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追光者
    一声巨大的轰响之后。

    石墙碎裂,火蛇无功而返。

    魏先生看了看谢闵御,言道:“这里不好。”

    谢闵御微微一笑,身子一顿,竟然就在那时冲入了云霄之上,他的速度极快,只是转瞬的光景诸人便寻不到他的身影。

    魏先生仰头看着天际,他脚下的大地忽的涌动,一道巨大石柱豁然升起,竟然就在那时驮着木箱以及站在木箱上的魏先生,冲上了天际。

    执剑令的结界只能抵御仙人境以下的真元波动,若是仙人斗法,那必定会给这横皇城带来不小的灾劫,大多数显然都不愿意看到这一点。

    所以二人极有默契的选择于天际对决。

    两位仙人离去,地上的诸人你看我我看你,在微微一愣之后,纷纷再次提起了各自的兵刃战做一团。

    只是好在之前魏先生出手破了那只朱雀神鸟,导致此刻的战阵破碎,那些弟子也身负重伤。没了战阵的加持,徐寒等人虽然因为之前的伤势而力有不逮,但却足以勉强应付,不至于短时间内再被击溃。

    ......

    马车已经来到了横皇城的门口,远处却忽的传来的阵阵轰响。

    自上车之后,便一直低着脑袋的甄玥于那时忽的抬起了头,她掀开了车厢的幔布,转头看向那轰响传来的方向。

    那里,若是她记得无错,应当便是徐寒的住所。

    甄玥的眉头在那时皱了起来。

    “怎么了?老大?”一旁的胡马等人虽然也奇怪这横皇城中怎会发出此等巨响,但却并未放在心上,反倒是见甄玥的异状,诸人纷纷皱起了眉头。

    可甄玥却并未理会诸人,她像是想到了身子,嘴里喊道:“停车!”

    身子却是连忙站起,快步走下了马车。

    这时,街道上的行人也纷纷朝着那轰响传来的方向望去,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惊呼,伸手指向穹顶。

    只见那处,两道模糊的身影交错,一道道流光火组闪烁,却又转瞬归于死寂。

    “甄姑娘,马上就可以出城了,这是何意呢?”这时,前方的马车上,一脸笑意的元修成走下马车,来到了甄玥身旁,轻声问道。

    甄玥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元修成的问题,她伸出手,指向那打斗传来的方向,问道:“那里是何处?”

    听闻此言的元修成,脸上的笑意一闪即逝,随后他用一张极为诧异的语气问道:“姑娘不知道吗?”

    “什么意思?”甄玥转头看向男人,皱眉问道。

    “昨天夜里,赤霄门趁着姑娘不在,便以此为由说是劫了姑娘威胁徐兄弟,幸好徐兄弟机警识破了他们的诡计。”

    “不过徐兄弟以为,既然赤霄门贼心不死,很有可能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真的对姑娘出手,故而才让在下送姑娘出城,以防不测。”说到这里,元修成饶有兴趣看了看甄玥,这才继续言道:“此刻想来应当是赤霄门的人求取到了执剑令,想来已经与徐兄弟等人战做一团。”

    说罢此言,那男人还撇了撇嘴,颇有几分惋惜的感叹道:“徐兄弟素来重情重义,此番境遇恐怕生死未卜,着实令在下扼腕啊...”

    第一次听到这般真相的甄玥顿时身子一震,而与她相依为命多年的胡马等人自然看出了她的心思,四人的脸色一变,赶忙上前,围着甄玥便言道:“老大,既然是徐寒让咱们走的,咱们可不能辜负人家的心意。”

    “是啊,而且那徐寒诡计多端,想来也不会坐着等死,咱们就不要去给人家添乱了!”

    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甄玥的耳边唠叨着,可甄玥却始终未有回应他们,而是直直的盯着那天际上打斗的二人。

    这让胡马四人愈发的慌乱。

    胡马沉着脸色言道:“老大,你可要想清楚啊,既然赤霄门求到了执剑令,那想来这次必然是有备而来。之前魏先生便不是那赤霄门掌教的对手,如今大病未愈,恐怕凶多吉少,咱们去不仅帮不到忙,反而会送了自己的性命!”

    或许是生死攸关的缘故,素来榆木脑袋的胡马像是开了窍一般,将事情的条理理的是清清楚楚。

    身旁的三人也赶忙应和,试图打消此刻甄玥脑中某些不切实际的念想。

    似乎这样的劝说起了作用,甄玥在那时竟是收回了自己望向远处的目光,转头看向胡马等人,她笑了笑问道:“你们商量好了要去哪里了吗?”

