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失策
    徐寒与众人一起迈开了步子朝着龙隐山的山巅走去。

    一路上诸人都沉默不语,从之前在山下看见的各种异状,让他们很清楚这所谓试炼极不简单。

    单纯的赶路显然没有意义,因此他们也都未有使用半分的真元用于赶路之上,反倒是将激发在自己的身体四周以防随时可能发生的异变。

    徐寒趁着这个机会走到了晏斩的身侧,他也从晏斩的口中得知了这次试炼的古怪,也知道了广林鬼的存在。徐寒的脸上在那时露出一抹异色,晏斩将之看在眼中,联想之前方子鱼与楚仇离的异状,心底有些好奇,便询问徐寒这小和尚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徐寒自然也没有瞒着晏斩的意思,正要如实相告。

    可就在这时,山门处的景象一变,包括晏斩在内的诸人都在那时消失不见。

    话到了嘴边正要的吐出的徐寒愣了愣,很快便回过了神来。

    “幻象吗?”他嘴里如此自言自语道,身子立在原地微微思索了一会光景,然后这少年便坦然一笑,迈着步子便继续在这空无一人的阶梯上前行了起来。

    一晃便是百息的光景过去,徐寒一路走来,除开不见诸人外,这山路上似乎并无任何异状。倒是这龙隐山上鸟语花香、郁郁葱葱的景象别有一番滋味,徐寒虽然不是那喜欢游山玩水之人,亦没有那些文人墨客满腹经纶的本事,但行走于此,心情倒是苏畅了几分。

    而这样的惬意却在数息之后,被一阵痛苦的呻吟声所打破。

    不远处的石阶出现了一位老妇人,她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膝盖,而膝盖处的衣衫破碎,裸露出的地方血迹斑斑,看模样应当是被在上下山的路上不慎摔倒,方才落得如此境地。

    徐寒见着了老妇人,那老妇人同样也着了徐寒,她赶忙朝着徐寒招手,嘴里言道:“小伙子,老身下山的路上不慎踩空,摔倒在地,你行行好,帮帮老身,我家就住在山脚....”

    徐寒却出奇的并未在第一时间伸手帮扶老人,他停在了原地,以一种古怪的神情上下打量着老人。

    老妇人似乎被徐寒看得有些不自在,她再次说道:“小伙子你就帮帮老身吧,你看我这把年纪...”

    老妇人的恳求之言似乎并未起到太好作用,徐寒依然立在原地,目光古怪的看着她,却没半点帮忙的意思。

    老妇人还在哀求,那凄苦的模样自然是可怜到了极点。

    可徐寒却在一番打量之后,忽的微微一笑,竟是迈出了步子,朝着山巅继续走去,对于身后传来的哀求声视而不见。

    很快徐寒便又遇见了一位迷路的孩童,在山路上高声痛哭,徐寒一如之前那般,驻足看了一会,便再次迈步离开。

    不仅如此,随着他不断的朝着山巅前进,这样的景象便愈发的不绝于目,被歹人追逐的少女、被妖物撕咬的男人、被困在山崖上的麋鹿、落入狼群的山羊......

    这些景象极为频繁,几乎已经到了没走出一小段距离便会遇见。

    可徐寒对这些却是一如既往的不闻不问,他看着少女被歹人撕开衣物,摁在地上;亦看着男人被妖物咬成碎片;看着麋鹿坠下山崖,亦看着山羊化作狼群的果腹之物。

    他一路行来,血腥与杀戮铺面身后,可他除了最开始驻足看过一会,之后便再未停留过自己的脚步。

    这样的情况一致持续到山顶轮廓出现在徐寒的眼帘。

    那时明媚的春光忽然消散,两道身影蓦然浮现在徐寒的眼前。

    一位是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四肢着地,浑身皮肤下的血管凸起,周身妖气弥漫嘴里不住的发出哀嚎:“小寒!救我!救我!我不想变成妖怪!!”

