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做你的星光
    死局。

    是一个毫不夸张的说法。

    被玄儿一爪抓开脸上血肉的吕厚德再次站起了身子,虽然玄儿的一爪让他身负重伤,但却远不至于要他性命。胡蔓儿与邢镇也渐渐取得了上风,宁竹芒与晏斩且战且退,已是强弩之末。

    谢闵御迈步走来,神情狰狞,眸中红光如血。

    徐寒经历过无数生死之境,而这一次,他却是寻不到半分的出路。

    他叹了一口气,咬着牙站起了身子。

    哪怕这时的他已再无半分的内力可以动用,哪怕他的身子时刻都再向他的大脑传来无边的痛楚,又哪怕他面对是一位仙人。

    徐寒终究还是没有束手就擒的习惯。

    所以他艰难的举起了手中的剑,颤颤巍巍的指向仙人的眉心。

    谢闵御当然知道,徐寒这样的作为于他来说毫无威胁。

    但他却很讨厌,这样的徐寒。

    三百余年的高高在上,三百余年的众生仰望,让他早已习惯了被蝼蚁畏惧,徐寒的行为于他看来更像是某种亵渎与侮辱。

    所以他皱了皱眉头,屈指一弹,徐寒握剑的手便在那时如受重创一般,抽搐起来,他再也握不住那把剑,漆黑的长剑发出一声悲鸣,插落在地。

    “蝼蚁。”那时,谢闵御走到了徐寒的跟前,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位少年,嘴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呢喃。

    而后,他便再也没了与徐寒对话的兴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杀了魏先生,炼化那道足以让他度过第三次天劫的金乌真火。

    谢闵御的手在那时伸出出来,指向徐寒的眉心,他知道只需这轻轻的一点,这个少年便会在他的眼前灰飞烟灭。

    而此刻的徐寒却是生不出半点躲避的心思,不是不想,而是他的身体已经被谢闵御的某些法门所定住,根本无法动弹。

    徐寒看着那道离他的面门越来越近的手指。

    心头暗暗苦笑。

    这样的死法到底不太体面,但最后他还是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徐寒!!!”

    身后传来众人的惊呼,但除此之外他们大抵做不了什么,毕竟此刻他们同样亦是自身难保。

    谢闵御的手指已经来到徐寒的跟前,徐寒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那随之而来的死亡气息。但他却在那时出奇的平静了下来,魏先生说人活一世,但求问心无愧。

    虽然他的心里还有些许牵挂,亦有诸多不舍,但至少这一辈子,他没有对不起谁。

    想着这些,徐寒已然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徐寒!”诸人的惊呼还在响彻。

    而其中那么一道呼喊似乎有些不同,它的语调更加尖锐,也更加惊恐。

    徐寒觉得有些熟悉,却想不起它的主人究竟是谁。

    忽然,一股巨大的力道传来,徐寒的身子在那力道的撞击下,猛然朝着一侧栽倒了过去。

    意识到不对的少年,豁然睁开了双眼,然后...

    徐寒看见了一道,这一生他注定无法忘怀的场景。

    ......

    那是一个不应出现在这里的人。

    她叫甄玥,她的身上带着数道伤口,她的身后,胡马等人正死死的拦住数以百计的那些围着此处的由李末鼎带来的甲士。

    以他们几人的修为能穿越这些甲士封锁来到此处,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又需要背负多大的决心,这是一个光是想想便让徐寒心颤的问题。

    但她不仅来了,还抢在谢闵御的手指落在徐寒的眉心之前,一把将徐寒的身子撞开。

    她救了徐寒。

    她跌倒在地,神情狼狈。

    “你...”徐寒愣愣的看着这个女人,“怎么...”

    他想问她为什么回来,但话还未说完,他便对上甄玥那柔情款款的目光,他忽然醒悟了过来,这样的问题着实多余。

    “你没事...太好了...”甄玥看着徐寒,脸上荡开了一抹笑意。

    甄玥生得很美,但或许是冲杀过程中,受了不小的伤势,她脸上此刻满是污血,但那一笑。

    那弯起的眸子,那浅浅的酒窝。

    那带着污血的脸所荡漾出的发自内心的笑意。

    徐寒愣住了。

    他找不到任何辞藻来形容眼前的女子。

    他只是觉得,她的模样,美得如此惊心动魄。

    甄玥勉力站起了身子,朝着徐寒走来,她似乎想要扶起徐寒。

    但她却忘了那位谢闵御却因为她的忽然出手,而已然陷入了暴怒!

