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我是...
    ,精彩无弹窗免费!

    驼铃摇晃,于鹿角原上发出阵阵的脆响。

    这是一只与大多数商队都不太一样的队伍,他们赶路用的东西不是诸人司空见惯的马匹,而是大夏西境特有的骆驼。

    大夏西境的营州地处贫瘠,无垠黄沙覆盖了几乎大半的土地,营州的摩崖族并未选择离开这片祖辈世代生存的土地,他们行走于世界各处,以骆驼携带商品,长途跋涉,赚取着丰厚的银钱,在那贫瘠营州建造出了一座座不输于横皇城的繁华城镇。

    广林鬼与刘叮当在青州遇见了这队商旅,听闻对方要去往大夏时,他们便在交纳了些许钱财后得到了与之同行的殊遇。

    摩崖族族人并不多,约莫十余万的样子,但他们的足迹却遍布世界的每个角落,与他们做买卖,是一件让人放心的事情,这是数百年来,摩崖族祖辈积攒下的名声,没有哪个族人敢于在这样的名声下做出亵渎祖辈的事情。

    所以,广林鬼与刘叮当大抵可以安心的享受这趟旅程。

    就如此刻。

    刘叮当坐在装载货物板车的后面,她的双脚离地空悬,来回晃荡,歪着脑袋看着一旁正低头行走的小和尚,笑呵呵的说道:“小和尚,你上来啊,走这么久不累吗?”

    广林鬼侧过脑袋,看了看笑颜如花的女孩,脸上也荡开一抹笑意:“不累。”

    “可能坐着为什么一定要走呢?”刘叮当不解。

    那时,小和尚抬头看了看拖着货车前行的骆驼,如是说道:“众生行于世,皆负其重,既不能渡其苦,亦不愿让其再承重。”

    这样的话,对于才堪堪十四岁的刘叮当终究太过深奥了一些。

    女孩一脸困惑的歪着脑袋想了想,却忽然跳下了货车,与广林鬼并肩而行。

    这般说法,让广林鬼微微一愣,他不无诧异的看向女孩问道:“你听懂了?”

    心底却免不了在那时暗暗赞叹,叮当颇有慧根。

    可谁知刘叮当却摇了摇头,不无抱怨的言道:“酸啦吧唧的,我怎么听得懂。”

    小和尚一愣,愈发好奇:“那你为何下来。”

    女孩的眼睛在那时弯成了月牙,她朝着小和尚甜甜一笑:“因为,我想和你一起走。”

    广林鬼平静的眸子荡起了一层涟漪,他的脸色有些泛红,不得不咳嗽一声方才遮掩过自己的窘态:“你身子才好,不宜过多劳累...”

    女孩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却并不点破,倒是脸上的笑意一息胜过一息。

    “对了,小和尚,咱们去大夏究竟做什么?”

    “治病啊。”

    “我的病不是好了吗?就是每天要吃那个什么妖丹,怪难吃,太苦了。”

    “所以啊,去了大夏,找到最后一位药材,从此你就不要再吃那东西呢。”

    “真的吗?”

    “嗯。”

    “你真好!”

    ......

    “剑陵之中存有三把凶剑,乃是上古所留之物。”

    “一曰刑天,可以下犯上。”

    “一曰孽龙,可吞噬万灵。”

    “一曰狱渊,可洞开鬼门。”

    坐在剑陵的一处荒丘上,蒙梁看着眼前这把被包裹在白布中的长剑,嘴里叨念着这样一番话。

    他的身下便是剑陵,那里到插着密密麻麻数不尽的长剑,而每一把放在当世都是足以让人心驰神往的神物。

    蒙梁的脸色忽的一变,眸子中浮出怒色,他伸出收地,用力的戳点着这把长剑的剑身,嘴里嘟囔道:“你说你,什么凶剑,我看就是一堆废铁,有什么特别之处?蒙大少爷研究了几个月,也研究不出来。”

    说到这里,蒙梁的脸色又是一变,狐疑的看向不远处的那座草房,言道:“莫不是那王老儿诓我?”

    “唉...有用又有什么用呢?这剑陵一个鬼影都没有,就是天下无敌,没人比划也是无趣得很啊...”

    “也不知道玄机的皇帝当得怎么样了?不过有阿爹辅佐,想来出不了乱子。”

    “子鱼应该是见着玄机了,也不知他们是否完婚,按时间算来,若是来得快些,孩子都该出身了吧?”

    想到此处,蒙大公子的脑孩子顿时浮现出,那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模样。

    他连连摇头,赶忙将这样的念想驱赶出自己的脑海。

    “呸呸!子鱼才不可能这么随便,怎么也得缓上几个月,再挑一个良辰吉日,以宫里那些老头子的办事效率,拖个一年半载不是难事...”

    这样想着,蒙大公子的脸上又再次浮出笑意。当然这样的笑意,免不了的是又转瞬化为了落寞,拖一年拖十年又有何区别?

    他身在剑陵,外人进不来,自己出不去...

