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因果
    魏先生的房间中。

    老人半躺在床榻上,侧着脑袋看着这位突然闯入房中的男人。

    对方有些局促,坐在木凳上的身子不安的来回挪动着,目光也有些游离,不敢与老人的目光对视。

    “阁下深夜到访,不会只是为了这么坐上一宿吧?”老人将他这般模样看在眼里,忽的笑着问道。

    那来者闻言,咬了咬牙,终是第一次出言问道:“我听他们说先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了不得?”闻此言的魏先生淡淡一笑,对此不置可否。“你若是这么觉得,那便是吧。”

    “肯定是了。”男人连连点头,毕竟是能与赤霄门仙人对决的人物,那想来也是仙人不假。若是仙人都算不得了不得,那于男人的认知里,这世上恐怕就没有人当得起这三字。

    “其实,我想问先生一个问题。”男人又言道。

    “知无不言。”

    魏先生的回答来得自然是诚恳无比,可得到这样答复的男人,脸上却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那大抵是一种希冀与恐惧并存的奇怪模样。

    他为此沉默了数息的光景,方才问道:“先生知道,人死后会去哪里吗?”

    这个问题,出乎了老人的预料。

    他顿了顿,反问道:“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男人想了想,眼眶有些泛红,他的上下嘴唇也颤抖了起来,以至于他发出的声音,有些抖动。

    “我只是...”

    “只是想知道,死到底是什么?”

    “他们都不在了吗?不是说人死了,会去到阴曹地府,那里有牛头马面,有阎罗判官。然后他们喝了孟婆汤,就可以轮回转世,就可以再来到人世间...”

    男人有些激动,说的话显得有些语无伦次,话音从低沉到高昂,从高昂又变得落寞,直至微不可闻。

    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男人的头忽的低了下来:“我只是舍不得他们,只是觉得好端端的人,分明好端端的活在我的眼前。”

    “我们说过要去齐州...要娶最漂亮的媳妇...可忽然,他们就不在...”

    说道这里,男人的眼眶终于是止不住其中翻涌而事物,一发不可收拾的奔涌而出,而他语调也在那时变得哽咽,变得艰难,变得难以继续下去。但他还是说了下去,用尽浑身的力气说了下去。

    “我只是想知道,若是这一切都是真的,那我只要活着,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还会遇见,哪怕只是可能...”

    老人看着男人,他想了想,终于是在过了十余息的光景之后,开口言道。

    “我也曾有过这样的困惑。”

    老人的语调在那时变得深邃了起来,他眸子中的目光闪动,就好似穿越了无穷岁月,抵达了某个久远的时空之中。

    “我也有过珍视之人离我而去,我听闻昆仑山巅,有一道石柱,唤作天柱,有一道神门,唤作宗布,而门口有一尊神兽唤作陆吾。”

    “传闻天柱连接这人间与仙宫,宗门鬼门连接人间与地府。”

    “得道的仙人去到那里,陆吾会给他作最后的试炼,通过的仙人便可被陆吾载上天宫,成就真仙之位,而失败的,则会被贬下凡尘,继续历练。”

    “死去的亡魂也会被牵引道那处,陆吾会嗅一嗅英魂身上的味道,然后他会吃掉魂魄身上的恶,留下魂魄身上的善,然后便放阴魂去到地府,投胎转世。”

    “我与你一般不甘心珍视之人的离去,所以我也曾去过那里,我想要找到她的魂魄,至少知道她下一世会去哪里...”

    男人听得格外认真,可老人却在那时停了下来。男人赶忙问道:“那你找到了吗?真的有这样的东西吗?”

    这时,男人的眸子中闪烁着希冀的目光。

    他自然没有本事穿越妖族盘踞的十万大山,去到那传说中的昆仑仙山,但他却还是渴望得到老人肯定的答复,至少这可以让他稍稍心安。

    老人于那时深深的看了男人一眼,他在心底微微衡量了一会光景,最后还是决定如实相告。

    所以老人摇了摇头,言道:“我看到了高耸入云,不见端顶的天柱,却寻不到所谓的陆吾,也找不到宗门鬼门...”

    男人眸中的火焰顿时熄灭。

    他整个人都像是泄了气的气囊一般没在那事垮了下来。

    他叹了口气言道:“所以,传说都是骗人的吗...”

    “老鲁、小卫子、阿成都不会有下一世了吗?他们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眼前...再也不能去齐州,赚大钱、娶媳妇了吗?老大也去不了星空,也没有星光会看着我了吗...”

    男人说着,忽的笑了起来,可那分明是在笑的神情,却透露着一股难以言明,却又真实存在的悲伤。

    老人再次沉默了下来,他并不是在对这份悲伤感同身受,他只是再次陷入了迟疑,迟疑着要不要将这背后更残酷的真相告诉眼前的男人。

    可就在这迟疑的档口,男人却伸手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然后他豁然站起了身子。

    还不待老人反应过来,身高七尺的壮硕男人便在那时扑通一声跪在了老人的面前。

    “先生教我!”他高声言道,泪水还未涌尽的眸子中就在那时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那是愤怒,是吞噬一切的愤怒。

    “教你?教你什么?”老人问道。

    “先生知道的。”男人回应道,目光诚恳又急切。

    老人却摇了摇头,言道:“我教不了你。”

    “为什么?先生那么厉害,一定有办法教我的,我可以给先生做牛做马,只要能为老大他们报仇,我什么都愿意做!”男人急切的说道,但话音一落他又愣了愣,他用他并不灵光的脑子仔细的想了想他所知道的那些说书先生讲过的桥段,又连忙言道:“先生放心,我只是报仇,决计不会伤害任何无辜的...”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魏先生打断。

    老人又摇了摇头言道:“我并不担心此事,我亦未有迂腐到如那些秃子一般,劝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不教你,是因为你背负不起有些东西...”

    “我...”男人听闻此言,顿时看到了希望,就要急切的说些什么。

    可话才出口,便再次被老者打断。

    “我教不了你,但我可以寻人教你,但你得做好准备,因为从此你需要...”

    “需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再次看到希望的男人,急切的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老人脸露苦笑,他终究没有再说下去的心思,索性在叹了一口气后言道:“那好吧,去了那里,你得好好听话,自会有人告诉你,该做什么。”

    “那里?哪里?”男人依然有些不明所以。

    “去了不就知道了。”老人这般说罢,房间一侧那座巨大的木箱中忽的爆出一道耀眼的白芒,将男人笼罩其中,男人发出一声惊呼,而下一刻他的身子竟然就这样凭空消失,就好似他从未出现在这里过一般。

    那时,老人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事物,放在眼前,他细细的端量了一会,忽的又叹了口气言道:“这段因果,想不到最后会落在你的身上,是福是祸,就看你的造化了...”

    那事物,是一枚碎银。

    一枚甄玥赏给老人的碎银...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