    这位赤霄门的掌教大人,看着那对他视若无睹的甄玥,他很是恼怒。

    他伸出了手,一条火蛇自他的袖口涌出,直直的扑向甄玥。

    “小心!”徐寒发出一声惊呼,但话音方落。

    那火蛇便如利剑一般穿透了甄玥的胸膛。

    炙热的鲜血喷涌而出,倾洒在徐寒的脸上,那鲜血烫得徐寒,脸蛋发疼,就好似那东西要穿过他的皮层直抵他的灵魂一般,让他痛不欲生。

    “老大!”远处胡马等人的惊呼传来。他们冲了过来,用尽浑身的力气冲了过来。

    但于徐寒眼中,所有的画面都忽的静止,他眸中只有那个女人脸上凝固的笑容,只有她如流星一般坠落的身子。

    可流星终究逃不过粉身碎骨的命运。

    就像甄玥终究还是栽倒在了徐寒的怀中,徐寒的身子开始颤抖,从骨头到灵魂的颤抖。

    杀!

    一道声音从他脑海的深处响起。

    像是魔鬼呢喃,又像天人的敕令,不可违背,无法逆转。

    他知道那是什么,他也清楚当他接受了这份意志之后,他会面对什么。

    但他不想反抗,因为一种名为愤怒的情绪压过了所有的理智。

    “杀!”他这般说道,双眸渐渐变得漆黑,一股可怕的气息在那时于他周身蔓延开来。

    ......

    胡马等人也在这时冲到了徐寒的跟前,他们根本无心去关心徐寒此刻的异状。

    他们看着那倒在徐寒怀中人儿,四个壮汉眸子顿时红了起来。

    “去你 妈 的!老子跟你拼了!”鲁压山发出一声怒吼,什么仙人,什么大能都被他抛诸脑外,他提着刀就从了杀去,身后胡马等人也在那时回过了神来,纷纷朝着那谢闵御杀去。

    这注定不是一场公平的对决。

    仙人与凡人,便是巨象与蝼蚁,哪怕这头大象身负重伤,但想要击败几只蝼蚁,依然不过是动动手指头那般简单。

    只见那时的谢闵御脸色一沉,四条火蛇纷自飞出,以快得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射向胡马四人。

    噗!

    四人的身子在那时一顿,他们纷纷脸露骇人之色的看向自己的胸口,那里四道血洞浮现,鲜血如柱般喷涌而出。

    四人的身躯猛然倒下,而谢闵御对此并未生出半分的感叹。

    就像大象不会为随意踩死蝼蚁伤怀一般,谢闵御走到了徐寒的跟前。

    他看着那低头抱着生死不知的甄玥身体的徐寒,脸上露出一抹悲悯之色。

    “该你了。”

    他这般说罢,一只手便再次伸出,就要朝着徐寒的天灵盖上摁去。

    这一次,他很确定不会再有半分的意外,徐寒一定会死!

    他有些急不可耐,他想着料理徐寒之后,他便可以杀了魏先生,夺取金乌真火。为此他付出了些许代价,也得罪了不少人,但只要他取到了金乌真火,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样想着,谢闵御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但这样的笑意,于下一刻便猛然凝固。

    他伸出的手,停了下来。因为一只更有力的手将他的手腕紧紧摁住,动弹不得。

    “嗯?”谢闵御皱了皱眉头,看向依然低着头的徐寒,虽然他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从徐寒这只伸出手上所传来的力道,却让谢闵御意识到某些变化正在徐寒身上发生。

    而这样的变故很可能,让他这一场算计,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的仙人法相已经被毁,他度过第三次天劫的希望尽数寄托在那道金乌真火的身上,