    而另一位是倒在血泊中的女子,她的双眸睁得浑圆,死死的盯着徐寒,似乎在不甘,又似乎在不舍。

    这两道景象的出现让徐寒脸色一变,他再次停下了脚步,目光阴沉的盯着那两道身影许久,这才迈开步子,一如既往的越过了他们继续朝着山巅走去。

    这一次很快他便走到了山路的尽头。

    那里一道明亮的光圈,而光圈之前站立着一道身影,那身影面带笑容的看着徐寒,徐寒愣了愣,觉得眼前这人看上去有些眼熟,但很快他便反应了过来,眼前这人便是自己。

    明悟了这一点的徐寒并未露出太多的惊诧,他在那时站定了身子,看着眼前这道生得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身影低沉言道:“看样子,我通过了。”

    那位徐寒点了点头,并未否认徐寒的猜测,他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徐寒,忽的问道:“我很感兴趣,为什么你能如此决绝,对于那些人视而不见。”

    徐寒回应道:“他们是幻象。”

    这个答案其实并不难推测出来,龙隐寺为了今日的执剑人大比早已封了山,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寻常百姓出现在这里?只要稍稍想一想,这个答案便呼之欲出。

    不仅徐寒想得到,参加此次执剑人大比的那些江湖好手,但凡有些脑子,也都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那道与徐寒生得一模一样的幻影闻言笑了笑,又言道:“幻影如何,可这毕竟是执剑阁的第一轮考验,说不定这些幻影存在的目的便是测试你们可否有一颗良善之心,锄强扶弱。若是因为他们是幻象,便选择弃之不顾,说不定便会失去执剑阁大比的资格。”

    幻影的说法并无任何问题,事实上那些参赛者大抵都面对过这样的抉择,在拿不定主意的情况下,选择了帮助那些幻象,而后便会因此衍生出无穷的麻烦,譬如最开始的妇人,将她送下山去,便会发现家中儿女被山贼所掳走,去救他的儿女便会发现那些山贼其实是伪装的邪魔,抓活人祭祀,捣毁了山贼的据点便会遭到邪魔的报复...

    总之若是不及时收手,麻烦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那位大衍境强者罗墨,便是因此被衍生出来的强大幻象所击败,最后落下一个被淘汰的下场。

    面对这幻象的提问,徐寒给出的答案与之前如初一则,并未有丝毫的更改:“他们是幻象。”

    说罢此言,这少年便迈开脚步,想要离去,可那幻影却移动了一下身子,拦住了徐寒的去路,而眸中却是依然用饶有兴趣的目光注视着徐寒。

    徐寒无奈的耸了耸肩,只能再次言道:“既然都知道是幻象,亦明白是试炼,若是以此考验善恶,得到的善恶真的便是真正的东西吗?即使是穷凶极恶之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能伪装成善人,我相信那执剑阁的阁主就是再蠢,也不会想出这样办法来考验我们。”

    说到这里的徐寒顿了顿,却发现眼前的幻影在听闻徐寒最后两句话时,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徐寒将之看在眼里,却并不点破,索性继续言道:“所以,我觉得这与其是在考验善恶,倒不如说是在考验修士的心性。”

    “能否坚持自己的本心,能否守住真我。”

    听到这样答案的幻象了然的点了点头,他说道:“你很聪明,比那些自以为是的江湖高手聪明多了。”幻影毫不吝惜说着溢美之词,身子也在那时退到了一侧,示意徐寒可以离去。

    徐寒也确实在那时迈出了步子,只是就在他一脚便要踏出那道光圈之时,他像是忽的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那幻影问道:“那最后两道幻象又是什么呢?”

    幻影耸了耸肩膀,脸上露出如春风般和煦笑道:“很少有人能将那些景象完全弃之不顾,我以为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你心软,你知道的,这样的人一般来说最为可怕。所以那幻象算是我送给你的特别优待,嗯...你迟疑了一百又十三息的时间,我很满意。”

    听闻这话的徐寒眉头皱了皱,他盯着那幻象好一会光景,忽的伸出了手指了指那幻象的某一处,方才言道:“阁主大人,你该减肥了。”

    说罢少年便也不管那幻象作何回应迈着步子便踏入了光圈之中,身子彻底消失不见。

    而那幻影则在听闻此言之后微微一愣,然后低头看向徐寒方才所指之处。

    那里与徐寒同样的衣衫下,肚子却微微隆起,像极了身怀六甲的孕妇。幻影的脸色一红,愣了半晌方才吐出一道字眼:“失策!”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