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形单影只
    二月的横皇城已经渐渐回暖,徐寒于房门中睁开眼时,春日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房窗射入了徐寒的眼帘。徐寒下意识的伸手挡住了那光线,他觉得有些刺眼。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阳光了。

    自从龙门会之后,晏斩便自觉执剑人大比他十拿九稳,索性便在横皇城的一处,花大价钱买下了一座宅院,一来方便诸人行事,二来亦好让魏先生修养身子。

    所以这位土财主大手一挥,便买下这座无论是装潢还是地段又或者气派程度都无可挑剔的宅院。

    在这座宅院中,晏斩为每个人都预留了自己的小院,徐寒自然也不例外

    来到大夏之后,几次死斗,让徐寒意识到自己差了些什么东西。

    论功法他有举世无双,即使是仙人也艳羡不已的《大衍剑诀》,论修为,他开有三百六十五枚窍穴,体内九道真元连成一片,幽门大开,体内剑意奔涌,浩瀚如海,即使离尘境的修士也难以与徐寒媲美。

    但徐寒却仍有自己的不足。

    杀招又或者被称之底牌。

    他却少这样的东西,更缺少一道属于自己的真灵。

    虽然无论是已经被封印的修罗又或者是无法轻易示人的妖兽,这二者虽然是徐寒的真灵,且威力巨大,但毕竟当初凝出这样的真灵,只是为了炼化当时在自己体内奔涌的两股力量,说到底那是那时的权宜之计。

    徐寒需要的是一道属于自己的真灵,也需要一套属于自己的对敌之策。

    所以他自从来到此处之后,徐寒便闭门不出,整日待在自己的小院子,也吩咐他人不要打扰,他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来让自己凝聚出属于他的真灵,又或者参悟出一套适用于他的对敌之法。

    这一个月来的光景,他极力想要做到这一点,虽然每日苦思冥想但却收效甚微。

    他亦知道此事终究是急不来的事情,索性便在这时收起了周身萦绕的剑意,一个月来第一次迈出了自己的院门。

    ......

    “小寒,你出关了?”正在院落的正院中拉着宁竹芒不知在高谈阔论着些什么的楚仇离,第一个看见了出门的徐寒,这位中年汉子快步迎了上来,满脸笑意拉着徐寒言道:“来来,你来得时间正好,吃些早饭吧。”

    徐寒倒是看得出此刻中年汉子对他展露出的关切不似作假,他点了点头,正要说些什么。

    “楚大哥、宁大哥,你们来尝尝我做的糕点...”这时一道声音传来,只见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子端着一个尚且还在冒着热气的蒸笼快步走了过来,将那蒸笼放在桌上,便转头看向此处。

    那时,她与徐寒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

    女子的身子一震,如受重创,徐寒的眉头却是一皱,似乎极为不喜。

    徐寒盯着女子看了好一会光景,这才言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女子闻言,脸上的神情颇为难堪,她局促不安的立在那里,不知如何回应徐寒,故而只能选择沉默。

    不过徐寒的态度却并未因为女子的窘迫,而有半分的好转。

    他的眉头在那时皱得更深了几分,嘴里吐出的声音也大了几分:“我问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我...我...”或许是真的不知当如何解释,又或许只是被徐寒恶劣的态度所震,女子支支吾吾了半晌,终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眼看着徐寒眉宇间的煞气一息重过一息。

    一旁的楚仇离似乎也闻出了场上那渐渐变得古怪与凝重的气氛,他赶忙笑呵呵的言道:“这是怎么了,小寒,人家甄姑娘这些日子可是变着法的给你做好吃的,你每日的饭菜都是人家负责,魏先生那边也是她与胡兄弟几人照料着,你这是干什么嘛!”

    “哇,好香啊!今天吃什么?”就在这时,晏斩的声音忽的从不远处传来,他领着雪宁一脸笑意的走到了房间中,对于房门中诡异的气氛犹若未觉一般,直直的来到那冒着腾腾热气与香气的蒸笼前,兴奋的说道。

    说着他拿下的蒸笼,从中取出一块糕点,就要递给身旁的雪宁,但这时他似乎才第一次发现出关的徐寒,顿时满脸笑意的言道:“徐兄弟,你出关了?”

    “来来,尝尝甄姑娘做的糕点。”

    徐寒看了看递来的糕点,又看了看一旁一脸局促的甄玥,终是在那时,收起了为难的心思,接过了糕点沉闷的坐在一旁吃了起来。

    晏斩见此状,顿时满意的一笑,便招呼起诸人用餐。

    虽然整个过程中他与楚仇离想尽办法带动气氛,但徐寒与甄玥都始终沉默。

    ......

