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出城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楠岳来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徐寒的府门,他方才转过一个小巷,数道身影便围了上来。

    “怎么样,楠老?”那数人在那时赶忙问道。

    楠岳来眉头一沉,颇有些气急败坏的言道:“那小子机警得很,没有上当。”

    听闻这话,那数人都有些泄气,尤其是其中几位因为请帖被盗而无缘龙门会之人,更是恨得牙痒痒。

    “刘固与向清那边怎么样呢?”楠岳来同样极为不忿,他侧头看向那些赤霄门的门徒,沉声问道。

    那些门徒们闻言,纷纷摇头。

    当下便有人回应道:“刘固与向清按计划是要在龙头巷截住那女子的,可偏偏不知从何处窜出了四人,虽然修为不高,但想要无声无息的拿下却并无可能,为了不招来皇城中的禁卫与执剑人,只能作罢。”

    “现在他们正跟在那群人身后,但却并没有太好的出手时机。”

    听到这些,楠岳来的脸色愈发难看,他沉吟了一会:“此事已经打草惊蛇,恐难有成效,叫他们回来吧。”

    “难道就这么放过那小子了吗?”诸位门徒之中当下便有人围了上来,愤恨言道。

    今日的执剑人大比对于他们来说极为重要,可因为徐寒的缘故,他们连龙门会都未有进入。

    本来想着依着赤霄门的关系,通过其他龙门会参与其中,可这次主办龙门会的那位杜先生却是一位不将情面的腐儒,竟然说他们连请帖都保不住,哪有机会再入龙门会。以那位杜先生在横皇城中的声望,想来以后的几次龙门会,他们都无缘再入。

    这等于断了他们进入镇魔塔的机会。

    于这方修为便是性命,便是前途,便是无限可能的世界来说,断人进取之路便犹如杀人父母,此仇此恨于这些弟子心中岂能轻易消除?

    似乎是看出了这些弟子的心思,楠岳来淡淡一笑言道:“撇开龙门会之事不谈,徐寒等人亦早已是我赤霄门的死敌,岂能放过他?不要忘了掌教要的金乌真火还在这群人的手中。”

    这话说得自然不假,可那些弟子依然有所迟疑,不禁又问道:“可是徐寒的本事,楠老是清楚的,连李定贤都不是他的的对手,一旦他入了执剑阁,我们再想动手就难了。”

    “那就在那之前除掉他!”楠岳来狞笑言道。

    “可他龟缩在横皇城中,咱们哪来的机会?”

    “哼,放心吧,此刻吕长老已经在去执剑阁求取执剑令的路上了。”

    ......

    “老大!你想清楚?咱们真的要走?”坐在横皇城的酒楼中,胡马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甄玥。

    “嗯。”甄玥毫不迟疑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方才在走入那小巷之时,四人忽然窜出,倒是吓了她一跳,不过她很快便醒悟过来,这四个家伙大抵也是因为关心她方才暗中跟上,念及此处,她倒也没了责怪他们的意思,反倒是拉着四人来到了一家酒楼。

    在酒过三巡之后,她便与四人袒露了自己的心声,也说出准备离开的决定。

    “走就走嘛!以咱们老大的姿色,是那徐寒自己的损失!”鲁压山倒也是看出了此刻甄玥的心思,他故作豪迈的言道。

    “可我觉得那个徐寒也没有咱们想象中那么坏...毕竟...在鹿角原他还救过我们...”一旁的卫尘小心翼翼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不过这话出口,胡马三人便投来一道道凌冽的目光,卫尘当下便缩了缩脖子,收了声。

    “天下何处无芳草,徐寒算个什么。”史玉成也在那时拍了拍胸脯,言道:“老大放心咱们离开了这里,这大夏的小公子你随便挑,从便从了,他若是不从,咱们就把他给绑回来!”

    “对对对!老大你就放心,有咱们兄弟在,保准给你寻个如意郎君!”一旁的三人也在那时赶忙附和道。

    甄玥看着这四个壮汉绞尽脑汁,用尽他们毕生所学的逗着自己开心,当下便忍不住一笑,她轻声言道:“谢谢你们。”

    被甄玥这忽然显露的温柔态度给震住的四人免不了一愣,随即倒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言道:“应该的,应该的。”

    “你说咱们下一站去何处啊?”

    “去哪里都可以,只要咱们既然在一起,哪里不都是一样吗?”

    “我听说齐州的山水如画,相必那里的姑娘公子都生得不错,要不咱们去齐州?”

    “齐州有什么好的,依我看倒不如去隆州那里商业发达,咱们去那里做些生意保不齐就发达了,到时候什么姑娘公子没有?”

    “呸,你忘了那里可是森罗殿的地盘,去找死吗?”

    “姓徐的不是说给咱们解决了这事吗?”

    “那也不能去!咱们几人在一起,什么事不能解决,还需要那徐寒做什么!”

    一行人你一言我一嘴,虽然免不了争吵,免不了打闹,但甄玥听在耳中,看在心里却莫名觉得很是享受这样的场景,她的嘴角在那时终于是浮出了一抹真切的笑意。

    一行人便这样打打闹闹的回到了别院。

    他们大抵商量好了离去的时间,应甄玥的要求,她还要与那古道楼的小乞丐的道别,耽搁个一两日的光景,诸人其实也看得出来,在她的心里多少有些舍不得徐寒,但胡马等人倒也并不点破此事,也就应下了她的这个要求。

    可当他们走到府门前时,却发现徐寒一直站在门口,看模样似乎在等待着他们的归来。

    此刻的徐寒面色冰冷,就像是一座威严的雕塑。

    似乎是嗅到了气氛的不妙,胡马等人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但很快又想到方才许下的那些要保护甄玥的诺言,几人便硬着头皮上前,言道:“干什么?咱么已经决定要走了,你后悔了?没用了,我们去意已决!”

    或许是想到了之前的决定,几人说起话来倒也硬气许多。

    只是他们这样强硬得近乎带着些许挑衅味道的话,却并未让徐寒冰冷的脸色上升起半分的不悦或是其他异色。

    那少年在那时伸手一抛,一道事物便落在了甄玥手中。

    甄玥接住此物,微微掂量,便知里面装的是价值不菲的银钱,她顿时有些奇怪。

    可少年声音也在那时随即响起:“既然决定了要走,那择日不如撞日,我已经联系好元修成了,天亮之后他便带你们出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