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兵不厌诈
    王爷府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在那时看着徐寒,看着这位面色冷峻,右臂绑着白布的少年。

    他们当然并不觉得徐寒一定不是这壮汉的对手,但他们想不到的是,一位离尘境大成的高手就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败在了徐寒手中。

    而徐寒的修为也不过天狩境而已。

    这境界相差的距离,以及这胜利的干净利落,无疑给人巨大的震撼。

    壮汉的腰部被徐寒刺穿,虽然还不至于危及性命,但显然已失去战力。

    李末鼎在短暂的诧异之后,终是清醒了过来。

    “快!将他带下去医治。”他如此言道,大殿的两侧便窜出数位甲士,将那面色痛苦的壮汉扶了下去。

    然后这位李家王爷在那时面色一沉,看向徐寒沉声问道:“小子,这龙门会可不是你那江湖死斗的地方,你出手未免太过狠辣了些吧?”

    “刀剑无眼,古来同理,即使王爷于此,徐某也会如此,况且方才那一剑,徐某有能力取下那人的性命,这已是留手,王爷若是觉得不妥,大可与你身边这位玄通大师分说。”徐寒对于这李末鼎处处为难,早已厌烦不已,此刻说起话来更是毫不客气。

    李末鼎顿时语塞,他下意识看了看身旁的那位玄通大师,却见对方面色如常,并无参与的心思,他知道此事在说下去丢的也是自己的面子,索性一拂衣袖,坐回了原位。

    一旁的李定贤看了看自己一脸不郁的父亲,淡淡一笑,迈步走到了他的身侧,于他的耳畔轻声言道:“父亲莫慌,你看那小子此刻已经气息紊乱,显然能击败刘成消耗颇大,此刻已是强弩之末。”

    李末鼎闻言,注目看去,却见确如李定贤所言,此刻的徐寒虽看似云淡风轻,但胸口处的起伏却极为明显。他顿时双眸一眯,眸中亮起阵阵冷色。

    “何况如此击败刘成他能做到,孩儿亦能做到,并且可以做得比他更好。”李定贤的声音再次响起,那时这位李家世子的眸子中燃起了浓浓的战意以及莫大的决心。

    ......

    重新站回自己榜首位置的徐寒,握剑的右手一震,剑身上的血光脱落,随后他将目光在在场诸人的身上一一扫过,嘴角微微上扬,朗声言道:“下一位,快点。”

    那模样、那语气自是嚣张跋扈到了极点,可在场诸人却似乎被他的气势所震,一时间大殿静默,鸦雀无声。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的自人群中跃出,落在了徐寒跟前。

    那是一位怎么看都已经四十开外的男人,手持一柄大刀,周身气息凝练,显然也是离尘境大成的强者。

    他朝着徐寒一拱手,嘴里便言道:“在下陆...”

    可是这话未说完,便被徐寒生生打断。

    “你叫什么我并不关心,徐某的手下败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哪能一一记住,来开始吧,我赶时间。”

    徐寒掂量着手中那把漆黑色的长剑,嘴里如实言道。

    话音一落,还不待那来者回应,他便以极快的速度杀了上去。

    ......

    前后不过一刻钟的光景,徐寒便已雷厉风行之速又击败了三位挑战者,这三人虽然功法不同,所使用的兵器也各不相同,但徐寒却从他们身上大抵找出了一些共同点,招式粗糙,大开大合,却又拥有相当惊人的搏杀嗅觉,显然都是久经沙场之后才能磨砺出的技巧。而还有一点,亦是值得商榷,这四人无一例外,那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三十岁往下的模样。

    看着第四位挑战者被王府中的侍卫抬出大殿,殿门中的诸人已经被徐寒这接二连三的利落胜利所彻底震住。徐寒看上才二十出头,堪堪天狩境的修为,却能将一干离尘境大成的好手一一击败,且前后所花去的时间不过一刻钟的光景,这样的妖孽,不应在此之前从未被人说起。

    而徐寒却并无心思去细究这些旁人究竟再做何想,只见他神情淡漠的于那时转过了身子,手中长剑一提直直的指向不远处那位正坐在李末鼎身侧的李定贤。

    徐寒笑道:“我想这最后一个就是李公子了吧?”

