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神无双
    横皇城中的百姓早已纷纷放下了手中的伙计,仰头看着天际。

    以他们大多数人的目力自然看不真切这番仙人斗法的情形,但这并妨碍他们心头的好奇。

    而作为主角的谢闵御与魏先生二人,显然都并无心情去理会这些寻常百姓的想法。

    此刻谢闵御微微有些气喘,他盯着眼前的老人,心头的自然是有些翻涌,依照他的想法,老人在之前那场大战中负了重伤,自己的本事他还是清楚,即使对方可能是活了近千年的仙人,但想在这短短一两个月光景中完全恢复过来也并无可能。

    况且,他若是未有看错,上一次这老人之所以败在他的手上,是因为老人的体内还有某些更为严重的伤势。二者相加,他暗觉此行十拿九稳。

    可事实上在交手之后,谢闵御才意识,自己终究小看了对方。

    他盯着巍然不动老人,对方的脚下踩着巨大的木箱,而木箱是下是从地面升起,直抵千丈高空的一道石柱。几番试探,他不说用尽浑身解数,但也拼尽了七八分实力,可老人却是见招拆招,身子自始至终未有离开那木箱半步。

    想到这里,谢闵御的脸色愈发难看:“先生当真是深藏不露。”

    他嘴里如是说道,目光却依然死死的盯着老人,他在寻找,寻找一个可以一击制胜的机会。

    魏先生看穿了他的心思,却并无戳破的意思。

    他反倒是摇了摇头,用一种近乎说教的语气盯着谢闵御言道:“度过了这次天劫,下次呢?”

    这话无疑戳中了谢闵御的痛楚。

    这位掌教大人的脸色微微一变,愤声言道:“过了这次,才有下次。不活着,便永远没有希望!”

    这一次轮到魏先生一愣了。

    他沉默了一会光景方才叹道:“是啊,活下去才有希望。”

    然后,老人的脸色一正,肃然言道:“那么,既然我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希望,那便分出个胜负吧。”

    那时老人的衣衫鼓动,脚下那根高耸的石柱忽的轻微颤抖起来,一道道树枝忽的自石缝中伸出,那些树枝刚伸出时还极为细小,不过孩童手臂粗细,但很快便化为了一丈大小,铺天盖地的朝着谢闵御涌去。

    谢闵御脸色一变,不敢轻敌。

    身后的火蛇在那时奔涌而出,迎向那一道道粗大的枝干。

    细小的火蛇却蕴含着世上最为灼热火焰之一——朱雀神火。

    只见那细小的火蛇缠绕上那些粗大的树枝,然后巨大的树枝便在那时燃起了汹汹火焰,转瞬便被那火焰燃尽,化为灰烬。

    见此状的魏先生脸上并未落出半分的异色,他双眸一凝,背后忽的同样升起了一团汹汹火焰,然后一只三足金乌忽的浮现在他的身后,那金乌发出一声长啸,便在那时朝着谢闵御袭杀了过来。

    谢闵御见状,同样神情肃穆。

    他背后的火蛇随即猛地朝着一处缠绕汇集,于那时化为了一只朱雀神鸟。

    这只朱雀神鸟,比起那之前赤霄门门徒们所凝聚的朱雀神鸟,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无论是那百丈大小的身姿,还是那周身灼热得几乎将空间撕裂的温度,但见这只神鸟的不凡展现得淋漓尽致。

    谢闵御能走到今天,决计不是怯弱之辈,何况他毕生修行这火系功法,遇见了金乌真火自然要与之博个高低,他双手一挥,那朱雀神鸟发出一声长鸣,便在那时直直的朝着金乌杀去。

    一声巨大的轰响爆开。

    两只神鸟相撞爆出的可怕威能即使在千丈高的高空也足以波及到横皇城的百姓。

    那灼热的气浪荡开,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脚底蔓延。

    全力以赴催动朱雀神鸟的谢闵御根本无暇顾及此事,可魏先生却在那时微微皱眉,这位老者猛地一跺脚,脚下那根高耸的士卒上便猛地从中生出一道巨大的土墙,横向张开,数息便铺展百里,将那漫天气浪遮挡,而后那巨大的宛如地毯一般遮掩了整个横皇城的土墙瞬息土崩瓦解,化作尘土朝着横皇城坠落。