    他并不能接受任何的变故。

    所以,他的脸色一寒,体内不多的真元抵挡,数十条火蛇自他袖口涌出,嘶鸣着冲向徐寒,朝着徐寒的手臂张开了自己锋利的毒牙。

    可这足以让大衍境修士饮恨的火蛇,触及到徐寒的手臂之时,却纷纷发出阵阵悲鸣,然后一道道漆黑的气息自徐寒的身上涌出,那气息并不浓郁,淡淡得宛如村庄中升起的炊烟。

    但那些火蛇只是轻轻触碰到那股黑色气息,它们的身子便猛然定住,然后就像是被那些黑色气息侵染了一般,火蛇周身汹汹的火焰渐渐熄灭,化作了诡异的黑色。

    然后那些黑蛇眸中亮起一道渗人的血光,它们纷纷转头看向他们曾经的主人谢闵御。嘴里发出一声嘶鸣,竟然在那时调转了马头,飞射向谢闵御的面门。

    谢闵御活了三百余年,这样的境况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根本来不及反应,那些黑蛇便冲到了他的面门,张嘴朝着他脸上咬去。

    啊!!!

    这位掌教大人毫无风度可言的栽倒在地,掩面痛呼。

    他伸手试图扯下那些撕咬着他面门的毒蛇,可那些毒蛇却好似疯了一般,死咬着他不肯松口,谢闵御每扯下一直毒蛇,脸上便被拖出一大块血肉。

    而徐寒也在那时缓缓的站起了身子。

    他双手横抱着甄玥的身子,低沉的脑袋随着身子一缓缓抬起。

    他的周身不断蔓延着黑色气息,碎裂的衣衫涌动,气势随即不断的升腾,宛如没有尽头一般。

    他盯着谢闵御,眸子一片漆黑,就像是连接着亡魂归处的深渊。

    他张开了嘴,语调沙哑又低沉。

    他说:“你该死。”

    此音一落,他的周身溢出的黑气顿时狂暴了起来,像是蓄势已久的洪水寻到泄洪的闸口,一发不可收拾!

    那黑色的气息仿佛没有尽头一般不断的自徐寒的体内涌出,那股黑色气息之中所包裹的威能,依然超出了世间凡人能够理解的极致。

    它飞速的蔓延开去,时间于那一刻仿佛停止了流淌,所有人都在那时静止了下来,就像是一副璀璨又悲凉的墨画。

    唯有徐寒以及他怀里的人儿,当然还有谢闵御。

    是的,与其说是时间被停滞,倒不如说是将徐寒与谢闵御从那个空间与时间中剥离了出来。

    他们来到了一个白茫茫的世界,没有天,也没有地,也没有时间与空间的概念。

    只有漫天萦绕的滔滔黑气!

    而立在这黑色气息中心的徐寒,面无表情的看着谢闵御,宛如一尊自远古而来的魔神在俯视蝼蚁。

    徐寒的手缓缓伸出,身后滔天的黑色气息顿时涌动起来,于他的身后凝聚成了一尊巨大的神魔虚影。似乎是受到了徐寒的感召,那神魔虚影的一只手也在那时生出,按向谢闵御的头颅。

    这时的谢闵御方才解决那些撕咬着他的毒蛇,他的脸上也因为那些毒蛇的撕咬而变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谢闵御从未经历过如此诡异的场面。

    他看着眼前的徐寒,眸中写满了不可思议,他甚至不知道他身在何处,又如何抵达的这里。

    他当然想要保持住一位仙人应有的体面与尊严,可当只魔神巨大的手掌压在他的头顶时,无边恐惧的如潮水般朝着他奔涌而来,将他彻底淹没。

    他顿时脸色惶恐,竟然就在那时颤抖着身子,朝着神情冰冷的徐寒跪下了身子。

    “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他低声祈求道,模样狼狈不堪,像极了一条丧家之犬。

    “你必须死。”但回应他的却是一道低沉的声音。

    那根本不是徐寒发出的语调,更像是徐寒身后那尊看不清模样的巨大神魔。

    那声音威严无比,像是在进行某种审判。

    这话一落,那巨大的手掌猛然朝着谢闵御的脑袋盖下,漫天的黑气依然将谢闵御的身子锁死,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手掌落下,结果他的性命。

    那尊巨大的魔神双眸中泛着骇人的血光,像是在兴奋于这场即将到来的杀戮。

    这是一场交易。

    杀了眼前这只蝼蚁,他便可以从无尽沉睡与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苏醒过来,这场杀戮,是他复仇的号角。

    一切都如此完美,没有人能再阻止它的发生。

    叮铃铃!