    这是一个很好猜到的事情。

    李家王府想要将李末鼎送入执剑阁的事情,于横皇城中算不得什么秘密。

    而到了这时,李末鼎还未上榜,那他打着的主意,很明显便是这铜执榜的榜首。

    四位离尘境的大能,轮番上阵消耗徐寒的战力,再由李定贤出手一锤定音,不仅可以拿下榜首,徐寒也会因为李定贤未在在榜单之中,而被踢出榜外,这一石二鸟的算盘倒是打得极好,可徐寒却未必会顺了这对父子的心愿。

    这位李世子到也是为洒脱之辈,被徐寒戳穿之后,他并不迟疑,身子一跃便落在了大殿之中,而与之一同落下的还有一柄金色的长枪。

    它如流光一般尾随着李定贤的身子,狠狠的插入了王爷府的地面,枪身轻微的晃动,发出阵阵轻响。

    “李定贤见过兄台。”那时,那李家世子朝着徐寒拱手言道,他本就生得俊俏,加之此刻这不卑不亢的作态,端是风姿卓绝,令人心向往之。

    相比之下,徐寒的态度便显得粗鲁了许多。

    “开始吧,徐某人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我想快些打完,再去吃一只王爷做的鸡。”徐寒笑呵呵的言道,眉宇间的揶揄之色毫不遮掩。

    李定贤漂亮的脸蛋上顿时浮出一抹怒色,这话虽然低劣至极,但老是被徐寒一群人提及,李定贤也颇有些厌烦。

    他在那时发出一声冷哼,脚尖猛地一提,那把金色长枪便在那时握于他的手中,一道枪花随之舞出,他侧着身子,双手持枪,一脚迈出,一脚后撤,摆出了架势。

    而体内的真元亦在那时被他全力运转,三头金色蛟龙亦在那时自他体内浮现。

    一只盘踞于他的枪身之上,另外两只则分居他的左右两侧,虎视眈眈的看着徐寒。

    “那便请徐兄赐教!”

    .......

    李定贤,作为李氏皇族最为重要的,培养对象之一。

    他的本事自然不可小觑。

    只见那时,他双眸一凝,左手一拍枪尾,枪身自他右手中飞射而出。

    那头盘踞在枪身之上的蛟龙呼啸,似乎已与此枪融为一体。

    徐寒不敢托大,身子向后退去数步,手中长剑被他横于胸前。

    轰!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龙鸣之音,徐寒的剑那头蛟龙狠狠的撞在一起。

    一股巨大的力道随之传来,徐寒心头大骇,暗道不妙。

    可那李定贤岂是易于之辈?

    他的身子早已随着长枪奔袭而来,于那时握住了那把长枪的枪尾,用力一挑。徐寒措不及防,手中长剑险些脱落。

    还不待徐寒从这样的变故中回过神来,李定贤的另一只手豁然伸出握住枪尾,整个人以一道力劈华山之势,狠狠的将手中的枪朝着徐寒的面门,劈了过来。

    这时的徐寒,旧力方尽,行礼未生,根本无暇应付这势大力沉的一劈。

    他不得不以脚尖点地,身子一斜,这才狼狈的避开了这道杀招。

    可一击不成的李定贤却并不不打算就此放过徐寒,他身后那两头蛟龙于那时呼啸而出,袭杀向还未站稳脚跟的徐寒。

    徐寒心头大骇,体内剑意流转,那把漆黑的长剑之上,数以千计的金色剑影纷涌而出,迎向那两头蛟龙。

    顿时,金色剑影在那蛟龙的冲撞之下,纷纷倒射飞出,插入了这王爷府大殿的各处。

    而借此挡下蛟龙冲击的徐寒这才堪堪避过了这杀招,站稳了脚跟,可却依然免不了面色难看,气喘吁吁。

    这一切说是迟那时快,其实在外人眼中不过电光火石的一瞬光景,但于徐寒来说却是,数次险之又险地见招拆招。

    这一次,李定贤却未有急着出手反倒是单手提枪,站直了身子,笑盈盈的看着徐寒问道:“怎么?徐公子力有不逮,要不要在下让兄台休息片刻呢?”