    那时,老人又是屈指一弹,一道金色火焰涌出,瞬息铺展开来,将那些尘土包裹其中转瞬烧成汇集。

    这番作为于常人看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们之间气浪涌动,然后忽的天色一暗,日光被某些巨大的事物遮蔽,下一息便只剩下熊熊燃烧,便又猛然熄灭的火焰。

    当然寻常人将这些看不真切,身为仙人的谢闵御却将之看得清清楚楚。

    为此他的脸色变得颇为难看了几分。

    此刻已然全力催动起了朱雀神鸟,却也只是与那金乌杀得不相伯仲,可魏先生却还游刃有余,竟然仍有余力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已经从很大层面上将二人的差距展现了出来。

    念及此处,这位掌教大人的脸色愈发难看,他一咬牙,周身真元愈发狂暴的涌出,得此助益的朱雀神鸟也是气势一震,搏杀间攻势愈发凌冽,但饶是如此,一时间也同样无法击溃那金乌。

    相比于谢闵御变得有些急躁的攻势,魏先生却依然是一脸的淡漠与平静。

    他的衣衫再次鼓动起来,双手的中指与拇指微屈,两枚铜钱便在那时浮现于其中。

    然后他屈指一弹,那两枚铜钱便猛地飞出,而他袖口处也在那时豁然涌出两条水龙,那两条水龙一声长啸,纷自衔住了一枚同伴,然后越过正在鏖战的两只神鸟,直直的朝着谢闵御袭杀了过去。

    面对两头气势汹汹的水龙,谢闵御的心头一震,此刻他正全力催动着这朱雀神鸟,无暇顾及他物。

    可魏先生唤出的水龙之前他便见识过其威力,若是任由它们冲撞,即使拥有这仙人之躯,也不见得能硬抗下来。

    为此,谢闵御的脸色一变,终是咬了咬牙,眸中一道神光闪过。

    于是他的背后一尊巨大的人影浮现,那是他的仙人法相。

    仙人法相作为度过了两次天劫之后的地仙境强者才能凝出的事物,其威能自然是可怕至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仙人法相便可以看做仙人的一道化身,其实力,比起本尊只强不弱。

    按理说,面对魏先生这样的强敌,谢闵御自当全力以赴。

    可事实上,他却有他的打算,或者说苦衷。

    他离他的三次天劫所余的时间并不多了,他并没有把握能够度过这次天劫,为此,他才会为了魏先生的金乌真火如此耗费心机。

    可或许正是活得太久的缘故,他并不愿意冒险,仙人法相的凝聚需要耗费不少的时间与心力,若是在此番大战中受了损害,他害怕会影响到自己的第三次天劫,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发出这仙人法相。

    而现在,显然便已经到了万不得已...

    法相的身躯极为庞大,在谢闵御有意的催动下,足足十丈之高,而那两条呼啸而来的水龙,在这法相庞大的身躯就好似两只细蛇一般,看上去羸弱不堪。

    那巨大的法相于那时浑身燃起了火焰,双手伸出,动作虽然看似极为缓慢,但却又极为精准抓住了两只呼啸而来的水龙。

    被扼住颈项的水龙,发出阵阵嘶吼,却无法挣脱那巨大的手掌。

    见此状的谢闵御脸色稍缓,他想着既然如此倒不如催动法相给魏先生迎头痛击,只要能取得金乌真火,即使法相被毁,他也有信心度过下次天劫。

    这样想着,谢闵御身后的法相双手猛地一用力,那两头水龙身躯便瞬息碎裂。

    然后在他催动下,那仙人法相便迈着步子朝着魏先生凌空走来。

    只是,他未有注意到的是,那水龙破开后化作漫天的水花,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而其中两道金色的事物尤为扎眼夺目。

