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奇怪的试炼
    (ps:嗯...下个月也就是明天冲击月票榜,大家请多多帮助,该有的爆更一定不会少。嗯...其实能不能成功,我心里也没有底,但我会尽力一试,也请大家力所能及的支持,再次谢谢大家。)

    横皇城是座巨城。

    所谓的巨,并非与寻常城郭相比,而是比起大周的长安,这座城池也依然给人一种大巫见小巫的错觉。

    它的东面是大夏的皇宫,西面与北面是百姓以及各个府尹办公之处,而他的南面,则是一座巨大的高山。这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而事实上,横皇城便是这般依山而建。

    此山唤作龙隐,而山上有一座寺庙,想来不比多言,就是没有来过此处之人,听到这里也知道,这座高山之上便是大夏的国教——龙隐寺。

    相比于玲珑阁所占据的悬河、大寰、重矩三峰,龙隐寺所在的龙隐山其实算不得如何巍峨,高也不过八百丈,山势更算不得险峻,甚至寻常信徒都可正常来往,平日里香客颇多,往来不绝。

    当然今日围在山脚下的人群无论是香客还是一些好事之人,比起往日更是多了十倍不止。

    但今日这些香客却无缘去到庙中上香礼佛。

    今日是三月十五,是五年一届的执剑人大比。这算得上是大夏江湖数一数二的盛事了,龙隐寺闭了山门,寻常人不得入内。但饶是如此,却也无法浇灭这些百姓与好事者的热情,他们将龙隐寺的山门围了个水泄不通,纷纷翘首以望,看着那些走入山门中的诸人。

    这些有资格步入其中之人,要么是龙隐寺与执剑阁邀请来观礼的大人物,要么就是参与此次盛会的江湖高手。

    这些平日高高在上的江湖大能,对于寻常百姓来说,自然是有着非凡的吸引力。

    因此诸人都是远远的翘首以望,每当出现一个大家熟知之人,有人便会报出那人的名号,人群便会短暂的骚乱,甚至还有好事者开出盘口,赌的便是究竟谁人能够最后通过执剑人大比,成为这大夏江湖的新宠。

    这开盘口之人大抵都是些对江湖之事了若指掌之人,他们的盘口赔率极为讲究,显然是对各方人马做过细细的研究,但寻常百姓就算明知胜算寥寥,但也依然架不住心底的侥幸,买上一些,当是博个彩头。

    “你看那位生得干瘦,鹰钩鼻,背上背着两道峨眉刺的黑衣男人,这个家伙,叫做伊奇文。忽然出现在龙门会上,力压群雄,得了那位老儒生杜平策所举办的龙门会的银执榜榜首,修为不知深浅,但即使是第六境离尘境的高手在他手中那个也走不过三招。”

    “你再看那位,带着半边虎头面具,腰间配着唐刀的中年男人,唤作柯远,也是某次龙门会上银执榜榜首,看过的人都说此人刀法奇快,鲜有人能看出他出刀的轨迹。之前也是声名不显,忽然冒出,可是让当日龙门会上的诸人吃了不少苦头。”

    “还有还有,你再看那位...”

    山脚处,楚仇离拉着晏斩与方子鱼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将在场诸人中于龙门会上颇为出彩的几人都一一指给了诸人,那口若悬河的语气,大有如数家珍的味道。

    不仅是他,同样未有取得资格的雪宁也在这山门之中。

    这也执剑人大比不同于龙门会的规定,每一位入选之人,无论身在铜执、银执、或是金执榜上,都可带上一位随从,毕竟执剑人大比,虽然不是你死我活的死斗,但毕竟刀剑无眼,成败所关系到的结果对于修士来说也极为重要,这样的比斗哪一个不是使出全力?自然免不了出现负伤流血之事,多个亲近之人在旁照顾,亦是合情合理。