    这比斗之中自然没有休息的道理,李定贤说出此言也只是嘲弄徐寒。

    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徐寒听闻此言之后,竟然朝着他微微一笑,言道:“好啊。”

    然后说罢此言之后,徐寒竟然真的收剑归鞘,盘膝坐了下来,竟然真的就在这原地运转体内剑意,调息起体内的内息来。

    这样的做法端是让在场众人一阵瞠目结舌。

    一个个于那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已经闭目沉神的徐寒,就仿佛是看见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景象一般。

    而不远处那位一直对于龙门会上发生的一切全然不放在心上的和尚,也在那时眉头一挑,看向徐寒的目光变得饶有兴趣了起来。

    李定贤皱着眉头,提着枪,围绕着徐寒慢慢踱步。

    他于心中也在暗暗衡量,徐寒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即使到了这时,他也不认为徐寒此举是真的在闭目养神。以他所知的徐寒的所作所为,想来断不会做出如此无稽的事情。

    此刻的徐寒越是看上去空门大开,便越是让李定贤心头不安。

    人群之中忽的有所异动,数位并未参与此次龙门会,却混入人群之人,在那时又要发出惊呼。

    可这时,那位坐在李末鼎身旁的和尚,眉头一挑,手中屈指一弹,那数人到了喉咙便的惊呼便纷纷被咽了回去,他们脸色难看的立在原地,浑身上下像是被套上了无形的锁链一般动弹不得。

    ......

    李定贤的眉头越皱越深。

    转眼已是三十息的光景过去,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却见李末鼎脸色铁青。李定贤心头一震,又转眸看了看周遭的诸人,却见他们同样脸有异色。

    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李定贤不解这其中真意,暗以为是诸人见他迟迟不敢上前,在笑话于他。

    他心头一横,索性手中长枪一震,两头蛟龙缠绕于枪身之上,直直的杀向了徐寒。

    他确实聪明,在不确定徐寒究竟在盘算着些什么的时候,尚且留下一头蛟龙护佑在自己甚至周围,以防不测。

    他的算盘打得固然是好,可就在他脚步迈出,杀招已成之时。

    座位上的李末鼎面带惊恐的站起了身子,周遭那些看客们也纷纷脸色大变。

    李定贤当下心头便是一惊,暗道不好。

    这时那静坐在地的徐寒双眸豁然睁开,眸中一道剑芒亮起,李定贤的身边便在那时传来一阵高亢的剑鸣。

    李定贤不敢托大,这赶忙收了杀向徐寒的枪势,身上那头护卫的蛟龙也在那时发出一声长啸,在他催动想迎向身后。

    那里,漫天的金色剑影依然化为了一头剑龙直直的朝他袭杀过来。

    但蛟龙与剑龙短兵相接之后。

    吼!

    痛苦的龙鸣声自蛟龙口中响起,那头剑龙在与蛟龙碰撞之后,身后长长的由剑影所组成的尾翼,忽的如孔雀开屏一般张开,随后又如暴雨梨花一般倾斜而下,不断冲撞着蛟龙的身躯。

    只是转眼之间,那蛟龙的身躯上便被插满了金色的剑影。

    轰!

