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离去
    胡马睁开了眼。

    艰难的睁开了眼。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面他们住在一所大大的房子里,前屋摆着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后屋堆满了山珍海味,每个人的身旁都坐着美娇娘。

    他们欢声笑语,他们歌舞升平。

    他们去到街道上,可以买所有他们想买的东西;他们去到酒店可以喝最好的酒,吃最贵的菜。

    那是一个极美的地方,美得就像是仙境。

    那应该是在齐州。

    他从未去过齐州,但他觉得那里就是齐州,因为甄玥说过,她想去齐州。

    然后,梦醒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关切的脸。

    “你醒了?太好了!”那人这般说道,便站起了身子言道:“看样子老妖婆没有骗我,这药真的管用。”

    那人说着便来到了屋子的木桌旁,倒了一杯茶水,将之递到了胡马的跟前:“你大病初愈,不可多走动,得静养些时日。”

    胡马有些发愣的接过了那水杯,盯着眼前这女孩,忍不住问道:“你是谁?”

    于他记忆里似乎从未见过此人。

    “怎么?姓徐的都没给你们提过本小姐?”女孩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满的言道。

    胡马一愣,这时他因为长久昏迷而晕沉脑袋终于清醒了过来,他顾不得其他,试图坐起身子,但因为用力过猛的缘故,脑袋又是一阵昏沉,身子跌坐回了床榻上。

    可饶是如此他还是赶忙问道:“老鲁他们呢?还有老大呢?”

    听闻此言的女孩,顿了顿,脸上喜色顿时散去。

    她低下了脑袋,有些愧疚的说道:“我来得晚了些...他们...”

    这时,无论是她吞吞吐吐的语调,还是她脸上落寞的神色,都无一将胡马心头的疑惑回答得清清楚楚。

    可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明知道答案却还要追问,不是笨,不是蠢,只是不甘,只是不舍,只是害怕。

    “他们究竟怎么样了?”胡马的声音大了几分,他高声问道。

    女孩知道,这事无论如何也躲避不了的事情,胡马需要面对他。

    所以她咬了咬牙,回应道:“死了...都死了。”

    ......

    方子鱼叹着气走出了胡马所在的院门,她朝着在门外等候的诸人摇了摇头,但目光在触及到那位宁竹芒时,却本能的避开。

    那一日,徐寒等人与赤霄门的大战开始不久她便察觉到了。

    但她并未在第一时间出手相助。

    不是不愿,而是她知道仙人间的战斗,并不是她能参与的东西,所以她只能去找到尚且还在横皇城中的鬼菩提,由她出面付出些许代价方才让萧蚺收回了执剑令,这才平复了这场大战,可饶是如此,甄玥等人也只有胡马一人活了下来。

    她虽然从未与这几人有过接触,但以她那素来善良的性子,依然免不了为此暗暗自责。

    “人虽然没事了,但估摸着...让他自己待会吧。”方子鱼想了想,还是在那时如是言道。

    说罢此言,她又像是响起了什么转头看向诸人,当然目光依然有意无意的避开了宁竹芒,她问道:“姓徐的怎么样了?”

    “唉。”楚仇离在那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言道:“将自己关在屋中,谁去都不好使...”

    闻此言的诸人也纷纷在那时面露愁容,甄玥的死对徐寒的打击极大,已经过了半个月的光景,这少年似乎依然无法面对这样的事情,整日闭门不出,楚仇离等人多少对此都有些担忧。

    “我去看看吧。”方子鱼无奈的言道。

    这才告别了众人,朝着徐寒所在的别院走去。

    ......

    之前诸人居住的府院已经在那场大战中化为了废墟,不过晏斩却好似一个用之不觉的金库一般,大手一挥,有买下了一座别院。

    不过因为之前魏先生出手救下横皇城的事情,在横皇城百姓心中对于魏先生一行人倒是颇有好感,这院子的价钱也是极为便宜,大抵只有市价的六成不到。

    方子鱼走到徐寒的小院前,门口处,嗷呜与玄儿正耷拉着耳朵,蹲在徐寒的门口,似乎也是感觉到了徐寒的异样,两个小家伙也没了平日里的嬉闹,安静得让人有些不适应。

    “你们倒是贴心得很啊。”方子鱼看了它们一眼,笑着说道,而人则在那时走到了徐寒的房门前,伸出手敲响了房门。

    咚!

    咚!

    咚!

    房门被扣响的声音传开,可屋内却无半点的回应。

    方子鱼皱了皱眉头,朝着屋内轻声问道:“姓徐的,你在吗?”