    可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铃声在这静默又诡诞的空间中响起。

    魔神就要拍下的手掌,在那时停了下来。

    他眸中的血光更甚,却不再是兴奋,而是愤怒与不安,惶恐与暴躁。

    “不...不要...”怀里那个人儿忽然发出声音,声音虚弱,语调却温软无比。

    自始至终静默的徐寒,漆黑眸子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涌动,他低下了头,看向怀里的人儿。

    “不要。”甄玥再次重复着自己的话,她的右手艰难又缓慢的抬起,上面系着的铃铛于那时发出阵阵脆响。

    徐寒盯着甄玥,冷峻的脸上似乎有了些许融化的迹象,他艰难的说道:“你...没有死...”

    甄玥确实没有死,但也只是最后的回光返照罢了。

    谢闵御唤出的火蛇,洞穿了她的心脏,若不是这个空间某些与外世界不同的规则,甄玥只能在这致命伤势下慢慢死去,但现在她有了些许气力,终于是抬起手摸到了徐寒的脸颊。

    她的手上满是血痂,划过徐寒的皮肤,有些疼,但徐寒却感受到了一股说不出的温暖。

    他握住了那只手,用尽浑身的力气握住了那只手,就像是在害怕一旦松开,他就会死去某些极为重要的东西一般。

    “我不知道,你的体内究竟...”

    “究竟藏着什么...”

    “但请你,不要变成那样...”

    女子用她所余不多的气力如此言道,每一个字眼,她都得用尽浑身的气力。

    徐寒漆黑的眸子在听闻此言之时,眸中黑色忽然有了些消退的痕迹,他颤抖声音言道:“可你会死,你不能...不能白死!得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甄玥的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笑意:“我喜欢那个冷冰冰,心里却发着光的徐寒...”

    “就当是为了这份喜欢,做那样的徐寒,好吗?”

    听闻这言的徐寒身子颤抖这愈发的厉害,他说不出那是怎样的感受,就像是被人生生从体内剐走了一块血肉一般,旁人看不真切,但自己已然撕心裂肺。

    他所在的空间开始崩碎,身后那尊巨大的魔神身躯变得愈发模糊。

    “我不会死。”甄玥还在说话,她知道这片空间崩碎那一刻,便意味着她的生命走向尽头,她想要尽可能与徐寒多说些什么。

    “我爹说过...”

    “死去的人,都会去到天空...”

    “我会变成星星,我会一直看着你,做你的星光...”

    “好好的,活给我看...”

    说到这里,甄玥的手终于忽然无力的垂下,手腕上的铃铛发出轻柔的脆响,每一声都如重锤一般敲击在徐寒的胸膛。

    空间终于崩碎。

    静止的画面再次流淌。

    举着刀剑的人们只觉一阵恍惚,他们还未回过神来,耳畔便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

    一个少年抱着一具冰冷的尸体,瘫坐在血泊之中,放声嚎嚎大哭。

    而这时一位满脸横肉的中年大汉忽然出现在了诸人的上空,他的手伸出,将那执剑令握在手中,那道笼罩此方的结界瞬息烟消云散。

    他沉眸看了看满地的尸骸,阴沉着脸色言道:“到此为止了,谢闵御,我萧蚺与你赤霄门的恩情,今日起一笔勾销。”

    说罢此言,男人又深深看了看那个哭得旁若无人的少年,长叹了一口气,身子一顿,消失于此方天地。

    诺大的别院早已化为了废墟,天际忽然下起了雨。

    雨水滴落在这废墟之中,冲刷掉了满地的血水,却如何也冲不掉,少年眸中愈发汹涌的泪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