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落败
    对于横皇城的百姓来说。

    一场劫难因为魏先生的出手终于化解,他们回过神来时,脸上纷纷露出劫后余生的庆幸。

    而对于魏先生来说,真正的劫难才刚刚开始。

    谢闵御是个聪明人。

    当然聪明人这个说法,用在一位活了三百年的仙人身上多少有失偏颇。

    他驱使这朱雀神鸟,冲向横皇城,这样的做法所需要承担的后果他自然再清楚不过。

    与各方势力交恶,也毁掉了赤霄门那所剩不多的名声。

    损人又不利己的事情,于他这般境界的仙人来说除非血海深仇,万不可能做到这般地步。

    他这么做自然有他想法。

    他在博,博魏先真正如先祖手记中那般悲天悯人,博他真的会为了救这横皇城的百姓,而暂时放过他。

    他赌赢了。

    在魏先生飞遁而去之时,他便催动起周身的真元,试图冲破那枚铜板下在他身上的桎梏。

    但他却远远低估了魏先生的本事。

    魏先生说,那枚铜板封住了他的仙人命宫,没有三个时辰,这封印便不会消失。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用尽了浑身解数,那封印依然没有丝毫松懈的痕迹。

    他不免有些慌张。

    魏先生自然说过,他不会杀他,但却并不代表,在他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后,这样的承诺依然会兑现。

    况且,若是得不到金乌真火,那活下去对他来说也只是等死。

    于是,这位掌教大人在那时心头一横,便做出了决定。

    他的无名指一屈,扣在拇指之上,然后屈指一弹。

    身后那尊同样被封住了命脉的仙人法相,猛地颤抖起来。

    这样的颤抖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剧烈,在数息之后,剧烈的颤抖停下,法相周身绽出了无比灿烂的光芒。

    这时,魏先生已然与朱雀神鸟交手。

    谢闵御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心头一横,法相周身的光芒愈发灿烂。

    轰

    然后一声巨响炸开,那巨大的仙人法相便于那时,轰然炸裂。

    是的,这位掌教大人,竟然选择将自己的仙人法相自爆。

    那时他的脸色潮红,法相自爆传来的巨大反噬之力几乎将他吞没,但他却咬着牙催动着那股反噬之力冲向自己的仙人命宫。

    铛

    又是一声脆响荡开。

    谢闵御终是再也压不住体内的伤势,一口血箭自他口中喷出。

    而他的脸上却露出了笑意,发自内心的真切笑意。

    这自然是有些诡诞的场景。

    但谢闵御却知道,他成功了,以仙人法相的反噬之力,成功击碎了那枚射入他命宫的铜板,虽然为此他付出了惨烈的代价,不仅是法相破碎,他的本体也因此受了极重的伤势,可他终究可以再次催动自己体内的力量,这便意味着,他拥有了反击的资本。

    当然这很困难。

    但正如他所言,大道独行。

    这条路上没有朋友,只有敌人,只有杀机。所以,能走到他这一步的人,从不缺乏以命搏命的决心。

    他动了起来。

    饶是以他现在的状况催动自己的真元,会给本就伤势累累的身躯带来更大的负担,但他犹若未觉,以快得匪夷所思的速度杀向了魏先生。

    待到那朱雀神鸟化作金光散去。

    徐寒终于回过了神来。

    仙人的威能着实太过可怕,本来打的火热的双方都在朱雀神鸟冲杀来的一瞬停下了各自的步伐。除开那对于死亡本能畏惧,更多的原因还是在这仙人的威压之下,他们根本难以调集起周身的半分真元。

    此刻魏先生虽然击溃了朱雀神鸟,而那笼罩在诸人身上的威压也尽数散去,可诸人依然没有出手的意思,他们沉浸在方才骇人的画面,久久未能平息。

    忽然徐寒却在这时瞥见了某些不同的东西,他的脸色一变,大声喝道“先生小心”

    这话一落,只见那朱雀神鸟破开的光点之后一道身影猛然窜出,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魏先生杀来。

    徐寒发现了对方,魏先生同样发现了对方。

    老人的双眸一眯,就要出手。

    可那时,横皇城的四方却忽然从远处涌来四道微不可察的漆黑气息,它们犹如毒蛇一般窜入了魏先生的体内。魏先生身子一顿,脸色豁然煞白。

    而就在这个荡开,谢闵御的身子转瞬极致。

    漫天的火蛇缠绕在他的手臂之上,他从天而至,一掌生出直直的去向魏先生的面门。

    魏先生眼疾手快,在那时咬牙屈指一弹,一枚铜钱遁出,在他的身前化作一道金色盾牌。

    铛

    一声脆响炸开。

    这仓惶之间使出的神通,显然并不足以抵挡谢闵御这蓄谋已久的悍然一击。

    那金色盾牌在一声轰响后,碎裂开来,而谢闵御的攻势不减继续袭杀向魏先生的面门。

    魏先生当然还想再战,可那股涌入他体内的晦暗气息,却将他的内息搅得紊乱不堪,一时间他竟难以运转起体内的真元。

    噗

    谢闵御的手掌终究还是轰在了魏先生的胸膛。

    老人的身子一顿,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身子便在那时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重重的摔入地面。

