥有的特权,拒绝徐寒的挑战,那么眼前的麻烦便可迎刃而解。可是这样的想法虽好,可身为一个大衍境的强者,若是惧怕一位天狩境后辈的挑战,这样的事情传扬出去,吕厚德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所以,南宫靖的话还未说完,吕厚德阴沉的声音便在那时响起:“既然徐公子有意与在下切磋,吕某人自然愿意领教。”

    听闻此言的南宫靖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一个大耳光,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这样若是自己遇见这样的情形,恐怕也断然不能当着这天下人的面拒绝这样的挑战。

    于是这皮球又被踢回了南宫靖的手中。

    女人叹了口气,又狠狠的盯了一眼这个为自己惹来麻烦的少年,然后言道:“此事我要请教阁主,诸位稍后,恕南宫难以独断。”说罢这女子就要转身离去。

    “不用了,允了。”可就在这时,一道粗犷的声音却忽的从远处传来,“赢者晋为金袍,输者贬出执剑阁。”

    那粗犷声音厚重无比,带着一股令人心颤的威势,勿需多想,这声音的主人便是这执剑阁的阁主——萧蚺。

    诸人这才醒悟过来,恐怕这位阁主殿下,一直注视着此处。

    “遵命。”南宫靖也在微微一愣之后反应过来,她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恭敬的一拜,算是接受了萧蚺的提议。但毕竟此事事关重大,她还是耐着性子再次朝着徐寒确认道:“你确定将对手更改为赤霄门长老吕厚德?你只有击败他才能获得执剑人的资格,若是失败...”

    虽然不太喜欢徐寒的性子,但徐寒的天赋她却是有所耳闻,因此,她耐心的解释道,希望这个少年能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只是她的好意却并未得到应有的回馈。

    那少年再次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摇了摇头。

    那时他的嘴角上扬,眸中笑意灿烂,他说道。

    “我不会打败他...”

    “我只要...”

    “杀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