    这样的问题让四人一愣,但很快他们的脸上便浮出了一抹喜色。

    “去隆州!”想着赚钱发家致富的史玉成言道。

    “去齐州!”想着去见漂亮姑娘的鲁压山言道。

    胡马见状却是狠狠的瞪了二人一眼,这个节骨眼上还起内讧,着实让胡马恨得牙痒痒。

    “老大想去哪里,咱们就去哪里!”胡马在那时赶忙言道。

    一旁的三人闻言也回过神来,纷纷点头应是。

    “齐州吧。”甄玥笑着回应道,“见多了冀州的黄沙,也想去看看那锦绣的山河...”

    “好好!咱们就去齐州。”四人纷纷赶忙应道。现在只要甄玥能够打消那念头,就是让他们去刀山火海,估摸着这四人都能甘之如饴。

    “上车吧。”甄玥看着这四人一脸的关切,心头微暖,如此言道。

    四人哪敢吐出半个不字,赶忙上了马车。

    这时的甄玥方才走到那一旁的元修成身前,朝着这位男人微微拱手言道:“劳烦元大哥,照顾好我这四个兄弟了。”

    元修成闻言一愣,但很快便明白了甄玥的意思,这位男人微微颔首,正要回应。

    可那迈步走上马车的四人却是于那时停下了脚步。

    他们再次跑了下来,焦急的围着甄玥问道:“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得不去。”甄玥的回答来得极快,也极为笃定。“但你们不用陪着我,去齐州吧,做些买卖,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

    “凭什么?”胡马终于是再也憋不住自己心口的郁气,他大声的吼道,“徐寒那小子对你如何你没有感觉吗?你为什么一定要陪着他去送死?”

    鲁压山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显然也被胡马这忽然的爆发吓了一跳。

    一时间竟是愣在当场,但目光却直直的看着甄玥。

    他们同样存在着这样的疑问,他们着实想不明白,徐寒究竟哪一点值得甄玥做到这般地步。

    而面对诸人疑惑的目光,甄玥的脸上却忽的荡开了一抹真切的笑意,她仰头看向天空,眸子映着春日的阳光,熠熠生辉。

    她说道:“他是光...”

    ......

    甄玥最后还是独自一人去向了徐寒所在的住处。

    卫尘小心翼翼的看着立在原地的胡马等人,问道:“咱们...咱们不去吗?”

    “去什么去?”这话方才出口,便被胡马打断,这个大汉憋红的脸,喝骂道:“去陪着送死吗?”

    说罢,胡马好似赌气一般,率先走到了马车旁,迈步就要上车:“她要送死,就让她去吧,咱们走,去齐州!”

    可是他这样的鼓动,却并未等到期待中的效果。

    鲁压山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纷纷立在原地,并未有半分跟随胡马的意思。

    “咱们几人说好要同生共死的...”史玉成轻声言道。

    “是啊。”卫尘一脸愁苦的接过话茬:“听说阴间的路不好走,一个人冷得慌...”

    “要是老大被那些色鬼欺负怎么办?”鲁压山闷声闷气的言道。

    已经一只脚站到了马车上的胡马有些下不了台的味道,他沉着脸色喝到:“怎么活够了?不娶媳妇了?要去你们去,老子才不陪着那姓徐的混蛋送死呢!”

    “要不...”年纪最小的卫尘忽的抬头看向了胡马,“小马哥多娶一房媳妇,将我那份捎上。”这孩子在说罢此言之后,朝着胡马极为庄重的拱了拱手,竟然就毫不犹豫的转过了头,朝着甄玥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我那份,也有劳小马哥了。”史玉成也拱手言道,随后转身离去。

    看着走远的二人胡马的脸色铁青,可谓难看到了极致。

    好在这时,素来与他有些不对付的鲁压山竟然朝他走了过来。

    胡马脸色稍缓,正要说些什么。

    可那时鲁压山却伸出手,重重拍在了胡马的肩膀。

    这大汉意味深长的看着胡马,言道:“辛苦兄弟了,我喜欢十八岁的小姑娘,可别找太大的。”

    说罢,他不待胡马反应过来,便也转过了身子,朝着离去的二人追去。

    留在原地的胡马,愣在原地,怔怔的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

    他憋了半晌,最后咬牙切齿言道:“去你大爷,老子的腰不好,四个?你们想害死老子吗?”

    这个汉子大大咧咧的骂完,可脚步还是极为诚实跟上了离去诸人的步伐。

    身后,那位元修成看着诸人离去的背影,他缓缓走到了马车前,眼睛眯起,眸子中闪动着骇人的光芒。

    “连监视者都要保下的东西...”

    “那便让元某好生看看,你究竟是何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