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木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雀五炎阵,乃是赤霄门不传之秘。

    在这数百外精锐门徒的共同催动下,展现出的威能,虽然不及赤霄门山门大阵的百分之一,但加持在吕厚德这三位大衍境的大能身上,所展现出来的战力却是足以让徐寒等人应接不暇。

    诸人之间早已种下了死结,此刻自然并无太多言语,大战一触即发。

    徐寒对上了吕厚德,晏斩对上了胡蔓儿,宁竹芒对上了邢镇。

    一时间这执剑令所激发的结界之中,火光呼啸,剑影如芒。

    须知,这吕厚德四人皆是赤霄门的长老,虽然同为大衍境的强者,但他们的修为比起寻常大衍境强者来说,还要强出几分。这便是出身于名门的优势,无论是修行路上所接受的来自宗门的馈赠,还是所修行的功法,都让他们的实力从某种意义上强出同境修士太多。

    当然,无论是晏斩还是宁竹芒,他们一个来自同为三门之一的魔天门,一个是大周第一宗门玲珑阁的掌教。无论是功法还是境界,比起这三人,他们都与之在伯仲之间。

    虽然在朱雀五炎阵的加持下三人的实力大大提升,晏斩与宁竹芒对付起来稍显吃力,但还能勉强应付。

    可相比之下的徐寒并没这么幸运了。

    无论是奇遇还是得到的底蕴,徐寒自认为不输于任何修士,可他毕竟才天狩境,比起吕厚德差了整整两个境界,这样的比斗从一开始便无任何公平可言。更何况在那朱雀五炎阵的加持下,吕厚德修为近乎已经到了半步仙人境的地步,徐寒于他手中可谓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功。

    百于息的光景下来,徐寒已是灰头土脸,身上的衣衫碎裂,一些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满是焦痕。

    可奇怪的是,饶是这吕厚德对徐寒早已是恨之入骨,但他在明明有数次极为击杀徐寒的情况下,却屡屡收手。

    徐寒以剑芒挡下了一道呼啸而来的火球,身子再次暴退数丈。这时宁竹芒与晏斩也在这朱雀五炎阵的攻击下败下阵来,纷纷退到了徐寒身侧。

    同样无论是胡蔓儿还是邢镇都没有选择在这时对三人下死手。

    看着狞笑着走来的三人,徐寒的心头一沉,言道:“看样子这赤霄门是想要在杀咱们之前好生折磨我们一番。”

    可这话出口,一旁的晏斩却是如初一口血水,言道:“他们可没有这样的心思,他们是想要逼魏先生出手。”

    “嗯?”徐寒一愣,他提剑站起了身子,冷眼看着慢慢走来的三人,并未急着出手。

    他在等,等晏斩的下文。

    “执剑令所激发的结界,只能抵挡地仙境以下修士的真元波动,因此,发起执剑令的一方是不能派出仙人出手的,除非...”

    “除非我们有仙人先动手。”宁竹芒也在那时站起了身子,他伸手抹去了自己嘴角的鲜血,接过了晏斩的话茬如此言道。

    “聪明。”晏斩朝着他淡淡一笑。

    “不能让他们得逞。”听闻此言的徐寒亦回过了味来。

    他与赤霄门的恩怨虽然极深,但归根结底,赤霄门最想从他们手中得到的东西还是那魏先生手中的金乌真火。

    而这执剑令背后的真正的目的显然也是魏先生。而魏先生如今虽然从那场大战中恢复了不少,但徐寒并不认为之前便不是那位掌教大人对手的魏先生,此刻就能与之对敌。

    “自然不能。”晏斩沉声以对,魏先生对他有救命之恩,之前因为横皇城外的一战让魏先生身负重伤,他本就心存愧疚,此刻自然不愿再让对方得逞。

    三人于那时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目光中看见了浓浓的决意。

    而正迈步走来的吕厚德等人,自然也将三人的对话听得真真切切。

    可他们的脸上却没有半分算计被捅破的惶恐或是不安,反倒是脸上的笑意一息胜过一息。

    “你们觉得那老头子会看着你们死,还是会来救你们呢?”吕厚德在离徐寒等人不过一丈的距离处忽的停下了脚步,狞笑着言道。

    徐寒等人自然没有与他多费口舌的心思,三人纷纷在那时催动起自己体内的真元与剑意,徐寒甚至已经做好了放出那只妖兽真灵的准备。魏先生的状态着实,不容乐观,徐寒并不想让他来冒这个险。

    吕厚德见三人如此,眸中顿时亮起了一阵寒光。

    他的一只手在那时朝天伸出,喝到:“阵起!”

    那时,他身后那百余名弟子纷纷应声而动,一道道狂暴的真元于他们体内溢出朝着吕厚德伸出的那只手掌上空凝结。

    于是,一只浑身浴火的神鸟虚影在那时豁然浮现,它发出一声高亢的长鸣,天地间顿时静默下来。

    那只朱雀神鸟随着周遭弟子的真元灌入,身子愈发凝实与巨大,不过十息光景,便化为了十丈大小。

    它张开双翼,徐寒等人便瞬息被笼罩在那阴影之下,而神鸟体内所蕴含的威能,也极为磅礴,徐寒等人在那股威压之下竟隐隐有种内息不畅之感。

    待到神鸟凝聚完毕,吕厚德自觉胜券在握。

    他瞟了一眼徐寒等人身后的别院,寒声问道:“怎么,还不出手吗?”

    “没关系,待我杀了他们再去寻你!”

    他如此言罢,高举的手中猛地一挥,那只巨大的朱雀神鸟便于那时发出一声长鸣,朝着徐寒等人杀了过来。

    徐寒等人自然不是那束手就擒之辈,一时间金色剑影、寒铁锁链以及那白色的狮子真灵都被三人唤出,冲杀向那头神鸟。

    可是神鸟的威能着实超出他们的预料,只是微微的一接触,他们所唤出的事物便在那神鸟的火翼之下被燃成了灰烬。

    无论是寒铁锁链还是那白色狮子虚影,都是晏斩与宁竹芒的真灵,与之心神相连,此刻被击溃二人纷纷脸色一白,一口鲜血自嘴中吐出。

    徐寒虽然并无大碍,但眼看着那神鸟铺天盖地的袭来,徐寒终是咬了咬牙,就要唤出自己的妖兽真灵,与之一搏。

    “唉...”

    可就在那时,一声喟然长叹忽的从四面八方传来。

    徐寒的双眸一凝,他看见那朱雀的头顶,有一道漆黑的事物正在飞速下坠。

    那东西的速度极快,转瞬便来到了距离那朱雀的头颅不过十余丈的高空。

    那东西徐寒认得...

    那时魏先生背上的木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