    那是两枚被水龙衔来的铜板。

    它们看似随意的坠落,但却极为巧合的一枚落在那法相的天灵盖上,一枚落在谢闵御的胸口右侧的三寸之处。

    那里是谢闵御的仙人命宫。

    那时,魏先生双眸一凝,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而谢闵御却在那时脸色一变,他忽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真元流转忽的停止了下来,而身旁那正要迈步而出的仙人法相也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停在了原地。

    魏先生脸上的笑意又重了一分,他脚下的石柱上再次伸出藤蔓,魏先生迈步而出,他藤蔓便如有灵性一般,随着他的步子,在这千丈高空之上为他铺出了一条大道。

    老人便缓步走到了谢闵御的跟前,望着这位赤霄门的掌教大人,轻声言道:“你输了。”

    谢闵御的脸色变化,他当然知道老人所言不假。

    可他不甘心。

    他愤愤的盯着老人,眸中露着宛如恶狼一般的凶光。

    “两枚铜钱,一枚封住了法相的天灵穴,一枚封住了你的命宫,没有三个时辰,你无法破开这封印。”老人对于谢闵御递来的阴冷目光视而不见,依旧语调平静的说道。

    “现在,我若是愿意,有一万种方法让你身死道消。”老人继续说道,平静的语气带着浓浓的笃定,让人丝毫不敢去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

    谢闵御同样脸色难看,他知道老人确实有这个本事。

    可就在这时,老人却摇了摇头。

    “但我不会杀你,你毕竟是故人之后...”老人说道这里,忽的叹了口气,却不知是在缅怀故人,还是在遗憾故人传承于千年之后,如此面目全非。

    听闻此言的谢闵御难看的脸色缓和了几分,他盯着眼前的老人,眸中忽的涌起一抹释然之色:“先生仁义,谢某受教了。”

    可是这话音方落,谢闵御的脸色忽然狰狞了起来:“只是不知先生可曾听过,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谢闵御用一种几乎嘶吼的语调说出了最后几字, 然后那只本已停下的朱雀神鸟忽的放出一声长鸣,作势就要冲向一旁的三足金乌。

    魏先生皱了皱眉头。

    但很快便意识到了,谢闵御并不是负隅顽抗,那只冲杀向三足金乌的朱雀神鸟在迎头就要撞上对方时忽的翅展一摆,竟是直直的朝着下方飞遁而去。

    那里是徐寒等人所在之处。

    但以仙人所唤出的神鸟,一旦撞上,其威能自然不会是杀死徐寒等人这般简单。

    他要轰灭整个横皇城,连同横皇城中的百姓,甚至也包括那些正在为了他浴血奋战的赤霄门门徒。

    “你疯了吗?”魏先生喝到,他眉宇间第一次在那时涌出浓郁的煞气,他伸出手抓住了谢闵御的脖子,将这位赤霄门的掌教大人高高提起。

    “呵呵...”谢闵御却在那时发出一阵艰难的笑声:“门中乌萧何祖师的手记中说过,先生是个...是个圣人。悲天悯人...心怀苍生。”

    或许是魏先生掐住他颈项的手力道太大,以至于此刻他说起话来也极为艰难。

    但他还是在继续说着:“先生有先生的道,但谢某亦有谢某的道。大道独行,苍生皆是弃子。”

    说道此处,谢闵御的眉头一挑,目光落在了那只离地面越来越近的朱雀神鸟身上。

    它的速度极快,转瞬便落下了数百丈的距离,虽然离地仍有三四百丈之远,但灼灼的气浪依然涌现,横皇城中乱做一团,那些百姓再也没有看热闹的心思,纷纷哭喊着抱头鼠窜。

    “先生,是时候做选择了。”似乎笃定了某些事情,谢闵御脸上的笑意更甚了一份。

    魏先生不敢迟疑,他不得不暂时放弃眼前的谢闵御,于那时一把将谢闵御的身子扔到了一旁,三足金乌与他心神相连,明了了魏先生的意思,身子一顿便朝着那朱雀神鸟追去,而魏先生也在那时身子一跃落在了那三族金乌的背上,不远处矗立在石柱上的木箱也如有所感,飞遁到了魏先生的背上。

    ......