    雪宁能出现在这里,凭借的自然是晏斩金执的身份,而楚仇离能出现在这里,靠的却是方大小姐,这方大小姐修行了那《吞妖镇天决》,修为大涨,加之她本身又是个跳脱性子,因此便索性凑了个热闹,轻轻松松便取得铜执的身份。

    “好啦!你都说了半个时辰,就不能安静一会?”只是方子鱼可没有晏斩那么好的性子,很快便不耐烦打断了宁竹芒的絮絮叨叨。

    中年汉子闻言顿时收了声,委屈的好似小媳妇一般,小声嘟囔道:“我这还不是为你们提个醒,废了好大功夫才打听这些消息,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

    这般模样,顿时引得一旁的晏斩与雪宁一阵轻笑。

    可惜楚仇离这话说得倒是好听,但方大小姐可是机灵得很,她听闻此言,便狠狠的白了这大汉一眼,言道:“啊呸!”

    “我和姓徐的在铜执榜上,晏大哥在金执榜上,你说来说去,全是银执榜上的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这话无疑戳中了中年汉子的痛点,他顿时语塞,支支吾吾半晌方才轻声嘟囔道:“我怎么知道,今年这执剑人大比邪门得很,银执榜上出了个好些个之前名不见经传的妖孽,都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突然蹦出来的。”

    这也确实不怪楚仇离,这些日子,徐寒不在,楚仇离虽然听了诸人的建议未有出去寻找,但心里却是又担忧又愧疚。

    他想着帮着诸人做点什么,索性便在些空闲之日,混迹在市井之中打听各方消息,想要为诸人搜寻一些情报,好应对即将开始的执剑人大比。

    但他毕竟不是大夏的人,初来乍到想要得到太过详细的情报显然并无可能,至少在这短短一个月的光景中很难做到,他得到的消息大抵都来自市井中的传闻。

    而这些传闻大抵都有一个共同之处,便是猎奇。

    对于那些之前大家熟知的江湖人物,或者本就出自名门大派之人,这些百姓自然不敢兴趣,因此楚仇离能打探的大多都是一些之前声名不显,却忽然大放异彩的人物,而巧之又巧的是,这些人物竟然几乎都是银执榜上之人。

    想到这里,中年汉子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就在这时,这大汉忽的像是响起了什么,一拍脑门言道:“对了,我还打听道铜执榜出个了狠角色,名字说不上来,但据说年纪比小寒还要小上许多,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打得那些青年才俊没有半分还手之力,全都是一招制敌,据说还是个和尚,不过身旁还带着个小姑娘...”

    说到这里,暗觉终于说出了些什么有用之物的楚仇离,顿时挺直了腰板,他得意看了看一旁的方子鱼,正要说些什么,可这时方子鱼去伸手碰了碰大汉的肩膀,又伸手指向某处,语气颇为古怪的问道:“你说的,是那个吗?”

    中年汉子闻言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下意识的顺着方子鱼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那山门处,一位生得唇红齿白的小和尚正领着一位与他年纪相仿,模样也颇为俏丽的女孩走进了山门之中。

    “应该是了。”楚仇离点了点头,如此说道,可眉头却忽的皱起,他觉得这小和尚看着颇有几分眼熟,可以他的记性一时却想不起来。他转头看向一旁的方子鱼,却发现对方脸上的神情颇为沉重,他不禁问道:“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

    这时的方子鱼却是没了与楚仇离打闹的心思,她直直的盯着那小和尚,半晌之后方才言道:“何止认识。”

    或许是方子鱼此刻极不寻常的语调,又或许是那过往的记忆片段终于涌上了心头,楚仇离的身子一震,脸上露出了骇然之色,他指着小和尚,嘴巴张得极大,惊呼声就要脱口而出。

    幸好一旁的方子鱼眼疾手快在对方发出这样的呼喊之前跳起身子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

    于是惊呼变成呜呜呜的奇怪声音,好在此刻的山门处已经站满了前来参加执剑人大比的各方人士,这样小小的移动并未引起诸人的注意。

    待到确定大汉稳定了下来,方子鱼这才松开了捂住楚仇离嘴巴的手,但她的手却因为之前太过用力而沾染不少楚仇离的唾沫。女孩一脸嫌恶的甩了甩手,似乎是想要将上面的东西甩开,然后方才说道:“不要命啦!那家伙这么厉害,你招惹了他,万一他过来报复,怎么办?”

