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谎言
    徐寒说完这话,也不管吕厚德三人究竟做何反应,在那时便很是自觉的走到了人群中,看了一眼南宫靖,笑呵呵的说道:“开始了吗?”

    南宫靖微微一愣,但很快便回过了神来,正要宣布试炼开始,可一旁的吕厚德忽的心头一跳,赶忙说道:“南宫大人,这可是金执的试炼,这小子分明是个铜执,他已经过了时间,按理也失去了参与执剑人大比的资格!”

    这话出口,诸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纷纷转头看向南宫靖,心头暗暗揣测着这位金袍执剑人会如何处理此事。

    “吕长老多虑了。”南宫靖却是在那时笑了起来:“执剑阁素来最重规矩,铜执的时间是四个时辰,这位徐少侠虽然晚来了两个半时辰,但铜执的试炼尚未结束,只要他能在这剩下的一个半时辰中通过试炼,同样可以算作获胜,当然他若是多花出哪怕一息光景,我执剑阁也不会允许他继续参与执剑人大比。”

    这样的说法自然算得上是合情合理,周遭的诸人也是在那时纷自暗暗点头,算是认同了南宫靖的话。但吕厚德三人却显然并不满意,他们本想再说些什么,可话还未出口便对上南宫靖已然变得阴冷的脸色,三人顿时心头一跳,只能讪讪的收起了到了嘴边的话。

    “吕长老大可放心,这试炼极为古怪,连罗墨这样的大衍境高手都在此折戟沉沙,更何况他徐寒?想来即使他能够通过,这一个半的时辰也远远不够。”吕厚德身旁的邢镇在那时凑到了他的耳畔如此言道。

    他这一番话倒是有些根据,毕竟距离铜执榜的试炼开始,已经过去了两个半时辰,除了一开始那位小和尚只花去了半个时辰的光景,后面通过的几个都花了两个时辰以上的时间。

    要知道对于那个小和尚他们也是有所耳闻,年纪虽小,但一身修为深不见底,龙门会上几乎没有能在他手中走过一招半式之人,自然不能以常理度之,徐寒的修为虽然惊人,但与之有过交手的邢镇等人却知道,这少年远不及那小和尚的本事。

    听闻此言,难看的脸色稍缓,他沉着眉头点了点头,言道:“这试炼有些古怪,待会咱们需得小心应对,此行最大的目的便是晋升为执剑人,届时想要收拾这小子,不过举手之劳。”

    身旁的胡蔓儿二人,也纷纷点头,神情肃穆了下来。

    见这骚乱平息,南宫靖也于那时宣布试炼开始。

    站在队伍前方的晏斩递给徐寒一个小心的眼色后,一行人便迈出朝着龙隐寺的山巅走去。

    ......

    而此刻,在龙隐山的山巅,一处空地上,窸窸窣窣的站着寥寥数人,其中便有方子鱼以及广林鬼,诸人小心翼翼的分散展开,对待彼此的目光中都透露着警惕的味道。

    方子鱼隐隐有些担忧,她通过了这上山的试炼按理说,身为她随从的楚仇离此刻也应当被接到山顶,可对方却并未出现,她唯一能想到的可能便是徐寒恐怕还未到来。

    这并不算一个好消息,毕竟就如楚仇离所担心的那样,徐寒若是连这般重要的事情都不曾赶到,那这少年保不齐是不是在外面遇见了什么麻烦。可是她现在无法下山这样的担忧也只能是担忧。

    想着这些方子鱼不得压下心头烦闷的思绪,目光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在场诸人。能在这个时间来到山顶,很明显这些人都是此次龙门会大比中的重量人物。

    说来也奇怪,这群人中,竟有大半是楚仇离之前与她絮絮叨叨说过那些忽然涌出的黑马。不过他们大抵都是银执榜上之人,与方子鱼并无交手的可能,唯一让方子鱼担心的便是那位广林鬼。不过对方却好似早已望了之前在玲珑阁发生的一切一般,只是领着他身旁那与他年纪相仿姑娘说着些什么,对于方子鱼的存在并不放在心上。

    方子鱼对此心底有些疑惑,但知道这小和尚本事的方大小姐自然不会去主动招惹,只能是安静站在一侧焦急的等待徐寒或者楚仇离的出现。

    而在场的诸人大抵都怀着与方子鱼一般的心思,并未有任何人主动与他人攀谈。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在离此方空地不远处的高台上,一位身材臃肿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与一位和南宫靖颇有几分相似之处的俊美年轻男人并肩而立,看着此处。

    “阁主设立的考验是否太过古怪了一些,看样子此次执剑人大比,又难以招不够人手了。”俊美男子看了看空地上窸窸窣窣站着的人影,有些无奈的说道。

    “宁缺毋滥。”肥胖男人却不以为意,他眯着的眼睛如此回应道。

    “那这也太少了吧。”俊美青年还是有些不解,嘴里小声嘟囔道。

    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从怀里掏出一个果子,剥开了果皮,大口大口吃着那果子,嘴里含糊不清的回应道:“急什么,不是还没结束吗?”

    俊美青年知道这位阁主的心思素来如此,让人难以捉摸,他也不去深究其间就里,只是小心翼翼的提醒道:“我听闻那位落霞谷的罗墨长老也落选了,他可是这些年来大夏少有的几位可能冲击仙人境的高手,若是能招入阁中...”

    “哼!”只是青年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男人的冷哼打断。只见中年男人将吃剩的果核随意扔到身后,满是横肉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屑之色:“落霞谷身为十二镇之一,但自从前任掌教罗鸿归渡劫失败之后,落霞谷的地位便饱受诸多江湖人士非议。”

    “落霞谷需要一位仙人,所以几乎倾尽了宗门之力培育罗墨,罗墨也深知自己肩上肩负这宗门兴衰,所以这些年来行事小心翼翼,可修行之道本就是夺天地造化之举,心存敬畏固然无错,可处处如履薄冰,没了锋芒,如何也走不到那一步...”

    俊美青年听到此处,似有所悟,却又无法说得真切,只能是一个劲的点着脑袋。

    这般木楞的模样落在男人眼中,让男人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索性不再对牛弹琴,转而看向远处的人群,他的目光在诸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正与女孩相谈甚欢的小和尚身上。

    男人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死死盯着那道身影,问道:“他是谁?”

    一旁的青年并未听出男人话里的异样,他随意的回答道:“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家伙,年纪虽小本事却大得很,阁主的试炼这家伙用了半个时辰便通过。说来也奇怪,这横皇城近来可不太平,不知从哪里冒出这些个妖孽,以后入了我执剑阁,又是麻烦。”

    说道这儿,他似乎是似乎打开话匣子,又言道:“我刚刚收到消息,那个跟着道祖一起来横皇城的小子也到了山脚,此刻估摸着正在闯关呢,你说这道祖他老人家活了这么多年,怎么忽然就想着来我们横皇城呢?”

    “按理说他应该挺厉害的,怎么险些在那谢闵御的手中栽跟头?莫不是年纪大了,快死了?”

    年轻人一个劲说个不停,可是他却为注意到身旁的男人脸上的神色却是一息凝重过一息,根本无暇理会他,忽的那男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狭长的眸子中猛然爆出一道神光,脸色骤然大变。

    “不对!是他!李榆林在说谎,他根本没有死!”

    ......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