    “唉...”蒙大公子终于还是收起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念想,站起身子,脚尖点地猛地跃入了那剑陵之中。

    那时,蒙梁的双眸一凝,磅礴的剑意自他体内奔涌而出。

    “老头子们,别睡了,出来陪蒙大少爷玩玩!”蒙梁朗声言道,随后猛地一跺脚,脚底的黄沙如涟漪一般荡开,插入地面的那些长剑在那时忽的像是受到了某种敕令一般,剑身颤抖,阵阵剑鸣于剑身荡开。

    而后一道道虚影于那些剑身之中涌向,他们看着立在场中的蒙梁。

    便有人气急败坏的言道:“小兔崽子,上次的伤好了没有,又敢来找老夫!”

    “尊师重道,老夫都是十七代 开外的师叔祖,你敢如此目无尊长?”

    “剑道如海,小子不过一叶扁舟,也敢叫嚣?”

    蒙梁听着耳边源源不绝的怒骂,脸上却并无多少郁色,他呵呵一笑,握紧了手中的剑,言道:“要我尊师重道,打赢了蒙爷爷再说!”

    言罢,他的身子一顿,裹狭着漫天剑影便杀了出去。

    一时间,剑陵之中剑意涌动,剑光亮如白昼。

    剑陵着实凄苦,蒙大公子乃是这耐得住寂寞的性子,当他发现这些葬在剑陵之中的长剑都有剑灵栖息其中,蒙大公子便像是找到了玩具一般隔三差五便要寻着这些剑灵比试一番。

    至于结果嘛...

    就如此次一般,鼻青脸肿的孟大少爷,挨个朝着这些剑灵磕头唤上一声祖爷爷、祖祖爷爷、祖祖祖爷爷之后....方才将这些过往的英灵再次送回长剑之中。

    于是乎,剑陵再次恢复了静默。

    已经记不得第几百次战败的蒙梁站起身子,眸中倒并无多少沮丧之色,毕竟这也算得他在此处唯一的消遣,况且这些剑灵虽然脾气大抵古怪得很,但在与蒙梁的对招之中却多有指点之意,蒙梁心怀感激,当然下次的挑战他依然还是会如之前一般...没大没小....

    蒙梁收拾好一切,看了看天色,夜色已至,他打了个哈欠,没精打采的想着又到了睡觉的时间。

    这并不是一件值得的高兴的事情,尤其是当你明知道睡醒之后的日子还是如今日一般,无聊、无趣、一成不变的时候。

    他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走向那座草屋。

    只是当他就要推门而入的时候,房门却自己被打开。

    那里一位毛发皆白的老人,正笑呵呵的看着他。

    “师伯?”蒙梁微微一愣,便回过了神来,蒙大公子的脸上再次浮现出那近乎招牌似的贱贱的笑容:“起夜啊?”

    老人看了他一眼,却并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跟我来。”他这般说罢,便迈着步子朝着剑陵深处走去。

    蒙梁暗觉奇怪,但看着这老人的模样,他还是没敢多问,随着他一同前行。

    ......

    剑陵很大,蒙梁与老人也走了很久。

    蒙梁那点少得可怜的耐心也在这时被消耗殆尽,他终究忍不住凑到老人的身旁言道:“师伯,咱们到底去哪里?”

    “你不会是让我给你放风,你好去出恭吧?”

    “我说着剑陵也没外人,你担心什么嘛...”

    蒙梁不断的絮絮叨叨,老人却是眼观鼻鼻观心对其不闻不问,依然踩着步子前行。

    蒙梁见他越是如此,心底便越是如抓挠一般难受。

    就在他几乎快要忍不住再次发问时,老人的脚步却忽的停了下来,他转头看向蒙梁言道:“给你一个好差事。”

    “嗯?”蒙梁闻言一愣,“什么差事。”

    “去外面走走。”老人笑呵呵的言道。

    “嗯?”蒙梁的眼睛瞪得浑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老人,似乎是害怕自己听错了些什么,不由得再次问道:“你说什么?”

    但老人却并没有再解释的意思,他指了指不远处,言道:“但在那之前,你得去见一个人。”

    “谁?”蒙梁又问道,目光却顺着老人所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有一把剑,一把如剑陵中其他剑一般倒插入大地中的剑。

    “去了不就知道了?”老人笑道。

    蒙梁莫名有些迟疑,但终究架不住那能离开剑陵的诱惑,他迈着步子,走到了那把剑的跟前,他不由得上下打量着这把剑。

    他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何处曾经见过这把剑。

    可就在他伸出手抚摸那把剑的剑身上时,那把剑的剑身却忽的颤动了起来。

    一道虚影于剑身上浮现,立在蒙梁的身前。

    蒙梁定睛看去,却只是依稀能看清那虚影似乎是一位老者,胡子邋遢不修边幅,但眸子中却隐隐透露出一股说不真切的桀骜不驯。

    那虚影也在那时看着蒙梁。

    二人对视了约莫数息的光景,虚影的嘴忽的张开。

    他用一种极为沉闷的语调说道。

    “我是...”

    “沧海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