    房门安静,没有半点的声音。

    方子鱼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敲打房门的力道又重了几分,嘴里的声音也大了些许:“你再不说话,我可就进来了!”

    可饶是如此,房门依然一片静默,依然没有任何声音响起。

    “那我可就真进来了。”方子鱼的语调又高了几分。

    但无论嘴里说得是如何言之灼灼,这女孩还是没有推开房门,她在说完这话后,便附耳贴在房门上,试图听出屋内的响动,可这次依然让她失望,房门静默,落针可闻。

    方子鱼心底顿时有了些火气。

    甄玥的死固然令人神伤,但躲在屋里逃避,如何是个办法?

    她不喜欢这样的徐寒。

    或许就是这样的怒意与怨气给了方子鱼勇气,她索性一咬牙,不管不顾的推开了房门。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言道:“我可是提醒过过你的,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我进来...”

    方子鱼的话说道尾声却忽然停了下来。

    她瞪大了眼睛看去,才发现房门之中空无一人。

    ......

    “不好了!不好了!!!”

    正在新房子的大厅中吃着晚饭的楚仇离,端起酒杯正要饮酒。

    身后便忽然传来方子鱼的惊呼,还不待他回过神来,方子鱼便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他的背上,这大汉嘴里的酒水喷洒而出,满满当当的落在对面宁竹芒的脸上。

    “对不住,对不住...”大汉连连道歉,可宁竹芒却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在那时赶忙站起了身子,走到了方子鱼的跟前,一脸关切的问道。

    或许太过焦急的缘故,方子鱼少见的并未避开宁竹芒,她掏出一张纸放在了餐桌上,然后大口大口的喘了会气,这才言道:“姓徐的...姓徐的不见了!!!”

    “什么?”楚仇离转过了头,一脸惊骇之色的看向方子鱼,含在嘴里没舍得喷出去的半口酒也在那时随着他的大嗓门喷吐而出。

    幸好方子鱼眼疾手快,躲到了一侧,可她身旁的宁竹芒就远没有这么幸运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饶是以楚仇离的厚脸皮,在看见浑身酒渍的宁竹芒时也暗觉脸皮发烫,他这般言道,赶忙转移了话题,拿起了那张被方子鱼放在桌上的白纸,定睛看去。

    一旁的方子鱼见状,看了看宁竹芒,想要伸手擦去对方身上的酒渍,可手伸到一半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却又忽的收了回来。她有些尴尬,正好见楚仇离拿起了那张白纸,她赶忙言道:“我方才去寻姓徐的,敲了半天门也不见他应我,我就进了房门,然后就发现了这个。”

    这时,楚仇离也读完了纸上的字迹,他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一旁的晏斩等人见状,心底也是奇怪得很,也纷纷在那时凑了上来,看向那纸上的字迹。

    一时间诸人的脸色都纷纷阴沉了下来。

    那信上所写的内容并不多,大抵便是徐寒说想要出去走走,让诸人不要担心。

    这样的事情,若是放在平时,他们大抵可以一笑而过,毕竟以徐寒的心性,想来只有他坑人的时候,少有人能在他的手上讨到便宜。

    可今时不同往日,因为甄玥的死,徐寒的状态极为不稳定,他若是真的出去散心,诸人倒是安心,可就怕他想不明白,去赤霄门寻仇...

    念及此处,楚仇离便站起了身子言道:“不行,我要去找小寒。”

    这中年汉子平日里大大咧咧,好似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可与徐寒的感情却是在这嬉笑怒骂的日子里,已经到了极为深厚的地步。此刻大汉脸上的关切可谓毫不作伪,作势就要冲出府门。

    可那时一旁的晏斩却伸出了手,拦住楚仇离。

    “楚兄担心徐兄弟的心情在下能够明白,但想来以徐兄弟的性子,不想让我们去寻他,我们想来也是寻不到,与其这样,不若让他自己待着吧,有些事情,终究是要靠自己才能熬过的。”

    “可...”听闻此言的楚仇离,脸色微变,虽然挑不出晏斩话里的毛病,但还是觉得心中不安。

    “小寒的性子,你比我们清楚,我亦觉得他不是莽撞之辈。”这时,宁竹芒也出言说道。“就由他去吧...”

    听宁竹芒也这般说道,楚仇离虽然收起了出去大海捞针的心思,但脸上依然是愁眉紧锁,屋中诸人在那时对视一眼,也从各自脸上看到了如出一辙的担忧。

    这一顿上好的饭菜,此刻也变得索然无味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府门之中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来到了魏先生的府门前,那身影微微犹豫,最后咬着牙还是走进了老人的房间。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