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三位,好久不见
    ,精彩无弹窗!

    “该金执了。”随着南宫靖此言说出,吵得不可开交的楚仇离与吕厚德二人在那时瞬息安静了下来。

    而南宫靖对于二人之前的吵闹却是闻所未闻一般,自顾自的言道:“你们有一个半时辰的时间。”

    此刻距离铜执们上山已经过去了两个半时辰,距离银执们上山则过去了一个半时辰,金执们的试炼终于开始,只是从这不断缩减的时间要求上不难看出,参选越高级别的执剑人所需要面对的考验也越为严格。

    楚仇离与吕厚德都在那时一愣,待到他们回过神来时,二者的脸上却浮现出截然不同的神色。

    前者脸色难看,而后者则是满脸得意的笑容。

    无论是在楚仇离看来,还是吕厚德想来,这金执试炼的开始无疑便是宣判了徐寒死刑,毕竟到了此刻徐寒依然未有到来,无异于便是放弃了这次执剑人大比。

    吕厚德很清楚一旦徐寒放弃了此次执剑人大比,那么能够参与此次大比的就有晏斩与方子鱼二人。而作为他所参加的那届龙门会金执榜的榜首,吕厚德拥有一次挑选对手的权利,他只要运用得当,将晏斩挑选为对手,将之击败,那么徐寒一行人中便只有那位忽然冒出的方子鱼是执剑人。

    不过他是金执,而方子鱼则是最低级的铜执,二者身份相差巨大,届时他若是想要收拾徐寒等人,以方子鱼在执剑阁中地位却是很难对他的行动作出任何有意义的阻拦。

    想到这些,吕厚德一扫之前在与楚仇离的口舌之战中的怒气,他明白口舌之争毕竟只是一时之利,而他有的是机会再之后的日子好好的料理徐寒等人。

    “咱们走着瞧吧。”吕厚德于那时朝着楚仇离等人冷言说道,这便领着身旁的胡蔓儿与邢镇迈步走到了那上山的台阶上。

    此刻面对吕厚德的嘲弄,楚仇离却是没了之前那与之针分相对的心思,他对于所谓的执剑人身份并无多大兴趣,他只是想着之前与徐寒决定参与执剑人大比的最初缘由是为了弄明白徐寒的身世,这件事情,对于徐寒极为重要,否则他们也不会如此大费周折穿越了半个大夏来到此处,但这么重要的事情,徐寒都未能赶到,以楚仇离对徐寒的了解来看,除非遇见了天大的麻烦,否则徐寒不可能不到此处。

    念及此处。楚仇离的眉头紧锁,脸上的担忧之色可谓溢于言表。

    一旁的晏斩同样担忧着徐寒,但他的心思却更为细腻,他很明白,一旦吕厚德等人成功通过了执剑人大比,那么势必会对他们进行报复,而能够遏制对方如此行径最有效的办法便是成为与之同样的执剑人,徐寒的缺席,将这样的重任尽数压在了他的身上,因此在这时,无论心底对于徐寒有着几多的担忧,这男人还是不得不压下这些心思,再与雪宁以及楚仇离交代几句之后,便沉着脸色走到了那上山的台阶上。

    南宫靖在确认所有人都到场之时便要宣布试炼开始,而吕厚德却也在那时不无得色的瞟了一眼脸色凝重的晏斩与楚仇离等人,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在不远的未来,这些人匍匐在自己脚下苦苦哀求的模样。

    抱着这样的念头,吕长老昂首提胸,一扫这几日来诸事不顺的愁绪,意气风发了起来。

    可有道是,这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世上之事素来难如人愿,尤其是对于近来的吕厚德来说。

    他这样的得意洋洋还未在脸上持续太久的光景,山门外却忽的传来一震骚动。

    吕厚德的心头一跳,于那时赶忙侧头望去,而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道他最不想看到了景象。

    那位背上背着一把漆黑色的长剑,右臂终年缠着白布的少年飞速略过那山门外密密麻麻的人群,落入了山门之中。

    “小寒!”始终等待着徐寒到来的楚仇离在看清那来者的模样时,顿时脸色大喜,高声便朝着那少年挥手言道。

    少年于那时微微一笑,身子便落在了楚仇离的身旁,他看着一脸喜色的中年汉由衷言道:“楚大哥,让你担心了。”

    “哈哈!无碍无碍,你回来就好!”楚仇离哈哈笑道,伸手拍了拍徐寒的肩膀,很是开怀的说道,而目光却也在那时上下打量着徐寒。

    一个多月的光景不见,这少年似乎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沉着静默,虽看上去锋芒不显,平淡无奇,却莫名的可以给人一种心安之感,这大抵便是这少年身上特有的魅力。

    只是放下那颗悬着的心的中年大汉,却并未注意到少年的右手手臂上多了一道铃铛,那时甄玥死前亲自系在少年身上的东西。

    周遭的诸人在那时也注意到了徐寒的到来,要说徐寒如今也算得上是衡皇中的风云人物,无论是在龙门会上击败李定贤时的大放异彩,还是赤霄门为了对付徐寒不惜动用执剑令,最后反倒给自己招来一堆麻烦之事,都让这个之前于大夏江湖不显山不露水的少年成了诸人茶余饭后最为津津乐道的几人之一,因此徐寒的到来免不了惹来诸人的阵阵窃窃私语,甚至就连那位南宫靖也在这时停住了嘴里的话,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忽然出现的少年

    而吕厚德三人更是脸色难看,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们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修为远不及他们的少年,在他们心里却是一个比起晏斩更难对付的家伙。

    面对诸人投来的或诧异或古怪的目光,徐寒尽数坦然受之,他在与楚仇离闲聊几句,示意对方放心之后,终于在那时转过了身子,迈步朝着吕厚德等人所在之地走了过来。

    清楚徐寒与赤霄门恩怨的诸人都在那时纷纷安静了下来,紧紧的盯着徐寒,心里暗暗猜想着这双方又要发生怎样的冲突,而吕厚德等人也在那时皱着眉头,神情警惕的看着徐寒,那番如临大敌的模样,若非亲眼所见,却是让人难相信,一个天狩境的少年竟然可以让三位大衍境的强者忌惮到如此地步。

    不肖十余息的光景徐寒便走到了吕厚德三人的跟前,他的嘴角忽的勾起一道锋利的弧度,眸子眯起注视着三人,嘴里言道:“三位,好久不见。”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