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大步向前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二日,天才蒙蒙亮。!

    宁竹芒便收拾好了他本不多的行礼,独自一人出了院门。

    昨日,想着是最后一次诸人一起饮酒,楚仇离与晏斩叫嚣着这次一定要将宁竹芒灌醉,宁竹芒倒也敞开了酒量,想着遂了二人之意。可到最后依然免不了这二人被喝得东倒西歪,而宁竹芒却依然气定神闲。

    宁竹芒看了看天色,时辰尚早,他估摸着以昨夜那饮酒的后的状况,楚仇离与晏斩此刻应当还在酣睡。

    他想了想,还是收起与诸人道别的打算,独自一人趁着还未散开的夜色,走出了院门。

    他终究不善此道。

    既然注定要别离,送与不送,于他看来并无区别。

    所以这位白眉黑发的掌教大人,在深深看了一眼这座别院之后,毅然转身走了出去。

    天色依然未有完全亮起,宁竹芒走在横皇城的街道,街人烟寥寥,多少有些冷清。看着这样的情景,宁掌教的心头也有些不郁,说不出为什么,或许虽然他每日都不曾参与晏斩等人的大闹,但心底却依然习惯了跟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此刻骤然少了这些聒噪反而变得不适。

    想到这里,掌教大人摇了摇头将脑海纷扰的思绪抛诸脑后,然后于街边的路摊买了几个馒头当做路的干粮,这便迈着步子,出了横皇城。

    城门口守城的士卒还未道轮换的时辰,但经过一些的疲惫早已是昏昏入睡,敷衍着盘问了宁竹芒几句便放对方出了城。

    宁掌教啃着馒头,这清水,边吃边走,毫无身为掌教大人的风度。

    行出约莫百丈的距离,这位男人脚步忽的顿住,他又转头看了看那座城郭,没来由的叹了口气,他终究还是没有与她说半个字...

    他有些沮丧,也有些遗憾。

    此去之后,他亦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对方...

    毕竟他要做的事情凶险万分,可又偏偏必须做。

    “为什么你总是喜欢不辞而别。”想着这些的时候,他的身后却忽的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

    宁竹芒一愣,回头看去,却见不知何时,方子鱼竟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此刻正脸带怒色的看着他。

    素来沉着冷静,即使面对两位酒坛高手围攻也不见半分慌乱的掌教大人,却在那时乱了阵脚。

    他怔怔的看着这忽然出现的女孩,只觉脑袋一片空白,嘴唇也有些发干,支支吾吾半晌,竟是未有吐出半个字来。

    这般模样让方子鱼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言道:“当年你是不是也是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我娘的?”

    宁竹芒的心头在那时浮一阵愧疚,也真是因为这样的愧疚,让他愈发无法直视这张与当年的人儿生得有七分相似的脸蛋。他低下了头,不言不语。

    “闷葫芦。”方子鱼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道:“也不知当年我娘是怎么看你的。”

    “我...”宁竹芒低着脑袋,想要说些什么,可话还未出口,便被方子鱼再次打断。

    “别跟我讲你的苦衷,我听不懂,我只知道娘到死的时候,还想着你,还求着要见你一面。你要解释,应该去跟娘解释,而不是我!”方子鱼说道此处,眸子有些怒意,但这样的怒意,在看清男人脸落寞的神情之时,却又没来由的消融了下去。

    她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你要去哪里?”

    宁竹芒似乎不太适应女孩这般跳转迅速的说话方式,他愣了愣,这才回应道:“长安。”

    “做什么?”女孩的追问来的很快,几乎在宁竹芒话音落下的同时,便响了起来。

    “杀人。”掌教大人的回应来得却慢了很多,但话里的语气,却笃定无。

    “人家可是仙人,你打得过吗?”

    “打不过也得打。”

    “不能不去吗?”

    “仙人重托,故人遗命,不敢懈怠。”

    “命不要了?”

    “没得选。”

    听闻此言的女孩眨了眨眼睛,凑到了宁竹的跟前,她忽然笑了起来,如是问道:“这么乖巧的女儿,也不要了?”

    这一次,宁掌教彻底陷入了呆滞。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半晌之后,方才再次问道:“你说什么?”

    方子鱼却显然没有了再说一次的打算,她伸出了一开始便藏在身后的手,一个满满当当的包裹被她递了出来,也不管宁竹芒作何反应,方子鱼便直直的将那包裹塞到了男人的怀。

    “这么远的路,你吃馒头?”女孩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将宁竹芒吃了一半馒头抢了过来,咬了一口,撇了撇嘴,又指了指那包裹,言道:“吃这个吧。”

    这时的宁掌教哪能说出半个不字,愣愣的点了点头。

    女孩看着这般模样的男人,有些无奈,但脸的神色却忽的落寞了下来:“本来我也应该与你一道去的,可我的功法...”

    “我知道,《吞妖镇天决》虽然威能无穷,但也凶险至极,你得谨慎修行,当年你娘...”素来沉默寡言的男人在那时一股脑的言道,看趋势大有说一个时辰的架势。

    女孩赶忙伸手打断了男人的话,“知道啦,你放心吧,老妖婆心疼着我呢,有她看着,不会有事的。”

    男人顿时语塞,他确实知道,以鬼菩提当年与月牙的关系,确实没有害子鱼的可能,他点了点头,再次沉默了下来。

    女孩也沉默了下来。

    二人这样在这横皇城的城门外站了许久。

    方子鱼终于再次出言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你得活着回来。”

    她这般说道,以一种近乎命令的口吻。

    男人抬头看向女孩,似乎有些不解。

    “我想和你去看看我娘...她很想你...”

    听闻此言的男人,脸荡开一抹喜色,他正要说些什么,方子鱼却猛地转过了身子,朝着城门方向跑去。

    而男人的耳畔则在那时传来了女孩的声音:“你只有这一次机会,若是你再失约,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男人又是一愣,白眉之下的眸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涌动,但他却极力阻止了下来。

    他没有回头,因为他害怕一回头,心底的决心便会动摇。

    但他却重重的点了点头,他应下了这个承诺,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承诺。

    他轻轻打开了那个包裹,里面装的竟全是满满当当的红薯,似乎火候掌握的不够,烤得有些焦黑,男人哑然失笑。

    可那时并未跑远的方子鱼似乎感觉到了男人的举动,她朝着男人大声说道:“不许觉得难吃!”

    男人再次点了点头,他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红薯,剥开外面的果皮,将那卖相并不好的果肉放入了嘴细细咀嚼。

    然后他的脸露出了幸福的笑意。

    那东西自然好吃到了极点。

    至少宁竹芒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这样想着,他将那一袋红薯包好,整个过程他做得缓慢又仔细,唯恐出现半分的纰漏,末了他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会,这才放心的将他放到了自己的背。

    这时,这位掌教大人,方才迈开了步子,大步朝着长安走去。

    他神采飞扬,他步履矫健。

    他背背着红薯,脸带着笑容。

    犹如孩童一般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