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他到了
    “爬山?”南宫靖此言一出,诸人脸上的疑惑更甚,当然也不乏古怪之色。

    龙隐山不过八百丈,寻常人或许需要一两个时辰的光景方才能爬上山巅,但对于在场这些至少都是天狩境以上的修士来说,八百丈的距离虽然说不上弹指一瞬,但也费不上多少功夫,这样的比试,与他们看来似乎并无多少意义。

    可南宫靖对此却并无所感一般,她依然笑呵呵的看着满心疑惑的诸人,直到因为她的话而起的骚乱渐渐平息,这女子方才再次言道:“铜执先行。”

    一行人虽然满心疑惑,但那足足近八百余人的铜执却还是在那时纷纷走上台阶,但他们却并未迈开步子,而是迟疑的看着南宫靖。

    在他们看来事情断然不可能如此简单,恐怕还有些什么规则,因此都不敢贸然前进。

    方子鱼自然也在其中,但她却无心关心此事,而是时不时回头望去,想要寻到徐寒的踪迹,可结果却让她失望,徐寒依然未有出现在此处。

    “诸位还在等什么?”南宫靖看着举步不前的诸人笑着问道,“是在担心各自的同伴吗?没关系,只要你们能抵达山顶,自会有人来接走你们的同伴。”

    说到这里,南宫靖抬头看了看天色,又言道:“你们只有四个时辰。”

    大抵是看出了南宫靖不会再透露任何讯息,又或者是从这四个时辰的限时中闻出了不一样的味道,那些参赛之人,在微微迟疑之后便还是迈开了步子。

    而方子鱼也在那时转头深深的看了楚仇离等人一眼,终究不得不迈步离去。

    八百余号人虽然看上去浩浩荡荡,但随着诸人使出各种神通赶路,很快便消失在了山下诸人的眼前。

    场上的气氛不知为何变得有些沉闷,这世上之事大抵如此,越是未知、越是神秘便越让人惧怕不已。

    当然这样的沉闷只是针对于在场的大多数人,而那一撮大衍境的强者们,却是已然神情自若。

    大衍境,已经是仙人之下,寻常人能够抵达的修为的极限,于他们看来无论这执剑阁的考验着藏着何种猫腻,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不值一提。

    所以在这时,吕厚德等人也有了闲心走到了晏斩诸人的跟前,一脸揶揄笑意的看着对方,嘲弄道:“怎么,真被老夫说重了,那小子不敢来了?”

    “嗯,倒是有些自知之明。”

    吕厚德说得自然是开怀无比,脸上那三道狰狞的疤痕也随着他开怀的笑意,而上下抖动。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即使之后自己宗门出面修补了与执剑阁的关系,但想要再次取得执剑令显然并无可能。而若是徐寒等人成为执剑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便再无对其出手的机会。毕竟在执剑阁中最为忌讳的便是执剑人之间的内讧。

    而若是徐寒放弃了此次机会,那么吕厚德等人只要通过此次大比,那想要再找他们的麻烦,却也并非难事。

    想到这里,这位赤霄门的长老脸上的得色更甚。

    可这一次,没了方子鱼在旁劝阻,加之楚仇离与晏斩都是火爆脾气,这两个大汉对视一眼,撸起袖子就要开骂。

    但就在这时,上山的台阶上传来一声惊呼。

    诸人纷纷仰头看去,而楚仇离与晏斩也被这声惊呼所吸引去了注意力。

    只是循声望去时,那声音传来之处却并无半个人影,倒是那南宫靖身旁的台阶上忽的亮起一道神光,一位男子的身影便在那光圈之中浮现,他似乎是被传送到了此处,直直的跌坐在了台阶上,身形狼狈,还带着不小的伤势。

    诸人之中很快有人便认出了此人,却是参赛的铜执之中的一人。

    那人出现之时,人群便有一位女子快步上前,焦急的扶住对方,想来与他一同来此的同伴。

    “阁下辛苦了,虽然落败,但稍后便会有人为给下送上伤药,请回吧。”南宫靖对于这样的场景似乎是早有预料,她如此言道,便伸出了手请那男子离去。

    那男人一脸心有余悸的朝着南宫靖微微拱手,这才在同伴的搀扶下悻悻离去。

    看着这一幕的诸人脸色纷纷一变,虽然一开始便预料到了这上山之路必然藏着蹊跷,但见男人这般模样,诸人还是不免心头一跳。

    而这样的情绪方才蔓延开来,那南宫靖身旁的地面便又是一阵光芒闪烁,又是数位铜执参赛之人出现其中,显然都是与之前那人一般,被淘汰下来之人。

    这般景象让诸人愈发的沉默,神情都有些紧张,即使之前暗以为胜券在握的各位大衍境强者们也在那时纷纷沉下了脸色,皱起了眉头。

    时间转眼便过了半个时辰,距离南宫靖所立下的四个时辰的规定时间已经过去了八分之一,期间是不是便有铜执榜上之人通过那些光圈出现在诸人眼前,半个时辰过去,八百铜执之数已有一百余人被淘汰。

    山脚处的气氛愈发凝重。

    这时,那位立在台阶上的南宫靖忽的脸色微微一变,她低下了头将目光在场下诸人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某一处,然后她迈着步子,走到人群中。出于对她的敬畏,人群自觉的让开,而心底却在暗暗猜测她究竟要做些什么。

    只见这位袖口着有七道金线的执剑人直直走到了一位女孩面前,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女孩年纪不过十四五岁,模样俏丽,但南宫靖的到来却让她有些惶恐,她的脸色一变,上前一步问道:“是不是小和尚出事了?”

    见识过之前那些出现在光圈中的人的惨状,女孩这样的担忧但也说不上是空穴来风。

    旁便的诸人也是脸色微微一变,执剑阁的试炼虽然不是生死之斗,但却素来以凶险着称,每次难免出现一些伤亡,而诸人在参与此事之前也早已立下了生死状,此刻见南宫靖一脸的肃然之色,他们看向女孩的目光顿时变得怜悯了起来。

    可就在诸人等着南宫靖宣布那个噩耗之时,女人却在那时摇了摇头。

    她神情古怪的盯着女孩好一会光景之后,方才言道。

    “他到了,你可以上山了。”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