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弑仙
    徐寒与吕厚德交手不过十余息的光景,这少年便节节败退,其间一个不慎,被吕厚德抓住了机会,一掌将之拍飞,身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那时的徐寒脸色一红,一口血箭喷出,不得不以剑杵地方才勉强站直了身子。

    见此情景的吕厚德眸中笑意更甚。

    但他并无再与徐寒废话的意思,他周身的真元一震,身子便在那时化为一道流光直直的杀向徐寒。

    这一次他催动起了浑身力量,誓要一击取下徐寒的性命。

    一旁的宁竹芒与晏斩也都意识到了徐寒危机的状况,他们纷纷脸色一变,想要抽身救援。

    “拖住他们。”可徐寒的声音却于那时响起。

    二人一愣,加之他们各自的对手显然也打算放他们离去,故而只能压下心头的忧虑,再次与胡蔓儿二人缠斗起来。

    而徐寒面对吕厚德凌冽的攻势同样未有半分躲避的意思。

    他在那时将手中的剑提到了胸前,漆黑的剑身上三千道金色剑影涌出,犹如侍卫一般在徐寒的背后一字排开。

    吕厚德微微一愣,徐寒的呼喊他听得真切,他亦看得出,此刻的徐寒似乎还打算与他再次搏杀。

    但他想不明白,现在的徐寒究竟还有什么资本与他对敌。

    他不得不小心翼翼,以他在徐寒手中数次吃瘪的经验来看,眼前这个少年的心性了得,绝非寻常人可比,他觉得徐寒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底牌。

    或许就是这一瞬的迟疑,被徐寒瞥见了机会。

    徐寒的身子豁然动了起来,他一剑祭出,身后三千剑影相随。

    漫天剑影弥漫,将他的身子裹挟其中,直直的便朝着吕厚德杀了过去。

    吕厚德觉察到了这一点,他瞬息回过了神来,那一刻,他体内的真元疯狂的运转,一对火翼便在那时自他身后伸出,那巨大的双翼挥舞,无数的火球在那时朝着徐寒铺天盖地的爆射而来。

    这时的吕厚德当然可以选择全力进攻取下徐寒的性命。

    但或许便是在徐寒手中吃了太多苦头的缘故,这位大衍境强者在面对比他足足低了两个的境界的徐寒面前竟然有了些许恐惧,他下意识唤出了自己的真灵,以一种较为保守的方式抵御徐寒这舍生忘死的一剑。

    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切在他看来最为稳妥的选择,却是正中徐寒的下怀。

    只见那三千道金色剑影汇集到了徐寒手中长剑的剑锋之上,他们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道金色轮盘的不断的旋转,将那些呼啸而来的火球尽数击散!

    当然大衍境所激发的攻势自然不会如此简单,那些看似寻常的火球之中所包裹的威能极为巨大,徐寒虽然顶着这些火球飞速的朝着吕厚德杀去,可事实上他的处境并不如外人看上去那般轻松。

    每一个被他所击碎的火球,都给他的身子带来的极大的负担,短短十余丈的距离,方才冲杀过一半,他的脸色便苍白如白纸,鼻尖的呼吸也渐渐变得粗重起来。

    吕厚德皱了皱眉头,却并非因为此刻徐寒如此凌厉的攻势。

    以他的眼界,自然一眼洞穿了徐寒的处境。以徐寒的状态,他只要加大攻势,徐寒能否冲杀到他的面前,都是未知之数。而就算徐寒做到了这一点,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来到他跟前的徐寒又能做些什么?

    他想不明白徐寒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但这并不妨碍他再次催动起体内的真元,将那灼热的火球愈发狂暴的朝着徐寒倾泻而去。

    ......

    不可否认,吕厚德的想法很正确,在他加大攻势的情况下,徐寒的速度明显降低了数分。

    但他终究还是来到了吕德厚的身前。

    可那时徐寒的身子已然摇摇欲坠,没有了半分之前发起冲杀时的气势。

    饶是如此,少年依然固执的剑手中的剑刺向吕德厚的面门。

    那是很缓慢的一剑,缓慢到即使是三岁的孩童也能稳稳的避开这一剑。

    吕厚德的面色愈发的古怪。

    他终究看不懂徐寒的心思,他很确定这一剑,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作用。但他的思绪免不了复杂了几分,哪怕他对徐寒恨之入骨,哪怕他与他之间的仇怨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但在这时,他还是不得不对眼前的少年生出一股由衷的敬佩。

    至少这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气魄,吕德厚平生仅见。

    当然这样的感叹于吕厚德的心中只是一闪而过,他还没有愚笨到这个时候对敌人留手。

    他于那时伸出的手,轻轻一握,徐寒的剑便被他握于了手中。

    “结束了。”吕厚德这般说道,语调有些感叹,而后一只手就要伸出,结果徐寒的性命。

    与他看来,现在的徐寒并无半分还手之力。

    他这样的判断自然没有问题,可他却不曾想过,他真正的对手并不是徐寒。

    就在他伸出手,握向徐寒的颈项之时,徐寒的怀中忽的一道黑色鬼魅身影猛然窜出。

    那身影速度极快,宛如一道黑色闪电。

    虽然吕厚德及时激发出的自己的护体灵炎,可那黑色身影伸出利爪却锋利无比,所谓的护体灵炎在它那看似细小利爪面前如若无物一般,它极为轻松的破开了吕厚德的防御,将利爪去向了吕厚德的面门。

    无论是忽然窜出的黑色身影,还是它如此轻松破开掉自己的防御。

    二者对于吕厚德来说都太过突兀了一些,以至于他微微一愣。

    啊!!!

    而后,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响起。

    吕厚德掩面栽倒在地,他伸手捂着自己的脸,淋漓的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流下,在地上汇集成了一道触目惊心的积血。

    那时,本来已到油尽灯枯地步的徐寒却豁然周身气势一震。

    他咬牙运集起了自己体内所余不多的剑意,一脚踏出,身子踩在吕厚德的背部,高高一跃,竟然朝着吕厚德身后杀去。

    那还在后方盘膝而坐,试图压下自己体内伤势的谢闵御一愣,瞬息回过了神来。

    他这时才明白,徐寒的目标是他!

    这个双目尽赤,浑身浴血的少年,想要杀他!

    他想要杀死一位仙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