    楚仇离一愣这才记起了小和尚在玲珑阁的山门前大杀四方,打得钟长恨都毫无还手之力的场景,他顿时脸露悻悻之色,很是识趣的收了声。

    好在那小和尚似乎也并未发现诸人,领着身旁的女孩便去到离诸人较远之处,这才让方子鱼等人那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

    转眼半个时辰的光景过去,时辰已经到了巳时。

    山门中各方人士也差不多已经到齐,足足数千人,满满当当的站在这龙隐寺的山脚。

    方子鱼等人脸上的神色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变得凝重,却不仅因为忽然出现的广林鬼,更因为眼看着执剑人大比的时间快要临近,而徐寒依然没有到来。

    此刻他们再也没有了打闹的心思,纷纷翘首望着山门外,那里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人群,却唯独不见徐寒的踪影。

    有道是冤家路窄。

    一行人翘首以望,没有望见那日一别之后便再无音讯的徐寒,却看见了吕厚德三人穿越人群走入了这山门之中。

    之前谢闵御在横皇城中驱使着朱雀神鸟撞向横皇城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为此各方江湖人士不乏站出来口诛笔伐之辈,但随着赤霄门暗中的多方操作,这样的言论已经渐渐被平复,只言道那是激战之下的双方力量失衡所致,而不仅是魏先生出手全力阻止,谢闵御同样也在高空处极力控制自己的朱雀神鸟,这才平复下了这场祸乱。

    这样的说法自然有着诸多纰漏,但看得明白的人收了好处,又或者不愿意得罪如今依然势大的赤霄门,所以也就三缄其口,对此闭口不谈。而看不明白的人,在有心人操控的言论之下,很快便附和了这样的说法。

    世上之事,大抵如此,你总以为你知道得很多,明白得很多,却不知道,你所知道的一切,都是掌权者想让你知道的,你以为对的,也只是掌权者想让你以为是对的。

    人生来便活在这样的世界,即使偶尔心生疑窦,在所有人的浪潮之下,却又会被转瞬浇灭,随波逐流。

    这既是不幸,也是万幸。

    所以,也正因为如此,当吕厚德三人迈着步子走入这山门中时,在场的大多数人还是极为礼貌的朝着三人递去了善意的目光。

    无论心底对于赤霄门又再多不满,就是不与亲近,至少也不愿得罪。

    明哲保身之道,于江湖也好,于朝堂也罢,终归是最好也最简单的方法。

    “嗯?怎么不见那小子,莫不是被吓破了胆,不敢来此?”方子鱼等人足以到了吕厚德等人的到来,而对方同样也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

    并不知晓那一日徐寒险些将自己掌教斩杀的吕厚德,对于徐寒依然抱有极大的杀心,他很是自以为是的剑赤霄门这些日子遭遇的诸多不顺尽数归咎到了徐寒身上,此刻见着了对方,自然免不了要嘲弄一番。

    方子鱼等人不愿节外生枝,撇过脑袋不予理会。

    “小贱人。”可吕厚德身旁的胡蔓儿却对雪宁抱有着更大的敌意,她恶狠狠的看了雪宁一眼,嘴里轻声骂道。

    这样的低语却是丝毫瞒不过晏斩的耳朵,这男人眉头一皱,如何能让自己的心上人受此折辱,身子一顿就要上前,可身旁的女孩却一把将之拉住,带着祈求的目光看着晏斩。他终究拗不过不对方,只是寒着目光盯着胡蔓儿,终究未有出手。

    待到这趾高气扬的三人走远,楚仇离神色古怪的看了看三人离去的背影,口无遮拦的转头便问道:“雪宁,你这师娘怎么就这么恨你?根被抢了男人似的....”

