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 规则(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轮比试的规则相对于第一轮神神秘秘,便简单了很多,当然,同样也残酷了很多。

    既然是执剑人大比,自然便绕不过比武这件事情。

    而第二轮比试自然便是此事,至于那三道升起的平台,亦不用多言,便是比武所用的擂台。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是比武,但执剑阁给出的规则却极为有趣。

    首先此刻已经距离第一轮试炼过去了四个时辰,时间来到酉时,天色将暗,按理说经过了第一轮的试炼,怎么也得给这些参赛者一两日的休息时间,让诸人可以恢复到最佳的状态,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如徐寒这般不费吹灰之力的便通过试炼,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被那些幻象折腾的焦头烂额,通过这第一轮试炼便耗费了极大的精力。

    可执剑阁却似乎丝毫没有给诸人休息的意思,直接便宣布了第二轮比试的开始。

    同时,这事关各自前途的比武,诸人大抵都会全力以赴,如此一来,只要实力相差不太悬殊,便会出现鏖战许久的状况。往往一场战斗决出胜负,双方都会精疲力尽,难有再战之力,以往执剑人大比到了这一轮,赛程的安排都会比较长,中间会给比斗过的选手流出一两日的休息时间,可这一次的规则却有了变化。

    例如徐寒所在的铜执,从最开始八百余人,经过第一轮试炼的筛选,只余下了四百不到的人数。同时属于铜执的擂台也被连同边线在内纵横各十道铜线化为了均等的八十一道两丈见方的方块。

    每个方块中只能最多站立两位选手,四百位铜执需要在一刻钟的时间内抢夺并守护好自己的区域,一刻钟之后,谁立在这方块之上少于两人,谁便可以晋级到一下轮,进行最后的两两对决,胜出的之人便是此次执剑人大比的最后获胜者。

    这样的规定看似有极多的弊端,毕竟参与此次大比的不乏各个宗门派出的门徒,难免会有同门之人结成同门一致对外,占领一个区域,这样对于一些无门无派只身来此的江湖游侠自然有所不公。

    执剑阁同样也想到了这一点,因此除此之外,还有一道规矩,便是这所划出的区域中,在结束时所站的二人便是最后一轮彼此的对手,若是只有一人站立其中,那可直接通过试炼,成为执剑人。

    这一条规矩虽然不过寥寥数十字,但却瞬息让这看似简单的比试变得复杂了起来。

    首先为了保证不同门相残,这彼此团结共同对外可能被大大降低,除了极少数铁了心要保证宗门有一两位能够进入执剑阁之人,大多数走到这一步,终归是想要为自己搏一搏。同时你也需要衡量与你同处一地的那人,在之后的对决中你是否是他的对手。这其中的种种博弈,说来轻巧,实际上落于不同的人身上,也有了不同考量。

    但无论如何,随着那南宫靖的一身令下,诸人便纷纷来到了属于各自身份的擂台前。而相比于铜执,银执与金执所划分出的领域确实要少得多。前者三十六道,后者十六道,这不比代表他们的竞争便不如铜执惨烈,恰恰相反的是因为修为所至,他们更明白镇魔塔的重要性,因此这样的争夺只会愈演愈烈,绝不会比铜执的比试轻松半分。

    当然这些都与徐寒无关,他与方子鱼走到了擂台前随着南宫靖一声令下,诸人便应声而动。

    八十一个空位,每个空位两个人,而铜执人数却是足足四百之多,这便意味着会有超过半数人在这一轮中被淘汰,因此诸人都在南宫靖下令之后纷纷火力全开,快速去向擂台之上。

    时间只有一刻钟,届时若是自己所在的区域超过两人,便会尽数被淘汰,因此无论是三执之中的哪一方,于一开始便爆发出了激烈的混战,一时间各种真元激荡,各色真灵涌动,喊杀声哀嚎声不绝于耳。

    只是如此激烈的战斗,徐寒却游离物外,好似局外人一般与方子鱼站在擂台边缘的一处方块中。擂台的中心诸人为了各自的一席之地打得头破血流,而徐寒与方子鱼却没有半个对手。

    这让做好了一场苦战二人微微一愣,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

    徐寒毕竟是击败了李定贤的一匹黑马。他的修为虽然并不出奇,但其战力却极为恐怖,尤其是在龙门会之后诸人以讹传讹,这样的留言被几近加工之后,几乎已经将徐寒此人彻底妖魔化了。

    没有人愿意跟他同处一个区域,毕竟就算侥幸熬到了最后,之后的两两对决也同样不是徐寒的对手,那这样的争夺又有何意义?

    因此徐寒与方子鱼所站之处的风平浪静反倒从侧面说明了这些参与执剑人大比之人,都是聪明之辈。

    而同样有这样处境的还有不远处的小和尚,他声名比起徐寒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独自一人立在方块中,更是无一人愿意与他同处一地。

    “看样子你在这儿的名声,比在玲珑阁更臭。”目睹了这样情形的方子鱼朝着徐寒无奈的耸了耸肩,嘴里如此的调侃道,说罢此言,女孩周身的真元涤荡便要杀出去,毕竟她可不愿意在最后一轮与徐寒对决,这打不打得赢尚且不好说,但以二人的关系,又都拥有冲击执剑人的实力,自然不愿意将精力放在内斗上。“你就在这里呆着吧,本小姐要去会会他们了。”

    方大小姐以一副大姐头的模样拍了拍徐寒的肩膀,便要迈步而出,可就在那时,徐寒却伸手将之拦住。

    “怎么啦?”方子鱼疑惑的看着徐寒,一脸诧异的问道:“姓徐的,难不成你还真想和本小姐打?”

    面对方子鱼的质问,徐寒却摇了摇头,笑道:“就在这里呆着。”

    “我给你说,这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本小姐现在可厉害着呢,不要自寻死路啊。”方子鱼眯着眼睛如此言道,看样子确如她所言,她的修为进展神速,即使在这样的时刻,依然极为轻松的与徐寒开着玩笑。

    徐寒却并未有与她说笑的心思,少年的脸色在那时忽的一沉,转眸看向了不远处属于金执的擂台。

    他的眸子眯起,狭长的眼缝中寒光乍现。

    他说道:“放心,你的对手不会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