    而与此同时,那四道方才涌入他体内的晦暗气息也于那时遁出,消散于此方天地,自始至终,除了那几位注视着这方境况的大能,便无任何人察觉那事物的到来与离去。

    “魏先生”徐寒等人见此变故,纷纷脸色大变,于那时快步上前,扶起了栽倒在地的老人。

    却见此刻老人脸色苍白,气息微弱,显然已经是身受重伤。

    与此同时,一击得胜的谢闵御也在这时落在吕厚德一方阵营之中。

    这位掌教大人的状况同样不算好,落地之时便吐出一口鲜血,身子摇晃,几乎站不住脚,幸得一旁的吕厚德眼疾手快,将之扶住,这才免去了这位仙人摔倒在地的狼狈境遇。

    可是,对于吕厚德如此殷勤的举动谢闵御却并不领情,他一把推开了吕厚德,运集真元正要一举拿下徐寒等人,却发现自己体内的状况同样堪忧,他顿时脸露苦笑,转瞬苦笑又化为了狰狞之色,他伸手指着徐寒等人喝到“去杀了他们”

    他已经确定金乌真火就在魏先生体内,只要将徐寒等人诛杀,待到他伤势恢复,便可从魏先生的尸体中将那金乌真火炼化而出。

    听闻此言的吕厚德等人微微一愣,却是不敢迟疑,于那时摆好阵势,就要再次朝着徐寒等人杀来,却全然忘了方才若不是魏先生出手,恐怕他们都早已死在了自家掌教那一招玉石俱焚的朱雀神鸟手中。

    徐寒等人见此,脸色再次难看了起来。

    之前因为朱雀五炎阵的集结,他们在那缠斗之中早已背负上了不小的伤势,之后虽然魏先生破了朱雀五炎阵,但之后的一番打斗依然让他们消耗不小,此刻对方再次出手,徐寒等人已然是力有不逮。

    但同时他们也明白,以双方之间的新仇旧怨,任何的言语都已无用。

    徐寒与宁竹芒以及晏斩三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见了决意。

    “能与诸位同生共死,真乃晏某之幸”到了这时,浑身是伤的晏斩却是放声大笑道。他迈步上前,身后两条寒铁锁链狂暴的挥舞。

    宁竹芒依然是那沉默的性子,但无论是他手中亮起的剑光还是他背后那只仰天长啸的狮子真灵都将此刻这位男人的心迹展露无遗。

    “楚大哥。”徐寒亦在那时站起了身子,他沉声言道。

    身后的楚仇离闻言一愣,但还是很快给了徐寒回应。

    “护好魏先生”少年寒声言道,他迈出了步子,身后两道黑色的身影落在了他的两侧,那时玄儿与嗷呜,生死关头,这两个小家伙也在那时纷纷弓起了身子,周身毛发竖起,喉咙中不住的发出阵阵低吼。

    “放心吧有我老楚在,想伤魏先生,就得踩着老楚的尸体去”似乎也是被这悲壮的气氛所感染,素来畏首畏尾的楚仇离一拍胸脯,朗声言道。

    得到楚仇离承诺的徐寒脸色稍安,他再次望向走来的吕厚德等人,少年的眸子于那一刻忽的眯起,眸中寒芒闪烁。

    “诸位,帮我拖住这二人。”

    徐寒如此言道,身子一顿便率先朝着吕厚德等人的方向杀去。

    宁竹芒与晏斩闻言,微微一愣,有些不解徐寒此言之意,但如今这般关头,徐寒自然不会与他们解释这些,而他们也不会多问,本能的选择了相信徐寒。

    双方再次缠斗在了一起。

    将宝压在徐寒身上的宁竹芒二人,招式大开大合,只攻不守,甚至已经到了以伤换伤的地步。本来在之前的大战中,并未受到太多伤势的胡蔓儿与邢镇二人,在宁竹芒与晏斩凌冽的攻势下,竟是未有讨到半分的便宜。

    而徐寒也在此刻与吕厚德短兵相接。

    他毕竟修为差上太多,加之之前的伤势,双方的战斗却不似宁竹芒等人那般占据上风,反倒是徐寒节节败退,眼看着便要落败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