    直到吃完早点,徐寒不顾诸人挽留独自一人出了房门,直直的去到了魏先生所在的别院。

    魏先生的气色好了许多,徐寒到来时,这位老人正独自一人悠哉悠哉的坐在房门中饮茶,而他对于徐寒的到来也丝毫不觉惊讶。

    “怎么这一个月可有所获?”老人见着徐寒,便笑呵呵的问道。

    徐寒摇了摇头,如实回应:“毫无头绪。”

    “你一路行来,机缘甚多,但也所学颇为繁杂,你要凝一具合自己心意的真灵,悟一套顺自己修为的法门,就得记住,你是主,它们是仆,哪怕有朝一日你又有如何机缘,此话都可牢记于心。外人所言,邪门歪道也好,浩然正气也罢,只要你能驱使,为善为恶,都不过你一念之间。”

    徐寒觉得老人此言似乎话中有话,却难以明白其中玄妙。

    他索性点了点头,将老人的话记在心里。

    “其实徐某来见先生,还有一问。”徐寒正色再次言道。

    只是素来对徐寒知无不言的老人却根本不待徐寒的话说出口,便将之打断,老人在那时摆了摆手,又指了指自己的胸膛。

    “记住了,顺自己的心意,没有人能永远给你答案,只要你自己觉得是对的,那便去做吧。”老人悠然言道,说罢此言,他便缓缓闭上了双眸,似乎正在享受这清晨惬意的春光。

    徐寒见此知道多言无益,于是朝着老人拱了拱手,这便退出了院门。

    ......

    “小寒,你听我说,我觉得甄姑娘真的不错...你看啊...”

    夜色初临,横皇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

    楚仇离一脸焦急的在徐寒耳边絮絮叨叨。

    而徐寒呢?

    从烤肉摊老板手中接过了两道靠得金黄的烤肉,轻轻一抛,将这两道美味送入了一旁早已垂涎若渴的玄儿与嗷呜的嘴中。至于大汉的唠叨,徐寒早就有了免疫的功夫,他自是聪耳不闻的迈步向前,享受着这难得清闲。

    魏先生说得很对,他似乎陷入了误区。

    他的体内存在着太多的力量,《修罗诀》带来的强悍肉身,《大衍剑诀》修出的磅礴的剑意,右臂的妖气,监视者留下的星光,以及那被暂时封印的自刑天剑上传来的可怕力量。徐寒总想着能将这些法门糅杂在一起,修出一道真灵,又或者悟出一道法门。

    但实际上,这些力量都极为强大,根本不可能完全融为一体,与其这样,倒不如以某种办法将之分开驱使,但同时亦能发挥出全部威力。

    当然这只是一个初步的设想,徐寒有些头绪,但还不见得能完全付诸实施,所以索性出来走一走,或许便能将心头的思绪整理清楚。

    “我说小寒,你看咱们现在,大周是回不去了,可卿那妮子做了皇帝,红笺那姑娘又当了天策府的府主,我不是说别的,但感情的事还是要讲究一个门当户对,不然有朝一日,你和她俩凑在了一起,一个皇帝一个府主,你压不住的嘛!”

    “你看着甄玥姑娘就挺好,要屁股有屁股,要胸有胸,而且乖巧听话,对你那也是...”

    一路走来,楚仇离的絮絮叨叨不仅没有停下的意思,反倒颇有些愈演愈烈之感。

    饶是徐寒也被他折磨得脑仁发疼,他索性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身旁的中年汉子。

    “咋啦?”中年汉子一愣,不明所以却又莫名心虚。

    “闭关之前,我不是交代过,让你将她们送走吗?”徐寒问道。

    “我这还不是关心你的终身大事!”楚仇离一脸委屈的回应道。

    徐寒闻言,顿时苦笑摇头,他有时候是真的弄不明白这楚仇离到底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他索性也就直言道:“楚大哥,你应该清楚,跟着我们,对于她来说不是好事,我们的麻烦还多着呢。”

    楚仇离闻言愣了愣,然后就在徐寒以为这大汉明白自己的意思的时候,这中年汉子却眨了眨眼睛,一脸揶揄的言道:“这么说,你是喜欢她咯?所以不想让她跟着你?”

    徐寒闻言顿感无奈。

    他知道眼前这家伙是打定注意要与他插科打诨,他只能又摇了摇头:“算了,此事我自己去与她说明吧。”

    言罢便再无与楚仇离说下去的心思,转头便领着玄儿与嗷呜朝着街角走去。

    这一次,中年汉子并未有在第一时间跟上徐寒的步伐。

    他只是愣愣的看着离去少年,那时,横皇城的街道上依旧人来人往,可行走在其中的少年却形单影只,他走在其中,却与人群格格不入。

    中年汉子终是面色沉寂了下来,他用一道只有他自己能听得真切的声音言道:“我只是不想...在这条路上,你走得太孤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