    朱雀神鸟以快得超出常人预料的速度一往无前的飞向横皇城。

    这样巨大的响动自然瞒不过那些暗中注视着此番大战的大能们的感知。

    横皇城的皇宫之中,一身锦袍的男人眉头一皱,身后一头紫色神龙虚影渐渐凝实,一股帝王之威荡开,皇宫之中诸人不明所以,却都被那股龙威所震,纷纷跪下了身子,诚惶诚恐,俯首帖耳。

    龙隐寺上,再次昏昏欲睡的老和尚睁开了双眸,他轻道一声:“阿弥陀佛。”背后一尊金色佛像浮现,那佛像怒目圆睁,金光大作。

    执剑阁内,一脸横肉的大汉再也无心眼前的美食,他一把将那饭碗推开,一拍桌子,站起了身子,一身宽大的长袍鼓动,两鬓的毛发扬起,嘴里喝骂道:“好你个赤霄门,老子卖你们一个面子,竟然给老子捅出这么大的一个篓子!!!”

    横皇城一座古朴的房院之中,年过古稀的儒生终是放下了再次提起的笔,他站直了身子,面色沉寂望着天际那飞速杀来的朱雀神鸟,背后屋中的前面是挂满了各色的水墨画,画中狮虎游龙,飞禽虫鱼不一而足,而在那时,那一幅幅画轴无风自动,画中人物双眸放光,竟隐隐有妖活过来的趋势。

    可就在这四位大能要出手阻止这场即将到来的劫难时。

    一股晦暗的气息忽的纷自在他们的身旁涌现,那黑气来得极为突兀,以至于这四人并未有来得及有半分的反应,便已然被那黑气缠绕上了身躯,但出奇的是这黑气却并未有借此对他们发动攻击,而是于那时涌入他们命宫,但也只是瞬息的光景,便再次涌出。

    可就是这眨眼不到的光景,让这四人体内运转的真元纷自一滞,眼看着就要出手的杀招,也因此散去。

    “神无双!”回过神来的四人几乎也是在同一时刻发出一声怒吼。

    仙人之间的战斗素来便是差之毫分谬之千里,此刻这瞬息的阻拦,他们想要再次凝聚杀招抵御那杀来的凤凰已然是来之不及。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显然便是这忽然涌出黑气。

    他们面色难看的盯着这道黑色气息,而那黑色气息也在那时与他们的身前化作了一道道一模一样的人影。

    “诸位莫慌。”那道黑影面对暴怒的四人,却并未表露任何的异色,他一脸笑意的言道,四道身处横皇城各处的黑色化身便皆在那时转过了身子,仰头看向那只朱雀神鸟,以及那位正追逐着神鸟而去的老人。

    他的目光于那时变得深邃了起来,嘴里悠然言道。

    “在下只是想看看...”

    “看看这位活了一千年的道祖,究竟有什么本事...”

    这四位每一个放在大夏都足以让上至朝堂,下至江湖震动的人物,在那黑影的压迫下都选择沉默了下来。

    神无双。

    这个名字,对于世人来说的确太过陌生了一些。

    但他并非是某位隐世的大能,又或是因为行事低调故而不为人知。

    他的名讳之所以让世人不甚熟悉,只是因为相比于这个名字,另一个称谓太过出名了一些罢了。

    他叫神无双。

    他是牙奇山太阴宫的宫主。

    那个活了六百余年的无上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