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徐寒的算计(第三更)
    ,精彩小说免费!

    于楚仇离与雪宁看来,这场大比,身处铜执区的徐寒自然是十拿九稳,毕竟徐寒的修为虽然处在天狩境,但其真实战力离尘境中都堪称罕觅敌手。除非遇见了广林鬼,否则整个铜执区恐怕也无一人是徐寒的对手,同时,以徐寒的心性,想要避开广林鬼也绝非难事。

    因此二人都在比赛开始时将目光落在了身处金执区的晏斩身上。

    他需要面对不仅是金执的争夺者,更需要提防吕厚德三人的暗中使诈。无论怎么看,晏斩的处境都比起徐寒与方子鱼的都更为危险。

    事实上他们担忧却是有些非杞人忧天。

    执剑阁为金执划出了十六道区域,这便意味着,最多会有三十二人晋级到最后一轮的决赛中,而通过第一轮的试炼,金执所剩的参赛者已经不到四十人。所以对于金执的参赛者来说,这一轮最重要的事情并非争夺下一轮的晋级权,而是寻找一个自己合适的对手。

    晏斩毕竟出身与三门之中的魔天门,修为于诸多大衍境强者中也算得上是中上之资,这样的对手,再没有朱雀五炎阵的加持下,吕厚德等人也不见得敢说有十足的胜算,相比于对付晏斩他们更清楚挑选一位合适的对手才是最重要的任务,因此,在楚仇离与雪宁想象中的大战并未爆发。晏斩也很快站稳了脚跟,至于最后一**战能否取胜,便要看他那位对手究竟如何了。

    而既然晏斩这边尘埃落定,楚仇离与雪宁边将目光落回到了徐寒与方子鱼所在的铜执擂台。

    可他们却发现徐寒与方子鱼虽然周围并无抢夺位置的敌人,但二人却处在同一区域中。

    “他们这是干嘛?难不成还要自己人打自己人?”楚仇离可是个急性子,看见这般情形便扯着嗓门大声的嚷嚷道。

    雪宁也皱起了眉头,不过她的心思却是要比这中年汉子细腻许多,微微思索便想明白了事情的关键。

    “楚大哥不要忘了徐公子可是铜执榜的帮手,他尚且有一道特权,可以自己挑选对手。”女孩在那时轻声说道。

    或许是心底焦虑的缘故,雪宁的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大汉却依然不明所以,歪着脑袋追问道:“嗯?啥意思?”

    雪宁有些无奈,但还是耐着性子与中年汉子分析道:“方姑娘的修为虽然不差,但这执剑人大比藏龙卧虎免不了有藏拙之人,若是让她自己去挑选对手,万一遇见了这样城府颇深之人,保不齐会折戟沉沙。”

    “所以徐公子与方姑娘在一起,先保住晋级的名额,等到最后一轮比试开始,徐公子再使用特权,选择一对较弱的参赛者,与之交换对手,这样方姑娘获胜的几率便可大大提高。”

    雪宁这番话说得极为细致,楚仇离听下来瞬息恍然大悟。

    他连连点头,嘴里称赞道:“还是雪宁妹子聪明,我这榆木脑袋想不明白,想不明白。”

    雪宁淡淡一笑,只是言道:“楚大哥谬赞了。”

    ......

    执剑阁规定的一刻钟时间很快便到了尾声,金执的战斗也渐渐尘埃落定,而淘汰率超过半数的铜执与银执之间的搏杀却愈演愈烈。

    未有占据位置的人想要占下位置,区域内超过三人的想要将多余的赶出去,事关自己的前途,没有任何人在这时还有留手的心思,一道道杀招呼啸而出,你来我往,打得好不热闹。甚至有人逼急了眼,见在人群中取不到优势,转身便杀向徐寒所在之地。

