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妖丹
    距离执剑人大比的时间越来越近。

    按照龙门会各方下达的通知,执剑人大比会在三月十五如期举行。

    如今已经到了三月初八,徐寒依然没有消息。

    夜里,百无聊赖的诸人坐在庭院中,看着星星,一旁的玄儿与嗷呜耷拉着耳朵,没精打采的躺在一旁,徐寒的离去让诸人的心头不安,这一点也影响到了两个小家伙。

    “你说,小寒会不会不回来了?”楚仇离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叹了口气,如此言道。

    “不会的。”一旁的方子鱼果断的摇了摇头,她没有说明做出这样判断的缘由,但语气却笃定无比。

    “嗯,我也觉得,徐兄弟断不是这样的人。”晏斩也在那时点头应和道。

    “唉...”楚仇离叹了口气,终是没有再继续下这个话题,只是眉宇间的担忧却不曾消减半分。

    众人再次沉默了下来。

    而这样的沉默并未持续多久的光景,便被人打破。

    一直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宁竹芒忽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轻声言道:“本来想等着小寒回来,与他道别的,现在看来是等不到他了。”

    白眉黑发的男人这般说道,语气之中不乏遗憾之意。

    诸人闻言都有些莫名其妙,纷纷在那时转头看向这位男人,目光疑惑。

    “什么意思?”楚仇离最先回过神来,他眨了眨自己大大的眼珠,不解的看着宁竹芒。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宁某想,是时候与诸位告别了。”宁竹芒笑着言道。

    “告别?你要去何处?执剑人大比就要开始了...”一旁的晏斩也站起身子,如是问道。

    宁竹芒闻言淡淡的一笑,他转头看向一旁同样朝着他递来困惑目光的方子鱼,而对方在与他目光对上的瞬间便下意识的避开。

    “我对执剑人并没有兴趣,来到这里也只是为了找到一样东西,现在我找到了,而且确定她很好,我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了。”

    诸人当然都明白宁竹芒话中所指究竟是何物,但心底却止不住有些不舍。

    他们浩浩荡荡十余人到横皇城,转眼间死的死,去的去,便只剩下他们几人,此刻难免有些悲凉的味道。

    于是,不可避免的沉默再次笼罩向诸人。

    但最后,还是晏斩提起手中的酒杯,朝着宁竹芒举起。

    “宁兄说得对,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但能与诸君相遇却乃晏某之福,既然宁兄心意已决,晏某自然不会多言,只是今夜你我需得不醉不归,就当为宁兄送行!”说罢,晏斩仰头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诸人到底是江湖人士,虽然心头不舍,但在这时却也纷纷展颜一笑,一时间院落中杯光交错。

    唯有方子鱼看了看喝得兴起的宁竹芒,她跺了跺脚,转身离去。

    宁竹芒对此似有所感,但终究没有鼓起勇气去追上女孩......

    ......

    同样的夜,同样的横皇城中。

    执剑人大比之前,最后一场龙门会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大抵是因为今次执剑阁开出的丰厚的条件,大夏江湖各处的江湖人士蜂拥而至,也是因此,这龙门会中时不时便会涌出一些惊艳绝伦之辈。

    且不论那些不知从何处冒出的大衍境强者,但是这年轻一杯中,便有诸多之前声名不显的黑马杀出,而其中最出名的便是之前那位击败了李定贤的徐寒,以他的年纪所展现出来的修为,大夏年轻一辈中少有能与之比肩之人。

    就在诸人以为徐寒便算得上是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之人,这最后一场由大夏江湖名宿庭成镖局的镖头——许则主办的龙门会上,一个同样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给大夏江湖带来了不输于徐寒的震撼。