    然后一声轰响炸开,那头蛟龙便在那时身子一震摇晃,最后竟然化作阵阵光点,彻底散去。

    正抽枪回防的李定贤因为与之心神相连的真灵被击溃,顿时身躯一震,面色潮红。可徐寒的剑招却并不停歇,在击溃了那真灵之后,竟然再次朝着李定贤袭来。

    这李定贤倒也是位果决之辈,于那时强压下体内翻涌的气血,枪身之上两头蛟龙呼啸,迎上袭来的剑招,这才将之化解。

    但待到他收回蛟龙,之前被击碎的蛟龙所带来的反噬却愈发的汹涌,他不得不以枪杵地,方才能站直了他的身子。

    那时,这位世子殿下,目光愤恨的看向徐寒,咬牙切齿的言道:“我好心让你休整,你却暗中使诈,如此卑劣行径,不怕世人耻笑?”

    到了这时,他自然明白徐寒所谓的休整,其实是在暗中催动之前对拼之中射出的剑影,凝结于他的身后,只是他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徐寒的身上,故而这才毫无所觉。

    一想到这里,这位世子殿下的心头便愈发的不甘。

    “说起来不也是世子殿下答应让在下休息的吗?你却忽然出手,怎么反倒怪起徐某人来了?”徐寒眯着眼睛笑问道。

    李定贤闻此言顿时气结:“兵不厌诈,这次是李某失算了!”

    他说罢此言,便再次提起手中的枪,身子迈出一步,身后两头蛟龙盘踞左右,就要再次出手,与徐寒一决高下。

    可是这提起的内劲,却让那方才被他压下的翻涌气血之感再次变得强烈了起来,他顿时脸色难看,迈出的脚步也在那时僵在了原地。

    “小王爷似乎已经无力再战了,不若就此停下吧,徐某也不想乘人之危。”徐寒负手言道,已然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李定贤心头一沉,他看了看一旁那位沉默不语,却脸色难看到了极致的李末鼎,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并不愿意就此罢休。

    他身上肩负着李氏皇族中兴的重任,无论是自己的父亲,还是当今的圣上都对他给予厚望,未有去到执剑阁,于那镇魔塔中走上一遭,他才能够为日后冲击仙人境打下牢固的基础,这于他于李家都至关重要。

    这样想着,李定贤咬牙擦去了自己嘴角溢出的鲜血,寒声言道:“李某又非赢不可的理由!”

    说罢,李定贤的身子一顿,竟然催动着两道蛟龙便再次朝着徐寒杀来。

    可这次,无论是他的速度,还是枪身上裹挟的力道于徐寒看来都大不如之前,徐寒摇了摇头,身子一晃便轻轻的避过了李定贤此招。

    在与之错身而过的瞬间,徐寒手中的长剑于那时一转,话斩为拍,狠狠的砸在了李定贤的腰身,这位世子殿下一个不慎,身子便狼狈的跌坐在地。

    这让李定贤气血翻涌,口中那一口压了许久的心血终是再也包裹不住,自他嘴里喷出,但他依然心有不甘,正要起身再战。

    可那时徐寒手中那把漆黑的长剑依然落在了他的颈项。

    “认输吧。每个人都有他非赢不可的理由,但最后注定只能有一个人获胜。”徐寒看着神情狼狈的李定贤,目光有些复杂的言道。

    这道并非他心慈手软,只是有些感慨,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决心。

    已经再无半点战力的李定贤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对方却并未有表态阻止这场战斗意识,李定贤脸色微变,咬着牙试图再次站起身子,可徐寒那抵住他咽喉的利剑却分毫不让,显然是不打算再给他半分的机会。

    “我给小王爷五息时间,若是再不认输,就别怪徐某人无情了。”而徐寒似乎已经厌烦了李定贤的迟疑,他在那时再次言道。

    而话音一落,他便开始了自己的倒数。

    “五...”

    “四...”

    李定贤听闻此言面色同样极为难看,但他也认清了此刻的心思,正要张嘴认输,可话未出口,徐寒便猛然用手中长剑的剑柄狠狠的敲击在了他的脑门上。

    李定贤的眼前一黑,顿时便晕倒在地。

    在失去意识之前,他耳畔再次传来徐寒的声音。

    “兵不厌诈,小王爷还是不长记性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