    可根本勿需徐寒出手,方大小姐身子朝前一迈,一道凌厉的剑招出手,直接便将心有侥幸的诸人逼退,断是不敢再打徐寒二人的主意。

    很快,南宫靖便再次出现,宣布比赛结束。

    诸人之中自然免不了还有些心有不甘之辈,想要继续争夺,可但凡做出这样举动之人,很快便会迎来南宫靖身后的执剑人的杀到,将之制服。

    在这样强力的镇压下,诸人终是不敢得罪这执剑阁,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而后便是负责记录之人一一上前记下成功晋级的身份,同时标明各自的对手,徐寒与方子鱼很是配合,其间徐寒还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和尚,却见他依然一个人立在一处,即使是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关头,也未有人敢去打他的主意。

    在众多执剑人的高效执行下,很快晋级与比斗的信息便登记完成。

    无论是成功晋级,诸人都纷纷回到了擂台之下。

    而南宫靖也在那时宣布了关于最后的结果。

    铜执八十一对名额,最后共有七十三对成功晋级,另有广林鬼轮空,若无意外,可直接晋升执剑人。

    银执三十六对名额,共有二十四对成功晋级,另有伊奇文、柯远等七人轮空。

    金执十六对名额,十四对成功晋级,吕厚德轮空。

    三色执剑人的比试最后都未有凑齐执剑阁所安排的对数,这实际也是很正常的现象,毕竟到了最后大家拼命搏杀,难免有对峙的双方僵持不下,以至于规定的区域中超过了二人之数,反倒被尽数淘汰,因此这样的情况发生倒是实属正常。

    而让徐寒暗暗心惊的是,银执榜的对决中竟然有七人轮空,他倒是在等待比试开始时听楚仇离说起过这几人,似乎都是因为执剑人大比而忽然冒出的黑马,本事了得,可谓惊艳众人,只是忽然冒出如此数量,之前又从未在江湖上行走的人物,难免让人觉得奇怪。

    除此以外,对于吕厚德的轮空徐寒也颇为奇怪。

    要知道金执参选之人,几乎都是大衍境的强者,徐寒与吕厚德多次交手,并未觉得他比起寻常大衍境强者强到何处,但他却得到了这般殊遇,着实大大出乎徐寒的预料。

    念及此处,徐寒不由得侧眸看了那老者一眼,而对方似乎也感受到了徐寒的目光,在那时转头朝着徐寒露出一道狰狞的笑意。

    “小寒,你这家伙好算计啊!”就在这时,楚仇离等人忽然走了过来,素来大大咧咧的中年汉子一拍徐寒的肩膀,便笑呵呵的说道。

    “什么?”徐寒倒是未有理解男人的意思,不解的看向对方。

    于是这中年汉子便将从雪宁那里听来的一套言论,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末了还不忘拍拍胸脯,自夸道:“也是楚某人心思活络,要是一般人可猜不透你小子的歪心思。”

    这般作态惹得身后的雪宁一阵掩面轻笑,徐寒也无奈的耸了耸肩,不去理会这个耍宝的男人。

    可楚仇离却并不甘心,他快步的追上徐寒,问道:“小寒,是不是被楚某人看穿心思,不高兴啊?”

    “唉,这有什么嘛,楚某人素来聪慧,你是不知道,当年有多少小姑娘被楚某人的机智才华所迷倒,拜倒在我的石榴....咳咳...拜倒在我翩翩青衫下...”

    “好!好!好!楚大哥最厉害了,行了吧?”

    “那可不是,我给你讲啊,当年.....”

    身后的方子鱼等人对视一眼,纷纷展颜一笑。

    徐寒不在的这些日子,楚仇离虽然表面上未有异状,但诸人却看得出大汉对徐寒的担忧,此刻徐寒回归,楚仇离也恢复了那话唠的性子。

    这样的感觉让方子鱼莫名欣慰,她看着二人的背影,听着耳畔熟悉的絮絮叨叨,感觉就像是又回到了玲珑阁中那无忧无虑的日子一般。

    于是,女孩嘴角的笑意在那时愈发灿烂,如地上春景,天上繁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