    其实所谓的年轻人,用在这个人的身上都有些不太合适。

    因为,这个惊艳全场之人,年纪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

    并且还是个和尚。

    他以摧枯拉朽的势头一路过关斩将,击败了所用铜执榜上的高手,登顶榜首,而最关键的是,无论是名门高徒,还是江湖声名大盛的青年才俊,竟无一人能在这小孩手上走过一招。

    而作为这场事件的主角,取得榜首后的广林鬼却是毫不在意,这些事情对他来说,更像是毫不起眼的小事一般不值一提。

    他在确定自己取得了执剑人大比的资格之后,便在诸人惊恐的目光下,拉着刘叮当来到了横皇城的街道上。

    他可没有什么大事要做,只是记得叮当过了亥时不睡,便得肚子饿得难受,可偏偏这龙门会,非得让金执与银执两拨人比完,方才轮到铜执。小和尚害怕饿坏了刘叮当,故而一轮到他,便急不可耐的跳出来,将榜上所有人打过一遍,这便急急忙忙的离开。

    “想吃什么?”走在横皇城街道上,小和尚转头看向刘叮当,嘴里问道。

    比起那方才在龙门会上大杀四方的广林鬼,此刻在刘叮当面前的小和尚,温顺得就像是一只人畜无害的绵羊。

    似乎也是感受到了对方的心意,刘叮当在那时朝着小和尚天天的一笑,说道:“火烧肉。”

    小和尚微微一愣,他大抵算不得一个真正的和尚了,以往在那破庙中老和尚没少带着他吃荤,但那里毕竟是无旁人,若是此刻去了大街上...

    小和尚有些迟疑,但在对上刘叮当那甜甜的笑意时,这一抹迟疑便在那时烟消云散。

    他重重的点了点头,言道:“好!”

    世上之人,或早或晚,大抵都会遇上这么一个人,为了他或者她,你可以放下所有的规矩,忘掉所有的道理,为的,却只是她一个笑容,一声轻唤。

    可就在小和尚应下之时,刘叮当却是忽然抿嘴一笑。她走到了小和尚的跟前,言道:“逗你的,方才我看那里有家老婆婆开了一家面馆,我想去吃完小面。”

    说着,刘叮当还一脸揶揄之色的盯着小和尚,似乎是看穿了在那之前,小和尚心中那一瞬的纠葛。

    小和尚闻言松了口气,连连应道:“也好,也好。”

    “笨蛋。”刘叮当皱了皱鼻子这么说道,然后女孩便带着一脸笑意,蹦蹦跳跳的就要去向不远处她口中所言的那个面馆。

    小和尚看着女孩的背影,心头一暖,正要跟上。

    可那时,走在前方的女孩却忽的身子一震,面露痛苦之色,竟然就在那时栽倒在地。

    “叮当!”见此情景的广林鬼顿时方寸大乱,他发出一声惊呼,赶忙冲了上去,伸手便将女孩扶起。

    此刻女孩身子颤抖,额头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汗迹,眸子中紫色的光芒时隐时现,似乎正在承受着某些巨大的痛楚。

    小和尚顿时醒悟了过来,想来是这些日子他忙于龙门会的事情,望了让刘叮当服用妖丹,此刻她体内的妖力反噬,方才落到了这般境地。

    这样想着,小和尚赶忙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瓷瓶,打开瓶盖,将里面的妖丹一股脑的掏了出来,喂给女孩。

    可是平日里只用四五枚妖丹便可恢复的女孩,这一次连吃了十余枚妖丹,也不见好转。

    眼看瓶中的妖丹见底,小和尚愈发的慌乱,他站起身子,将自己浑身找了个遍也没有寻到多的妖丹,眼看着刘叮当的情况越来越危机,小和尚却是方寸大乱。

    “阁下可是在寻此物。”可就在这时,他耳畔却忽的传来一道身声音。

    只见一位满脸笑意的男人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朝他递来可一道药瓶。小和尚微微一愣,这男人他固然认识,便是森罗殿如今在大夏的总负责人,阎罗元修成。

    但此刻他却无暇去细想对方为何会如此及时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赶忙拿过药瓶,将里面的妖丹倒出,然后一一喂给刘叮当。

    直到又吃下了十余枚妖丹,女孩的状况才微微好转。

    可广林鬼依然并不放心,他用力的将女孩抱在怀中,极尽所能的安抚着对方。

    身后站着的男子将这一切看在眼中,良久之后方才言道:“她对妖丹的需求只会一日胜过一日...”

    “阁下想要救她,就要将殿主所托之事放在心上....”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