    这本是玩笑之言,虽然有些低劣,但楚仇离素来便是这性子。

    可是这话出口的瞬间,楚仇离却见雪宁的脸色一变,一旁的晏斩也神色古怪。

    中年汉子心头咯噔一下,暗道莫不是正说中了?

    他顿时收了声,静默了下来,不敢再在这个尴尬的话题上继续下去。

    ......

    时间继续流淌。

    徐寒依然不见身影,而此次执剑人大比的各位观礼之人也开始到场,其中自然少不了这十余次龙门会的举办人,那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李末鼎也在其中,不过观其一脸皮笑肉不笑的神色,想来心情不是太好。至于其他大多数人,方子鱼等人都是叫不出名字,亦没有心思去关心。

    这些人的到来自然预示着执剑人大比已经到了拉开帷幕的时间。

    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与百来息的光景之后,数十位身着白色长衫,袖口处绣或金或银或红线之人于那时气势汹汹的从直通山巅的台阶上忽的出现,缓步走到了诸人跟前。

    本就静默的人群在那时最后一丝窃窃私语之声也随之消散,场上瞬息变得落针可闻。

    这群来者不用多言,自然便是执剑阁的执剑人。

    他们虽然身着同样的白袍,但袖口处所绣之物已然将他们各自不同的身份展现了出来。

    而为首者却是一位模样看上去三十出头的丰腴女子,她的袖口处足足绣有七道金线,须知这三色执剑人间也有各自的品级,而金线的数量便代表这其中高低,而即使是执剑阁阁主萧蚺,袖口处也不过九道金线,由此可见这女子在执剑阁中地位品级之高。

    她似乎也是这大夏江湖有名之人,她方才到来,在场那些观礼的大人物便纷纷主动与她行礼,女子虽然也都一一回礼,但态度却不卑不亢,似乎并不太将这些江湖名宿或者王公贵族放在眼里,唯独对其中一位儒生打扮的老者礼遇有加。

    而在做完了这些之后,女人便看向了正等待着大比看似的诸位参与大比之人,女人的脸色一正,于那时便朗声言道:“在下南宫靖!承蒙各位抬爱,参与此次执剑人大比...”

    女人的声音不同于寻常女子的柔美婉转,带着些许男儿特有的低沉,但却并不显得怪异或者刺耳,反倒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奇异魅力。

    她站在台阶上,悉心为诸人讲解着执剑人大比的一些细节,无论是容貌还是声音,听这样一个女人讲话,大抵算得上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可晏斩一行人却对此提不起半点的兴致。

    徐寒还是没有出现,他们你看我我看你,眸中既是担忧又是焦虑。

    “难道小寒真的放弃了?还是遇到了什么不测?”这样想法不可避免的浮现在了诸人的脑海,但此刻他们却又不知但如何是好。

    而就在他们想着这些的时候,那位南宫靖终是说完了她并不冗长的讲话,这个女人的脸上在那时忽然浮现出了一抹古怪的笑意,她看了诸人一眼,说道:“那么现在,第一轮比试便开始吧。”

    此言一落,诸人纷纷一愣,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自然对于此次大比早已是摩拳擦掌,可此刻毕竟还在山脚,既无擂台,也没有具体的安排,他们着实弄不明,这比试究竟当如何进行。

    因此,此刻他们望向南宫靖的目光,都无一例外充斥着各种疑惑。

    南宫靖脸上古怪的笑意却在那时又浓郁了一份,她拍了拍手掌,之前在这山门前一字排开的执剑人队伍于那时朝着两侧退去,将一个五人宽的通道留给了诸人。

    而南宫靖的声音也在那时适时的响起:“这第一轮比试很简单。”

    “爬山。”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