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渡劫之法
    “我的仙人法相毁了!还招惹那个不知道是个什么怪物的小子!你说,该怎么办?”谢闵御看着房间那道隐藏在阴影下的身影,神色狰狞的质问道。

    “掌教大人做得很不错,宫主很满意。”阴影下的身影平静的回应道。

    与暴跳如雷的谢闵御相比,他的态度冷静得有些可怕。

    “什么意思?”听闻此言的谢闵御,眉宇间煞气涌动,“你的意思是你们从一开始就在利用我?”

    谢闵御的确需要那金乌真火度过第三次天劫,但赤霄门两道火云令,一道早已遗失,一道几近转折落入了如今那执剑阁阁主的萧蚺手中。但关于这火云令中藏着金乌真火的消息,门中没有半点记载,若不是那位宫主告知,谢闵御也不会知道此事,也就没了之后这些事情。

    此刻听着来者的语气,谢闵御忽的生出一种被人驱使的错觉。

    无论是这番算计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结果,还是这被人算计的感觉,对于身为仙人的谢闵御来说都算不得一道太好的体验。

    “太阴宫做事素来公道,怎么能说是利用?况且金乌真火确实是在那老者的手中,这自始至终,宫主都未有欺瞒掌教大人半分。”面对暴怒的仙人,那道身影的态度依然淡漠无比。

    “可你们分明就知道那小子的不寻常对吧?”只是无论他的态度再笃定无比,却依然无法平息眼前这位仙人心底的怒火。那时谢闵御的衣衫鼓动,他周身的气势升腾,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身影,似乎只要对方再说出半句无用之言,这位仙人便会悍然出手结果了对方的性命。

    以谢闵御如今的状态,毫无疑问,他确实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在下说过,太阴宫做事素来公道...”但那人影却好似丝毫没有感受到这一点一般,在那时继续言道。

    而这样的话却彻底浇灭了谢闵御心中那所余不多的耐性。

    这位仙人发出一声冷哼,他的一只手猛地伸出,数百条狰狞的火蛇在那时呼啸而出,直直的去向那身影的面门。

    这气势汹汹的一击,即使是仙人大能也得慎重以对,可那躲藏在阴影下的身影却好似未有所感一般,他立在原地,没有半分防御或者躲避的意思。

    于是汹涌的火蛇便直直的撞到了那身影的身上,然后火蛇穿过了他的身躯,狠狠的撞在了他身后的墙壁,那名贵石材筑成的墙壁就在那时瞬息被熔出了一个斗大窟窿,若不是谢闵御及时召回那些火蛇,莫说这堵石墙,就是整个房屋都会在这火蛇所携带的灼热温度下,瞬息被烧成灰烬。

    收回火蛇的谢闵御,皱着眉头看了看眼前这道毫发无损的身影,他知道,处在他身前并非真身而以一种他不知名讳的神通化出的分身。

    “公道?本尊第三次天劫将至,经过此次,渡劫无望,这就是你太阴宫所谓的公道?”谢闵御愤声言道,眸中的怒火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你们明知那小子的古怪,却并不与本尊言说,还说这不是算计?”

    “若是说了,以掌教的聪明还岂能前去?”黑影笑道,说到这里,他的顿了顿,语调忽的低沉了下来:“但太阴宫的公道,却并非推诿之言。”

    “掌教想要渡劫,而宫主大人早已知道掌教大人此次必然无功而返,因此那渡劫之法,早已传给了掌教大人。”

    “嗯?”听闻此言的谢闵御微微一愣,正要询问所谓的渡劫之法究竟是为何法时,他到了嘴边话却忽的止住。他的脸色在那时一变:“你是说...”

    “正是。”黑影笑道。

    “此等邪门功法,需要修炼同样功法的生人生机作引...”谢闵御的脸色迟疑。

    “掌教大人不是已经用过了吗?”

    “那是权宜之计,若是我修炼此法,岂不将赤霄门千年传承毁于一旦。”谢闵御辩解道。

    “掌教大人糊涂啊,你在,赤霄门就在,以赤霄门的名声,想招收门徒,还不是有的是人挤破脑袋往里钻?这样一来,赤霄门只会一日强过一日,怎会断了传承呢?”

    ......

    脸上挂着三道狰狞伤疤的吕厚德与胡蔓儿等人有些焦急的在屋外等候。

    那场大战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光景,但谢闵御当时唤出朱雀神鸟撞向横皇城的事情所带来的连锁效应却才刚刚发酵。各方对于赤霄门的讨伐声不绝于耳,此刻的赤霄门多少有些风雨摇曳的味道。

    除开这些,关于那场大战时,谢闵御使用的功法,将数百位门徒生机抽走,这一点也让吕厚德等人心有余悸。他们可不记得赤霄门中,有如此邪门的功法...

    这时,房门忽的被打开,一脸阴冷之色的谢闵御迈步而出。

    吕厚德三人都在那时围了上来。

    他们张开了嘴,一股脑的就像将这几日发生的境况告诉自家掌教,只是话未出口,便被谢闵御打断。

    “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们不用担心,我自会处理,你们好生参与执剑人大比,夺得名额,宗门自有奖赏。”谢闵御淡淡的言道。

    执掌赤霄门数百年,他在这些门徒之中自然拥有无上的闻言,听闻自家掌教如此言道,吕厚德三人顿时心安。至于那数百门徒的事情,他们很是识趣没有多问,毕竟是不光彩的事情,问了不见得能有答案,反倒会惹来谢闵御的不满。

    “那徐寒...”但有一个问题,吕厚德却如何也藏不住。

    那一日,执剑阁阁主出手制止了双方的冲突,徐寒等人侥幸活了下去,可无论是之前的仇怨,还是被徐寒回去的容貌,都让吕厚德对徐寒恨之入骨,自然心有不甘。

    “不用着急,待我度过了天劫,我自会出手将之一一料理。”谢闵御淡淡的言道。

    这话一出,吕厚德三人脸色一变,从谢闵御这话里的意思,他们不难听出,自己这位掌教大人似乎有了对抗第三次天劫的信心。

    以他们的境界自然无法明白这信心从何而来,但出于本能的对于自家掌教的信任,三人心中确实生不出半点的怀疑。

    他们纷纷在那时跪下,言道:“恭贺掌教!”

    谢闵御看着诚惶诚恐的三人,双眸一眯,一道渗人的寒芒于眸中一闪而过。藏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